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法官限七天提交财务记录,特朗普的纳税秘密快藏不住了?

特朗普团队试图阻止国会从国税局、银行以及其他法庭斗争等获取特朗普的商业记录。此次裁决可能会影响其他法官的决定。

5月20日,特朗普离开白宫前往宾州参与活动时接受媒体采访。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在与国会就个人财务问题进行多番拉锯后,特朗普第一轮法庭交锋中宣告失败。5月20日,法官一锤定音,要求特朗普聘用的会计公司玛泽(Mazars)按照民主党领导的众议院监督委员会的要求,交出特朗普就任总统前的财务记录。

在一份长达41页的法律意见中,华盛顿地区法官梅塔(Amit Mehta)驳回了白宫试图阻止该委员会发出传票的做法,并强调国会有权调查总统,尤其是在利益冲突和道德问题等方面。

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目前特朗普及其内阁还试图阻止国会从国家税务局(IRS)、银行以及其他法庭斗争等方式获取特朗普的商业记录,而梅塔的裁决可能会影响其他法官的决定。

根据法院的判决,玛泽公司还有7天时间执行传票的要求,交出特朗普的财务记录。法官还拒绝在特朗普团队向更高法院上诉期间中止传票。

自特朗普前私人律师科恩(Michael Cohen)指责总统为个人目的隐瞒他真实拥有的财富,玛泽公司就成为众议院的重点调查对象。

民主党人众院监督委员会主席卡明斯(Elijah Cummings)在声明中表示,这个结果是对法律规则和宪法审查的一次重大胜利,国会必须拥有有效获取必要信息的渠道。

今年3月,卡明斯向玛泽公司发出传票,要求其提供2011至2018年“财务状况报表”和为特朗普集团及其他几家公司准备的审计副本。与此同时,委员会还要求提供用于编制报告的相关资料以及特朗普与公司之间的通讯文件。

在此前的听证会上,特朗普团队律师康索沃(Consovoy)表示,众院监督委员会无权发传票索要总统公司财务信息。他们希望法庭可以约束国会调查范围,并指出众议院民主党人调查总统是否存在不当行为已经“超出”宪法赋予的权限。

特朗普的团队尚未针对梅塔的裁决提出上诉,但之前已经明确表示会对任何不利于总统的裁决提出上诉。

特朗普本人则在20下午在白宫对记者大呼梅塔的裁决“疯了”。他表示,类似情况从未在其他总统身上发生过,并称民主党人试图重启“通俄门”调查,因为他们对穆勒的报告感到非常失望。他还特别提到梅塔是由奥巴马任命的法官。

对于特朗普的财务记录,白宫的态度一直耐人寻味。4月3日,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理查德·尼尔致信国税局局长,要求其在一周内提供特朗普的税务信息,随后却多次遭美财政部长姆努钦的拒绝。5月6日,姆努钦告诉众议院民主党人,尽管他们提出的要求是合法的,但财政部不会提供。

17日,特朗普政府毫不意外地再次错过了公布总统纳税申报单的最后期限。一名众议院民主党高层人士表示将就此事诉诸法庭。

另外,《纽约时报》19日披露,德意志银行反洗钱专家在2016年及2017年建议,把特朗普及其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的公司有关的多笔交易通报给联邦金融犯罪监管机关,但银行管理层拒绝了他们的建议,报告最终没有提交给政府。

五名德银在职及前员工表示,特朗普的交易触发了旨在侦查非法活动的电脑系统警报,其中一些交易涉及到特朗普现已废止的基金会。当时的合规性审计人员针对特朗普和库什纳的公司交易往来,整理出可疑活动报告。他们认为,应把报告呈交给财政部监督金融犯罪单位。目前仍不清楚这些交易的性质,但至少有一部分是与海外实体或个人之间的资金流动有关。他们指这些资金往来相当可疑。

他们表示,不通报这些交易符合洗钱法规定,而银行主管拒绝通报是为了维系与大客户关系。多年来德意志银行为特朗普和库什纳的多家公司提供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贷款。

本周一(5月20日),愤怒的特朗普在推特上对《纽约时报》严厉谴责上述报道,斥责其为“假新闻媒体”。

德意志银行则回应称《纽约时报》的报道存在许多不正确和误导性的言论,但并未指明具体是哪些内容。

众议院已经对德银和第一资本金融公司(Capitol One)发出传票,要求他们提供更多特朗普的财务记录。

而在4月29日,特朗普对这两家机构提起诉讼,试图以此阻止众议院对这两家机构的传唤。诉状称,国会此举的目的是在诋毁特朗普,并大肆窥探其个人财政状况。诉状称,此举的目的是要对特朗普造成“政治损害”,没有其它理由。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