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金逸影视凭什么涨停?

从去年10月股价11.4元的低点到今早跌停之前,金逸影视的股价翻了将近4倍,公司市值一度达到过100亿元(现在90亿元)。

文|毒眸 江宇琦、师烨东

“看不懂。”

在过去两个月的时间里,多次有券商的研究员向毒眸(ID:youhaoxifilm)提起金逸影视(002905.SZ)股价的持续上涨,而在谈到上涨背后的逻辑时,几乎所有人都是这三个字的答案:“看不懂”。

在今年5月之前一年多时间里仅有过2次涨停的金逸影视,近期迎来股价的疯狂上涨。自5月15日到现在,已经在12个交易日里涨停了6次之多(15日、21日、24日、27日-29日),并且拉出了一波4连板。从去年10月股价11.4元的低点到今早跌停之前,金逸影视的股价翻了将近4倍,公司市值一度达到过100亿元(现在90亿元)。

金逸影视过去1个月股价翻倍

截至昨日收盘,金逸影视市盈率甚至高达74.96(当前67.46),远远高于万达电影(33.84)、中国电影(18.87)、上海电影(21.13)、华策影视(53.74)等影视公司的市盈率。业绩并不出彩的金逸影视,居然成为了A股市盈率最高的影视公司。

由于股价连续三个交易日(5月24日、27日、28日)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中规定的“股票交易异常波动”,金逸影视于5月29日发布公告进行说明,称不涉及“前期披露的信息存在需要更正、补充”、“应披露而未披露信息的说明”等情况。

就在通告发布后的第二天(30日),金逸影视终于停止了大涨的步伐,只不过方式有些不太符合常理:早上开盘后金逸股价一度跌幅超过5%,但随即拉升至接近涨停,再往后又多次触及跌停,一天之内股价犹如坐过山车一般忽高忽低。截至5月30日收盘,金逸影视报每股37.39元,全天成交额高达16.06亿元(成交量达45.72万手),换手率高达68.04%。

如果把昨天金逸影视的成交图精细到3秒以内的分时图,可以看出金逸影视的“股东”非常神奇的用极少量资金的小单拉升股价吸引买单,然后再大量卖出,下午密集成交的分时图的交易曲线,像“打桩机”一样排列。

金逸影视5月30日成交分时图

“资金布局炒作一段时间后的诱多出货,非常标准的庄家操作手法。”一位券商人士告诉毒眸,“而且手法非常之恶劣,昨天跟风进去的小散,估计要赔惨了。”

“业绩根本无法支撑股价上涨”

2018年是金逸影视上市后第一个完整财年,然而对于这样一支A股新军来说,这个“第一年”并不算特别顺利: 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金逸影视全年营收20.1亿元,同比下滑8.24%;净利润1.58亿元,同比下滑25.29%;1.58亿元的净利润中有5200万元是来自于政府补助,扣非净利润仅有1.04亿元,同比下滑39.33%。

除了营收数据,公司的现金流情况也不比当年。2018年,金逸影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7亿元,较2017年的4.1亿元同比下滑达到了59.3%。而根据公司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接近6亿元,而此后的三年该数据都在不断下滑的状态。

招股书披露的现金流量

主营业务电影放映业务表现不佳,是金逸2018年业绩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2018年,占金逸影视营收比重达79%的“电影放映收入”为15.89亿元,同比下滑了4%,仅这一项收入就让金逸影视2018年的营收减少了7000万元。

很显然,受新店业绩表现不理想和行业竞争加剧等影响,金逸影视自营的单店平均营收能力在2018年出现了下滑。2018年,金逸影视直营影城单影城产出为892.47万元,单银幕产出为131万元。尽管这些数字仍然高于全国均值,但相较于2017年单影城1100万元和单银幕166万元的成绩,还是下降了不少。

虽然2018年金逸影视放映业务的毛利率相较于2017年上涨了2个百分点,当仍旧只有12.66%,是所有业务当中毛利率最低的一项。因此即便放映业务收入接近16亿,但真正能贡献的利润其实十分有限。而公司利润的重要来源——卖品(毛利率53.06%)和广告业务(毛利率99.48%),同样在2018年里因影院生意遇冷而遭遇了瓶颈。

卖品和广告业务在2018年遭遇了瓶颈

报告期内,金逸影视的卖品收入为1.59亿元,同比下滑了14.64%。财报指出,公司在2018年里升级了卖品服务,成立了商业零售中心、在部分影城尝试运营“逸优选”自助超市,希望“增加影城非票房收益,提升影城整体利润”。但就结果而言,这些努力暂时还没有给公司带去较为明显的收益。

金逸影视2018年年报中的内容

广告收入方面,全年收入仅有1.89亿元,同比减少了36.39%,光是这一项就让金逸减少了1亿元收入,是公司营收下滑的最主要原因。此外,由于广告业务的毛利率高达99%以上,是公司重要的盈利业务,因此该业务营收下滑的1亿元,也直接导致了公司利润出现约1亿元的减少。

影视剧收入是金逸影视2018年为数不多的亮点。2018年,金逸影视合计参投了《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 2》《熊出没:变形记》《邪不压正》《西红市首富》等10部热卖影片,累计收入近4500万元,同比上涨100%。不过虽然这些影片票房加起来超过了100亿,但从金逸的收入来判断,平均投资比重仅在1%左右,这样一项业务显然不足以扭转公司在营收层面的颓势。

金逸影视2018年参投的电影票房TOP3(数据来源:灯塔专业版)

在进入到2019年后,金逸影视的业绩仍旧没有明显改善,甚至出现了进一步恶化的情况。2019年第一季度,金逸影视营收、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为5.62亿元、3231万元、2600万元,较去年第一季度下滑了4.54%、42.59%和44.51%。

包含了春节档的第一季度业绩尚且如此,在今年影片总体热度较低的情况下,之后几个月金逸影视所要面临的压力可见一斑。而根据拓普智库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金逸院线2018年的平均上座率已经滑落至10.36%,低于10.62%的全国平均值,为近年来最低值。

“过去一年里传媒板块整体低迷,影视股普遍大跌,政策和行业环境的变化都没有带来太多利好。而就自身业绩来看,金逸影视表现同样不理想,现有的业绩根本无法支撑股价上涨。”一位券商分析师告诉毒眸。

过于依赖影院业务,金逸路在何方?

金逸影视2018年业绩的下滑,与其过于仰赖影院业务有着极大联系。

报告期内,放映业务占到了公司营收的79%,而作为“院线一哥”的万达电影,同期相关业务的营收占比只有64%。此外,公司第二、第三大业务卖品与广告的收入也和电影院生意的好坏息息相关,和电影院生意无关的业务在营收中的占比还不到5%。

因此一旦遇到“片荒”,公司业绩便会受到较大影响——去年第四季度,由于大盘表现不佳,直接导致前三季度盈利都在千万元以上的(Q1、Q4都达到了4000万+)金逸影视,在第四季度单季度亏损78万元。

金逸影视第四季度亏损78万元

针对这样一种情况,早在2017年的年报当中,金逸影视方面就表示要“加大制片及发行业务投入,有效整合行业资源,实现全产业链良性发展”,希望能够丰富业务链条。到了2018年,公司也的确通过投资影片、投资中汇影视等来发力上游制作。

然而作为一家纯下游公司想要真正打入上游并非易事,2018年金逸影视更多是以参投的身份进入到出品领域、获益十分有限。从结果来看,放映收入在2018年的比重也并没有降低,比2017年反而高出了3.4个百分点。出品业务未来能否成为金逸影视业绩增长的依仗,目前来看也还是个未知数。

因此至少从短期来看,影院业务还是金逸影视最重要的业务。

但在影院业务层面,金逸同样面临着不小的压力。拓普智库数据显示,2014年之前金逸院线的年度票房排名稳居国内前4,然而从2014年开始,受到万达、大地等下游巨头以及各大新兴下游公司扩张影响,金逸的市场份额逐渐下滑,等到2016年时金逸院线的票房占比已经退居全国第7。

而就在对手们发力猛攻的同时,金逸影视却似乎显得并不着急,从2013年起新增影院速度就开始放缓。拓普智库数据指出,从2014-2018年5年间金逸影投旗下的影院数量仅增加了60家,平均一年只有十多家,远低于万达(360+家)、大地(240+家)和横店(220+家)等影投旗下影院的增速。

份额持续下滑的金逸,终于后知后觉,试图加快影院建设。公司在2017年年报中就提出“2018 年目标新增影城 40-50 家,提高市场份额和城市覆盖率”。只不过影院建设涉及到选址等多个环节,实际操作并不一定如预期一般顺利——2018年,金逸“报告期间内新增22家影院”,仅达到目标的一半。

不仅如此,因为国内新电影院的盈利能力普遍不太出彩,所以整个2018年,在影院数量有所增加的情况下,金逸院线与直营影院的票房收入反而都处于下滑状态。2018年,金逸院线的市占率从2017年的5.38%下滑至4.86%,直营影院的票房排名也从原本的第5名下滑至第6名。

但过去几年影院增速的放缓,其实也从一定程度上减缓了金逸的成本压力。

通过对过往年报和金逸影视招股书的梳理毒眸发现,2017年之前,金逸影视固定资产折旧的年限为5年,低于万达电影等同类型院线公司所披露的数据。尽管2017年后金逸影视上调了机器设备的折旧年限为10年,但至少公司2018年后无需分摊2013年前建设影院的折旧成本。

万达电影年报中披露的折旧年限

金逸影视招股书中提及的折旧年限

“更短的折旧期会让公司在短期内所分摊的成本增多,但由于前几年大盘一片红火,成本压力相较于收益而言不会太大。而因为2013年后金逸新建影院的速度有所放缓,所以虽然如今调高了折旧年限,可在短时间内——也就是行业不景气的这段时间里,金逸相关成本上的压力还是能小一些。”有证券分析师告诉毒眸,虽然不能断定金逸此举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但就结果来说的确缓解了业绩压力,“可即便如此金逸的利润仍在下跌,足见很多单店的盈利情况并不乐观。”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向毒眸分析称,相较于其他一些影投公司,金逸在高速扩张期的相对保守、没快速向三四线下沉,如今看来反而成了一个阴差阳错的“明智之举”,其实是有利于公司“挺过寒冬”的。

“金逸在三四线的下沉力度并没有其他公司那么大,很多影院还是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在大盘较好的几年里这样的策略可能会吃亏,但这两年的市场情况其实已经证实,三四线的空间并没有那么大。倒是一二线城市大盘相对稳定,且票价还有上涨的空间,对金逸这样主打一二线城市的公司来说是有好处的。”某资深业内人士向毒眸指出,如果金逸能稳住自己的基本盘,等到一二线市场竞争格局优化后,其实是具备一定想象空间的。

“昨天接盘的小散要亏损很多钱了”

“从过往经验来看,公司股价持续上涨或是短期内暴涨,要么是长期业绩被看好,要么是行业板块很热,龙头被资金热炒,要么是短期可能有并购重组的重大利好提前被资金布局。”一位分析师告诉毒眸,“但是目前来看金逸影视似乎根本不具备这些条件,除了自身业绩不佳,整个行业大环境也不够理想。”

从去年开始,大批公司出现股价暴跌、控股股东爆仓等危机,许多公司市值缩水都达到了50%上下、亏损达数亿元。

尽管金逸影视在2018年结束时,成为了为数不多处于盈利状态的公司,1.58亿元的净利润在众多影视股中也能排进前十,但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诸多影视公司都在去年计提了大量商誉、导致净利润受损。事实上,二级市场也的确并没有因此而为金逸影视买单:年底时金逸影视股价只有13.72元,较年初的22.04元的下跌了近4成。

到了今年,行情又有了进一步低迷的趋势。一方面,春节档人次、票房涨幅都不及预期,给总体的票房增长带来了较大的压力;另一方面,受到票价升高、优质影片供给不足等影响,大盘的后续走势显得越发不明朗——就在金逸股价大涨的这半个多月里,时常出现单日全国票房仅有3000万出头的情况,并且还有许多关于进口片的流言传出。

在这样的大盘成绩与政策方向面前,资本似乎很难解读出太多利好。过去一个多月里,万达电影股价下跌超过30%、上海电影股价下跌超过20%、幸福蓝海股价下跌超过30%,几大院线股中,只有金逸影视一家始终保持着增势,并且涨幅一度达到了惊人的100%以上。

万达电影股票曲线

个体业绩不佳、行业整体低迷,在基本面如此不乐观的情况下,金逸影视的股价为何能逆势上扬?有分析人士告诉毒眸:“如果业绩以及行业环境、政策风向等基本面不支持连续涨停,特别是出现接连顶一字板的情况,那很可能是纯资金驱使的股价大涨。”

在昨日盘后的龙虎榜中,也的确有一些异常:买入金额前二的营业部金元证券浙江分公司、华林证券上海静安区永兴路营业部,在分别买入6000万以上的同时,又双双于昨天卖出了6000万+。其中华林证券上海静安区永兴路营业部,近期已经是第四次出现在金逸影视的龙虎榜上,而该营业部历史上榜记录中只有3只股票(仅金逸一只传媒股)。

“在同一家营业部买卖相同的金额,看起来左手倒右手的操作,实际上是为了带动交易量,吸引场外资金跟风接盘。而且这些资金往往布局较早,已有大量收益,即便相同价格左右对倒,他们也不会亏钱。从金逸影视昨天四度跌停而后直线拉升、忽上忽下的成交也能看出,庄家操作的迹象非常明显。而且庄家和游资最喜欢金逸影视这种流通市值占比较少的股票。”有分析人士告诉毒眸。

值得注意的是,华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上海静安区永兴路证券营业部,也曾出现在金鸿顺和山鼎设计两只股票中。而去复盘这两只股票的历史,可以看出也有过与近期金逸影视惊人相似的股价连续暴力涨停和跌停出货的“怪异现象”。

金鸿顺的股票走势

也正因为存在诸多异常现象和“偶然”,昨天收盘后在金逸影视的股吧里有大量股民质疑庄家在操纵股价,表示希望监管机构尽快进行彻查。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是对比过往的一些股票走势来看,金逸影视昨天的走势是资金布局炒作一段时间后的诱多出货,非常标准的庄家操作手法。”上述券商人士告诉毒眸,“而且手法非常之恶劣,昨天跟风进去的小散,估计要赔惨了。”

截止毒眸发稿,金逸影视股价躺在跌停板上,封单超过19万手,封单资金超过6.2亿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