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个人意见】第六届明天音乐节:走向电子与先锋

悦耳并不是先锋音乐的责任。

Byetone演出现场。图片:华侨城创意文化园

在音乐节市场越来越倾向于邀请大牌明星歌手加盟的今天,在深圳依然有一个“小而美”的音乐节,热衷于邀请民族、先锋、噪音、实验电子、前卫摇滚等小众音乐人前来表演,就是明天音乐节。

第六届明天音乐节海报

今年5月17日到5月19日,第六届明天音乐节在深圳华侨城创意文化园B10现场如期举办。相对其他大型音乐节来说,明天音乐节的尺寸相对“袖珍”,B10现场的场地最多只能站下五、六百名观众。请来的嘉宾也不是传统意义上为普遍大众所喜爱的歌手。来自格鲁吉亚演奏萨拉琴的Asiq Nargile,来自德国表演电子乐的Byetone,来自日本表演电子乐噪音的Merzbow(秋田昌美),来自中国演奏电贝司的马木尔……这一个个名字或许有些陌生,需要搜索才能知道他们究竟创作过怎样的音乐,但对于现场观众来说,只要听过一次,一定再也不会忘记他们强烈的风格。

格鲁吉亚音乐人Asiq Nargile

明天音乐节的策展人是涂飞,大家喜欢叫他阿飞,接受采访时,他曾表示,“平时我们审美的惯性就是去看我们喜欢的,去看我们认可的,有一些演出不在观众的审美经验之内,但他们试图理解它,这本身就是一种美学态度与艺术精神。”这样的去邀请一些不在观众日常审美经验当中的音乐人来表演,让来到这里的大众就算此前并不熟悉先锋音乐,也能被其强大的生命力所吸引,或许是阿飞策展的动力源泉之一。

在第六届明天音乐节中,电子乐无疑是最为重点的乐曲。Byetone、Merzbow、Gudrun Gut、丰江舟,8场主题演出中有4场都是电子音乐。

众位音乐节的合作即兴演出,作为本届明天音乐节的结尾

Byetone是德国电音厂牌Raster-Noton的三位创始人之一,真名为Olaf Bender,常用Byetone作为代号进行演出,2008年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唱片《Feld》。Merzbow是日本音乐人秋田昌美在1979年创办的噪音计划,这个名字是他对艺术家库尔特·施维特斯的作品《Merzbau》的致敬。他发行过400余张唱片,一直是国际噪音界最知名的人物。Gudrun Gut则是这几位电子音乐人当中唯一的女性,已经有了超过30年的电子音乐生涯。丰江舟是本次明天音乐节中,唯一一位来自中国的电子音乐人,而且创作领域极广,涉及多媒体艺术、 声音艺术、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等不同领域,此前担任过苍蝇乐队的组建者及主唱,本次演出,也是他离开舞台15年之后首次登台。

虽然同为电子乐,但这四位的演出风格完全不同。Byetone表演时,背景投影完全是一条光带,随着音乐的反应变化出不同的波动。在基础的节奏之外,噪音是最重要的感受,突如其来的巨大音浪,随着光带的扭曲而缓缓减弱,能带给观众生理上非常直接的刺激。

正在表演的Byetone

同为电子乐表演者,Merzbow的噪音与Byetone的噪音完全不同,他的作品就像是坏掉的磁带所带来的白噪音、金属摩擦碰撞产生的“哐哐嘎嘎”,还有彻底能够将耳膜麻痹的轰鸣。如果是Byetone的演出,站在后排还能减少生理反应去欣赏与理解更多内涵,那么Merzbow的噪音真的是一场对耳朵的韩式松骨按摩。在演出前,B10现场少有的给听众发放耳塞,就算带着耳塞,也能通过身体感受到音浪的震动,如果摘下耳塞,震耳轰鸣甚至会带来类似感官刺激产生的迷幻氛围。

Merzbow的乐器大多由不同的工具零件组成

同样带来感官刺激的,还有丰江舟的表演。与前两位不同的是,他在表演音乐时,背后的投影背景的变化也异常丰富。他使用的根本不是简单的图案,而是将复杂的字符解构成为偏旁部首,后期还采用了许多皮影戏一般的中式风格的多种图案轮番闪现,营造出一种神秘主义的氛围。直到最后,这些皮影戏的图案也被解构,画面如同被一只手擦过,留下的只有隐约的轮廓。

丰江舟的背景有很大一部分是皮影戏的图案

在做音乐的同时,Gudrun Gut还做过过戏剧、DJ、展览,多元文化的表达在她的演出中十分明显。相比前面三位,Gudrun Gut的旋律性则强了不少,简单而鲜明,而且简单的背景不会随着音乐产生多少强烈的变化,传递出的攻击性更低,带有一种淡淡的忧伤感。电流的沙沙声,让观众在轻轻摇曳身姿的同时,思绪飞向远方。

在电子乐之外,另几位艺术家及乐队也带来了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为整场明天音乐节打头阵的Asiq Nargile,带来的中亚异域旋律十分具有故事性,让观众沉浸在叙事诗的娓娓道来中。马木尔用不同的物体打造出噪音,产生的强烈不和谐感,营造了一种回到了文明出现前蛮荒时代的景象。至于高円寺百景和Guru Guru两支乐队,都是用乐队作为形式,展现不同风格的先锋摇滚音乐。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