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最高检:2018年以来检察机关共批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5.42万人

最高检表示,去年共批准逮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5.42万人,将继续推动健全完善侵害未成年人权益惩防工作机制。

图片来源:站酷海洛

2019年5月27日,最高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8年以来,全国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5.42万人,起诉6.76万人,成功指控了米脂砍杀学生案,携程亲子园、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等一批社会高度关注的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使犯罪分子得到应有的制裁。

2018年以来,共批准逮捕校园欺凌犯罪案件3407人,起诉5750人,有效震慑校园欺凌犯罪。

近年来,红黄蓝幼儿园等虐童案接连发生,引发了社会对于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关注。

2018年10月,最高检向教育部发出《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建议书》,建议积极推动幼儿园、中小学校园安全建设,有效预防和减少教职员工性侵害幼儿园儿童、中小学学生违法犯罪发生。

2019年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下发《2018—2022年检察改革工作规划》,明确指出建立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信息库和入职查询制度列入。

最高检推行由专门的未检检察官办理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并下发第十一批指导性案例,进一步统一办理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法律适用和证据审查标准。

多地也建立起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预防和及时发现机制。上海市检察机关建立了全国首个省级涉性侵害违法犯罪人员信息库和入职查询制度,以防止有性侵害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前科人员从事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行业。

浙江杭州等地检察机关要求医疗机构和人员发现未成年人遭受犯罪侵害线索的要及时报告公安和检察机关,推动建立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强制报告制度。

“2019年3月,湖北省检察院联合教育、公安等部门出台首个省级侵害未成年人权益案件强制报告制度,规定了教育、医疗、救助管理及福利机构、村(居)委员会及其工作人员的强制报告义务”,最高人民检察院第九检察厅厅长史卫忠说,制度下发不久,就有相关人员报告了一起案件线索,并据此破获一起性侵多名未成年人的严重犯罪案件。

发布会上,最高检还介绍了近年来检察机关推动加强和创新未成年人保护社会治理体系建设的情况。

“检察机关在办案中坚持宽容不纵容”,史卫忠说,2018年以来到今年4月份共对罪行较重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批准逮捕3.89万人,起诉3.17万人,保持必要的司法惩戒。

他提到,对涉嫌轻微犯罪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坚持依法从宽处理,不批准逮捕1.27万人,不起诉1.42万人。“更加严格规范地落实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特别程序,2018年以来共作出附条件不起诉8187人,帮教考察期满后不起诉4700人,起诉238人”。

史卫忠指出,将探索涉罪未成年人精准帮教机制,推行心理干预、亲职教育等科学帮教手段,依靠专业力量开展精准帮教,案件办结之后坚持跟踪帮教,确保涉罪未成年人顺利回归社会。

另据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部长王锋透露,《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今年已列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现正修订中。

此外,今天的发布会上,最高检还发布了“检察机关加强和创新未成年人保护社会治理十大典型案(事)例”,其中包括此前引起高度关注的携程亲子园虐童案后检察机关推动的幼托行业治理,以及童模被踹案后建立的“童模”保护机制等。

携程亲子园虐童案曾引发广泛关注,2018年,上海市长宁区检察院在办理社会高度关注的携程亲子园虐童一案中,发现负责携程亲子园日常运营的相关公司均无幼托经营资质。

针对此类幼儿托育机构没有明确的设立标准,也无明确监管部门等管理漏洞的问题,上海市长宁区检察院形成专项报告,推动上海市政府出台了《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和《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市教委、市公安局、市卫计委等16家职能部门又联合制定《上海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机构设置标准(试行)》,明确类似幼儿托育机构的设立标准和监管单位。

最高检认为,该案是检察机关办理侵害未成年人个案,履行检察监督职能的体现。针对案件中暴露的问题,积极推动强化相关未成年人服务行业管理,预防类似侵害未成年人案件的发生。

2019年4月,“童模妞妞被踹视频”在网上流传,童模群体权益保护问题迅速引发社会关注,童模辍学、超时拍摄、遭受辱骂殴打、违法代言等问题凸显。

“妞妞事件”后,浙江省杭州市滨江区检察院在省、市两级院的指导下,多次对辖区内“童模妞妞被踹”事发拍摄基地进行走访调查,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共青团滨江区委会商研判,并于2019年5月会签《关于规范童模活动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意见》。

该《意见》明确童模活动范围,对活动场所、内容、强度等作出详细规定,如规定不得让儿童穿戴有违公序良俗的服饰进行拍摄,不得因童模活动使儿童辍学或变相辍学等。

同时明确童模行业从业人员及监护人的责任,突出强调不得使用或变相使用童工,不得实施殴打、辱骂等虐待行为等。此外,相关职能部门定期检查,发现问题及时进行干预。必要时,检察机关可通过公益诉讼等形式对童模进行司法保护。

最高检认为,检察机关牵头建立的童模保护机制,共同对童模行业中存在的损害未成年人权益的行为进行监督规范,给童模穿上“法律保护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