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A股“捉妖记”:刘士余主动投案

关于此次案发的事由,各种传闻甚嚣尘上,其中密集指向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其家乡江苏地区IPO、新股比例较高,同时江苏地区部分银行IPO过程中曾存在较多市场质疑的情况。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中国经营报记者 罗辑 王力凝 张漫游 郝亚娟

5月19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显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以下简称“供销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关于此次案发的事由,各种传闻甚嚣尘上,其中密集指向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期间,其家乡江苏地区IPO、新股比例较高,同时江苏地区部分银行IPO过程中曾存在较多市场质疑的情况。

此外,由于近来几家爆雷的上市公司如*ST康得新(002450.SZ)债券发行与银行之间的“瓜葛”等,也成为市场“追问”前主席的一大关注点。

从市场反应来看,5月20日,江苏省上市银行股开盘走低,苏农银行一度跌超6%,紫金银行跌超4%,江苏银行、江阴银行、无锡银行、常熟银行也纷纷下挫。

曾被市场抱以极大希冀

2019年1月26日15点,中国政府网发布中国证监会主要领导调整信息,其中显示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任命易会满同志为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中国证监会主席,免去刘士余同志的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职务、主席职务,刘士余同志另有任用。同日,刘士余卸任证监会主席后,赴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担任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

此后,刘士余的相关消息逐渐淡出市场。供销总社官网上,截至5月20日,总社领导栏仍然显示着刘士余的名字。不过在领导活动的消息栏下,仅有两条关于刘士余的消息,第一条是1月26日其就任的消息,第二条则是5月13日《刘士余会见越南合作社联盟主席阮玉堡一行》。而后者被认为是刘士余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就在3年前,2016年2月,作为拥有清华学历、上海经验、央行履历、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等多个头衔、被市场给予极高期待的刘士余走上了那个并不轻松的位置——第八任证监会主席。彼时媒体深度挖掘了其背景——清华经管学院首任院长朱镕基的学生(1984年刘士余就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于上海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任职,亲历了住房体制改革的成型和落地,并提出了相关改革建议(1991年9月,刘士余在《财经研究》1991年第9期发表《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和居民消费结构的调整》一文);随后进入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并再次调任建设银行,从此在金融领域中担任越来越重要的职责。因此不少媒体对于刘士余的“改革经验”抱有期待。

其上任之时,A股经历了2015年中期以来的剧烈震荡,尚未企稳,又在2016年初遭遇熔断重创,上证指数一路倾泻而下,曾经资本市场乱象下积累的“地雷”接连爆破,市场情绪陷入极度悲观之中。对于当时的市场而言,刘士余的上任意味着新的局面的展开,其上任被市场称为“临危受命”,这位“新主席”也被称为“救火员”。

江苏地区银行集中上市被市场“追问”

由于2015年下半年的二级市场剧烈震荡,IPO再度暂停,而更早之前的IPO暂停所淤积的排队企业与之叠加,形成前所未有的“IPO堰塞湖”,成为刘士余任期内亟待纾解的问题。在刘士余上任之后,坚持推行IPO常态化。相较于2015年6月后的IPO速度,刘士余上任后IPO呈现出加速发行之势。2017年,IPO审核速度进入“新常态”,2017年479家发行人被安排上会,其中380家通过审核、86家未通过审核。与之对应,2016年全年,证监会发审委合计审核了上会企业247 家,未通过IPO的企业18 家。

而统计来看,在刘士余的任期内,证监会审批新股共710只,按归属地域划分,数量最多前三甲是:广东省新股146只,浙江省新股128只,江苏省新股116只。这其中,由于江苏为刘士余的老家,这个地区IPO数量在全国范围内的占比变化、质量情况以及江苏地区银行系统的公司上市均备受关注。同时,随着A股主要指数一路走低,IPO“抽血效应”的质疑亦不绝于耳。对于这一问题,刘士余在上任一年后的2017年2月国新办举办的发布会上认为,资本市场要发挥融资功能,要保证质量好的公司能够及时上市,企业IPO的数量不断增加,这对于中国经济来讲是好事儿。2015年暂停IPO导致市场的心理预期被扭曲了,现在是解决IPO“堰塞湖”问题而不是加快发行节奏。

不过,同在2017年,经济学家韩志国就曾对相关问题进行公开质疑。其中涉及的新股中来自江苏地区的比例增高,相较全国多家江苏地区银行集中上市等情况,也成为上述刘士余“主动投案”后,媒体争相跟进的重点。

《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发现,江苏地区在刘士余任期内实现上市的金融机构主要有江苏银行、常熟银行、苏农银行、江阴银行、张家港行、无锡银行,以及在2018年11月获批如今已经上市的紫金银行等。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A股共有32家上市银行,其中来自江苏地区的银行共有8家。

受前述“质疑”消息影响,截至5月20日收盘,在银行板块中,江苏地区的上市银行跌幅排名靠前。其中,常熟银行下跌0.27%,跌幅最小;江阴银行、无锡银行、江苏银行的跌幅分别为1.92%、2.21%、2.27%;苏农银行、张家港行、紫金银行这三家银行跌幅较大,均超过4%。

就上述情况,记者陆续联系了无锡银行、紫金银行、张家港行、常熟银行,几家均表示与刘士余事件无关,且不会受其影响。江阴银行方面告诉记者,该行严格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和要求,认真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信息。苏农银行相关负责人亦告诉记者,该行是严格按照证监会审核流程过会的。“当时会里一共有9家银行上市排队,刘士余上任证监会主席时,已经有8家银行通过初审会或发审会,我行是8家中的一家,与刘士余没有关系。”

综合上述7家江苏地区银行2018年经营数据来看,其中,截至2018年底,江苏银行净利润132.63亿元,同比增长10.37%,不良贷款率1.39%,较2018年初下降0.02个百分点;另外6家农商行的净利润也得到稳定增长,资产质量方面,亦均较2018年初有所下降。

另有消息称,刘士余此次投案或于此前南京银行债市一姐“戴娟被查案”有关,不过记者从南京银行相关人士得到回复,“目前没有这方面的任何消息”。

“严监管”是重要标签

在证监会担任主席的三年间,市场对于刘士余的主要印象还在于“治乱”。其上任伊始就明确抛出“全面监管、依法监管、从严监管”的监管理念。其任期内,化解风险被列为主要工作之一,“强监管”“最严令”也是该时期市场的主要基调。

在“刘士余时代”大量证券市场新规出台,其中并购新规、再融资新规等明显改善了二级市场由来已久的“炒壳”问题,“壳资源”明显降温。同时,资管新规等出台,与之相配合的“穿透式”监管手段也成为这一时期的“关键词”。

根据证监会2019年1月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310件,同比增长38.39%,罚没款金额106.41亿元,同比增长42.28%,市场禁入50人,同比增长13.64%。

同时,刘士余的另外一个并未被市场广泛关注的“治乱”贡献在于,清理整顿国内的大宗商品电子交易市场。

2015年,记者就曾连续报道了深圳石油化工交易所等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的违规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贵金属、原油、农产品、邮币卡等交易平台,由于不同于现货、又不是期货,长期以来处于市监总局、银保监会和证监会的“三不管”地带,一些交易平台拿着地方政府的批文更是有恃无恐,经营非法期货,涉及投资者众多、损失惨重。特别是在中国原油期货上市前,原油现货成为这些黑平台的“重灾区”。

2016年12月大连商品交易所一次大会上,刘士余对现场的期货公司发飙:“新华(大庆)商品交易所搞了三年多赚了几十亿,你们知道为什么不举报?”

2017年1月9日,刘士余作为召集人,主持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提到深入开展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切实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在这次会议之后,证监会联合人民银行、原银监会、公安部、最高院、原文化部、审计署等18个中央部委对国内的非法交易平台保持高压态势,整治效果明显,大批违规交易场所关停。

刘士余语录:

2016年末因脱稿演讲,提到希望资产管理人“不当奢淫无度的土豪、不做兴风作浪的妖精、不做坑民害民的害人精”而至“妖精”等词走火。

2017年1月3日,刘士余在调研时表示,要严惩挑战法律底线的资本大鳄,逮鼠打狼,敢于亮剑。

2017年4月8日,刘士余在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上“点名”高送转称,有的上市公司根本没有市场竞争力和主营业务,但其大股东和董监高拉抬股价高位套现,超比例减持甚至清仓式减持,市场人士讲叫“吃相”很难看,被套的广大中小投资者有苦难言。

2018年1月2日,刘士余表示要精准打击肆意妄为、逃避监管、影响恶劣的个人和机构。2019年1月5日,刘士余提出,要始终将政治属性作为稽查执法的“根”和“魂”。

来源:中国经营报

原标题:A股“捉妖记”:刘士余主动投案

最新更新时间:05/20 20:30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