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日本漫迷口中的“新酱”是谁?

论情怀,我们一点不输别人;论剧情和讲故事,我们的路正越走越宽。

文|娱乐硬糖 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2019年6月13日,一名中国漫画家带着自己的作品来到了日本神户。在进行现场分享前,他的表情有些紧张,没有人知道他内心在想什么,但也许,时间知道。

1941年, 一部中国动画电影的上映,改变了一个日本青年的人生轨迹,进而改变了整个日本动漫产业的进程。

这部动画长片叫做《铁扇公主》,是亚洲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动画长片,只比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白雪公主》晚三年。

这位青年叫做手冢治虫。1942年《铁扇公主》被引进日本,手冢治虫被其深深吸引,以至弃医从漫,影响改变了日本动漫的低幼走向。而他创作的《铁臂阿童木》,也是最早一批央视播出的日本动画,成为中国70后、80后的共同回忆。

1984年,满怀“朝圣”之心的宫崎骏和高畑勋,并未在中国寻得心中所念。那曾经深刻影响了吉卜力动画风格的中国动漫正在处于市场转型的时期,宫崎骏个人极力推崇的“中国学派的动画电影”也在时代发展中重新摸索着自己的新定位。

而整个80、90年代,随着中日蜜月而来的《聪明的一休》、《圣斗士》、《哆啦a梦》、《灌篮高手》……为日本动漫在中国制造了三代买家。这些作品之所以惊艳国人,很大程度上都来自于成熟动漫产业的胜利。

中日动漫产业的交流影响,此消彼长,从来离不开两件事:艺术形式的创新和商业模式的成熟。从1941到2019,正是这两个因素的不断变化,让我们不断转换着身份和视野。

近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和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日本国大使馆联合主办的“中国动漫日本行——从水墨中来”展览在日本大阪举办,并在神户和奈良进行巡展。这也是中国动漫第一次以“国家队”名义大规模在日本展出。

从淡然的水墨中来,到浓烈的世界舞台上去。国漫越来越自信,创作者越来越从容,平台方越来越给力,用户越来越庞大。中日动漫领域多年的贸易“逆差”,是否已在悄然改变?

中国漫画家在日本的一天

纵观这支国漫“国家队”,可谓阵容异常豪华。其中腾讯动漫11部作品入选展览,可谓硕果累累。而腾讯动漫旗下《狐妖小红娘》的入选可谓是实至名归。毕竟,对于日本市场,“狐妖”不是新客,而是旧识。

自2017年7月1日《狐妖小红娘》正式登陆日本东京MX电视台以来,外网累计播放量214万。不仅niconico好评率高达88%,更获得日本知名动漫杂志newtype的定制内容。

让我们回到文首,还记得那个满怀心事的中国漫画家吗?2019年6月13日,《狐妖小红娘》作者小新特赴神户站展览现场进行分享。上场前,这名中国漫画家其实一直在思量,分享作品时的措辞和语气,轻松愉快一些还是沉稳内敛一些?这份思量是漫长的中日动漫文化交流中,沉积在漫画家心中的敬重。小新知道,他面对的是动漫底蕴深厚的日本漫迷,既然如此,那就要加倍努力才行。

令人意外的是,那种“为国出征”的紧张感,很快就被台下漫迷的热情给驱散了。听到有日本小学生“新酱~新酱~”地呼叫着自己,小新也很诧异,原来很多小观众早已通过《狐妖小红娘》认识了小新,非常期待作者的到来,受到鼓励的小新,瞬间能量满格。

上午11点,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会场,金城老师的讲解拉开展会的首个篇章。一直很紧张的小新,和看上去闲庭信步的画家林帝浣,一同在现场绘制了各自的代表作。这些作品最终被贴在活动背板上,成为展会无言的参与者。

11点40分,一层的观影室中,《狐妖小红娘》即将播映。小新把作品的“前世今生”娓娓道来,并大方露怯:承认自己“画人物角色画的不好,画花画得比较好”。虽然展会的主题水墨画他并不擅长,但小新在染布方面绝对是隐藏强手。大学里主修染织设计专业的他,可是打过地毯哦。

小新坦言自己的作品,缘起《白蛇传》。小时候看了它在中国非常有名的一个电视剧版本《新白娘子传奇》,深感震撼的他创作了《狐妖小红娘》,用转世轮回的设定,去表达追求自由的主题。

同时,《狐妖小红娘》又不只是一个单纯的白蛇传的世界,里面也有许多其他中国传统元素。比如故事里四大妖国之一的南国,他们的建筑、服饰、文化,都是以苗寨为蓝本创作。

身为湖南省张家界人,小新的血液里流淌着苗族和土家族的传统记忆。在《狐妖小红娘》中,这些元素都以潜移默化的方式塑造出作品的独特气质。小新说:”把传统融入到创作,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我一直在做,并还会一直做下去。”

12点06分,随着Cosplay表演结束,观展人潮将注意力回归到展览本身。回想之前紧张的心理历程,小新心里多了一分自信和坦然,既然已经在继承传统这条道路上出发了,那就一定会继续前行,去守护从未改变的赤子之心。

文化的,就是世界的

对于发展较早的日漫和美漫来说,普世价值观是其坚定的信仰。美漫中的英雄主义、日漫中的“要变强大以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成为其动漫工业体系中的灵魂和文化符号。

如果说漫威《钢铁侠》和《美国队长》的英雄梦是为上到80下到8岁的男性量身打造,那么迪士尼公主系列则是美漫为全世界女孩量身定做的公主梦。美漫通过强大的美国电影工业体系输出,直至今日仍是票房的硬保障。

而日漫对中国观众的影响则更指向精神层面。以《千与千寻》为代表的“宫崎骏式” 动画清新自然,传达着日本人对天地人神和谐统一的追求,启发着观众对生命意义的思考。

《灌篮高手》是典型的日式热血动漫,上世纪90年代引进中国,成为在中国影响最深远的日漫作品之一;《犬夜叉》中现代与古代的穿插,深刻展现了日本的宗教传统和现代冲突;再到在中国创下票房纪录的《你的名字》,古老的信仰、当下的创伤、永恒的爱与青春,让故事即便穿越国界仍然充满能量。

究竟什么样的动漫作品才能受到大众的欢迎?美漫和日漫的成功经验,无疑可以作为国漫的镜鉴。除了精致的画面和一流的配乐,故事内容和价值诠释才应该是一部作品的灵魂。

《狐妖小红娘》的成功出海,也正因如此。日本漫迷对狐妖的忠贞爱情无比向往,而无论是“王权富贵篇”对自由意志的追求,还是“竹叶篇”感情无法存续的遗憾,都让作品具有了跨文化圈层的力量。腾讯动漫助力孵化“中国符号”精品国漫IP的成果也因此显现。

一部优质的国漫,当具有“对内”和“对外”的双重意义。越是属于传统文化,便越是属于世界。动漫作品拼到最后,拼的是“文化内核”。谁能够用流行方式诠释民族内容,谁就能打造文化精品。

对内,《狐妖小红娘》含有大量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相思树、转世缘,猛戳泪点。“南国篇”为了突出南国元素,还突破性地采用了粤语歌词。它让更多国内年轻人了解到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感受到博大精深的同时,更多了一份文化自信;

对外,《狐妖小红娘》让世界看到了中华民族对美好爱情的坚守,跨越种族,跨越时空,甚至跨越生死轮回。这是中国人从《白蛇传》开始,讲述了千百年的故事,国漫要传递精神财富,仍需以传统文化为内核。

仙人过海,各显神通

事实上,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一直是世界文化取之不竭的灵感之源——《辉夜姬物语》取材于《后汉书》记载的“斑竹姑娘”;《灰姑娘》最初的灵感来源于唐代笔记小说《酉阳杂俎》……

而放眼这次国漫的日本行,值得骄傲的也不只《狐妖小红娘》。腾讯动漫的另外十部入选作品皆包含中国传统文化元素,一字排开,相当凸显国漫们集团作战的优势了。

《从前有座灵剑山》是第一部在日本电视台播放的中国青少年向连载动画;《一人之下》动画也在日本TOKYO MX和BS 12电视台和中国地区同步播出,并受到NHK节目的关注;《灵契》动画第二季在日本NICONICO生放送里,好评率一直稳定在80%以上,推特上随处可见日本观众的自来水。

这些出海作品,不止一次地让行业看到了国漫崛起的成绩和底气。而一直致力于中国符号IP价值孵化的腾讯动漫,在扶持作者和优质国漫内容上不遗余力。旗下作品的集体出征,也再次证明了互联网平台在推动文化出海上的关键作用。

用最新的互联网方式,腾讯动漫却构建了一个“国漫的传统谱系”。顺藤摸瓜,我们能看到与故宫博物院合作的《故宫回声》聚焦文物南迁故事、金庸系列漫画的快意江湖、围棋竞技类《女九段》的国士无双、与敦煌研究院合作的《风起鸣沙-敦煌曲》的壁画之美。

当中国传统文化以动漫的形式得以传承,其实质是在延续传统文化的“文脉”。一脉相承,方可生生不息。中国几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值得深入挖掘,国漫的原创不能只在视觉层面装点中国色彩,更应该在灵魂深处提高共鸣能力。

而《狐妖小红娘》的作者小新,我们或可视为当代国漫从业者的缩影。不管是在商业价值层面还是社会价值层面,成功者不断验证着同一个逻辑:国漫要走自己的路,必须根植于传统文化,用新时代的动漫语言,讲好“传统故事”。从中国动漫头部平台腾讯动漫等企业角度,也能够看到,腾讯动漫结合对腾讯“新文创”战略的思考,一直致力于打造出更多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中国文化符号,倡导将动漫精神内核回归中国传统文化上,一方面,切实体现了企业对文化重视和助力文化传承的责任心,另一方面,不正是说明中国传统文化正在不同人群中,以不同的形式得到关注,民族文化的自信,已然根植于心。

论情怀,我们一点不输别人;论剧情和讲故事,我们的路正越走越宽。对国漫来说,具有世界共情力的故事,才是走出国门的最佳引擎。

中国动漫日本行,或许正是一个关键信号。令和一代,会像我们深受日本动漫影响的80后一样,成为被国漫影响的一代日本人吗?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啊。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