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CIA提供情报的ISIS遗孀:巴格达迪险些命丧她手

曾身处ISIS核心圈子的乌姆·沙耶夫效力的对象,从巴格达迪变作了美国中情局和库尔德情报机构。

巴格达迪最近一次现身是在4月底ISIS发布的一段视频中。图片来源:IC Photo

记者 | 潘金花

29岁的乌姆·沙耶夫(Umm Sayyaf)曾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地位最高的女性人物之一。

她的家人是伊拉克出了名的圣战主义者,她的丈夫阿布·沙耶夫(Abu Sayyaf)掌握着ISIS在叙利亚的油田,她有权出入ISIS的会议与讨论场合,也曾在家中亲眼见证ISIS最高头目巴格达迪录制宣传音频。

这一切在2015年5月15日发生了改变。在美军三角洲部队的突袭下,她的丈夫被击毙,她本人也被俘获。在那之后,曾身处ISIS核心圈子的她换了效力的对象——从巴格达迪,变作了美国中情局(CIA)和库尔德情报机构。

被捕四年后,乌姆(原名Nisrine Assad Ibrahim)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首府埃尔比勒的狱中,首次向《卫报》讲述了协助建构巴格达迪追捕网、以及差点让这位ISIS最高头目命丧黄泉的故事。

刚刚被捕时,乌姆一开始态度很坚决,她常常绷着一张阴郁的脸,偶尔还会在狱中勃然大怒。直到2016年年初,她才开始软化态度,向情报人员吐露她所了解的秘密,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巴格达迪藏身何处。

乌姆花了很多个小时辨认情报人员提供给她的地图和照片,她说,这些美国男性很有礼貌,她也将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他们,其中包括自己的姑姑一直在为巴格达迪准备藏匿之所。乌姆说,自己的姑姑从一开始就是巴格达迪的追随者,两个儿子也都以ISIS战士的身份死去。

2016年2月,乌姆辨认出了一个位于摩苏尔的藏匿地点。她对《卫报》说,“我把地方告诉了他们(情报人员),我知道他(巴格达迪)就在那儿,因为那个地方就是为他准备的,也是他本人最喜欢的。”

一位库尔德情报官员回忆说,当时他们已发现藏匿地点周围多出了不少警卫,随后的种种迹象也表明巴格达迪就在其中,他们立即请求美军行动,但美军担心空袭会造成平民伤亡,在犹豫之下没有发动袭击。“后来,美军告诉我们,我们的判断是对的。”

尽管最终未能击毙巴格达迪,但乌姆依然“功不可没”。另一位库尔德情报官员向《卫报》表示,在乌姆的帮助下,他们已对巴格达迪的家庭和关系网有了清晰的认知,也对ISIS的人员构成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不过,乌姆的功劳依然无法弥补她曾经的罪孽。她被指控囚禁被劫持的美国女人质、人道主义工作者凯拉·米勒(Kayla Mueller),间接导致米勒2015年2月在叙利亚北部城市拉卡的死亡。

生前,米勒曾在乌姆位于叙利亚东北部小镇沙答达的家中多次遭遇巴格达迪性侵,与米勒一同被奴役及虐待的还有九名在伊拉克被俘的雅兹迪女性。

凯拉·米勒,图片由其家人向《卫报》提供

乌姆在采访中说,自己是无辜的,她除了遵守命令外别无选择。她说,雅兹迪女性的到来让ISIS的丈夫们“像野兽般”热血沸腾,她与其他妻子“没有感受到半点尊重”。

不过米勒是特别的,乌姆说,“她是个可爱的女孩儿,我喜欢她,我们相互尊重。”她与丈夫都认为米勒比雅兹迪人“更好”,巴格达迪还曾给米勒开出条件,如果她成为穆斯林,就能获得自由。

乌姆勉强地向《卫报》承认,巴格达迪曾“拥有过”米勒,但她表示自己对其中的细节一无所知,也对米勒在拉卡的死亡表示无比震惊。

这与乌姆在埃尔比勒狱中的供词相矛盾。埃尔比勒监狱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均对她进行过审讯,并指认她一直在为巴格达迪性侵米勒提供安排。几位逃脱的雅兹迪女性也表示,乌姆并没有区别对待米勒,对她们有多凶狠,对米勒就有多残暴。

乌姆否认了这些说法,只说,“他(指巴格达迪)所做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有时候他会在家里待上几个小时,有时候是更长的时间,但我的家很正常,我给他还有我的丈夫准备的是茶。”

巴格达迪最近一次现身是在4月底ISIS发布的一段视频中,与五年前在伊拉克摩苏尔宣布“建国”时的意气风发不同,巴格达迪在视频中承认了ISIS在叙利亚战事受挫,但他也威胁将发动更多报复行动。

据《镜报》5月29日报道,英美陆军特种部队现正对巴格达迪展开新一轮追捕,情报人员推测他目前藏身于伊拉克西部省份安巴尔的边境沙漠地带。

乌姆也认为巴格达迪人在伊拉克。“他不喜欢待在叙利亚,总想留在伊拉克。每次他都是露个面、办完事就走了。我之前听说他有去加伊姆(伊拉克西部边境小镇)和阿布凯马勒(叙利亚东部边境城市)的打算,不过那也是好久以前了。”

如今,乌姆每个月可以在狱中和家人见一次面,也可以寻求医生和救援人员的帮助,但她不会因为配合情报工作而得到减刑——埃尔比勒法院已判处了她死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