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梅姨明天辞去党首,英国新首相下月揭晓:谁来接班?

不管谁上台,都将接手“脱欧”烂摊子,需重新评估民意、凝聚共识、形成新方案

5月24日,英国伦敦,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宣布将于6月7日辞职。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解放日报 安峥

“脱欧”公投3年后,英国还没有离开欧盟,倒是英国首相又要离开了。6月7日,特雷莎·梅将辞去保守党主席职务;等到新首相产生,她便正式卸任。

有评论称,欧洲事务一直都是英国保守党的“滑铁卢”。撒切尔夫人、卡梅伦、梅杰等前领导人都因无法调和党内在欧洲问题上的分歧而倒下。如今,换上一张新面孔,真能将这个离心的政党、分裂的国家回归团结?真能让英国在10月底之前驶向“脱欧”的彼岸?

悲剧角色?最差首相?

与3年前“哼着小曲宣布辞职”的卡梅伦不同,梅是含着眼泪读完辞职信的。

有评论称,从临危受命、仓促上任的那天起,这位接下“脱欧”烂摊子的女首相就注定是个悲剧性角色。她曾长期担任内政大臣,给人精干强硬、不易屈服的印象。然而3年过去了,“脱欧”协议在议会下院三次折戟,她自己也被挤到穷途末路的死角。

“梅是英国政治历史上最差的首相。”英国《独立报》评论员詹姆斯·摩尔写道。也有批评者认为,她用人不当,缺乏驾驭内阁的能力,仅“脱欧”大臣就换了3个;面对欧盟时更是表现得优柔寡断和软弱。

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李冠杰指出,总体来说,梅算是一位原则性、策略性都比较到位的首相,内外政策符合英国传统政治精英的处理方式。而在接手过渡期“分手费”等问题上,她确实处理得比较软弱。应该说,梅领导的内阁从一开始就没有完全组建好,如今已无法调和党内各个派系、不同人物之间的分歧,也无法引领保守党继续向前走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应该把“脱欧”停滞完全归咎于她的处理。

保守党的“滑铁卢”

“从历史上看,英国保守党一直在欧盟问题上分歧巨大,这很大程度上也是撒切尔夫人、卡梅伦、梅杰这些领导人辞职的原因。”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指出,即使换个新领导人,仍会是这种情况。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认为,这其实不是保守党无法摆脱的难题,而是整个英国面临的国家发展方向问题。

在过去数百年间,这座孤悬海外的离岛与欧洲大陆始终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即使是在加入欧盟后的几十年里,英国人提起欧洲时,还是习惯使用“他们”而不是“我们”。然而,英国与欧盟的联系千丝万缕,又怎么可能一举斩断?

“正因如此,每一任英国领导人都应该在英国与欧洲的关系问题上慎重行事,”崔洪建指出,“不要轻易触碰它,因为这个议题极易扩大,并勾起各种复杂的国内问题。”

“不过,英国也面临自身问题,”崔洪建指出,政治碎片化、党内甚至国内几乎没有共识、民意很难界定和捕捉。“什么是英国的国家利益?怎样做符合英国的国家利益?不同政党、不同群体会有各自不同的解读。梅认为,维护工商界的利益符合英国的国家利益。但别人并不认同。尽管梅具有很强的使命感,但她这套老一代政治人物的传统套路已经很难适应时代的变化了。”

另有评论认为,这也体现了英国政党政治钟摆法则的一大弊端:左右光谱两端的大党都必须联合小党组建政府,也就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迎合小党诉求。再加上“脱欧”是一项系统工程,“分手费”问题、“北爱尔兰边界”问题都是“硬骨头”,英国又是一个很讲究程序的国家,一项议案变成法案通常要走七八十条程序,所以客观上也造成久拖不决的局面。

多轮表决末位淘汰

按照英媒的说法,梅将于6月7日正式辞去保守党领袖一职,新任党首竞选将从当日下午5时开始。候选人提名确认将于6月10日上午10时至下午5时完成。整个竞选过程将于7月22日开始的那个星期结束。

按照法新社的梳理,目前已有13名英国保守党成员公开宣布角逐党首。英国《地铁报》4日报道称,由于竞争格外激烈,保守党修改了党规,让“局外人”更难立足。英国保守党副主席克莱弗利、住房大臣马尔特豪斯4日相继退出了党首竞选,候选人的数量现在已经下降到11人。

据悉,根据“1922委员会(保守党普通国会议员委员会)”开会决定的竞选规则,首先,候选人需要得到313名保守党议员中至少8名议员支持(2016年时仅要求2名),才有参选资格;然后,候选人需要在保守党议员第一轮投票中(6月13日)至少赢得16票、第二轮(6月18日)至少赢得32票,才能晋级后续选拔(19日和20日)。两轮选举中,如果全部候选人票数都达标,得票率最低者遭淘汰。

最终,将有两名候选人胜出,由英国16万保守党党员决定谁是党首,以及下一任首相。

“从获胜概率看,前外交大臣约翰逊排名第一,承诺带领英国在今年10月底脱离欧盟,不管是否有协议。”法新社指出,环境、食品与农村事务大臣戈夫排名第二,支持把“脱欧”日期延至明年底;刚刚辞任议会下院领袖的利德索姆排名第三,主张不延期且可控的“无协议脱欧”。其他热门候选人还包括外交大臣亨特、内政大臣贾维德等。路透社报道,依照“脱欧”立场,这些竞选者大致分成两派:一派支持“无协议脱欧”,以约翰逊为代表;另一派反对那样做,代表人物是亨特。

“约翰逊是目前少有的摆出‘硬脱欧’路线、与梅‘对着干’的候选人。”李冠杰指出,其他人的“脱欧”立场、道路都不太明朗。这种与众不同的竞选策略,自然让他成为党首争夺的有力人选。

民调数据显示,约翰逊已跃居遥遥领先的位置(支持率约为36%,比对手高出20多个百分点)。到6月3日为止,这位前外交大臣已得到35名议员支持,比拥有26名支持者的戈夫多出9人。“直率的讲话方式和鲜明的个人风格为他赢得人气。”英国《每日邮报》称,保守党的多数支持者似乎已经认定,他是恢复他们低迷支持率、解决“脱欧”混乱局面的最佳人选。但批评者认为,他是善于投机的政客,正遭遇党内对手的“围攻”,议会下院也会断然反对“无协议脱欧”的做法。

崔洪建指出,从台面上看,约翰逊似乎很有优势,但最终的结果仍然很难说。一来,这次选拔竞争极为激烈,不排除议员和党员会在竞选过程中出现态度变化;二来,如果约翰逊“无协议脱欧”的标签贴得太紧的话,也会失去很多中间派的支持。

不过,据《卫报》等英媒报道,约翰逊还面临法律层面的一道阻碍。英国威斯敏斯特地方法院法官5月29日裁定,因受到在“脱欧”宣传中误导公众的指控(曾宣称英国作为欧盟成员国,每周要向欧盟贡献3.5亿英镑),约翰逊将被传唤出席听证会,时间预计在几周后。如果约翰逊卷入官司、甚至被判刑,他可能无缘参与保守党党首争夺战。

有分析指出,不管谁接任首相,都将接管“议会僵持、国家两极化”的烂摊子,实现“脱欧”的时间所剩无几。崔洪建表示,无论谁上台,都需要重新评估民意、凝聚共识、形成新的方案。

提前大选风险仍存

另有分析人士认为,保守党领导人选举的时间——距离7月底威斯敏斯特宫夏季休假只有几天时间——有可能引发宪法危机。因为按照规定,党首必须获得下院多数支持。而目前,保守党—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执政联盟在下院的有效多数仅为6人——也就是说,只要有4名保守党成员“倒戈”,议会不信任投票就能成功。如果新领导人未能迈过这道坎,而下院在14天内又没能批准替代内阁,就将提前触发大选。

谁会接班

前外交大臣约翰逊是“脱欧”阵营的领军人物。近日,他承诺带领英国今年10月脱离欧盟,不管英国与欧盟之间是否有协议。按法新社推算的获胜概率,约翰逊名列第一。

在法新社推算的获胜概率排名中,环境、食品与农村事务大臣戈夫位居第二。戈夫曾被视为“脱欧派”二号人物。但他支持把“脱欧”日期延至明年底。戈夫还是梅的坚定支持者。

法新社推算前议会下院领袖利德索姆的获胜概率排名第三。利德索姆属于坚定支持“脱欧”一派,主张不延期且可控的“无协议脱欧”。在卡梅伦辞去首相后,利德索姆曾与梅竞争过保守党党首。

在2016年公投中,现任外交大臣亨特是一名“留欧”派。亨特反对在没有过渡期协议缓冲的情况下直接“脱欧”。但他也表示,如果只有“无协议脱欧”和“不脱欧”两种选择,他会选择前者。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梅明天辞去党首,英国新首相下月揭晓

最新更新时间:06/06 10:59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