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长三角VS珠三角,5G商用竞速赛打响

事实上,这两个区域有关科技创新的竞争已经不算新鲜。但被视为第四次产业革命的基础,5G将带来全产业乃至整个城市的提档升级。面对即将新时代科技竞争的序幕,它们准备得如何?

文 | 每日经济新闻​ 杨弃非

中国的5G时代,来得比大众预想的还要快。

日前,新华社发布消息:工信部将于近期发放5G商用牌照。而在此之前,工信部部长苗圩曾表示,今年,国家将在若干个城市发放5G临时牌照,使大规模的组网能够在部分城市和热点地区率先实现,同时加快推进终端的产业化进程和网络建设。

从去年开始,先是三大运营商公布第一批5G试点城市,而后,各个城市陆续发布5G产业规划、“上新”各类5G示范区,动作不断。商用牌照的发放,意味着城市的前期准备阶段将告一段落,正式迎来“近身肉搏”。

城叔注意到,在政策出台前,不少省市加快了5G新规部署的步伐。长三角与珠三角尤其如此——4月底,浙江发布《关于推进浙江省5G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5月中旬,江苏、广东两省分别发布相关实施意见。

事实上,这两个区域有关科技创新的竞争已经不算新鲜。但被视为第四次产业革命的基础,5G将带来全产业乃至整个城市的提档升级。面对即将新时代科技竞争的序幕,它们准备得如何?

硬件:外企VS民企

有关5G的城市竞争,首先在基站领域打响。

去年初,三大运营商在全国选择了十多个城市作为首批5G试点。国家“863计划”5G重大项目总体组成员李少谦曾告诉城叔,一方面,通过试点,测试和优化网络、覆盖等技术;另一方面,开始应用试点,让应用拓展与技术更新同步进行,进而探索新的应用模式、产生可供推广的应用示范。

率先建站组网,不仅是完成试点任务的基础条件,也是试点城市的优先权利。在公开试点城市时,中国移动就曾透露,将在杭州、上海、广州、苏州和武汉五座城市开展5G外场测试,每个城市将建设超过100个5G基站。

城叔发现,到现在,大部分省份都宣布了试点与基站建设的规划。比对各地基站建设进度和规模,以长三角和珠三角为代表的东部地区处于领先态势——例如,今年5月,浙江对外公布,已在全省范围内建设了2000多个5G基站,分布在杭州、宁波、温州、嘉兴等城市;几乎同一时期,江苏对外发布的数目是288个。

从发布的计划来看,广东、浙江两省和上海市在打造基站上亦走在前列:到2020年底,广东将建成6万个基站,浙江的目标是3万个,而上海则是1万个。三个省市到2022年底的目标基站数分别是17万、6万和3万个。

这两个区域也正是5G产业大量布局的中心地区。

此前,国信证券经济研究梳理了一份包含91家5G产业链核心企业名单,主要包括5G基站研发、设备和配套以及芯片领域的公司。有人根据企业所属地进行了统计,其中,位于深圳的企业最多,高达27家,此外,苏州与上海各有9家、广州有4家,在全国城市中均位居前列。

其中,向来在通信产业优势突出的深圳,成为在有线侧、无线侧与终端侧三大领域企业数量均为第一的城市。而反观长三角,上海拥有的外资企业总部最多,与民营企业占优势的深圳形成了各自的特色。

值得注意的是,在两地区域一体化的政策优势下,城市已经开始谋求抱团发展,以合力取胜。去年6月,长三角三省一市与三家运营商及中国铁塔集团公司签署了5G先试先用推动长三角数字经济率先发展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而在广东新发布的规划中亦提出,将加快粤港澳大湾区内地无线宽带城市群、珠三角与港澳共建合作园区等的5G网络建设。

京信智能制造副总经理葛鑫曾对媒体分析,5G网络在基站量、投资花费等都将超过原来4G时代的水平,“抱团式”发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城市竞争带来的重复建设。

应用:商业VS工业

5G的生命力在于应用。对于二者的关系,李少谦给出了一个形象的比喻:通信能做的,是修好路,搭好行业信息化的基础平台。路修好了,在正式商用前还需要大量试验,一来要看有没有车在这条新路上开,二来要看这条新路适不适合运输货物。如今,万物互联的应用才刚刚启步,5G要与行业信息化深度融合。

目前,5G公认的应用场景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基于其低时延、高可靠的特点在高铁、车联网等领域的应用,另一类则是基于其低功耗、大连接的特点在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等领域的应用。

在被认为是5G最先实现应用的车联网领域,不少城市已经开始尝试抢跑。去年,国内首个5G自动驾驶示范区在北京对外开放;而后,在天津打造的5G+V2X融合网络无人驾驶示范区同样定位为“全国首个”。4月,上海启动了国内首个“5G智慧交通示范区”的建设,车联网亦是其中的重点内容。

但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则指出,5G更大的发展在于它所定位的应用场景、产业应用和大量未知的应用创新。大量端口等待接入,城市需要做的是,结合自身优势、找准定位。

具体到长三角与珠三角,其产业特色为城市探索更符合当地需求的5G应用提供了方向。

一个突出的对比存在于上海与深圳两市之间。在上海,继全国首个5G高校、全球首个采用5G室内数字系统建设的火车站之后,3月,全球首个双千兆示范产业园、双千兆示范金融区、双千兆智慧医院分别在临港产业园区、陆家嘴金融区、岳阳医院落地。一系列试验表明,更多民用、商用领域的5G应用集中与此。

与此相对的是,在深圳,中国电信布局5G实验站点,实现无人机的测试飞行;中国联通则设立了5G创新中心,与腾讯、比亚迪等各行业龙头企业签订5G创新应用战略合作协议。有人指出,由于深圳及珠三角在科技、制造业方面的优势,未来还有更多工业级应用,服务于大型装备制造。

而两大区域内多个5G试点,使各省可以分门别类,针对不同试点城市的特性进行布局试验:

比如,在浙江,杭州与宁波两市在5G应用方面有明显区别:杭州以数字经济为核心,推动浙江大学、之江实验室、阿里达摩院等重点科研载体加强在5G领域的科研布局;而宁波特别强调智能驾驶、智慧港口、工业互联网等5G典型应用需求,突出港口经济的特点。

而广东则直接以规划的形式为不同城市点明需要发展的领域。在智慧农业领域,广州的智慧农业试验区与湛江智慧水产示范应用是重点项目;推进4K/8K超高清视频试点任务落在广州、深圳、惠州、中山等市身上;智能交通更多将在广州、深圳、珠海、韶关、中山等城市展开,而智慧城市则体现在深圳与惠州的5G建设当中。

地方热情布局5G产业是好事。但另一方面,如中国信通院副院长、IMT-2020(5G)推进组组长王志勤所说,希望地方能够把握产业发展的节奏,在产品不是特别成熟的时候,不要大规模盲目地建设。“各个城市都在做,但希望不要做低水平的重复工作”。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长三角VS.珠三角,5G商用竞速赛打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