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速食”即正义:短视频市场同比增长744.7%,短剧或成行业主流

前段时间行业热议的“互动剧”目前市场认知度不高,而以“泡面剧”为代表的短剧集则前景可期。

竖短剧《生活对我下手了》剧照

记者 | 刘燕秋

编辑 |

1

当代人花在看视频上的时间越来越多了,特别是短视频,而网络剧也开始朝着短剧的方向探索。

在5月27日—29日举行的第七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国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用户规模为7.25亿,占整体网民的87.5%。网络视频(含短视频)现在是仅次于即时通讯的中国第二大互联网应用,排名高于搜索和网络新闻。在市场规模上,网络视频市场达到1871.3亿元,其中,短视频市场同比增长744.7%,达到467.1亿元。

我们看一下更具体的数据:随着移动互联网使用大幅提高,短视频贡献了整体时长增量的33.1%,2018年12月,中国网民平均每天用手机上网5.69小时,比2017年增加1个小时,其中20分钟都是用来刷短视频。

在日均使用时长方面,短视频已经反超长视频,且短视频对新增网民的拉动作用最为明显。

与短视频行业的高速增长相对,直播行业则呈现整体下滑态势,用户规模较2017年底减少了2533万。

在行业格局方面,短视频市场目前呈两超多强局面,抖音短视频、快手各类数据表现始终处于行业领先位置,这两大平台的用户渗透率为54.29%,半数以上的短视频用户集中于此,但行业仍存在洗牌可能。

综合视频平台从行业格局上看则较为稳定,其中,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所在的第一梯队整体用户渗透率达到80.2%。芒果TV、哔哩哔哩两大平台用户渗透率为9.2%,位于第二梯队,分别定位年轻女性群体和年轻人潮流文化娱乐社区。搜狐视频、PP视频、咪咕视频则位于第三梯队,整体用户渗透率为6.7%。

值得关注的是,在视频网站普遍亏损的情况下,芒果TV已经在2017年率先实现盈利。2018年,芒果TV实现营收96.60亿元,同比增长16.8%,净利润8.9亿元,同比增长21.03%,今年一季度业绩持续增长。连续两年,芒果TV成为业内唯一盈利的新媒体视频平台。截至目前,芒果 TV 手机 APP 下载安装激活量超 7.35亿,全平台日活量突破6800万,有效会员突破1400万。

在本届大会上,湖南广播电视台党委书记、台长、湖南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吕焕斌透露了一个最新消息:中国移动投资16亿入股芒果超媒,已经成为了芒果超媒的第二大股东。作为互联网视频行业的国有主力军,芒果TV能否借此实现梯队跨越值得关注。

吕焕斌认为,互联网时代的视频媒体发展模式有两种:一种是互联网原生平台的模式,这些平台没有传统媒体的基因和传统电视的平台,比如奈飞和爱奇艺,另一种是传统媒体融合发展模式,以芒果和迪士尼为代表。他在会上表示,2017年开始,芒果TV对湖南卫视的版权付费反哺,2018年开始实现内容反哺,全台办新媒体的战略已经开始进入收获期。“今年,芒果超媒的承诺业绩利润过10亿,相应的收入将过百亿,这对我们来说,相当于在互联网上再造了一个湖南卫视,而这种体量还在以每年高达80%的速度几何式增长,显示了互联网市场的巨大发展空间。”

在网络视听节目方面,2018年,全网上新283部网络剧,较2017年减少了12部,“大众爆款”难寻成为网络剧所面临的现实情况,同时短剧化、分账或成行业主流;新上线网络电影1523部,同比下降19.5%,其中独播网络电影占95.2%,付费电影占88.6%。与网剧、网络电影的数量回落相比,2018年网络综艺市场整体投资规模达到68亿,同比增长58.1%,投资规模迅速提升。

网络剧数量的回落也是行业经历调整的一种表现。在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看来,过去几年的过度竞争导致全行业成本高居不下,虽然去年在政策控制下得到了一些抑制,但是有一些戏要过两三年才能播出,而且现在的成本还是偏高,所以对行业还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他指出的另一个问题是,过去数年特别是过去三四年时间,在过度投资背景之下,良莠不齐的团队进入影视行业,导致行业里积压了大量粗制滥造的作品,占用了投资人的资金和行业的资源,而粗制滥造的作品也会使得优秀的作品被淹没。

虽然行业仍然存在不少问题,但他认为,视频行业的新活力也处处体现。“从中长线来看,中国娱乐行业特别是网上的娱乐行业前途光明,我记得有一些统计数据显示,发达地区或者市国家人均GDP达到8000多美金之后,实体经济放缓,但是娱乐文化行业的增速会持续高速增加大概八年甚至十几年的时间,去年中国的人均GDP将近9000美金左右,所以我们正好进入了娱乐影视行业高速发展的阶段。2016年的时候中国大文娱行业大概是一万亿人民币,到2022年文娱行业达到2.7万亿,这个增速令人震惊。”

《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指出的有关网络剧的新趋势是短剧化和分账模式。短剧意味着制片方不再依靠拖长剧情拉动经济收益,同时也迎合了相对年轻、对内容节奏有更高要求的用户。比如《北京女子图鉴》20集,《千岁大人的初恋》25集。与此同时,各大视频平台布局分账策略,分账网剧成本相对较低,回报率较高。2018年,分账剧在数量、分账金额上均有突破,未来有望成为行业主流。

在大会的网络剧论坛上,著名编剧、导演郭靖宇表示自己正在做一个短剧题材,“三年前看到一部关于马球手的小说,看了之后觉得这个小说拍成剧,它的长度就应该是两百分钟,按现在剧集的标准是没有办法做的,如果能做成系列还是有可能呈现的,一个系列做成14、15集,大概一集60分钟”。

在灵河文化创始人兼CEO 白一骢看来,短剧在市场上也已经讲了一年多了,但要想把短剧做大,实施起来有一个很大的困难,在于目前在国内找不到一个真正成功的代表短剧,以此来证明怎样的时长和体量才是短剧。白一骢觉得,一些剧可能只有四五集但单集成本也很高,“我拍个五六集再看市场反映回过头来再来拍,我觉得如果从短剧去尝试做稍微长一点的,通过五六集去影射二三十集,这是可以形成市场的。”

但他担心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找不到好的资源和好的演员来做,如果不能依靠平台大量的资源去推送,产生的效果很有可能达不到预期。他透露,现在公司有五六十个好的剧集,但是都没有拍起来。

“还是要有一个特别好的模式出现,能够说服产业各端的人来做这个事情。大家都需要去花很多的精力,而且一开始的时候一定要有不赚钱的心态,只要成本低就做,只要保本我们就愿意做,我们公司内部一个制片团队同时管三四个团队可以把成本降低,做完之后,我们希望慢慢把2C的市场做起来。” 白一骢表示。

北京小糖人文化创始人朱振华则认为,从长剧走向短剧并不是降维打击,而是升维,因为这种变化将产生采购变化。“根本上说还是跟电视台谈采购,如果说从36集到了12集,帐算不过来,对于制作方来说成本是提高了,所以平台如果没有新的机制,还是延续过去互联网的逻辑和模式的话,短剧要发展起来很难。”

作为平台方代表,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戴莹表示,爱奇艺做《无证之罪》时是12集,做完之后大家觉得,如果当时马上再有一个类似的剧集推出,可能就会产生更大的效应,会形成一个更好的生态。

除了短剧化趋势,《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同时指出,前段时间行业热议的“互动剧”目前市场认知度不高,而以“泡面剧”为代表的短剧集则前景可期。“泡面剧”一集的时间通常在3到6分钟左右不等,这两年行业里出现了一些代表作,如《生活对我下手了》《心里的声音》等。在调查样本中,超过一半的人认为,此类短剧集更契合人们娱乐化、碎片化的观看习惯,潜在市场需求旺盛。

在网络剧论坛上,编剧、导演郭靖宇也谈到了对“泡面剧”的看法。他表示,自己的团队拥有很多的编剧导演,长期做比较传统的剧,很难在竖短片当中找到想表达的点,但是团队非常愿意做横屏短剧。“竖屏我觉得还是以段子剧为主,因为竖屏比较缺乏想象力,横屏那种八到十分钟的剧,其实各种题材都可以尝试,这就是把剧集变短的一个过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