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猪瘟“疫苗”闹剧背后,百亿身家“资本奇才”长袖善舞

前有康美药业300亿会计“差错”,后有海印股份公告表述“错误”。几天之内仅仅是一个错误用词,导致巨量资金被套。

文|野马财经  武占国

6月17日,海印股份(000861.SZ)公告称原公告表述错误,将非洲猪瘟防治“注射液”错写成“疫苗”。真相大白,市场一片哗然。

前有康美药业300亿会计“差错”,后有海印股份公告表述“错误”。几天之内仅仅是一个错误用词,导致巨量资金被套。

真的只是“因工作人员疏忽”那么简单吗?围绕海印股份这起“疏忽”背后的人和公司,都颇有故事。

1909年,英国大力士奥彼音在上海摆下擂台,讽刺中国人是“东亚病夫”,上海民众十分不满,却又无人敢应战。随后霍元甲宣布应战,奥彼音却逃之夭夭了。

同一年,在肯尼亚的家猪中首次发现了非洲猪瘟,被感染的猪在一两天内就死亡,而且没有什么明显症状。不仅这样,它的传播还特别快。此后撒哈拉以南的绝大部分国家都有猪瘟疫情报道。目前,猪瘟仍在27个非洲国家流行。

1957年,非洲猪瘟首次传播到西班牙,此后非洲猪瘟开始在欧洲蔓延。1971年,非洲猪瘟传播至古巴。2007年,非洲猪瘟传入亚美尼亚、乌克兰、俄罗斯等地。2018年8月3日,非洲猪瘟疫情传播至辽宁沈阳。

非洲猪瘟经过近100年的传播,却一直没有发现可以完全消灭的办法。近日,A股上市公司海印股份宣布成功研发猪瘟“疫苗”……

公告错误套住数亿资金

6月12日,海印股份一则公告表示,收购拟与许启太、海南今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今珠农业”)合作,基于许启太教授及其研究团队对“非洲猪瘟”的预防取得一定的研究成果。

在合同签订后,公司将为许启太教授提供1亿元人民币作为履约保证金,为“非洲猪瘟”防治疫苗的投产做准备。在2020年6月30日前,公司有权通过现金支付及非公开发行股份等方式收购今珠农业30%的股权。

而且,海印股份对“今珠多糖注射液”的市场十分看好。公司在公告中预测其在2019年~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5亿元、50亿元、10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亿元、10亿元、20亿元。

公告发布的第二天,海印股份股价便封死涨停板,随即质疑声便开始发酵。

据悉,海印股份拟合作的教授许启太,曾用名许启泰。他也曾任河南大学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

来源:绿摈榔公司官网

公开信息显示,许启太是海南绿槟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他控股及参股的五家企业均与槟榔相关,名下拥有多项槟榔产品相关专利,却未有一家企业与兽药产业有关。此次入股的今珠农业成立也不到一个月,法人是许可。媒体报道称,许可与许启太疑似存在关联关系。

许启太的公司和个人都很有故事。其中,许启太的核心资产去年3月还被最高人民法院列为失信公司。据河南大学纪检监察网公告,许启太本人曾因专利转让伪造合作方签名,致使合作方起诉学校违规收回专利;因项目经费管理混乱、支出严重违规等问题,受到学校给予的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海印股份的公告公布后,立刻引起媒体和监管层的关注。6月13日上午,深交所火速向海印股份发来问询函。6月13日晚,农业农村部表示“今珠多糖可有效防治非洲猪瘟”的说法缺乏科学依据,尚未受理任何针对非洲猪瘟病毒的预防治疗药物或疫苗。

同时,农业农村部强调对罔顾生物安全、违法违规开展所谓科研工作的,或缺乏科学依据、夸大宣传炒作而干扰非洲猪瘟防控大局的,农业农村部将会同有关省份农业农村部门依法坚决查处。

6月17日,海印股份公告称,原公告表述错误。至此,海印股份近几日股价剧烈波动,成交额已近10亿。对此,野马财经联系到了上市公司证券部,对方未予置评,并且很快挂断了电话。

来源:上市公司公告

海印股份的“蹊跷”,或许离不开背后的实控人邵建明。

“鬼才”邵建明

1963年,邵建明出生于广东佛山南海,成长于广州东山。广州老四区之一的东山,昔日有着“有钱有势住东山”的说法,这里成为了邵建明的人生起点。

邵建明做的事犹如在一线城市的二房东,他们从一手房东手里把房子租下来,简单改造之后再高价出租。小到城中村,大到商场写字楼,都有人做这个生意。邵建明或是做得最好的。

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市场经济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万科刚刚成立三年,开始涉足房地产。当时,中国物业额发展还处于空白时期,广州东山却成立一家海印电器总会,专门经营商业物业,其背后推动者便是邵建明。

那时,邵建明刚刚大学毕业,带着五千块钱来到如今的海印地区。当年的海印桥刚刚通车,几乎是块不毛之地。邵建明却从这片荒地中看到了商机,决定在这里建出一座电器城。

他先用3000块买了两部直线电话,剩下的2000块买了几张办公桌。于是开始了早期的资本腾挪,首先他借鉴了香港的“卖楼花”模式,即在建筑开工前就向卖家出售店铺收取定金,尾款用分期付款的方式缴清。

几乎是零成本起家,邵建明规划了400个铺位,每个铺位收2000块钱的定金,就收到了80万,第一桶金顺利到手。靠着这笔“楼花钱”,电器城不仅建成了,几年后还成了华南地区最大的电器产品交易中心。

以同样的模式发展几年形成规模后,海印股份开始谋求上市。当时,民营企业上市并不容易,邵建明却通过借壳做到了。

如今,邵建明已在广州开了16个主题商场,另外在肇庆和顺德各有2个主题商场,这些商场的租金收入已成为邵建明的主要现金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邵建明惯于以慈善家的形象示人。此前在接受广州当地媒体专访时,他表示个人最大的缺点是仁慈,认为自己应该更“狠”一些。

来源:视频截图

“二房东”的资本腾挪

其实,邵建明的资本辗转腾挪方式早已有之。

2003年,海印集团成功借壳上市,随后延续一贯的风格展开资本腾挪术。首先,2003年邵建明花8700万元买下了广州市财政局持有茂华永业股(海印股份前身),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2008年,海印股份又通过向大股东定向增发和现金购买的方式,将大股东资产置入上市公司,完成海印集团的整体上市。

随后不久,《证券市场周刊》便发文称,海印股份从海印集团收购过来的多家公司业绩出现大幅下滑,而通过置换而来的公司也未完成业绩承诺,二者间“买卖”行为有诸多疑团。

与此同时,海印股份开始了多元化发展,不仅有早期的矿产,又布局了互联网小额贷款、融资租赁、商业保理、新能源汽车等业务。

2019年1月,海印股份大股东海印集团的资本腾挪手段再次被曝光。据《上海证券报》报道,海印集团一边让上市公司通过回购股份维稳股价,一边通过减持股份及增加股权质押比例来套现。

无独有偶,再次让人大跌眼镜的资本腾挪手段——拟收购和主业无关的所谓猪瘟“疫苗”兽药制剂公司。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直给海印股份做保荐人的券商是广发证券。广发证券服务了很多广东民营背景上市公司,其中就包括前期暴雷的康美药业。

此外,野马财经发现服务海印股份的会计师事务所是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而该会计师事务所去年刚刚被监管机构处罚。2018年9月25日,湖北证监局在官网公告,对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警示函,因其执行审计的枝江金润源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金润源集团”)项目存在9大问题。

来源:证监会官网截图

海印股份是否会因为这次令人大跌眼镜的收购案例引发连锁反应?你对此怎么看,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