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箭厂】女团3unshine的十字路口

顶着骂名出道,创造101中途退赛,很多人眼中的另类女团 3unshine组合,在去年高考结束后迎来了自己的成人礼。商业演出不多加上团队争执等多重压力下,她们决定要举办第一场演唱会。

文/叶健啖

 

1.

2018年被媒体称为“偶像元年”。现象级的综艺节目“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让中国的娱乐工业发掘了全新的造星模式。出道三年的 3unshine 组合有幸参与其中,但对她们来说,2018却是迷茫的一年。

经历了“创造101”的退赛风波,3unshine 的三位成员 Abby、Cindy 和 Dora 回到了家乡安徽亳州参加高考。离开学校已经两年,考试对她们来说,只是一个必经的过程而已,上大学却不是必然的结果。结束了高考,三位女生再次回到北京。

这一次, 3unshine 准备干一票大的——开一场演唱会。

最初听到要办演唱会的消息,3unshine 成员们都是懵的,甚至觉得这是一个玩笑。组合的专辑还没有做完,歌也没发几首,现在又要开演唱会,会有人来吗?基础薄弱的三个女生,怎么应付演唱会的唱跳?

做演唱会的想法,是 3unshine 的经纪人张铠麟提出来的。他16岁来到北京闯荡,做过歌手,出过唱片,现在几乎一人包办了 3unshine 的音乐制作和艺人经纪工作,成了成员口中的“老板”和“铠麟哥”。

3unshine 的几首市场反响不错的歌曲《朵蜜》、《你姐》、《3Q》和《不正确审美》等,都出自张铠麟之手。

“创造101”退赛之后,3unshine 组合饱受争议,商业演出仍然不多,下一步该往哪里去,张铠麟也没有底气。

在他的眼里,开演唱会是 3unshine 这个组合继续走下去所必须要做的事,换句话说,是为了表达一个决心—— 3unshine 的生命力还很顽强。

张铠麟手下的音乐制作公司热手文化,位于北京东五环外的一个文化创意产业园区内,这里也是 3unshine 三名成员在北京临时的家。她们平时吃住都在公司,晚上轮流睡沙发,有时打地铺。成员们常常吐槽公司的穷酸,用 Cindy 的话说,“公司的人还没有垃圾桶多”。

2.

从8月到12月,3unshine 成员几乎每天都在这里进行10个小时的训练,从早上9点开始上课到12点,中间休息一个小时再继续。排练室的白板上的写着演唱会倒计时,数字一天一天地减少。

黑晶是张铠麟的朋友,被请来为毫无基础的 3unshine 培训舞蹈。同时,北漂12年,31岁的她也在筹备自己的女团,虽然进展并不太顺利。

3unshine舞蹈老师黑晶
3unshine舞蹈老师黑晶

在行业里摸爬滚打多年的张铠麟和黑晶,对于 3unshine 来说,是亦师亦长的存在,他们对 3unshine 的表现有很高的期许。毕竟,3unshine 误打误撞碰来的名气,是他们熬了十几年也没有等来的。

既然有了名气,那就继续把这件事做下去,把它做出成绩来。张铠麟的野心,是想让 3unshine 成为一个在中国的娱乐史上,能够被记录下来的组合。

他们时常在排练过程中质疑 3unshine 不够热爱她们眼前的这份事业。为此,脾气执拗的 3unshine 组合队长 Abby 和张铠麟经常吵架。

在这个成员全部出生于2000年的组合里,Abby是最有想法,也最不服管束的一个。在她眼里,艺人无非就是一份工作,“只有小孩子才会考虑喜欢不喜欢,大人都是狼狈不堪的,就算再不喜欢也要硬着头皮咬着牙去做”。

有一次,她和张铠麟闹掰,拖着箱子直接离开了公司。“这都不算离家出走,我们在北京没有家”,重新回忆起这次争吵,Abby说。最后,还是张铠麟发微信把她找了回来。

3.

3unshine 的成员们其实也很清楚,离开了经纪公司和张铠麟的资源,一无所有的她们在这个行业里将举步维艰。

12月,演唱会如期在上海举行。到场的粉丝把1000人的场子塞得满满当当。3unshine 的表演依然不能够称作完美,但效果已经超出了预期。张铠麟和黑晶在舞台下不停抹泪。

粉丝互动环节时,三位成员也哭作一团。Dora 是三个人当中最先哭出来的,为的是支持她的粉丝:“我当时就觉得我以前这么的不好,为什么他们还会喜欢我?一直坚持到现在。”

Cindy 可以肯定,铠麟哥对当晚的演出是满意的,因为他在演唱会结束之后,高兴地对大家说一人奖励1万块钱。

与半年前那场匆匆忙忙的高考不同,这场演唱会对于 3unshine,反而更像一次决定命运的测验。她们向市场证明了自己有在这个行业继续生存下去的能力。

4.

演唱会过后,3unshine 的日子其实没有什么不同,除了活动稍微多了一些。“演唱会前是训练,演唱会后还是训练,演唱会之前还是穷,演唱会之后还是穷,” Abby 这样总结道。

在 3unshine 成员的话语间,经常能听到这样混不吝的自嘲。比如 Cindy 从不介意调侃自己的身材:“我们服装师说,就是体重过百的人都没有未来,我从来没有理过他,该怎么胖照样怎么胖。”

Dora 唱歌跑调,她在组合的新歌《巴拉》里就有了一句这样的歌词:“哎呀哎呀,我五音不全啦,那只好用修电音替代它”。

虽然常常以“女明星”自称,但 Abby 也知道,这只是一个调侃。她们距离真正的明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制作团队简介

 

厂长语录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