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去日本工作更容易了,但外国人在它眼中只是劳动力不是移民

去年10月底的民调显示,54%的日本人赞成在人力短缺领域扩大接收外籍劳动者,对于外国人在日本永住,也有54%的日本人表示赞成,但反对的比例也达到了34%。

2018年12月8日,日本国会参议院全体会议在反对声中表决通过《入管法》修正案。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潘金花

日本是移民国家吗?

从比例上看,它不是。根据日本总务省今年4月发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10月,居住在日本的外国人共计222.5万人,只占总人口的2%。

但从趋势上看,它正在成为一个移民国家。在日外国人数量已连续6年保持增长,6年里增加了64万人,增幅逐年扩大。其中,超过一半的在日外国人年龄在20至39岁之间,在日外籍劳动者的人数达146万人。

为了填补人口老龄化与少子化现象带来的劳动力缺口,日本政府近年逐步放宽了外国劳动力的准入门槛,并在去年12月通过了《出入境管理及难民认定法》(简称“入管法”)修正案,从今年4月起正式扩大外国人才引进。

尽管首相安倍晋三已再三强调《入管法》不是“移民政策”,但外国人的确可以通过新增的两类签证在日本停留更长时间,甚至获得永久居留权。

只要是具备一定技能和日语能力的外籍劳动者都可以申请这两类签证。其中“特定技能1号”面向在某一领域具备相当程度知识或经验的外国人,涵盖建筑、农业、医护等14个行业,申请人拥有一定的技能实习经历或通过技能及日语能力考试就能获得资格,签证有效期最长5年,不得携带配偶和子女赴日。

“特定技能2号”面向的则是在建筑或造船行业具备熟练技能的外国人,签证续签次数不受限制,并可携带配偶和子女赴日,有望满足永久居留权的取得条件之一——在留时间达到10年。

首批“特定技能1号”签证已于4月底发放。只要满足条件,持有“特定技能1号”签证的外国人在5年内都可以继续申请“特定技能2号”签证。日本政府预计,新签证政策实施首年度最多将吸纳4.75万外籍劳动者,5年内共计将吸纳34.5万人。

日本的许多行业都已离不开外国劳动力。不仅是农村的渔业和农业,就连大城市的餐饮业和零售业也有不少外国人的面孔。以罗森便利店为例,截至今年3月底,这家知名连锁便利店有近1.2万名员工都是外国人,是两年前的两倍,占员工总数的6%,在东京中心地带的部分门店,外国员工的比例甚至超过了30%。

由于便利店需要值夜班,且工资水平较低,对于当地人来说,这种工作并不具备吸引力,餐饮业的单纯体力型岗位也一样。不过就在本周,已有347人通过了日本首场针对餐饮业的技能及日语能力考试。目前日本餐饮业约有14万外国劳动力,预计未来五年最多还将吸收5.3万人,仅次于医护行业的6万人。

外国劳动力的涌入不仅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用工荒”,也给一些行业带来了新的商机

日本人才服务公司保圣那(Pasona)已在4月针对企业与机构推出了一项协助外籍劳动者入职的人事管理服务,目前已收到近100家企业或机构的咨询,未来三年计划会与500家企业达成合作。

还有一些人才服务公司针对东京以外的地方用工缺口开展了人才派遣服务,为地方渔业、农业等派遣外国劳动力,并从中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东京信息技术风险投资公司Abridge正准备今年从柬埔寨与越南招收100人,协助他们取得特定技能签证,再将他们派往北海道、冲绳等地的农场,该项目在未来有望扩大至1000人。

由于新的签证政策对日语能力提出了更具体的要求,对日语教师的需求也将上升。日本文化厅的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7年,日本日语学习者的人数增加了近90%,而日语教师的人数仅增加了27%。日本政府已计划新设立一个适用于全国的日语教师资格项目,未来这一职业的专业程度与薪酬水平都将得到提高。

不过,日本劳动力市场的求人倍率现已达到了1.63倍,即每名求职者对应1.63个岗位需求,几乎是1974年以来的最高纪录。日本总务省统计局5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1日,日本15岁以下人口仅为1533万,同比减少1.2%,连续第38年出现下滑,是自1950年有可比数据以来的最低水平。

日本现拥有1.26亿人口,15岁以下人口的占比仅为12.1%,比韩国、意大利、德国等其他人口规模超过4000万的国家都要低。截至2017年,日本每位女性平均仅生育1.43个子女,低于美国与英国的1.8个(中国为1.6个左右)。2018年,日本仅录得92.1万新生儿,是自1899年有可比数据以来的最低值。若无大量移民流入,预计到2050年,日本人口将锐减至1亿以下。

《日经新闻》去年10月底的民调显示,54%的日本人赞成在人力短缺领域扩大接收外籍劳动者,对于外国人在日本永住,也有54%的日本人表示赞成,但反对的比例也达到了34%。

部分日本民众,尤其是老一辈人,对移民的态度仍十分保守,不少外国人也因此受到了差别待遇。日本法务省2017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约30%在日本生活的外国人都表示他们曾在过去五年遭遇过口头侮辱,或是听到过带有种族主义意味的言论。

在新的签证政策颁布前,日本实行的是技能实习制度,其目的是将技能、技术、知识传授给来自发展中地区的外国技能实习生,但该制度随着“用人荒”的出现,慢慢成为了日本劳动力的重要补充来源。

不过,这一制度因普遍存在待遇过低、工作强度大、工作条件恶劣等问题而饱受诟病,常被批评是在为企业廉价引进劳动力提供掩护。为避免新的签证制度重演以往的弊病,日本政府今年3月颁布了一系列用工条例,要求企业确保外籍劳动者获得与日本人同等或以上的报酬,遵守劳动相关法律,为外籍劳动者提供支持。

日本政府将在全国约100个地点设置一站式中心,为外籍劳动者提供11种语言的行政和生活咨询服务。政府还将确认外籍劳动者是否被征收保证金,防止不良中介参与其中。

但路透企业调查(Reuters Corporate Survey)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只有26%的受访日本大中型企业打算雇佣外籍劳动者,34%的企业不打算雇佣太多,还有41%完全不打算雇佣外国人。

持否定态度的企业认为雇佣外籍劳动者需要投入更多的技能培训及质量风险成本,即使是按照新的签证制度,多数外籍劳动者也只能在日本停留数年。哪怕是愿意吸纳外籍劳动者的企业,也不打算在住房、语言学习、适应日本生活方面给予他们太多支持。

《根植的种族主义》(Embedded Racism: Japan’s Visible Minorities and Racial Discrimination)一书的作者有道出人(Debito Arudou)认为,外籍劳动者的到来将让更多当地人接受外国人也在为日本社会做贡献的事实。“但令人失望的是,日本仍缺乏让外国人愿意留下来一直做贡献的必要基础,”有道出人说,“新的签证制度依然将外国人视为流动的劳动力,对永久居留权与公民资格含糊其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