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亚洲巧克力需求旺盛,两大可可产地农民都忙不过来了

可可树的“娇贵”让印尼和马来西亚的农民开始改种利润更高、更易栽培的作物。

印尼日惹,一位农民刚刚采摘下的可可果实。图片来源:IC Photo

记者 | 潘金花

南北纬20度之间分布着全球可可豆的主要产地,如西非的科特迪瓦、加纳和尼日利亚,南美的巴西、厄瓜多尔和哥伦比亚。亚洲也拥有自己的可可豆产地,但它现在也发愁了:在地区内消费者的旺盛需求下,豆子不够用了。

印尼和马来西亚是亚洲两大可可豆生产及加工国,然而据彭博社报道,就在去年,印尼已进口了24万吨可可豆,该国可可行业协会主席皮特·贾思曼(Piter Jasman)表示,这一历史新高可能还会在今年再次刷新。

马来西亚可可协会的数据也体现了同样的趋势,去年该国的可可豆进口量已达34.5万吨,同比增长了10%。

可可豆是制作巧克力、冰激凌等零食的主要原料。而可可树的生长期一般为40年左右,新种的树在5-6年后开始产果,8-10年后进入高产期,30年后开始老化减产,40年后停止产果。

可可树也是一种极易遭受虫害和真菌侵袭的树种,去年6月,科特迪瓦一片占地10万公顷的可可种植园就因为感染了可可肿枝病毒不得不被整体铲除,整个种植园至少五年后才可以再次栽种可可树。

印尼一度是全球第三大可可豆生产国,产量仅次于科特迪瓦和加纳,但近年,可可树的“娇贵”让许多农民开始改种利润更高、更易栽培的作物,如玉米、橡胶和棕榈。彭博社指出,随着加工能力的提升,印尼正逐渐从一个可可豆出口大国转变为进口大国,其进口量已在五年间翻了一倍多。

印尼楠榜省的农民苏塔吉(Sutaji)给《雅加达环球报》算了一笔账,像他这样的普通农民种植可可树,3公顷的地一年可以收成700公斤可可豆,到手1750万印尼盾(约1220美元),而同一片地如果改种棕榈,他的收入可以达到3150万印尼盾(约2190美元),几乎是原来的两倍。

马来西亚的情况与印尼类似,随着越来越多农民开始改种棕榈等其他作物,该国的可可豆产量已从20年前的10万吨锐减至不到1000吨。当地的可可豆加工商只能将目光投向其他产地,如亚洲最大的可可豆研磨商源宗集团(Guan Chong)就正在考虑将工厂迁至西非与南美。

黑巧克力所富含的黄烷醇已被证明可以改善人体的血压和胆固醇水平,以及提高认知、降低糖尿病风险。源宗集团首席执行官郑贺联(Brandon Tay Hoe Lian)向彭博社指出,如今更多人爱吃黑巧克力,并将黑巧克力作为其他零食的健康替代品,这增加了对可可豆的需求,由于亚洲的可可豆供应有限,整个市场因此变得更加吃紧。

从源宗集团去年的业绩表现便能看出可可豆在亚洲市场的行情。去年,源宗集团的净收入达1.893亿马来西亚林吉特(约4520万美元),同比实现翻倍增长,其股价也在一年间飙升了170%。郑贺联预计今年这样的势头还会持续,他已打算将加工厂迁至非洲、南美等地的可可豆产地,以期在10年内将研磨容量扩大至原来的两倍。

不过,受干旱天气影响,科特迪瓦今年的可可豆产量可能也会出现波动。据路透社报道,科特迪瓦西部城市达洛亚在5月首周仅录得18.3毫米降雨量,比五年来的平均降雨量低了5.7毫米。

印尼可可行业协会主席贾思曼则看好印尼农业部的重振项目,他所创办的BT Cocoa是亚洲另一大可可豆研磨商,在今年2月被农产品生产与贸易商奥兰国际(Olam International)以900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

印尼的目标是在2024年将可可豆的产量提高至60万吨,即至少达到2010年(56万吨)的水平。贾思曼表示,印尼农业部正在为农民提供优质的肥料和种子,预计今年的可可豆产量将维持在27万吨,算上出口,研磨量预计能达到40万吨。

亚洲可可协会数据显示,亚洲的可可豆研磨量已在过去四年提高了超过四分之一,去年达78万吨,今年第一季度的研磨量也同比增长了10%。预计到2020年,亚洲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可可粉供应市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