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曾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的中国最年轻富豪,已被正式逮捕

2019是王悦的本命年,按照民间本命年有灾祸的传说,他没能闯过这道坎。

文|王烜

网页游戏《贪玩蓝月》的广告词洗脑了很多人,让张家辉和“贪玩蓝月”都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网红。

曾因营销“贪玩蓝月”而走红的代理公司恺英网络近日发布公告,实控人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至此,失联数十天的王悦,去向有了最终结果。

生于水磨调故乡昆山的王悦,外界给他贴的标签是白手起家的80后富豪。翻检背景、履历,王悦确实少有光彩。父母都是普通教师,中小学都在淀山湖镇上就读,到西安上大学是他第一次出远门。

那是18年前的2001年,王悦考入长安大学水文水资源专业。

水乡出来的王悦填报志愿时,看见水文就觉得亲切,根本不知道这门学问研究啥,胡乱报了上去。坐上了大学课堂,王悦发现上当了,老师讲得完全听不懂,索性也就不听了。

这位后来的游戏业富豪也是游戏的拒绝者。王悦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研究怎样做好网站、做大流量,这是他最大的乐趣所在。

学会做网站后,王悦帮别人做过平面设计、LOGO和界面,一个100块钱。读大二时,他注册了很多域名,做过各种流行网站,包括下载站、音乐站等。

曾经一度,百度76页的手机铃声,从第一页第一条到最后一页最后一条基本都是他的网站,大学未毕业他就赚了第一桶金。

2005年,王悦到上海参加一次草根站长大会时,遇到了51.com创始人庞东升。同为个人网站站长出身的两人一见如故,王悦随后加入51.com。

3年中,王悦亲历了51.com的团队从十几人到500多人、用户从百万到1.5亿的高速发展,也学会了很多融资的沟通技巧,以及懂得怎样维护各种关系。

2008年,王悦带着十多个人离开51.com,在上海成立恺英网络独立创业。

以3839这个小游戏网站作为主营业务,恺英网络很快成为“全球第二大”小游戏网站,随即卖给“域名大王”蔡文胜,王悦隐约嗅到了社交游戏庞大的市场空间。

当时的中国,网民们都爱玩偷菜等农场游戏,王悦发现这类产品并不复杂,于是拨出两名工程师、一个美术,用3个月开发出恺英网络的第一款社交游戏“楼一幢”,可以让用户在虚拟摩天大楼里开理发店、蛋糕店、SPA中心,可以抢客人,偷金币……

2009年下半年,“楼一幢”达到100万用户量。

紧接着,恺英网络成为腾讯平台上的第一个第三方游戏开发合作商,“楼一幢”以“摩天大楼”的名字入驻腾讯平台,用户数量快速突破一亿。

2011年9月,恺英网络推出首款网页游戏《蜀山传奇》,依靠腾讯流量,注册用户超千万。2012年,恺英网络从腾讯开放平台的月净分成已经超过了2000万元,成为腾讯第三方游戏开发商中业绩最佳者。

2016年,“贪玩蓝月”上线,张家辉的代言彻底带火了这款游戏。

同年,王悦走上了人生的巅峰,以66亿元财富与滴滴程维一同入选“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中国最年轻富豪。

2019是王悦的本命年,按照民间本命年有灾祸的传说,他没能闯过这道坎。

2017年,福布斯公布的中国精英榜上,有一位29岁的创业者,福布斯对他的评论是:一个天生创业者。他叫唐军。

唐军出生于四川达州的一个贫穷山村,为了生计,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东莞打工,于是,他成了万千留守儿童中的一员。

家境的贫寒,让唐军过于早熟,安身立命的欲望颇强。高一的时候,唐军就通过倒卖复读机赚取学费和生活费。2006年,他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海校区,学市场营销。

在大学期间,唐军萌生了开驾校的想法。他先考上了驾照,然后租一辆车天天开到学校,特别拉风,并顺势说,“到我这报名有优惠”。于是,他成了当地有名的“驾照王”,凭此赚了40万。

他将赚了的40万投入到了股市,还向做废品生意的爸爸拿了20多万元。不料到2009年股市暴跌,亏得一塌糊涂。

唐军没什么心情继续读书,大三的时候选择退学创业。2009年,东莞市俊特信贷咨询有限公司成立,帮助小微企业获取银行贷款,唐军的信贷之路由此开始。

乱投资、乱放贷是唐军一贯的打法,他不曾想到这种玩法会为日后的自己埋下什么,第一次创业失败让他背上800万的债务,但唐军不觉得自己思路有什么问题,他只想去沾沾仙气。

唐军跑到上海“考察”史玉柱的公司。由于没有渠道接触到史玉柱以及公司高层,唐军只能以“路人甲”的身份去史玉柱公司瞎逛:看看门卫,看看公司面积,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八点,来回神遛。

“我要做互联网。”

离开巨人集团时,唐军有了方向,尽管他说不清很不互联网的史玉柱哪里给了他这种灵感。

2012年6月,唐军创办了P2P网络借贷平台团贷网。借款人只需在网上提交借款需求,网站进行资格审核,然后发布,最后由各地的网友投资者通过网站贷款给借款人,团贷网从中收取双方的服务费。

短短半年时间,每天的交易额就有100万元左右。

2012年12月,唐军终于见到了史玉柱。那场以213万元拍的“史玉柱三小时”,使团贷网和唐军被广泛关注。

“85后屌丝花巨额资金买饭吃”,这本身就是一个大新闻,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做足了宣传。

在史玉柱的引荐下,唐军认识了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等,并把江南春“发展”成团贷网首席品牌营销顾问。

此后,随着团贷网知名度的提高,成交额两年突破31亿,跻身到全国第六。

团贷网经历四次融资,王宝强担任首席体验官,通过光影侠曲线上市新三板,成为资本市场的一时宠儿。

今年315,团贷网得到消费日报“2019 3.15中国消费者行业影响力品牌”奖。

也是在今年3月,团贷网召开了一场大户(大额出借人)会议,唐军明确表示公司会压缩P2P业务,要转型线下。

出借人老刘对这则消息感到心里不踏实,他马上把手上的所有债权共计三十余万元进行了转让,在亏损几千元的利息后,转让很快成功,他又马上申请了提现。按照老刘的打算,3月28日他就可以提现成功。

然而,一觉醒来,他等到的是团贷网被立案的消息,唐军投案自首。

“嗯,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这是80后创业明星茅侃侃留在朋友圈的最后一句话。

茅侃侃曾是许多人的偶像,辍学、80后、IT精英、亿万富翁,这几个词足以激励无数人,直到2018年初那一跳,他的人生结束,很多人的梦想破碎!

“帅灵地杰逞英豪,一箭分明点大鳌。得意春风携满袖,马头声唱状元高。”少年得志,哪一个人不曾心怀此梦?80后初长成时,被认为是“迷茫的一代”,直到出现韩寒、茅侃侃等,社会对80后的非议之声才日渐稀少。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宿命,80后没赶上改革初期的发展红利,也没有二次元们那么不顾世俗看法。80后也没有太多人可以拼爹,这一代创业者身上更多的是白手起家、草根背景,如王悦、唐军,还有出身更卑微的小岳岳……

逆袭的故事最是激奋人心,认怂从不折腾开始。80后一代尚未老去,上看下看虽顾虑重重,但那颗炽热的心依稀不甘泯灭。

每代人的宿命也是相同的,无论怎样挣扎,最终站在金字塔尖上的人和沉沦在塔基的人,比例总是惊人的稳定。在成功学鸡汤灌多了的时候,如何认识自律、自知、自足,可能是更大的学问。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