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斗鱼“不开心”

2019年的“斗鱼嘉年华”,比往年晚来了一些,虽然现场依旧喧闹,但对于“老水友”而言,却很有一些“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感慨。

斗鱼主播冯提莫 图片来源:官方微博

文 | 赵二把刀

1

2019年的斗鱼嘉年华,比以往来的晚了一些。

原定于5月31日-6月2日期间举办的斗鱼嘉年华,因为防汛要求被推迟至6月14日-6月16日举办,虽然说之前的门票仍然可以使用,但对于很多已经预定酒店、确定行程的主播和网友们而言,损失和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同时,也使得这一届的斗鱼嘉年华的士气看起来有一些低落。

士气的低落还来自于很多深受水友喜爱的主播们的消失。

如果对比2017年的斗鱼嘉年华的大主播名单,变化可谓天翻地覆;即便是对比2018年的大主播名单,也可以说是沧海桑田,仅仅以4个大主播为例,就可以看出这个变化之剧烈:陈一发、张大仙,纳豆以及嗨氏。

在2018年的斗鱼嘉年华的舞台上,陈一发和冯提莫以及二珂,是明星中的明星,是主舞台的压轴;但是到了2019年,则变成了小缘、冯提莫以及二珂。至于发姐,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有可能永远告别了直播的舞台,只是不知道这位大主播的下岗再就业的情况如何。

主播张大仙则陷入了另外一种风口浪尖。先是被传因为合约问题被限制热度,接着是被传礼物数不够被平台打压,最后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在高考期间直播间被暂时关停——所以即使人气高、知名度大,仍然不会出现在嘉年华的舞台上,最新的消息是B站给张大仙开了直播间……

至于纳豆,也是停播了一段时间,错过了嘉年华的一切。停播的原因也是合约问题,因为从B站跳槽到斗鱼陷入违约纠纷后停播,但好消息是已经复播。

另一位主播嗨氏在2018年的违约官司后,也已经停播数月。资料显示,2018年11月15日,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二审的判决书中裁定维持原判,也就是嗨氏需要赔偿虎牙4900万人民币;之后,嗨氏还播了几个月,甚至还播了王者之外的其他游戏,但之后想要出国却被法院禁止乘坐飞机轮船、出国境外、高消费等,后来就基本凉凉。

“花无百日红”也成了这些主播的真实写照,但也有主播真正的“倒了”。

钱小佳,虽然在公众层面没有特别的名气,不过在斗鱼也是神壕级别的,每次斗鱼比拼人气和礼物的活动,都名列前茅,甚至不逊色于PDD和旭旭宝宝;和高人气一起增长的还有高争议,除了网上的口水仗之外,在斗鱼嘉年华之前,钱小佳还成为一则社会新闻的主角:在一次粉丝活动中,一名网友打破了钱小佳的头——这件事情的影响相当恶劣,毕竟,网上的风波可以说是言论之争,但现实的伤害肯定会被严惩,甚至对整个行业造成巨大的伤害。

如果说代打、开挂影响的还是声誉,钱小佳被打则给所有直播平台以警示,在官方主办的活动上加强安保,这可以说是主播明星化必然付出的代价,同时,也意味着成本的高昂,这对于直播平台而言,也是必须吞下的黄连。

2

大主播的起起伏伏,让平台台方受尽了牵连。

积极的观点认为,“铁打的平台流水的主播”,主播的更迭是正常的,对于平台而言没有太大的影响;

消极的观点认为,主播和平台荣辱与共,主播的事故尤其是突然死亡,对直播平台的伤害很大……

读娱君的观点比较中庸,虽然主播的问题很多都是个人问题,但外界对于看到的主播却是和直播平台直接挂钩的。比如,每次提到问题主播的时候,必然会提到是某某平台的,而平台,也往往会和那些大主播联系在一起,比如,PDD旭旭宝宝冯提莫和斗鱼、不求人韦神和虎牙、小智沫子李晓峰和企鹅电竞等等,所以两者的关系虽然谈不上水乳交融,也是依附关系明显。

所以,透过主播的变迁,也可以看出“斗鱼”这半年其实也是一把辛酸泪。

除了出席嘉年华大主播的变化,以及问题主播总是捅娄子之外,赴美上市迟迟不落地,也是屡屡被爆负面的原因之一。

在熊猫over和斗鱼年后被传裁员之后,斗鱼赴美上市的消息成了直播行业难得的好消息。

2019年的1月,有媒体报道斗鱼经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通过审核,并于4月22日递交招股书,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挂牌,交易代码为“DOYU”。同时,斗鱼补充了招股书里2018年第四季度的业绩情况,构成完整财年。

财报透露着利好消息。根据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斗鱼月活跃用户量(MAU)达1.592亿,比去年同期的1.267亿增长25.7%,活跃用户规模快速扩张,稳居行业首位。其中PC端MAU达1.101亿,同比增长21%;移动端MAU达4910万,同比增长37.5%。

与此同时,坏消息也不少。2019年3月26日晚,新京报就曾报道称,斗鱼平台一直播间被指利用抽奖变相组织网络赌博,网友称整个过程持续近两小时。6月14日,在斗鱼嘉年华的同时,证券时报报道称,启动赴美上市的斗鱼,突然深陷涉嫌违法的漩涡,据媒体报道,斗鱼旗下幸运宝藏游戏“涉赌”,鱼翅疑似“筹码”,不少平台用户主播粉丝参与其中。对此,斗鱼方面否认活动规则与流程与赌博形式相关,称向主播打赏礼物是用户的自发行为,主播组织抽奖是回馈奖励粉丝和水友的活动。

随着上市的推进,斗鱼的盈利情况也被披露,相对虎牙、陌陌和yy,同为直播平台的斗鱼盈利情况并不乐观。据招股书显示,斗鱼在2016年、2017年与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达到7.87亿元、18.86亿元和36.54亿元。而且,在2016年到2018年三年时间里,净亏损额分别达到7.83亿元、6.13亿元和8.76亿元,累计亏损达22.72亿元——为了保持行业的地位以及在大主播层面的优势,斗鱼的成本之高可见一斑。

如今,敲钟时间还是被推迟了,斗鱼赴美IPO可谓“一波三折”,结果仍未克制。但作为斗鱼牌面的大主播旭旭宝宝或许可以缓一口气,之前为了见证斗鱼上市敲钟的这位大主播,申请美国签证屡屡被拒…...

3

抛开这一切不谈,聚焦于武汉江滩的斗鱼嘉年华,仍然是直播行业最值得书写的高光时刻。

2018年直播节的现场人数突破52万,全网线上观看量超2.3亿;而2019年的嘉年华也是吸引了超1500位人气主播亮相,同时也让很多大品牌入驻——尤其,在618期间,斗鱼的参与程度也是相当之高,推出了专门的直播+综艺+电商的版块,读娱君也特别期待之后有相关的数据公布。

最后:水逆是会过去还是会持续下去,或许并不是一家公司能够决定的,但于直播而言,坏日子和好日子或许会一直并行吧。

来源:读娱

原标题:斗鱼不开心

最新更新时间:06/16 11:15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