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该如何恰到好处地推动飞机操纵杆 GE来告诉你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该如何恰到好处地推动飞机操纵杆 GE来告诉你

当飞行员推动操纵杆,加大发动机马力,将跑道上滑行的民航客机带离地面时,他所用推力的大小,将决定航空公司是否会为此额外支出一笔不菲的成本。GE希望用工业互联网帮助东方航空解决所面临的油耗难题。

图片来源:CFP

当飞行员推动操纵杆,加大发动机马力,将跑道上滑行的民航客机带离地面时,他所用推力的大小,将决定航空公司是否会为此额外支出一笔不菲的成本。

如果飞行员推动操纵杆时用力过猛,不但意味着飞机油耗增加,也会加大发动机的无谓损耗。航空公司和飞行员都希望让推力保持在合适的区间内,但却苦于其大小难以量化,因此始终无法解决该问题。这有些类似开车时踩油门,驾驶员很难精确掌控这一脚下去后,油门力度究竟有多大。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内,GE希望用工业互联网帮助东方航空(600115.SH)解决所面临的难题。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航空公司,目前运营着约550架飞机,其中相当数量的飞机发动机由通用电气(GE)提供。

不同于以往,工业巨头GE这次不再是销售它的硬件产品——飞机发动机、内燃机或CT等大型医疗设备,而是卖软件和服务。这与GE董事长杰夫·伊梅尔特对于公司前景的描述颇为吻合,在7月7日的工业互联网中国峰会上,他告诉在座的嘉宾们,“每一家工业企业都应该成为软件公司。”

GE自然也不会置身事外。这家公司在2012年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并期待着其在全球范围内所销售的机器能够形成一张“网络”,通过实时收集的数据对其进行分析,并优化它们的运营情况,最终实现生产效率的提高。为此,GE已经在硅谷设立了全球软件开发中心,还为此新招募了1200人,以补充原先的短板。

对于GE,中国是工业互联网不应错过的市场。2013年夏天,杰夫·伊梅尔特就曾来中国推广这项新兴理念。两年过去了,在中国,工业互联网还不能算是一项被广泛接受的概念。不过,GE在这片市场还算有所斩获,至少在东航的项目上是如此。

GE掌握着大量自己公司发动机的实时运营数据。在驾驶GE发动机所驱动的飞机时,每位东航飞行员执飞每条航线的信息都被一一记录,并能据此分析出他是否在起飞时“用力过猛”。双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结合每位飞行员的驾驶习惯提出针对性建议,帮助他们更精确地了解起飞时下手多狠更为合适。

别低估了这一变化。东航飞行安全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谷剑称,根据测算,优化飞行时驾驶员推力使用大小所能带来的改变,将为公司每年节约496万美元(约合3080万元人民币)的开支,其主要来自于发动机损耗减少所带来的折旧、维修等成本降低。

这也是工业互联网的价值所在,即使通过技术手段提升的运营效率只有1%,但考虑到庞大的机器数量以及昂贵的资产价格,这也意味着一笔很高的费用。杰夫·伊梅尔特将其总结为“1%的威力”。

从去年起,GE开始在中国市场寻找与东航类似的工业互联网项目,目前的数量已达到12个。

除了航空领域,能源和医疗也是GE工业互联网涉足的领域。在武汉同济医院,GE的工程师通过数据分析判断哪些CT扫描仪有可能出现故障,并对其提前检修,减少计划外的停机发生。开机率提高后,每台检测设备单日扫描病人的数量增加了40位,比过去提高了两成。

在中国,GE雄心勃勃的工业互联网规划目前还处于试水阶段。在GE全球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段小缨看来,今年,工业互联网将从去年的试点慢慢扩展,公司在权衡一些项目的商业化前景,同时评估国内工业互联网的市场需求究竟有多大,以此决定未来该板块业务的人员配置及组织构架。

目前,GE已经在公司构架上进行了一定调整。今年1月,杨涛被任命为GE负责工业互联网业务的大中华区总经理,她此前任职于医疗团队负责医疗信息化工作。

杨涛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她所领导的是一个数十人的全新团队,且人数还在持续增长中。这支团队负责与GE的工业互联网客户接洽、签约,并提供应用开发在内的解决方案。

段小缨称,未来GE中国的组织构架还是会按照能源、航空及医疗等板块进行划分,工业互联网并不会独立于传统业务之外的部门,而是以辅助公司原有业务为目标。“我们内部已经明确,以大数据分析为基础的业务,必须成为每个部门的新增长点。”她表示。

GE原有的客户资源,能为公司带来工业互联网的潜在用户群,比如东航和同济医院原本就是GE的客户,而双方也对彼此颇为了解。不过,GE在中国市场的工业互联网计划也面临着诸多挑战,颇为重要的就是这一市场原先的数字化水平低下。对GE自身而言,作为传统的工业公司,它也需要证明未来能转型成为一家“软件公司”。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国东航

3.4k
  • Credit Suisse:将中国东航A股评级上调至中性,目标价5.10元
  • 东航上海-三亚航线客座率接近95%,京沪线已恢复至单日9对18班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该如何恰到好处地推动飞机操纵杆 GE来告诉你

当飞行员推动操纵杆,加大发动机马力,将跑道上滑行的民航客机带离地面时,他所用推力的大小,将决定航空公司是否会为此额外支出一笔不菲的成本。GE希望用工业互联网帮助东方航空解决所面临的油耗难题。

图片来源:CFP

当飞行员推动操纵杆,加大发动机马力,将跑道上滑行的民航客机带离地面时,他所用推力的大小,将决定航空公司是否会为此额外支出一笔不菲的成本。

如果飞行员推动操纵杆时用力过猛,不但意味着飞机油耗增加,也会加大发动机的无谓损耗。航空公司和飞行员都希望让推力保持在合适的区间内,但却苦于其大小难以量化,因此始终无法解决该问题。这有些类似开车时踩油门,驾驶员很难精确掌控这一脚下去后,油门力度究竟有多大。

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内,GE希望用工业互联网帮助东方航空(600115.SH)解决所面临的难题。这家总部位于上海的航空公司,目前运营着约550架飞机,其中相当数量的飞机发动机由通用电气(GE)提供。

不同于以往,工业巨头GE这次不再是销售它的硬件产品——飞机发动机、内燃机或CT等大型医疗设备,而是卖软件和服务。这与GE董事长杰夫·伊梅尔特对于公司前景的描述颇为吻合,在7月7日的工业互联网中国峰会上,他告诉在座的嘉宾们,“每一家工业企业都应该成为软件公司。”

GE自然也不会置身事外。这家公司在2012年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并期待着其在全球范围内所销售的机器能够形成一张“网络”,通过实时收集的数据对其进行分析,并优化它们的运营情况,最终实现生产效率的提高。为此,GE已经在硅谷设立了全球软件开发中心,还为此新招募了1200人,以补充原先的短板。

对于GE,中国是工业互联网不应错过的市场。2013年夏天,杰夫·伊梅尔特就曾来中国推广这项新兴理念。两年过去了,在中国,工业互联网还不能算是一项被广泛接受的概念。不过,GE在这片市场还算有所斩获,至少在东航的项目上是如此。

GE掌握着大量自己公司发动机的实时运营数据。在驾驶GE发动机所驱动的飞机时,每位东航飞行员执飞每条航线的信息都被一一记录,并能据此分析出他是否在起飞时“用力过猛”。双方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结合每位飞行员的驾驶习惯提出针对性建议,帮助他们更精确地了解起飞时下手多狠更为合适。

别低估了这一变化。东航飞行安全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谷剑称,根据测算,优化飞行时驾驶员推力使用大小所能带来的改变,将为公司每年节约496万美元(约合3080万元人民币)的开支,其主要来自于发动机损耗减少所带来的折旧、维修等成本降低。

这也是工业互联网的价值所在,即使通过技术手段提升的运营效率只有1%,但考虑到庞大的机器数量以及昂贵的资产价格,这也意味着一笔很高的费用。杰夫·伊梅尔特将其总结为“1%的威力”。

从去年起,GE开始在中国市场寻找与东航类似的工业互联网项目,目前的数量已达到12个。

除了航空领域,能源和医疗也是GE工业互联网涉足的领域。在武汉同济医院,GE的工程师通过数据分析判断哪些CT扫描仪有可能出现故障,并对其提前检修,减少计划外的停机发生。开机率提高后,每台检测设备单日扫描病人的数量增加了40位,比过去提高了两成。

在中国,GE雄心勃勃的工业互联网规划目前还处于试水阶段。在GE全球高级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段小缨看来,今年,工业互联网将从去年的试点慢慢扩展,公司在权衡一些项目的商业化前景,同时评估国内工业互联网的市场需求究竟有多大,以此决定未来该板块业务的人员配置及组织构架。

目前,GE已经在公司构架上进行了一定调整。今年1月,杨涛被任命为GE负责工业互联网业务的大中华区总经理,她此前任职于医疗团队负责医疗信息化工作。

杨涛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她所领导的是一个数十人的全新团队,且人数还在持续增长中。这支团队负责与GE的工业互联网客户接洽、签约,并提供应用开发在内的解决方案。

段小缨称,未来GE中国的组织构架还是会按照能源、航空及医疗等板块进行划分,工业互联网并不会独立于传统业务之外的部门,而是以辅助公司原有业务为目标。“我们内部已经明确,以大数据分析为基础的业务,必须成为每个部门的新增长点。”她表示。

GE原有的客户资源,能为公司带来工业互联网的潜在用户群,比如东航和同济医院原本就是GE的客户,而双方也对彼此颇为了解。不过,GE在中国市场的工业互联网计划也面临着诸多挑战,颇为重要的就是这一市场原先的数字化水平低下。对GE自身而言,作为传统的工业公司,它也需要证明未来能转型成为一家“软件公司”。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