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喜茶、江小白、泡泡玛特投资人: 如何“狙击”消费新物种?

在黑蚁资本看来,大消费是下个周期价值的主题,新消费是下个周期的消费洼地。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赵娜

两年6个项目,包括泡泡玛特、江小白、喜茶、爱库存、智蜂巢、生鲜传奇。今年五月的投资者年会上,初创基金品牌黑蚁资本向LP们交出了他们一期基金的成绩单。

消费看起来很简单,投资做起来却很复杂。黑蚁资本创始合伙人何愚说,他们的核心打法是“消费者视角+产业思维”。

黑蚁资本的配置策略,是将70%的钱投进新兴品牌机会,另外30%的资金投入渠道平台机会。在他们看来,消费领域的服装、家居、美妆、食品等领域都有诞生大企业的可能。

进入2019年以来,基金的三位创始合伙人除了看项目、做投后以外,还将相当精力放在消费行业人才平台的搭建上。

不久前,黑蚁资本参与了一家大型消费企业的“校友会基金”,以此与更多消费行业的精英人士建立联系。这只投资基金由该企业离职的校友创办,黑蚁资本是唯一的一家外部投资者。

“我们希望能够建立一个消费人才聚集的平台,聚集消费领域的创业者、消费企业的优秀高管,同时也支持外部人才平台的发展。大家可以在平台上发挥出自己的能力,从平台上获益。”何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钟情新消费

黑蚁资本的三位创始合伙人中,何愚和张沛元曾在一家美元基金共事,陈峰是时尚眼镜品牌“木九十”等一系列消费品牌的创始人。

三位创始合伙人一直要求全员参与行业研究,每周的周会除了讨论项目,也是固定的研究分享时间,这让他们在项目投资中拥有更独特的视角。

“我们团队至少30%的时间是放在研究上的。对行业周期、对企业周期的认知,让我们拥有了为企业提供战略建议和商业新机会的能力。”何愚说。

“资本+产业”的组合,也让黑蚁资本敢于投资到一些市场上颇具争议的项目。比如, 2017年底,黑蚁资本完成3.8亿元一期基金的首次封闭,即将15%投资上限的资金全数投入到江小白。

江小白创始人陶石泉是白酒行业的“异类”,他在白酒这个万亿市场里走小众路线、把8090后作为目标客群、将江小白作为基酒去调配混饮。这样的特立独行,带来的是黑蚁资本在做项目研究时听到太多负面声音。

“国内外很多大公司最初就是非常创新的公司,经历过‘市场看不懂、同行瞧不起’的阶段。他们专注在用户、产品和品牌上,才成为了今天的巨头。”何愚回忆。

在黑蚁资本看来,大消费是下个周期价值的主题,新消费是下个周期的消费洼地。过去大家的消费集中在车子、房子,未来一定是放在自我愉悦、亲子、健康等消费支出。

张沛元在基金投资者年上描绘了新一代消费者的画像:他们爱折腾、爱安逸、爱独立,有时享乐、随遇而安和人格、思想、经济的独立的不同选择。

寻找原始创新

2018年初,新兴茶饮品牌喜茶完成新一轮融资,黑蚁资本是当轮融资的投资方之一。

这家茶饮背后资本方除了知名天使投资人、乐百氏创始人何伯权,还有一线机构IDG资本、产业资本美团点评旗下的龙珠资本。与这些资方在一起,黑蚁资本是典型的“新生代”。

黑蚁资本最早和喜茶接触时,喜茶还只是在广东省有几家门店。交流互动中,黑蚁资本对新消费市场的理解、对茶饮行业的研究和在消费连锁方面的经验,成就了双方在2018年的资本合作。

黑蚁资本团队研究过各大消费品牌的公司历史和成长路径,他们发现,喜茶刚出来时的样子,很像初创时的星巴克。

初始的创新让星巴克迅速发展成为那个年代的网红品牌,持续的产品迭代和品牌塑造则成就了今天市值超过900亿美元的咖啡连锁巨头。

何愚相信,喜茶将可能成为中国的星巴克:“我们今天看到的是已经发展了近50年的星巴克,我们看到的是结果不是原因。一家消费品牌创业时对当时消费者的洞察、看到的潜在市场、设计出与之匹配的商业模式,这是最重要的,需要的是创始人对消费者、产品、市场的洞察。”

“他很坚持喜茶的核心市场,专注于品牌和产品,倾力打造自己的品牌形象。这都是星巴克创业之初的‘因’。”见到喜茶创始人Neo(聂云宸)时,何愚看到的不仅是门店外的长队,而是网红品牌背后那位“真正懂品牌的人”。

赋能式投资

陈峰在基金的投资者年会上这样形容自己对VC行业的观察:“中国的风险投资行业正在从工程队向专业化转型。”

他概括说,黑蚁资本的投后管理赋能包括项目初创期的战略、人才、资金,标准期的渠道、人才、系统,规模期的产业资源整合,以及增值期的资本退出。

黑蚁资本并不满足仅仅作为坐享其成的财务投资人来享受财务收益。他们要更多的参与到项目的发展中。前述消费行业人才平台的搭建,即可以让基金有更多的资源可以嫁接给被投企业们。

2017年以来,通过前后两期基金共计三轮过2亿元的投资,黑蚁资本成为潮流玩具IP平台公司泡泡玛特的最大投资人。

泡泡玛特成立于2010年,聚集了Molly、PUCKY、FLUFFY HOUSE、Satyr Rory等一众潮流玩具IP。

成立近10年后,公司已经发展成一家集潮流商品销售、艺术家经纪、衍生品开发与授权、互动娱乐和潮流展会主办于一体的潮流文化娱乐公司。

在黑蚁资本团队看来,就像是美国的迪士尼、日本的万代,泡泡玛特是他们看过最有可能成为综合性娱乐公司的企业。“泡泡玛特已经定义了一个新兴行业的生态,他们不只是在做一个企业,而是在打造一个全新的产业,这家公司未来的想象空间是无限的”,何愚说。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我们的人口结构、消费能力、科技发展都带来了孕育新时代新物种的可能。”他们相信,这些今天的新兴物种,最终会在持续的创新后成为真正的巨头。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喜茶、江小白、泡泡玛特投资人: 如何“狙击”消费新物种?

最新更新时间:05/23 11:41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