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恐袭30天后,去斯里兰卡旅游还要等多久?

斯里兰卡人希望游客能早点回来。

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金斯伯里酒店停车场检查站的安保人员。图/刘馨恬

记者 | 潘金花 郑萃颖 曾宇

编辑 | 崔宇

1

“导游、司机、帮忙的小工、街上的商贩……所有人都受到了直接影响,”在科伦坡工作的自由职业导游图夏拉·维拉纳特(Thushara Weeranath)忧心忡忡。

至少250人死亡、超过500人受伤,一个月前的复活节(4月21日),发生在首都科伦坡及周边地区的连环恐怖袭击事件震惊了世界,也改变了很多像维拉纳特这样斯里兰卡普通人的平静生活。

在那之后,斯里兰卡宣布全国宵禁,禁用社交媒体,展开反恐行动,进入紧急状态。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旅行社、酒店和慕名前往的各国游客措手不及

被热门旅行指南《孤独星球》评为2019年最佳旅游目的地之首的斯里兰卡,何时才能迎回国外游客的信心和订单,现在还是未知数。

丢掉的订单

“爆炸以后,国内媒体、游客一直对斯里兰卡旅游安全性有负面情绪,”重庆华邦国际旅行社副总经理冉孟才对界面新闻说,“这样的情绪也导致北京、上海、广州、成都、重庆、昆明(飞斯里兰卡)的航班,要不就是全部减完,要不就是减到最少。”

据冉孟才介绍,在重庆,航空公司要停到7月1日才有去斯里兰卡的航班,而之前是每周3班;在成都,航班也从每周4班降到了1班,加班次还遥遥无期。原定5、6、7月的团已经全部取消,而往年同期,从重庆出发的团,每周大概有400位客人。

一家在国内拥有数千线下门店的旅游公司工作人员也透露,截至5月15日这一无条件退订的最后期限,很多之前预订的客人都已退订,也没有新客人预订。与不少旅行社一样,这家公司也调整了产品线路,避开了袭击事发地科伦坡。

受袭击事件影响,包括中国、美国、英国、印度和澳大利亚在内,多个国家都针对前往斯里兰卡发布了安全提醒或是旅行禁令。这对本已进入5、6月份淡季的当地旅游和酒店服务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据北京一家做斯里兰卡专线的旅行社负责人介绍,4、5月是登革热高发期,也是斯里兰卡的雨季,闷热多雨,还爱发病。斯里兰卡旅游局数据显示,在去年5、6月份的淡季,游客到访量相当于同年旺季月份的一半。但这次袭击事件造成的大批订单取消,意味着剩下的一半业务也难以为继。除了酒店和旅行社还在艰难维持,部分没生意可做的小商号只能暂时关门。

2017年和2018年,斯里兰卡每月游客量统计。数据来源:斯里兰卡旅游局

MR斯里兰卡旅游包车行员工徐文婷说,公司5月份的订单取消了90%以上,五一假期订单原本很多,后来全取消了。“大型五星酒店还在维持,但5、6月份折扣非常大,有的可能都是历史最低价。那种很火的酒店,以前都需要提前抢,现在都半价,大部分酒店平均都要打个6到7折。”她说。

在受到袭击的科伦坡金斯伯里酒店,中国市场客户经理刘馨恬表示,虽然4、5月份原本就是淡季,但正常情况下酒店的入住率应该能在60-80%,好的时候在95%以上,而爆炸后现在每天只有20%左右。她告诉界面新闻,在房价上,斯里兰卡旅游局和酒店协会规定了5折特价,折扣将持续到6月30日。

重庆华邦副总经理冉孟才表示,公司的斯里兰卡业务未来几个月基本会处于休整状态,损失金额大概有30万。大部分中国员工已撤回国,但也留下一些人与酒店、餐厅、租车行保持联系,增加他们的信心,也谈谈恢复之后的合作。

多位当地从业者表示,不少在斯里兰卡开中餐厅、民宿客栈或是做地接的中国人同样已经回国。斯里兰卡旅行服务商、自媒体人杨诗源告诉界面新闻:“因为没客人,开店就是纯支出,很多酒店会跟自己的员工商量‘你们先回家’,这几个月其实就是不发工资的。”

在游客数量不到平常10%的窘境下,42岁的维拉纳特更为自己和同胞们的生计担心。2013年,在意大利生活12年回国后的他,选择了导游这份被政府誉为“非官方大使”的职业。

“有这么多司机和酒店老板为生意贷了款,他们要还钱,但是怎么还?又如何养家糊口?”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说,“我们要应付每天的开销。街上卖水果的商贩也一样。酒店老板和旅行社必须照顾好自己的员工。”

根据斯里兰卡政府2018年的劳动力调查报告,该国15岁以上人口中,活跃劳动力约840万人,劳动力参与率51.8%。斯里兰卡旅游局的数据则显示,这一年直接或间接受雇于旅游业的劳动力至少有39万,而这还没计算很多间接受惠于旅游业的个体商贩。

2018年,斯里兰卡迎来230万人次游客,印度、英国和中国是其三大主要市场,其中印度约有42.5万人次,中国游客则从2014年的12.8万人次增至27万人次

维拉纳特说,来斯里兰卡的印度游客最多,是因为他们不止是来旅游,还有宗教和探亲方面的需求;而与欧洲、澳大利亚和美国不同,中国“是唯一一年到头都有游客过来的客源国”。

作为斯里兰卡外汇收入的第三大来源,旅游业在2018年创收44亿美元,同比增长11.6%,占GDP的5%。斯里兰卡旅游部门今年1月曾预计,2019年将迎来游客300万人次,创收50亿美元。

然而,袭击事件发生后,斯里兰卡旅游发展局提供的数据显示,4月份外国赴斯游客约16.7万人,同比下降7.5%。旅游局局长基舒·戈梅斯(Kishu Gomes)预计,5月份到访的外国游客量将下滑60%。斯里兰卡财长萨马拉维拉则预计,袭击事件将使今年的整体游客到访量下滑30%,带来的损失将达15亿美元

袭击事件后,社交媒体上传播的推介斯里兰卡旅游的宣传画。图/徐文婷

重振信心的组合拳

为了给受到冲击的旅游业减负,斯里兰卡已在5月7日打出一套“减免计划”(Relief Package)组合拳。其中,央行将允许旅游业延期偿付贷款,政府会提供贷款利息补贴,而所有在旅游发展局登记的酒店及旅行社,也将在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期间享受从15%降至5%的增值税税率。

当地旅行社Karusan Travels总经理卡卢纳万萨·卡卢桑(D.G. Karunawansa Karusan)对政府的举措表示欢迎。他在回复界面新闻的邮件中表示:“政府正在着手减轻税负,推出了新的贷款计划,也在为提供给旅游业的现有贷款松绑。我们正和所有贷款方商谈,争取更低息的贷款方案。”

但在杨诗源看来,这些并非恢复旅游业的关键。“这些效果目前还不太看得出来,毕竟大家现在没有订单,主要产生的都是成本,这些措施只是九牛一毛,”她说,现在急需的是把大家的信心拿回来,只有消除当前的隐患,客人才会回来。

斯里兰卡政府新闻网站5月14日刊登了一篇题为《重振旅游业》的文章。文中特别提到,为了重塑公众信心,要建立强有力而积极主动的安保规程、应急预案、灾难恢复计划和风险管理规程。而从长远看,在安保方面进行更多国际合作也是支撑旅游业发展的有效保障。

4·21袭击事件让斯里兰卡的情报工作备受质疑。事发前,该国情报机构曾多次收到印度和美国情报部门的警告,但未获重视。而这次情报工作上的协调不力,也让政府内部总理与总统间的嫌隙再次暴露出来。

袭击事件过后,为了尽快安抚国内外的担忧情绪,斯里兰卡警方在5月7日便已宣布,连环爆炸案嫌疑人均已被捕或身亡。总统西里塞纳也在当天接受采访时表示,“99%”的在逃嫌犯已被捕,所有爆炸物、武器、藏身处、训练中心已查明,“斯里兰卡对游客来说已经安全了”。他还呼吁国际社会取消旅行限制。

遇袭后的金斯伯里酒店内部部分区域(上),已被装饰围起(下)。图/刘馨恬

此外,斯里兰卡政府也全方位加强了国内安保措施,并表示将为旅游业和其他行业提供免税进口安防设备,包括手持式金属探测器、金属探测门、X光行李安检仪和车辆扫描仪。政府还考虑在未来引进电子护照识别,在公共和非公共场所安装监控摄像头,并在机场、港口使用更多技术手段进行高规格安保检查。

重庆华邦国际旅行社在斯里兰卡的一名中国员工表示,目前在商场、超市、酒店、学校,全都配有警力和高级检测仪。她说,酒店和商场都加强了安保,酒店门口装有防爆检测机器,商场门口都要搜包检查,有专门的防爆扫描仪。

金斯伯里酒店也加强了安保,而刘馨恬还没见过这阵势。袭击当天,四名中国科研人员在金斯伯里酒店的自助餐厅吃早饭时当场遇难

刘馨恬说,酒店原有的六个出/入口,爆炸后只留下大门和员工入口两个,都设有机场那种X光安检机,有金属探测器检查人身,有专业安保人员开包检查,对旅游局文件中重点关注国家的客人重点检查。停车场只留一个入口,对所有车辆查证,用金属探测器仔细检查车辆。“像我们网上叫车,平时车子可以开到酒店门口,现在只能停在十来米外等。”她说。

杨诗源认为,斯里兰卡要在痛过之后才会吸取教训。“之前的安检,不管是机场还是酒店都特别松,所以才会让很多事情有可乘之机。”

对维拉纳特来说,由于校方的安全提醒,这些天他都是和孩子一起在家度过的。虽然公立学校已经复课,但截至5月20日,教会学校仍然关闭。在复课的学校,为了保障安全、便于安检,所有学生都被要求使用统一采购的透明书包。维拉纳特说,“军方已经做好了寺庙、教堂、清真寺和学校的安保,但还是有家长担心,暂时没送孩子上学。”

科伦坡,金斯伯里酒店门口的安检设备。图/刘馨恬

不确定的复苏

来自北京的曾先生一家三口今年春节期间到斯里兰卡自由行,曾经路过后来遇袭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也住过金斯伯里酒店。他对界面新闻说,因为有过泰米尔猛虎组织,所以去之前也曾多方打听斯里兰卡的安全状况。在当地人说这个事已经平息了挺久后,他们也就没了顾虑。

只是,这次袭击并非内战中败北的泰米尔猛虎死灰复燃。

在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宣布对连环爆炸负责近三周后,袭击事件余波再起。5月12日和13日,斯里兰卡西北省发生多起针对清真寺和穆斯林商店的袭击事件,造成一名穆斯林丧生,包括一个极右翼佛教组织领袖在内的70多人被捕。5月13日晚,斯里兰卡实施全国宵禁。14日再次实施。

相关阅读:为什么斯里兰卡会遭遇内战以来最惨烈袭击?

5月18日恰逢斯里兰卡内战结束10周年。卡卢桑表示,“99.9%的人都不想看到这一幕重演,很遗憾有极少数人想要败坏国家的形象”。维拉纳特则说,“当地人都能理解当下的局势(和宵禁),我们经历了接近30年的恐怖主义问题,我们知道恐怖主义(terrorism)和旅游业(tourism)不能共存。我们再清楚不过。”

杨诗源说,在4·21袭击事件后,针对一些当时身在斯里兰卡的客人,“我们劝他们赶紧结束行程,但最终他们还是完成了行程,所幸都很安全。”据杨诗源透露,5月中旬还有极少数事先预订的客人坚持要来,“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会建议不要前往,5、6月直接就是不要前往,7、8月之后再观望。”她建议客人以使馆的信息为准。

5月16日,中国外交部和驻斯里兰卡大使馆把对中国公民的安全提醒,从4月22日发布的“暂勿前往斯里兰卡”调整为“谨慎前往”级别,有效期至5月31日。这意味着安全警告并未完全解除,也让不少国内从事斯里兰卡旅游的人期待业务能在短期内回暖的愿望落了空。

英国外交部也在5月13日更新的安全提醒中表示,斯里兰卡局势尚未稳定,提醒英国公民如非必要,暂勿前往斯里兰卡,有效期至2019年5月30日,但英国公民可在科伦坡机场内转机。在最大的客源国,印度外交部的最新安全提示仍停留在4月27日,提醒印度公民“如无必要暂勿前往斯里兰卡”

美国驻斯里兰卡大使馆也在5月16日再次提醒美国公民,国务院针对斯里兰卡的三级旅行安全警告依然有效,即“重新考虑是否出行”。提示认为,恐怖分子仍可能在旅游景点、交通枢纽、市场、购物中心、政府设施等公共场所发动袭击。

不过,在旅行提示尚未完全解除的情况下,依然有游客现在就决定前往斯里兰卡。包车行员工徐文婷表示,虽然和往年同期无法相比,但最近6月份的订单开始回温。

一些当地旅行社也在事态得到控制后开始做起了推广。Yathra Travels总经理瓦特萨拉·西纳拉特纳(Wathsala Senaratne)对界面新闻表示,在更加严密的安保下,前往旅游景点和主要商业城市已变得安全得多,主要景区也都向游人开放。“从5月第二周起,我们已开始针对夫妻档游客做‘一人付款,伴侣免费’的特价促销。”

在谈到斯里兰卡旅游业恢复的前景时,业内人士普遍看好长远的潜力。而在中短期内,他们多把目光投向淡季之后的7、8月份。 

“兰卡的旺季一般就是国内寒暑假,7、8月有佛牙节,全世界最有名的佛教节日,往年这段时间都是人满为患,人多到都要封路。”徐文婷表示,五星酒店5、6月折扣大,但是7、8月没有降价,可能也是考虑到这个因素。

斯里兰卡旅游局官网首页上,悼念遇难者的文字依然可见。图片来源:斯里兰卡旅游局官网

但斯里兰卡人希望游客能更早回来。

“别离开我们”、“不用祈祷,来就是了”、“没什么地方比一个刚遭受袭击的国家更安全”——在刘馨恬看来,斯里兰卡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刷屏的这些“厚脸皮”的搞怪文字,也是他们民族性的一种体现。“灾难发生后不消沉,还是挺有希望的。”她说。

斯里兰卡旅游局已表示,将投入4.64亿卢比(约合264万美元)用于短期内旅游业的推广。旅游局在一份声明中提到,已邀请记者和社交媒体上的博客作者前来游历,借他们的经历向世界表明,斯里兰卡绝大部分地区并未受到袭击事件的影响。此外,当局也考虑在热门景点配备免费Wi-Fi以便游客实时上网,并开发新的旅游资讯app推介旅游产品。

在袭击发生30天后,旅游局官网首页“欢迎来到斯里兰卡”的醒目标语下依然留有这样一段文字:“我们的心和思绪,与那些在复活节当天教堂和酒店遇袭事件悲剧中失去了亲人与挚爱、以及所有因此受到伤害的人同在。”

“我们欢迎喜爱斯里兰卡的人前来支持此刻正需要帮助的这个美丽岛国,与我们的人民共度时光,”西纳拉特纳在回复界面新闻的邮件中说,“而这也会鼓舞其他正在犹豫的人做出决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