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屠呦呦团队再获突破,来说说从事相关药物开发的企业

6月16日晚,几乎所有人都被“屠呦呦团队将发布重大科研新突破”的预告刷屏了。

图片来源:网络

文 | 诗与星空

6月16日晚,几乎所有人都被“屠呦呦团队将发布重大科研新突破”的预告刷屏了。6月17日一早,重大进展如约出现在各大新闻网站上。

原来,屠老和她的团队解决了青蒿素治疗疟疾的过程中产生的耐药性问题。同时,还捎带发现了青蒿素对红斑狼疮的有效性,预计在2026年发布第一款治疗红斑狼疮的口服药。

被委托从事这款药物开发的企业,就是昆药集团

据公司2018年年报,公司的核心产品是心脑血管疾病治疗领域,和药品批发零售业务,其中心脑血管以血塞通为主。

实事求是的讲,昆药集团的业绩比较普通。近年来营收虽然增幅尚可,但近年来,净利润不增反降。

2026年的愿景,理论上能在未来增加公司资本运作的能力,也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了。

2018年,昆药集团的营销费用占营收比例超过37.5%,作为一家药企,这样的营销费支出,有点太高了。

药企的营销费往往是“藏污纳垢”的项目,许多返利、回扣都通过这个项目完成。而这些和药物无关的金额,变成了药价,最终由消费者承担,纳入医保的那部分,则由国家医保局承担。

如果任由药品漫天要价,国家财政负担不起,并且对于未纳入医保的药品也不公平;如果对药品一刀切进行大幅降价,会打击创新药企业的积极性,对于行业发展不利。

一、国家医保局的策略

如何做到二者的平衡,成为2018年3月新成立的国家医保局的重要工作。短短一年多来,国家医保局迅速出击,招招拿捏到要害。

第一步,带量集采

 

2018年9月,国家医保局通过谈判将17种抗癌药纳入国家医保,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探索完善药品集中采购机制和以市场为主导的药价形成机制,在北上广深等“4+7”城市对通过一致性评价的31种仿制药进行带量采购,药价平均降幅达到52%。一时间,中标的和未中标的A股药企均遭到了恐慌性抛盘。

比如恒瑞医药9月12日跌幅为5.14%,9月13日更跌破60元,市值蒸发800亿。

第二步,财报挤水分

 

据各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医药类企业,2018年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平均16.72%(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相当一部分药企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超过30%,也就是说,药价里有非常大的比重是营销费用。

众所周知,营销费藏污纳垢,一些实质上的回扣返利都通过营销费,而学术推广、会议等,更成了面向医务人员的福利。很显然,国家医保局并不打算承担这部分成本。

这次,国家医保局找了个帮手。财政部官方网站发布最新工作状态显示,将开展2019年度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从6月至7月,财政部将组织部分监管局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财政厅(局)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财政部方面表示,此次检查对象的来源,是此前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会同国家医疗保障局基金监管司,按照“双随机、一公开”的要求,共同随机抽取了77户医药企业检查名单。

从公布的药企检查名单看,除了赛诺菲、施贵宝、礼来等国际知名药企之外,复星医药恒瑞医药步长制药上海医药华润三九同仁堂卫光生物等27家A股公司。

财政部的文件显示,医药企业核查的重点内容是针对包括医药企业和延伸检查单位的费用、成本和收入的真实性进行重点核查,其中包括销售费用列支的依据、是否利用发票套取现金或空转发票抬高采购成本、虚增营业收入、向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销售返点等现象进行逐一排查。

同时,为核实医药企业销售费用的真实性、合规性,监管部门还要求对医药销售环节开展“穿透式”监管,延伸检查关联企业和相关销售、代理、广告、咨询等机构,必要时可延伸检查医疗机构。

表哥统计了这27家A股医药公司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情况,从绝对值来讲,上海医药的110.06亿高居榜首,从比例来看,奥赛康的61.78%名列前茅。

二、抽查名单的分类

 

虽然名义上是“随机”,但是仔细观察27家A股公司名单,会发现其中是有规律的。

被列入清单的原因大致分为五种情况。

 

1、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较高

 

奥赛康步长制药华润三九景峰医药沃森生物恒瑞医药复星医药仙琚制药江中药业华北制药辰欣药业北大医药等12家公司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超过25%,其中不乏集采中标或者未来可能中标的企业。

 

2、销售费用绝对额较高

 

上海医药天士力同仁堂国药股份4家医药公司的销售费用均超过十个亿,金额堪比中小规模的上市公司,属于绝对额比较高的,因此被划了重点。

 

3、被交易所发了问询函

 

太安堂恒康医疗吉药控股同济堂被交易所发了年报问询函,亚太药业被发了关注函。

通常而言,交易所发布年报问询函的公司,一般财报数据可能存疑,被列为重点排查对象也就不难理解。

康美药业和紫鑫药业也被交易所发布了年报问询函,为什么不被列入名单呢?表哥认为,康美药业正在立案调查,只需要等待结果即可;而紫鑫药业的产品主要是人参类高端保健药,并非医保常用药,所以不关注。

4、特殊类别

 

安图生物智飞生物天坛生物等公司属于业务相对特殊的,并不是传统的医药。比如安图生物从事试剂和医疗器械,智飞生物天坛生物从事疫苗及血液制品,在各自细分领域属于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较高的。

 

5、其他原因

 

卫光生物刚刚完成了大股东股份的无偿转让,大股东从光明集团变更为光明国资局,重大事项变更背后,有必要对财务状况进行一次清查。

从名单看,菲利华大庆华科并不从事医药行业,一种可能是笔误,另一种可能是二者的玻璃、聚丙烯产品通过再加工进入医疗领域,可能存在着利益输送的可能,所以被纳入核查范围。

三、上市药企的业绩情况

这份名单里的龙头企业,在2018年大多保持了强劲的增长势头。

2019年2月15日,恒瑞制药发布2018年年报,实现营业收入174.1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5.89%;归母净利润40.66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6.39%;扣非净利润为38.0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2.60%。2018年公司累计投入研发资金26.70亿元,比上年增长51.81%,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的比重达到15.33%,有力地支持了公司的项目研发和创新发展。

2019年3月25日,复星医药发布2018年年度报告。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9.18亿元,同比增长34.3%;实现归母净利润27.08亿元,扣非归母净利润20.90亿元,分别同比下降13.3%、10.9%。复星医药业绩下滑的原因比较复杂,其实公司的主营业务的经营情况并没有出现太大问题。从毛利来看,公司毛利率为58.4%,和上年基本持平。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导致公司利润不佳:一是资产处置收益减少导致非经常性收益下降人民币 1.6亿元;二是控股子公司复宏汉霖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计划报告期内列支股份支付费用;三是控股子公司奥鸿药业利润减少以及报告期内对控股子公司 Breas 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人民币 8,000 万元。

甚至连最近负面新闻比较热的步长医药,业绩也是不差的。4月25日晚间,公司发布了2018年年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1,366,475.26 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 1.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188,840.54 万元,较上年同期上升 15.29%。

同时,一季报显示,各医药上市公司继续维持不错的增长。2019年全年大概率也都会稳健经营,所以整体来看,医药行业并没有因为带量集采受到太大影响。

那么,财政部的这次大规模检查工作,对上市公司有什么影响呢?

表哥认为,营销费用过高的企业,肯定会受到重点关照的,尤其是营销费畸高且研发费不高的,比如步长医药,可能是一个很难过的坎。

而像复星医药恒瑞医药,虽然营销费不算低,但研发费位居A股前列,创新药不断问世,对公司的影响不会太大。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