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全美堕胎立法战火蔓延:权力舞台上的“行为艺术”?

这些法令的出现,对反堕胎活动人士来说依然是一次巨大的胜利,而提倡保护妇女权利的政客和组织们则充分利用这次机会,动员支持者并借机筹款。阿拉巴马州的共和党人则通过这一举动展现了他们捍卫生命的权利,并一举让阿拉巴马州成为美国反堕胎的标志。

2019年5月21日,美国乔治亚州亚特兰大举行“停止禁令”集会,抗议乔治亚和阿拉巴马等州通过严厉的反堕胎法。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自阿拉巴马州出台史上最严苛的堕胎禁令后,美国数十年来关于堕胎权利的争论再次被推到了聚光灯下。其他州也跟随阿拉巴马的步伐,相继出台反堕胎法案。而在这些法案的对立面,捍卫女性为自己身体做主的反对声音也越来越响亮。

当地时间周二(5月21日),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参议院通过一项州宪法修正案,称该州女性在宪法上没有权利堕胎。这是路易斯安那州限制女性生育权利的最新条款。目前这一修正案已经移交至众议院等待最后决定,此前众议院已经通过了一个版本,但要正式生效,该项修正案还必须通过今年秋天举行的公投。

这一修正案与阿拉巴马州的堕胎禁令一样,没有剔除强奸和乱伦的特殊情况。很多批评人士称众议院此举“可耻”。

路易斯安那州活动人士艾伦伯格(Michelle Erenberg)表示,宪法是为了保护人民权利而不是反对他们,但这恰好就是州参议院做的事情,通过的修正案将会伤害最脆弱的一个群体:贫穷的女性。

美国多地民众街头抗议“堕胎令”

与阿拉巴马州的堕胎禁令相比,路易斯安那州的法案特别之处在于它是由民主党女议员杰克逊(Katrina Jackson)提出的。而阿拉巴马州女州长艾维(Kay Ivey)则是一名保守派共和党人,阿拉巴马州本身也是一个“深红”州(共和党票仓)。保守的共和党人一直对堕胎持反对态度。

而乔治亚和密苏里州通过的“心跳法案”则由民主党议员米尔科维奇(John Milkovich)提出。“心跳法案”是指只要检测到胎儿心跳就禁止堕胎,通常是在怀孕后六周左右。

2016年,民主党曾通过一个政纲,其中提出“每一名女性都应该得到高质量的生育健康保障服务,包括安全和合法堕胎。”但这并没有得到所有民主党人的共识。路易安那州民主党议员爱德华兹(Bel Edwards)本月初在他的电台节目上表示,虽然在国家层面上很多人不认同这个做法,但是在路易斯安那州,有不少民主党人每天都坚持要捍卫生命。

另一方面,支持保护妇女堕胎权利的群体也开始采取行动。犹他州的一名地方法官拒绝执行一项禁止在怀孕18周后堕胎的新法律。科罗拉多州州务卿则禁止政府雇员前往阿拉巴马州出差,作为对其堕胎禁令的抗议。

而在佛蒙特州,民主党人已经通过了一项保护堕胎权利的规定,禁止政府干涉堕胎。支持者也在敦促该州州长、共和党人斯考特(Phil Scott)签署这项法令。尽管目前佛蒙特州对妇女终止妊娠的时间和条件并无任何法律限制,但支持者认为这项法令能够向国家传达该州对堕胎权利的看法。

不少女性也站出来为自己发声,加利福尼亚州、乔治亚州等地都出现了抗议示威活动。

这场堕胎斗争,在过去几十年里不断撕扯着美国社会。1973年,最高法院就“罗伊诉韦德案”(Roe vs Wade)做出判决,自此堕胎在大多数州成为合法。但围绕堕胎合法与否的争议却没有停歇,甚至有不少人呼吁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裁决,全面禁止堕胎。

1973年堕胎合法化以来,被流产的胎儿达到6千万。根据美国国家卫生统计中心(NCHS)15日发布的报告,2018年美国生育率(1.73)下降2%,达到30年来最低点,且已经连续四年下滑。

福克斯新闻网的评论指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加强对未出生婴儿的保护能够有效改善这一现状。

在强硬的保守派眼里,堕胎几乎等同于谋杀。不少堕胎诊所外都长期驻扎反堕胎示威者,他们也被称为“捍卫生命”者(Pro-life)者,趁病人或医生进出诊所之际,怒骂他们是“杀人犯”。

特朗普上台后,“捍卫生命”反堕胎阵营更是声势大振。在大选期间,他就曾发表“堕胎的女性都应该受到惩罚”之类的言论。

2017年,特朗普总统任期第一年内,19个州通过了63条针对堕胎的限制性法规,包括路易斯安那州在内的29个州因为相关法律法规之严而被生育权研究机构Guttmacher研究所列为敌视堕胎州。

该机构数据显示,特朗普总统任期前六个月里,各州共推出了431条限制堕胎的规定;2018年第一季度37个州通过了308条限制堕胎规定。与此针锋相对的是,44个各州通过了700条保护或扩大生育自主权的法规。

今年,各项严苛的堕胎禁令更是爆发式涌现。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因为推翻最高法院的裁决,直接全面禁止堕胎不容易,很耗时间,所以保守派就从较容易的州法律着手。

相对政客们非黑即白的强硬立场,民众们的态度则更为开放。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调查发现,超半数美国人对堕胎的立场并不极端。34%的受访人认为在大部分情况下堕胎应该是合法的,22%认为大多数情况是不合法的。25%的人则认为在任何情况下堕胎都应该是合法的,仅有15%的受访者认为堕胎完全不合法。

美国CBS电视新闻网的民调则显示,67%的美国民众希望维持“罗伊诉韦德案”的判决结果。

实际上,近期出台的一系列堕胎禁令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其实际意义。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认为,这更多的只是一种“行为艺术”,而不是法律制定。

阿拉巴马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本身就已经有严苛的反堕胎规定,而新出台的法令一旦走上法庭就有可能因为被判违宪而遭禁。不少反对者已经准备好在法令生效的第一时间就对其提起诉讼。此前南达科塔州和肯塔基州的堕胎法令就已经遭禁。

尽管如此,这些法令的出现,对反堕胎活动人士来说依然是一次巨大的胜利,而提倡保护妇女权利的政客和组织们则充分利用这次机会,动员支持者并借机筹款。阿拉巴马州的共和党人则通过这一举动展现了他们捍卫生命的权利,并一举让阿拉巴马州成为美国反堕胎的标志。

换句话说,女性的子宫已经成为权力游戏的舞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