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成就“万亿茅台”的背后:袁仁国的罪与罚

在袁仁国治下,贵州茅台渡过萧条期,市值一度超越世界烈酒巨头帝亚吉欧,成为“全球烈酒之王”。狂飙突进的背后各种乱象丛生,尤其是关系户“寻租”、经销商“囤货”等问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财联社 崔文官

在将贵州茅台(600519.SH)推向“万亿市值”后,“舵手”袁仁国却“倒下”了。5月22日收盘后,贵州省纪委监委发布一条重磅消息:茅台集团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18年5月6日深夜,茅台集团紧急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宣布重要人事决定:袁仁国将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一职,由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总经理的李保芳接棒。自那时起,袁仁国被调查的“信息”就开始在白酒圈传播,而今靴子终于落地。

1956年出生的袁仁国,进入茅台集团工作已达40余年。在他治下,贵州茅台渡过萧条期,“甩开”五粮液成为白酒行业龙头,此后市值一度超越世界烈酒巨头帝亚吉欧,成为“全球烈酒之王”。狂飙突进的背后各种乱象丛生,尤其是关系户“寻租”、经销商“囤货”等问题,茅台集团新任舵手李保芳更是痛斥,“极少数经销商推波助澜,阳奉阴违,像贩毒一样疯狂。”

缔造世界烈酒之王

作为一名老茅台人,袁仁国已在茅台工作43年,出任上市公司董事长18年,担任集团董事长8年。期间,袁仁国带领茅台集团从贵州山区一家小作坊企业,发展成为贵州省支柱企业、全国股价最高的上市公司之一,全球市值最高的烈酒公司。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再加上由于当年山西假酒案的连锁影响,致使当年7月份贵州茅台销量只有700吨,不及当年2000吨目标的一半。茅台第三任舵手季克良力排众议,将“敢想敢干,有闯劲儿”袁仁国推向领导岗位。

时年42岁的袁仁国出任茅台集团总经理后,挑选了17名营销骨干组成“敢死队”,5个月时间完成了剩余1300吨的销售任务。尽管如此,1998年茅台酒市场占有率0.01%,产量5000吨,在全国名酒中仅仅位列第11位。此时的茅台也只有飞天茅台一个主打品牌。即使到2000年贵州茅台主营业务收入仅为11.14亿元,净利润为2.51亿元,距离当年五粮液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39.54亿元、7.68亿元的数字,还有不少差距。

当时与主要竞争对手五粮液相比,茅台酒销售渠道单一,产品种类单一,定价策略单一,在产量、销售额、增长速度、产品售价和市场占有率上均落于下风。此后2001年8月,贵州茅台股份上市。袁仁国此时担任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兼任股份公司董事长。上市募资后袁仁国没有大量并购扩张,而是启动了一系列技改、扩建、包装、贮存工程,两年后,茅台产量突破一万吨。

2005年贵州茅台净利润为11.19亿元,超越五粮液。2008年,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82.42亿元、37.99亿元,超过同期五粮液的79.33亿元、18.11亿元,正式奠定了其国内白酒龙头的地位。

在此期间,袁仁国显示被任命为茅台集团党委书记,此后2011年10月,袁仁国接任季克良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正式成为茅台集团的第四代舵手。

而2013年,“八项规定”让白酒行业再次陷入低迷,茅台市值蒸发35%,飞天茅台的零售价从2000元降到800元。为了保住茅台酒的高端形象,袁仁国对经销商下了死命令,“必须力挺茅台价格,谁低就取缔谁。”

茅台的挺价策略,使得贵州茅台2013年-2014年在面对塑化剂等危机,仍然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幅为16.88%、2.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幅分别为13.74%、1.41%,业绩增速远超五粮液和泸州老窖。

随着业绩持续提升,自2016年以来,公司股价连创新高,接连突破400元、500元、600元、700元、800元大关,目前毫无争议的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2017年4月份,贵州茅台每股价格接近400元之际,其市值就已超过全球第一酒厂帝亚吉欧,问鼎全球烈酒生产企业的第一把交椅。截止目前,贵州茅台市值稳居万亿大关以上。

袁仁国被视为是“万亿茅台”的核心缔造者。2018年4月,博鳌论坛袁仁国曾经说,“茅台酒对我来说,意味着事业和生命,我要把我的生命和血液融入茅台酒之中。”“茅台离伟大企业的距离越来越近,我爱茅台,我无法离开茅台。”

一个月后,他还是离开了茅台,2018年5月6日深夜,茅台集团紧急召开干部大会。袁仁国原本已经订好去澳大利亚考察的机票,也被要求参加,会议一直持续到23点多结束。

这次临时的深夜会议宣布袁仁国同志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及董事会相关职务,茅台集团的最高权力指挥棒由“二把手”李保芳接替。

经销商乱象后遗症

当时就有贵州当地人士向记者透露称,“袁仁国让茅台酒量价齐升,成为了一种‘奢侈品’,但是这也导致茅台酒的销售权和销售渠道成为了抢手的香饽饽,成了寻租和利益交换的一种特殊资源,一旦拿下茅台经销商资格可以说躺着挣钱。”

而今靴子落地,纪委部门通报的信息显示,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等。

前两条都与茅台酒的经营直接相关,实际上按照目前出厂价计算,每卖出一吨茅台酒利润可达百万。不过近年来,飞天茅台单价已经接近2000元,厂家不得不采取限价、限购政策,由此引发一片批评和质疑,却仍无法改善经常出现的缺货、断货等现实经销商屡屡被质疑哄抬、炒作酒价的背后推手;同时市场出现大量的串货、假货、捂货惜售等现象频发。

在2017年4月中旬的临时市场工作会上,李保芳甚至痛斥,“极少数经销商推波助澜,阳奉阴违,以为到了‘利润收割期’,主张放开市场调控,赚取的利润达到了几百还不满足,像贩毒一样疯狂。”

事实上,茅台近年已经有多位高管涉案落马,案情多与茅台酒的经销商问题相关。贵州当地对茅台酒经营问题的追查也进一步加大力度。

从2018年8月份开始,贵州省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涉及多部门和地区,已经多名干部因收受茅台酒、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被查。而在此前,茅台曾有三名与袁仁国搭班管理层的原高层因受贿罪被处罚。

就在袁仁国从茅台“下台”后一个多月的2018年6月24日,贵州省纪委披露了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涉嫌严重违纪的消息。据称,谭定华利用职务便利,先后为10多家公司成为茅台集团的茅台酒经销商、供应商等提供帮助,收受财物3460多万元。

此外2018年以来,贵州省多名领导干部被调查,其中涉及违规收受茅台酒等是原因之一。如江县委原书记张广渊、凤冈县委原书记廖其刚收受茅台酒。六盘水钟山区委原常委、副区长,六盘水梅花山旅游景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分管常务工作)郭锐严违规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

尤其是2018年4月份,贵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王晓光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并获取巨额利益,向管理服务对象借用巨额钱款谋利。此前也有报道指出王晓光也涉及茅台酒经营问题,同时可能存在参与炒作贵州茅台股票的嫌疑,不过这一点尚未得到纪委的确认。

整顿经销商,成为这几年茅台一项工作重点。在李保芳去年担任董事长的第二天,茅台酱香酒公司就处罚了17家经销商。2018年,贵州茅台经销商共减少437家。进入2019年,茅台清理经销商的力度,有增无减。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贵州茅台减少经销商533家,减少比例达17.8%。

在去年底的2018年茅台酒经销商大会上,李保芳曾表示,目前茅台酒临新的任务,主要是营销体制的理顺和完善,今后一段时期,茅台酒将不再新增专卖店、特约经销商、总经销商。与此同时,茅台酒将重点扩大直销渠道,推进营销扁平化。

在“削藩”的同时,贵州茅台母公司茅台集团高调组建营销公司,意在“坐享”被削藩后腾出来的利益空间引发各路质疑。

此事还引来上交所对贵州茅台下发工作监管函,要求说明与集团营销公司之间是否可能新增关联交易,截止目前贵州茅台仍未回应这一问询。

来源:财联社

原标题:成就“万亿茅台”的背后 袁仁国的罪与罚

最新更新时间:05/23 11:4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