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万想不到,我居然对爵迹“真香”了

“守护与被守护”的故事,不止在剧中,还在用户心中。

文|娱乐硬糖 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你刚被‘赐印’,离我远一点,不然你会觉得我很迷人。”

麒零正觉得银尘的警告很莫名其妙,可看着对方飘逸的秀发,他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上一秒还正直脸,下一秒立马真香。这也是硬糖君看《爵迹临界天下》的现场体验。

按照剧中的设定,被赐印的麒零,就有了和银尘相同的灵魂回路,所以能被其气质吸引。讲道理,这不是赤裸裸的自恋吗?在《爵迹临界天下》里,张铭恩把麒零的机敏展露无遗,郑元畅的银尘则是妥妥的高冷严师。

《爵迹临界天下》讲述了小酒保麒零误打误撞进入灵力世界,成为王爵银尘的使徒的探险故事。他结识了好兄弟泱泽,与伙伴神音、莲泉、幽花等人共同卷入了原始天妖的阴谋中。在战斗中逐渐成长的麒零肩负重任,带领王爵和使徒揭穿神权的假象,保卫了玄沧邦域。

现实题材爆红的2019上半年,市场已久违宏大叙事类型剧。此时《爵迹临界天下》的出现可谓“刚刚好”,提供了一抹亮色和更多元的选择。即将到来的6月,除了甜宠剧和偶像剧的粉色泡泡,观众还可以沉浸在《爵迹临界天下》史诗般的瑰丽设定中,去认识那些与命运抗争的人们。

在《爵迹临界天下》的世界里,他们之所以不停战斗,是因为心中有想要守护的东西。银尘明知可能失去生命,也要奋不顾身救自己的王爵。莲泉明知九死一生,也要带领大家守护玄沧。

这不就是在命运的浪潮中搏斗的芸芸众生吗?如果说《西游记》追求一种至善,《指环王》意在消灭欲念,那么《爵迹临界天下》就是在探寻“人的价值”——如何去承担责任,如何去守护所珍视的人,如何不枉此生?

有一种羁绊是王爵使徒

王爵和使徒之间,是永恒追随的命运共同体。当闪着金光的灵魂回路被赐予使徒,王爵和他之间就形成了超越生死的“契约”。这种契约,意味着共同的力量,共同的目标,以及共同的信念。

在《爵迹临界天下》中,王爵与使徒是一种亦师亦友,情同父子的“虚拟”社会关系。但在每一对王爵使徒身上,却能够体会到正在消失的人际温情,那是具有“现实温度”的。

“有破坏与毁灭,相对的就有守护与重生”,银尘拿出酒馆老板的遗物安慰麒零。麒零却无法接受安定生活一夕间的“消失”。他愤怒地对银尘吼道:“我不稀罕当你的使徒”。

前几集的剧情中,麒零对于银尘是憎恶和反叛的。但随着故事的发展,我们却能在不同的王爵使徒“相处模式”中探寻到人际交往的智慧。

银尘和麒零是“父子型”。虽然麒零一开始处处和银尘作对,但后面却渐渐模仿银尘的为人处事,越来越像对方,上演“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幽冥和神音是“对手型”,这一对王爵和使徒太虐了。谁能想象,幽冥对神音好的唯一办法就是折磨她,让她在历练中成熟。旁人虽有误解,但神音却甘之如饴,真正理解对方的良苦用心。这对王爵与使徒竟然让硬糖君想起了高中时代的严师,任你历经艰险,就要助你强大。

莲泉与麒零是“姐弟型”,虽然两人不是王爵与使徒的关系,但莲泉更像是守护麒零的姐姐。在最初的闯荡岁月里,莲泉不厌其烦的充当麒零的“说明书”。给他介绍魂兽,王爵与使徒的关系,使徒应该履行怎样的责任。看起来酷酷的莲泉絮叨起来,功力不输你老姐吧?

麒零本是福泽镇的一个小酒保,他常常使坏惹得老板教训他。孤身一人在酒馆打工,从没去过帝都却渴望看那里绚烂的烟花。傻里傻气的麒零是可爱的,像极了少年时代单纯的我们。

危机降临,在麒零最无助的时候,银尘突然来到他身边,帮助他,训练他,守护他。某种程度上,有点像我们磕磕绊绊的平凡人生中,遇见的那个贵人。他们在我们身后,无声地帮助我们抵抗生活中的糟糕,面对残酷的真相,抓住渺小的微光。

银尘带着麒零成长,带着他去经历一个使徒要走的路。就像当初银尘跟着他的王爵一起成长一样。人生海海,王爵寻找使徒,更像是寻找潜意识的自我。一生当中,你会有你的王爵,也会有你的使徒。同样地,你也会从一个被守护者,变成一个守护者。

有一种执念是奋不顾身

麒零想要守护,神音渴望力量,幽冥审时度势,缝魂冷眼看人,泱泽胸怀复兴。每个人都在《爵迹临界天下》的世界里摸爬滚打,用自己的方式追求着心中的“真理”与“价值”。无论是爱情、兄弟情、还是王爵使徒之间的守护情,剧集展现了一幅“抗争群像”。

爱情里,既有麒零与神音互诉衷肠的倾心之恋,也有幽冥对蕾娅默默付出的心照不宣。在幽暗的环境中,天真无邪的麒零让神音看到了阳光,更懂得了什么是爱;幽花被麒零当成妹妹,从未将爱宣之于口,却默默体现在她照顾麒零的每一个眼神里。

幽冥对蕾娅的爱,是一次比一次更强的深情暴击。即便蕾娅利用过他,他还是对蕾娅说:“就算你只有自己一个人,什么都没有,我也会选择和你在一起的”。幽冥不善表达,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站在雷娅的背后做坚实的后盾。

兄弟之义,既有麒零与泱泽的惺惺相惜,也有后来泱泽为了复兴大业的割袍断义。其实一开始,两人兄弟情非常“塑料”,麒零只是看中了泱泽的钱。经历磨炼结拜后,那种纯粹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感情,具有原始的荷尔蒙感染力。

然而,泱泽为了复兴要除麒零时的纠结和痛苦,也令他心如刀割。他蓄谋已久,欺瞒兄弟,只是为了报父仇。麒零怒发冲冠,“我对你如此坦白,你竟然利用我”,最坚定的信任也荡然无存。好一出《投名状》,好一出兄弟阋墙!

王爵与使徒间的信任危机,也颇具戏剧张力。麒零一度不满银尘的庇佑,“如果你每次都把我关在结界里,我做这个使徒还有什么意义?”可他不知道的是银尘的过去——当他的力量变得无比强大,他想要保护的人却已经不在。

《爵迹临界天下》更像是一个反乌托邦的寓言。出身平凡的麒零想要打拼一番天地,银尘不惜一切的守护只因为无法再原谅自己的失去,缝魂看透了世间的人情冷暖只想照顾妹妹,蕾娅毕生都在追求可望不可即的权力。

也许世界是残酷的,但不是不能改变的。在等级森严的玄沧,麒零所要做的就是用平凡去击溃神权,用意志去瓦解偏见。看似以卵击石的较量,是一个人从少年到英雄的成长。从他开始步入慌乱的旅程,就开始质疑、困惑,然后上下求索。好奇心与不甘心,是内在驱动力,让他继续走下去。

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魂兽妖怪,而是阴险恶毒的欲望。《爵迹临界天下》更借角色之口“拷问着荧幕前的观众:如果命运枷锁牢不可破,你会怎么选择?

有一种制作是匠心融合

王爵与使徒的炫酷大招,魂器与魂兽的威武不凡,水域之邦的唯美清新。精品质感的背后,是《爵迹临界天下》剧组所有工作人员的匠心融合,大家各自拿出最好的自己,然后整合成一个有灵魂的艺术有机体。

将视角从小拉到大,无论是小酒馆的温馨布局,还是帝都的全景俯瞰,《爵迹临界天下》的每个场景,都让玄沧像一个真实存在的城邦。这里的普通人过着简单的小日子,耍小聪明冒充灵术师的麒零就像邻家男孩。恢弘场面+生活化气息,很容易将用户带入其中。

代入感让剧集锦上添花,实景则是剧集品相的地基。为呈现最好的作品,全组500余位演职人员,辗转北京、新疆、新西兰跨国跨地域取景,从春天的北京,到初冬的瓦卡蒂波湖,戏里戏外多次历经四季变换,转场数十次,改景上百次,可见《爵迹·临界天下》主创团队的用心。

当看到张铭恩从冰冷的湖水里起身,直打哆嗦的时候;当看到黄梦莹被吊在热浪滚滚的黄沙上,反复上下的时候;当看到郑元畅配合角色身体训练,汗流浃背的时候。他们都真的进入了角色的抗争状态,戏里是虚伪的神权,戏外是霸道的天气。

历时60天的前期准备,让演员们能够更早的理解剧本和对戏。道具方面,也针对剧集搭建了各种雄伟绮丽的建筑。当一切准备就绪,还有制作理念的冲突等着主创人员去克服。

幽冥从水中带着杀气走出,银尘在浩瀚的荒原上独行,泱泽在街上和朋友跳舞,《爵迹临界天下》很多场景和运镜处理都让人耳目一新,达到“以景喻人”的境界。寒冷的湖水,衬托了幽冥肃杀的形象;无尽的荒原,正是银尘独孤内心的外化;欢快的舞蹈,流露出泱泽没被复仇捆绑前的善良无邪。

经得起用户的眼光,也经得起市场的检验,《爵迹临界天下》是快消时代少见的诚心之作。在低投入,低标准的剧大量衍生时,《爵迹临界天下》用高投入,高标准走了一条“打脸之路”。

如果玄沧需要有志之士来捍卫,那么市场还需要很多像《爵迹临界天下》这样的剧来守护。毕竟“守护与被守护”的故事,不止在剧中,还在用户心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