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徐翔概念股又来刷涨停,人在监狱还能操盘?

5月29日,徐翔概念股急速拉升,康强电子、文峰股份双双涨停,华丽家族、大恒科技、宁波中百等表现也非常强势。

图片来源:网络

文 | 变哥@时金研究所

徐翔又“躺赚”了!!

5月29日,徐翔概念股急速拉升,康强电子文峰股份双双涨停,华丽家族大恒科技宁波中百等表现也非常强势。

两支牛股突然出现

进入5月份后,大盘整体处于弱势,但是,有两只股票却突然走牛,一个是康强电子,另一个是大恒科技。截止2019年5月29日收盘,康强电子的月内涨幅超过120%,是5月以来涨幅最大的股票,同时,大恒科技的月内涨幅也超过30%。

在弱势行情中,这两只明显带有“徐翔”标签的股票一起走强,出乎了很多市场人士的意料。

首先,康强电子涨得有点突然。5月9日晚间,康强电子披露了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公告显示,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普利赛思及其一致行动人正在筹划转让所持股权的事宜。但是,这次股权转让事项尚未形成具体方案,也尚未与任何一家投资人签订意向性协议,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资料显示,康强电子是一家专业从事各类半导体封装材料的开发、生产、销售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包括各类半导体塑封引线框架、键合丝、电极丝等。

一般来说,如果是炒作“自主可控”概念,就基本面而言,轮不到康强电子,市场上比康强电子技术好的公司并不少。但是,股票炒起来是挡不住的,5月29日康强电子连续三日涨停,股价有奔向历史新高的趋势。

另外,大恒科技的逆市走强同样有点让市场始料未及。

5月7日晚间,大恒科技发布公告称,包括董事长鲁勇志、董事黄玉峰、董事兼副总裁王学明、副总裁何建国在内的4位高管,计划于公告披露的6个月内通过上交所允许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等),增持不低于500万元,不高于1500万元,且此次增持不设价格区间。

公开资料显示,这4位高管有多位是“泽熙系”的旧部,其中,鲁勇志曾任上海泽熙资产管理中心(普通合伙)研究副总监,赵忆波曾任上海泽熙研究副总监,严鹏曾任上海泽熙研究员,王学明还是泽熙系掌控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宁波中百的独立董事。这是泽熙系核心高管在徐翔出事后的第一次公开操作。

虽然增持公告会刺激股价上涨,但是,像大恒科技这样连续十几个交易日持续上涨的情形却不常见。

需要注意的是,这两只股票虽然走牛,但是大股东的股权都已经被冻结了。

5月14日,康强电子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宁波普利赛思及一致行动人熊基凯持有的公司20.71%的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另外,康强电子2019年一季报显示,华润深国投信托·福祥开放式新股申购4号信托(又称“泽熙6期”)仍然持有康强电子5.11%的股权。

4月27日,大恒科技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郑素贞女士持有公司1299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75%,被司法冻结股份12996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100%。在这次司法冻结之前,郑素贞女士所持有的12996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已经于2015年11月9日被司法冻结;于2016年4月12日被轮候冻结。值得一提的是,郑素贞女士为徐翔的母亲。

徐翔的资本沉浮

2009年至2015年,徐翔成立了上海泽熙等一系列公司,通过信托计划及合伙企业型私募基金的形式进行证券投资。

2015年11月1日,徐翔在宁波杭州湾跨海大桥上被司法部门带走。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在青岛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一审宣判。庭审信息显示,徐翔实际控制139个证券账户,涉及76个自然人和1个合伙企业。2010-2015年间,徐翔单独或伙同他人,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合谋操纵股票交易,非法获利93.38亿元。具体来看:

在11起上市公司股票交易的操纵中,徐翔等人约定由上市公司董事长或者实际控制人控制上市公司择机发布“高送转”、“业绩预增”等利好消息,引入“乙型肝炎治疗性疫苗”、“石墨烯”、“手机游戏”、“在线教育”、“机器人”、“PPP”等热点题材。徐翔基于信息优势,使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进行相关公司股票的连续买卖,拉升股价。

上市公司股票价格拉升后,徐翔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135个证券账户以大宗交易的方式接盘相关公司股东减持的股票,并随后在二级市场全部抛售,抛售过程中伴有大量竞价买卖行为。另外,相关公司股东将大宗交易减持股票超过约定底价的部分,按照约定的比例与徐翔等人五五或者四六分成,汇入徐翔等人指定的账户。徐翔等人收到分成款项后,销毁双方签署的协议。

在2起上市公司股票交易的操纵中,徐翔动用泽熙产品或以他人名义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共同认购非公开发行股票后,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负责控制上市公司择机发布“高送转”等利好消息,引入“影视文化”、“互联网金融”等热点题材。徐翔基于信息优势,使用泽熙产品及其控制的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进行相关公司股票的连续买卖,拉升股价,将定向增发股票抛售获利或实现股票增值。

2017年1月,曾经万人膜拜“私募一哥”徐翔因犯操纵股票市场罪而跌落神坛,被判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罚金110亿人民币(三个被告共计120亿),创下了中国个人经济犯罪被处罚金的新纪录。

徐翔资本版图的今日

 
 
 
 

徐翔打造的“泽熙系”及相关方控股了两家上市公司——宁波中百大恒科技。截止2019年一季度末,西藏泽添投发展有限公司是第一大股东,持有宁波中百15.78%的股权,徐翔之母郑素贞的姐妹郑素娥持股3.57%。不过,这些持股都是冻结状态。在大恒科技中,郑素贞持股29.75%,是第一大股东,同样被冻结了。同时,徐翔还直接或间接参股了华丽家族文峰股份康强电子等。

另外,在徐翔案的审理过程中,共提及了13家上市公司,分别是美邦服饰华丽家族乐通股份明牌珠宝东方金钰、鑫科材料(已经更名梦舟股份)、向日葵金科股份万邦达、中弘股份、赛象科技ST新梅文峰股份

从2015年11月徐翔被司法机关控制至今,已经有将近三年半的时间了。时过境迁后,这些“涉案”上市公司的现状如何呢?

昔日“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2016年作为徐翔“暗仓”被曝光之后,“石头生意”便不再走俏。进入2019年后,东方金钰更是危机四伏,业绩巨亏、股价暴跌,债务危机也愈演愈烈,连实控人都成了“老赖”。

不过,情况更糟糕的是中弘股份,在上市8年后已经退出A股市场。

仅凭北京远郊一处地产项目打底,在2010年借壳上市的中弘股份,借助矿产资源、手游、文旅和“高送转”等热门题材加持,市值一度逼近280亿元。2016年4月,徐翔案发,中弘股份时任董事长王永红的名字赫然在列。2018年11月8日,中弘股份正式退市,成为A股第一只因股价连续20日低于1元而退市的股票。

另外,美邦服饰则处于“聚焦主业、回归专业”的转型中。

2012年是美邦服饰的重要拐点,这一年,美邦服饰遭遇上市后的首次净利润下滑,到了2015年,美邦服饰亏损扩大至-4.32亿元。

2016年年底,涉徐翔案的周成建辞去美邦董事长、总裁职务,周成建的女儿胡佳佳接任,成为新任掌门人。

2018年,美邦服饰扭亏为盈,实现营收76.77亿元,同比增长18.62%;净利润4036.16万元,同比增长113.24%。2019年1月,美邦服饰抛出了15亿的定增预案,拟进行品牌升级与供应链转型。

再来看一下,“泽熙系”及徐翔相关方参股的华丽家族文峰股份康强电子这三家上市公司。

华丽家族的前十大股东中,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9000万持股占比5.62%,位居第二大股东,但是,这部分股权处于冻结状态。

华丽家族方面表示,泽熙增煦主要还是财务投资的角色,对公司的经营情况没什么影响,对于这部分股权的处置,要等相关部门的通知。

文峰股份的前十大股东中,徐翔之母郑素贞持股2.75亿股,占比14.88%,是第三大股东,这部分股权也处于冻结状态。从披露的公告来看,郑素贞所持股份的续冻时间从2019年3月26日起至2021年3月25日止。

康强电子的前十大股东中,华润深国投信托有限公司-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计划持股1443万股,占比5%,是第五大股东。

2014年5月份,康强电子完成实际控制人变更,熊续强入主,康强电子成为银亿系第二家上市公司。不过,就在银亿完成控股2个月后,泽熙开始大量买入康强电子

2014年10月10日,康强电子发布公告称,华润信托·泽熙6期单一资金信托已经持有公司5%的股份,触发举牌。按照当时价格的估算,徐翔买入康强电子的成本不会超过6元/股,而截止5月29日收盘,康强电子的股价涨到20.74元/股。也就是说,徐翔的浮盈收益已经接近250%。

值得一提的是,康强电子并非徐翔“躺赚”的第一只股。2019年1月8日,“央企退市第一股”ST长油重新回A并迎来首个交易日。2019年4月26日,“长航油运”更名为“招商南油”。由于重仓了ST长油,徐翔在狱中也“躺赚”,一度浮盈超过5000万。

根据判决结果,如果没有减刑的话,徐翔至少要到2021年之后才能出狱。从徐翔母亲的股权冻结日期来看,大恒科技股权冻结至2021年3月25日,徐翔提前出狱虽然存在一定可能性,但是概率并不是特别高。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2017年6月7日,中国基金协会将徐翔及其父母的名字加入了黑名单,这意味着即使徐翔将来出狱了,他也无法继续从事证券交易,更无法从事私募了。对于徐翔直接或间接控制的这些上市公司,徐翔出狱后该如何处置还是个未知数。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