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现实题材和商业最接近,我们能感同身受

"不管是继续IPO,还是跟别人合作。我们不排斥被收购,但最核心的是理念一致。"

《南方车站的聚会》剧照

记者 | 戴天文

编辑 |

1

在5月25日闭幕的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上,唯一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南方车站的聚会》遗憾没有获奖,但其在戛纳的放映场场爆满,获得了不少媒体及影评人的好评,场刊打分也达到了2.7的高分。

作为影片的第一出品方,和力辰光出现在《南方车站的聚会》的片头。在过去的新闻报道中,这个公司名称常常与绑定郭敬明、暂停IPO、新三板退市这几个关键词出现在一起,时常会被忽略,该公司也出品、制作过《飞越老人院》、《冈仁波齐》、《雪暴》这样的现实主义题材与类型片。

《南方车站的聚会》主创亮相戛纳。廖凡、桂纶镁、刁亦男、胡歌与万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介绍,他与刁亦男是名副其实的“几十年的老朋友”,在《白日焰火》时,刁亦男第一个就把剧本给李力看过,不过因为早期该片的定位方向问题,导致二人遗憾没有合作。

好在《南方车站的聚会》筹备初期,就确定了在国内上映的目标,他们也早早确立合作意向。从2014年《白日焰火》上映,到2018年5月《南方车站的聚会》开机,中间的大部分时间,刁亦男都在进行剧本的创作与修改。李力表示,他们两人希望将新片打造成“刁亦男2.0”升级版,在保持刁亦男个人风格的前提下,尝试如何将作者表达,与类型片、商业化进行结合,将影片的整体节奏加快,不仅让核心影迷观众们看到更具思想与表达性的作品,也让普通观众觉得影片观赏性强、不会闷。

李力作为《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出品人,“为刁亦男量体裁衣”,在前期筹备和制作上投入较大,总制作成本超过一亿人民币,“全片将近80个场景,还全都要做旧,因为电影讲的是2009年初期的事,全都要恢复那个时代的样子,要有真实性。我们一弄,把整个街道全给封了,要在街道里面拍。这个电影花了大量前期筹备的时间、精力、人力、物力、财力,我为这帮主创感到自豪。”

《南方车站的聚会》里矛盾冲突较多

李力表示,《南方车站的聚会》一定会在中国内地上映,而且会争取在2019年10月之前上映。“我们会尽快在国内上,一定要在今年上。我们戛纳完了之后,差不多6月份了,我争取估计在三、四个月之内肯定要上。”

作为总制片人,李力则是通过和力辰光一项重要的业务“完片担保”,为《南方车站的聚会》保驾护航。和力辰光在国内率先开展完片担保,这项业务在好莱坞已经相当成熟。他们通过自身成熟的制作体制与金融机构合作,为影片提供“监理、标准、服务”三项内容,做好出现各种意外情况将如何应对的预案。目前,这项业务已经服务了十几部电影,取得了不少不同类型影片的制作数据。

在未来,使用了这项业务的影片,还“可以提前卖片子给市场,比如把版权提前销售,而且可以提前融资。这些才真的可以倒逼我们行业清晰透明、标准化。”

而这项业务在未来的大规模推出,也将帮助行业规范化和标准化,重新获得资本拥抱的机会。“内容可以非标准,但制作一定要有标准。如果我们制作的标准化呈现出来,相信资本会拥抱行业。”

和力辰光董事长李力在《南方车站的聚会》媒体见面会

界面文娱对话李力:

界面文娱:作为《南方车站的聚会》总制片人和出品人,你是如何与刁亦男导演建立信任开始合作的?

李力:我和张扬、刁亦男、蔡尚君他们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很早就认识。当初获奖等这些事情,实际上大家都没有这么想。包括这次《南方车站的聚会》,能够入围戛纳就很高兴了。在刁亦男的作品里面,可以感受到辨识度特别高。我认为导演辨识度是第一位的,个人风格非常重要,一个伟大的导演必须要有辨识度,这一点非常重要。

实际上我们的合作是水到渠成的事。我们本身是兄弟、好朋友,在他创作的过程中,我们都有交流,也会跟他聊,有没有可能把所谓的作者电影与类型化影片、商业片给高度融合到一块。我们经常探讨这个问题。

《南方车站的聚会》中胡歌饰演周泽农

界面文娱:你们的看法有分歧吗?

李力:实际上他不认为自己的片子仅仅是文艺片,从以前的《夜车》到《白日焰火》。我们在一起探讨,我作为哥们有时候就故意刺激他,“你至少是作者电影,有作者表达的,普通观众就容易把你往文艺片上贴,这个不是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我就跟他说,这次《南方车站的聚会》你想证明自己不只是文艺片导演,就要把商业、类型和你的作者表达有机结合。这也就是为什么这次创作长达四、五年的时间。

界面文娱:这么长的时间,主要困难在哪里?

李力:我认为最难的两件事。他很少和别的导演比,最核心的是他一直突破自己,这是他的特质。我跟他说过,最难的不是别的,是怎么超越自己。

他自己也是编剧,创作时完全独立的。他对于要做的所有东西是非常细腻的,他知道想要干什么、想做什么故事。他想做到比以前有所突破。这一点,他用了大量的时间,在不同维度上去突破。我们会在哪一个程度上跟普通观众沟通进行交流。这个故事首先要让人看懂,怎么办?因为他的文学性极强,所以在影像上面,应该怎么让普通观众容易理解、容易产生共情。

最终他把剧本给到我们的时候,我们也探讨了几天,还做了一些修改、删剪。

界面文娱:《南方车站的聚会》在去年5月开机,10月才杀青,作为现实主义题材影片,中间为什么会拍了这么长时间?

李力:实际上片子拍摄难度极大,因为在武汉拍,演员都说的是南方(话),所以前期,包括小镁(桂纶镁)、胡歌,都提前做了大量体验生活的工作。这个很难,但看到后会觉得惊艳,尤其是小镁,武汉话说的非常地道。这个电影花了大量前期筹备的时间、精力、人力、物力、财力,我为这帮主创感到自豪。再一个,我们没有棚内戏,全片将近80个场景,全都要做旧,因为电影讲的是2009年初期的事,全都要恢复那个时代的样子,要有真实性。我们一弄,把整个街道全给封了,要在街道里面拍。还有一个是转场。不知道你对武汉了不了解,叫百湖之城,转一次场得半天,导演要求又极高,所有街道、店铺都恢复到以前的样子,哪怕一张纸都要回到那个时代。对我们制作确实也是挑战,而且武汉的夏天,几乎每天都在下雨,很多时候就得等嘛。

戛纳首映后记者会上的刁亦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文娱:刁亦男导演拍摄的风格,是不是也比较像作者导演,可能有时候会需要停下来找找感觉?

李力:这个我得帮刁亦男说句话,老刁这一点上确实和我们所说的作者型导演不太一样,他的制片意识极高,我们唯一没有办法斗的是老天爷,除此之外他完全按照要求在拍摄。包括张杨也一样,制片意识极高,他们都属于自己写剧本自己拍的人,知道该怎么弄,很清晰。

界面文娱:2014年《白日焰火》上映的时候,取得远超同类型电影的票房,你觉得这样的市场接受度是如何出现的?《南方车站的聚会》有复制的可能吗?

李力:我相信一定有复制性的,我指的营销上面。内容是完全不一样的,包括我们现在的普通观众,我认为要用一个新的角度去跟他们沟通。咱们的观众比较感性,尤其这几年,跟2014年有巨大差别,他们可能因为某一个点进到电影院,但是他出来的时候可能是非常失望的。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这个事情。

这部影片最核心的目标观众,还是对电影有一定认知的观众。我希望他们能看到主创对影片的表达、情感和他们之间的联系,在这块上我们也比较有信心,因为除了制作升级之外,内容的升级是非常大的。

《白日焰火》中,刁亦男就与廖凡、桂纶镁有了极好的合作

界面文娱:剧情的升级是怎样的?会不会符合之前可能熟悉刁亦男导演的影迷群体的预期?

李力:我觉得会让他们觉得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我不知道这个词对不对。他们会明白老刁的作品的辨识度,这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是不会想到老刁会用这种方式来讲故事,而且环环紧扣的节奏感,突破了他以往可能让人觉得有点闷的情况。这就是我说《南方车站的聚会》对比其他同类型影片,节奏感更好。

界面文娱:在戛纳有没有获奖,会对《南方车站的聚会》在国内上映的表现有所影响吗?

李力:说大实话,普通观众对于戛纳、柏林和威尼斯可能都分不太清,知道奥斯卡多一些。获奖可能对深度影迷是有些作用,对普通观众来说加不了什么分,对他们来说,好看和感动才是最重要的。

《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戛纳,对我来说,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老刁在国际上已经有知名度,入围这件事是情理之中。因为我看这个片子,觉得可能戛纳不会喜欢这种类型化的片子,但我发现戛纳在改变,尤其这几年,这让我意外。

今年还有这么多大师,他入围,我觉得主创团队得到了认可,为他们确确实实感到高兴,至于获不获奖、获什么奖,我俩当时还说过怎么看这个问题,他说他还是想讲好一个中国故事,希望更多中国观众看到、喜欢,想跟更多的中国观众进行对话,产生更多的情感共鸣。这一点上我们是一致的。

《南方车站的聚会》戛纳红毯大合影,最右为李力。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文娱:现在《南方车站的聚会》有没有国内上映的计划?

李力:我们会尽快在国内上,一定要在今年上。我们戛纳完了之后,差不多6月份了,我争取估计在三、四个月之内肯定要上。可能还会更快,因为有档期等一系列营销上面的事,让更多国内观众看到这部好的作品。

界面文娱:影片的制作成本大概多少,会有收回成本的压力吗?

李力:成本一亿多。如果这次能在戛纳通过国际市场收回大部分的成本,我会非常高兴。我们和法方的合作,也是希望他们在这方面进行努力。

这次无论内容上的升级、制作上的升级,实际上我们完全是按照老刁的剧本去实现的。所以投资方面,我们确确实实不遗余力,我们和力辰光希望是量体裁衣。

界面文娱:作为总制片人,你主要给整个项目提供了哪些帮助?

李力:其实制片人沈暘他们在做具体的执行工作,我这个角度,是在想怎么把我这个完片担保体系,怎样有效地、量体裁衣地去服务于《南方车站的聚会》。

界面文娱:五年前你提出了完片担保这个业务,现在进行的情况如何?

李力:完片担保一直是和力辰光最重要的东西,因为是制作领域,和力辰光又是属于制作板块的公司。它辅助我们,倒逼制作标准化。首先是数据化,有数据才可以得到金融机构的认可。我们公司内部的项目、国际项目、别人公司的项目都积累放在这儿,金融机构才认。我们已经服务了十几部电影,现在甚至要把完片担保往剧上走,to C的是电影,to B的是平台。

这五年我们积累了一些数据,同时也在打造中国特色的完片担保模式,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将会在适当的时候进行发布。完片担保能带来透明化、清晰化,我们在内容上是没有办法有标准,但是制作上一定要有标准,有监理、有标准、有服务三块内容。

所谓服务就是预案。比如拍摄过程中,导演生病了,那片子是不是就拍不了?那一定要有预案。如果哪个演员出了问题,片子就上不了,那这样我们需要有产品跟着影视制作保险。保险公司进入后,要保证片子制作完成的风险降到最低。这是第一个层级,第二个层级就是提前预售,有完片担保,就可以提前卖片子给市场,比如把版权提前销售,而且可以提前融资。这些才真的可以倒逼我们行业清晰透明、标准化。

 

《小时代》系列给和力辰光带来巨大利润

界面文娱:大众对公司这个项目,包括你在现实主义题材上的制作并不太知情,更多的还是了解你与郭敬明导演之间的绑定,你怎么看这种误解?

李力:可能郭敬明热度高,我也不知道,反正一般大家的关注都在热度高的导演身上。我跟刁亦男、张杨的合作反而很少提及。我想所有的公司,不会总是跟一种类型的合作,不会只跟刁亦男这样的导演,或者只跟郭小四(郭敬明)那样的导演合作,都是不对的。电影公司架构上需要不同层级的东西,有作品化的,有商品化的。

我从来不在意这些误解,我觉得事实放在那儿,是什么样就什么样。每年无论从资本上、产业上、市场上,有不同的产品,确实是放在那儿,这才是有力量的。

界面文娱:这次你也提到,《南方车站的聚会》是作者电影与类型化、商业化的结合,这样的现实主义题材影片会不会从商品角度成为公司未来的营收增长点?

李力:现实主义题材和商业是最接近的,因为我们最能够感同身受,能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和情感上的东西跟他们进行沟通。无论在任何阶段,现实题材在影视作品里,无论电视剧还是电影,都是大体量的比例,在市场份额和创作的角度都是。

如果多关注和力辰光,会发现无论小四的东西、刁亦男、张杨的东西,还是崔斯韦的东西,实际上都有最核心的,就是创新。《小时代》在那个年代是创新的产品,《冈仁波齐》又是另一种创新,用纪录片的方式去拍剧情片。包括老刁的也是,我一再跟他探讨商业和作者表达怎样有机结合,就是希望通过他的笔和眼睛,把这两样东西结合在一起,做一次大胆的尝试。

《冈仁波齐》近亿元的票房出乎大家的预料

界面文娱:不过这些投入获得的回报,在账面上并没有那么好看,资本看数据会觉得收益上减少了。

李力:恰恰相反,我们在最寒冷的时候,投资是最大的。同时我们在内容上的把控,在商业上如何结合这一点上,我认为在这两年,我们和力辰光把以前储备多年的,包括老刁的、徐兵的电视剧《新世界》、崔斯韦的,都放到市场上进行验证。

《新世界》由孙红雷、张鲁一、尹昉、万茜等人主演

界面文娱:能给和力辰光带来下一个商业成功希望的点在哪里?

李力:我们储存了大量年轻导演,现在还没有长片作品,但他们有很好的短片成绩,他们的一些作品,我估计今年年底、明年年初就要开拍。里面也有现实主义题材或者说社会话题比较高的,但可能表现方式是喜剧,有点像《无名之辈》、《我不是药神》这样的东西,我们可能会迅速地出来。

界面文娱:我们能看到影视行业的热钱在退却,和力辰光也暂停了IPO,从新三板退市,你觉得未来如何突破这样的局面?

李力:这个话题我可能会得罪很多人。我觉得这是好事,你想2015年的时候,影视行业资本泡沫极大,有房地产的钱、煤老板的钱、P2P的钱,资本杠杆极高。这时他们是不关心真正内容的,这些人连剧本都不看,不管是新导演还是演员,有项目就能拿到钱,造成了行业畸形发展。到了2017年,泡沫一个个破灭,我跟一个媒体在2015年说过,到了2018年中国电影公司起码50%都没有了,所以这个现状早在我预料之中。那时我希望自己稍微慢一点,才有了老刁这样的作品。

IPO市场上受阻是方方面面的原因,我们撤出来,看到了国家可能对于民营影视的一个整顿,他们也看到很多公司拿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钱,所以我们也理解。无论IPO、资本重组还是什么资本动作,最核心的还是要拿到健康的钱,去做优质的内容,不然会被资本推动去做内容,那是很吓人的,尊重内容的生产规律很重要。

至于新三板退市,因为我们新三板上来就往IPO转,目的是让公司内部规范化,把内部财务、法务、税务梳理地标准化。面对资本市场时是标准的,你的语境和资本的语境是对等的,不规范不行。我们严格按照上市公司的要求对内部制度进行了大梳理,这块我没有任何遗憾。我撤下来,是因为新三板做不到我们想要的融资等事情,所以我们要重新想新打法,不管是继续IPO,还是跟别人合作。我们不排斥被收购,但最核心的是理念一致,是不是要做好内容、产品与商品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在资本市场看来,我们影视行业是非标行业,所以和力辰光大量的时间在做完片担保,内容可以非标准,但制作一定要有标准。如果我们制作的标准化呈现出来,相信资本会拥抱行业。而且从文化领域来说,实际上是老百姓的刚需,国家也在扶持,所以现在的波动是正常的曲线,不要说文化行业,其他行业也一样,要非常客观坦然去看待高峰和低谷。

界面文娱:未来,和力辰光计划在制作上达到怎样的体量?

李力:电影的话,一年原则上三、四部。我们这几年也把电影上的力量往剧上面倾斜,一年剧大大小小有个好几部。我们做内容的,以内容为核心,如果内容确实到了要井喷的时候,那各个方面包括投资量自然会增加。但目前我们对内容的判断趋于严谨,我们希望能前置,就是要想到三年、五年之后要生产什么样的内容,再倒推回来。基本上到2022年,我们所有的内容准备都已经做完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