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博士生举报导师乱装支架收取回扣,介入支架仍属灰色地带

关于中国支架的使用是否属过度医疗,业内说法不一。但其所属的整个高值耗材板块能不能把价格压下来,水分挤出去,也同样是个问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金淼

近日,有网友爆料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一博士生举报其导师杨向军乱装支架并收回扣。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党委办公室回复澎湃新闻时表示,目前正在调查中。

事实上,在业内关于心脏支架是否涉及过度医疗的话题一直存在争议。一方面,是中国逐年攀升的心血管疾病患病人数,根据国家心血管病中心发布的《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8》,中国心血管病现患人数为2.9亿,死亡率居首位,占居民疾病死亡构成的40%以上;另一方面是心脑血管病住院总费用也在快速增加。

血管支架是在管腔球囊扩张成形的基础上,在病变段置入内支架以达到支撑狭窄闭塞段血管,减少血管弹性回缩及再塑形,保持管腔血流通畅的目的。

此前心血管专家胡大一曾公开表示“大家非常迷信支架,崇拜搭桥。支架对急性心肌梗死非常有效,但根据现在的统计资料,一般的支架都不靠谱。因此,在稳定的情况下,我作为心脏科大夫不建议做支架。”胡大一所言的支架不恰当使用可分为四种:在CT发现斑块后,医生不做有无心肌缺血的评估,直接冠状动脉造影、冠状动脉内超声,只要狭窄大于等于70%就放支架,甚至在狭窄不到70%也介入支架;稳定心绞痛的患者,也会被放多个支架;除此之外,对于供应心肌的冠状动脉主干道血管—左主干、多支血管多处病变,本应选搭桥,也使用支架;最后在能使用价格更低的裸金属支架的情况下,医生选择使用药物支架。

事实上,近年来一直有媒体发文质疑,被介入7个、8个支架的患者是否存在过度医疗的问题,并且直指医生、医院在使用过程中收取回扣,患者购买价格较出厂价格差距太多。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委员董协良曾表示,心脏支架从出厂到医院销售中间差价为九倍。

原卫生部医政司曾组织专家对全国10个省、市27家医院进行了质控督导。专家组对上报的1名患者置入支架数超过5个的情况进行了分析,其中92%的情况被认为是合理的。而只有少数病例在手术时机选择、适应症把握方面存在不足。专家组曾提供2012年全国接受冠脉介入治疗的数据来印证,“全国冠脉介入治疗38.8万例,患者平均植入支架1.5个。”

但是,同时也有数据显示,对冠心病患者,国际上放支架和做搭桥手术的比例是7:1到8:1,在中国则高达12:1。 

由于缺乏大规模监测、评价数据,目前中国支架是否过度医疗甚至滥用还不明确。但是针对支架所属的高值耗材领域,卫健委设立的医疗管理服务指导中心已经将其监测和规范应用纳入到职责范围内。

此前《医院控费应盯住高值耗材》一文中,作者曾提到介入治疗、关节置换的材料费占到住院总费用的70%-80%,高值耗材是医疗费用构成中增长最快的部分之一。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心脏支架的终端市场规模约102.4 亿元,国内主动脉及外周血管支架的终端市场规模在40.4 亿元水平,支架类介入医疗器械行业市场规模合计约142.8亿元。目前国内布局血管介入的公司有威高集团、乐普医疗、微创医疗等。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清远市人民医院院长、党委书记周海波曾连续两年在两会期间建议高值耗材集中采购,降低高值耗材价格虚高的情况,必要时可以进行价格谈判。

业内预测,随着“4+7”、两票制的推行,能够遏制高耗材回扣,控制医疗费用。目前一些省份如河北、陕西等地已经出台了明确耗材两票制的相关文件。

此次事发地所处的江苏省,在四月份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医疗机构高值医用耗材临床应用管理的意见》,明确地区内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单个医用耗材超过2000元是本次整治的重点,同时,将开展高值耗材临床应用监测与评估......严肃查处高值耗材不合理使用情况。而动辄几万的支架,也在此次的监测范围内。目前来看,这次事件的处理或直接能够看出到这份《意见》的推行结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