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许家印惊魂一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许家印惊魂一日

在港股暴跌的7月8日,许家印打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股价战。他的个人财富,因而在这一天经历了146亿港元的起落。用周星星的话来说,许老板这一天大起大落得太快,实在是太刺激了。

恒大地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图片来源:CFP

中国A股市场的恐慌情绪,在7月7日晚间传导至大洋彼岸的美国,纳斯达克中概股一片惨绿。恐慌迅速蔓延至港股,7月8日开市后,恒生指数急速下挫,盘中创下2008年以来最大跌幅,收盘23516.56点,大跌5.84%,全港个股1778只下跌,仅57只上涨。

这几乎是一场大规模、无差别杀伤的灾难。连基本面良好的绿城、华润、龙湖等绩优内房股都难以幸免,一度创下15%-20%的惊人跌幅。万达商业在时隔多日之后,再度跌破发行价,王健林首富位置堪忧。

但有一支地产股票竟然完成了逆袭。它在开盘后一度跌去19%的情况下,迅速拉升,并在午后实现了上涨19%的超级大反转,最终以3.19%的涨幅收尾。这家房企就是恒大地产(03333.HK)。“万绿丛中一点红”,这是属于许家印的历史性的一天。

恒大在晚间公布了原因。原来,这一天恒大用14.75亿港元(约合11.82亿元人民币)回购了3.74亿股,占已发行股份的2.39%。每股回购价格在3.31港元-4.48港元,平均价格3.94港元。这意味着,恒大在股价暴跌三分钟后就启动了回购,并且一直把股价助推到当日最高价4.48港元(涨幅19%),最终稳定了自己的盘面。许家印用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对大盘的逆袭,他似乎对此早有准备。

全天恒大换手了6.52亿股,排名沪港通标的股第六,港股第十,成交额高达25.2亿港元(约合20.16亿元人民币)。

当日恒大股价的振幅超过38%,这意味着,持有恒大65.06%股份的许家印,其个人账面财富经历着146亿港元(约合116.80亿元人民币)的起落——这相当于恒大卖一年房子的利润。也就是说,如果许家印对股价下跌不管不顾,他将和很多股民一样——“这一年白干了”。

许家印选择了采取行动。大股东回购,永远是给市场注入信心的最直接方式。但很少有企业主能如许家印这般用真金白银换取最直接的信任。

在此轮A股暴跌中,不少上市房企发布了大股东增持计划以及不减持承诺,有的还鼓励高管人员认购股份。其中又以万科最为典型,它发布了一个百亿回购计划,但并没有设置明确的时间表,这更像是一个以低成本方式改善市场预期的心理游戏。这个回购计划没能挽救万科,7月8日这天,它收盘于13.26元,已经跌出了为回购设置的13.70元/股心理防线。

还有不少企业选择“高挂免战牌”,试图利用停牌躲避此轮暴跌的锋芒。

港股受到波及似乎在所难免,但很少有人预料到风暴来得如此猛烈。其实,恒大的股价已经经历了两个月的缓慢下跌,从5月初的8.40港元历史最高点,回落到7月7日收盘的3.76港元。恒大已无退路可言,况且,它最近还发布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打算将旗下健康、足球、文化等板块相继分拆上市。这些都是给资本市场的正面反馈,7月8日的暴跌,是许家印无法接受的。

恒大刚刚发布了6月份的销售业绩。这是一份非常亮丽的成绩单,单月实现合约销售247.5亿元,与万科、保利并驾齐驱,在5月份之后再度刷新了单月销售记录,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8.8%。上半年实现合约销售871.1亿元,完成全年1500亿销售目标的58.1%,进度非常理想。

恒大曾经饱受诟病的债务结构问题,也取得了重大改善。趁着内地货币宽松的大环境,恒大首度开启了红筹房企境内发债之旅,200亿元的规模在20天内分两次三批成功发行,利率分别在5.38%、5.30%和6.98%。这一笔相对便宜的钱成功入袋,为恒大提供了充足的弹药,也为许家印在股价低估时果断进行回购增添了底气。

股价是许家印长期以来的痛点。他曾经不止一次公开强调,恒大的股价被严重低估。这家销售规模位列中国前五的企业,当前市盈率仅3.8,市净率0.46,这意味着其股价不及每股净资产的一半。这些反映上市公司受到资本市场垂青程度的指标,远远比不上与它同时上市的龙湖(龙湖当前市盈率5.76,市净率1.01)。

许家印并不甘心,但更令他深恶痛绝的是,因为一些在国内房地产行业普遍存在的缺陷,恒大成了国际资本“空军”眼里的羔羊,针对恒大股价的狙击轮番上演。恒大上市后的这6年,几乎就是一部与做空者在股价K线上赤膊缠斗的血泪史。

在恒大上市之初,为了换取国际投资者的认购支持,许家印曾和它们订立“补偿机制”,这相当于股价的“对赌协议”——如果股价在约定的时间内未达预期,许家印将进行赔付。结果可想而知,许家印惨败,赔付了高达12亿港元(约合9.61亿元人民币),这在许家印心中留下了一块不小的“阴影面积”。

此后,许家印在多个场合斥责国际对冲基金“做空兼造谣”:“我对这种行为恨之入骨,我有机会报复他们的!”果不其然,在2011年,恒大曾主动回击,与对冲基金进行“对撼”,采用的手段依旧是最简单和最有效的——回购。这在短期内取得了成效。

当时,许家印甚至指示将上市公司现金的10%作为回购股份的长期备用资金。

但这并未终结战事,反而使得恒大亮尽了底牌,完全暴露在了做空者的炮火范围内。2012年6月,恒大在美国调查机构香橼的精确打击中迎来生死考验。当时,香橼利用一份并不严谨的调查报告,掀起一场针对恒大的沽空风暴。

这是一场十分惊险的恶仗。这一次,恒大同样利用回购股份作为回应,并逐条批驳香橼的指摘。除此之外,恒大还对外表示,不排除使用法律手段来对付恶意做空者。有消息显示,当时恒大内部人士曾到香港警务处商业罪案调查科报案。

去年底,香港证监会曾发布一份通告显示,已经对香橼的创始人Andrew Left展开研询程序,指出其在2012年对恒大的调查报告中犯有失当行为。在两年半之后,许家印在与香橼的恶斗中迎来一场迟到的胜利。然而事实上,与做空者常年的纠缠中,恒大的股价一直没有恢复元气,直到赶上今年这波市场行情才走出阴霾。

在这些大背景下,7月8日的暴跌,无疑再度挑拨着许家印的神经。长期与沽空者的斗争中,回购股份几乎成为恒大的条件反射。这一次,许家印用前所未见的大手笔,成功扭转大势,一扫心中多年累积的郁闷。但这并非结束,要让恒大在底子里获得国际投资者的认可,许家印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许家印

  • 许家印两年前20亿买下的伦敦豪宅摆上货架
  • 恒大集团:目前全国保交楼项目中未复工项目38个,要求9月30日前全面复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许家印惊魂一日

在港股暴跌的7月8日,许家印打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股价战。他的个人财富,因而在这一天经历了146亿港元的起落。用周星星的话来说,许老板这一天大起大落得太快,实在是太刺激了。

恒大地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图片来源:CFP

中国A股市场的恐慌情绪,在7月7日晚间传导至大洋彼岸的美国,纳斯达克中概股一片惨绿。恐慌迅速蔓延至港股,7月8日开市后,恒生指数急速下挫,盘中创下2008年以来最大跌幅,收盘23516.56点,大跌5.84%,全港个股1778只下跌,仅57只上涨。

这几乎是一场大规模、无差别杀伤的灾难。连基本面良好的绿城、华润、龙湖等绩优内房股都难以幸免,一度创下15%-20%的惊人跌幅。万达商业在时隔多日之后,再度跌破发行价,王健林首富位置堪忧。

但有一支地产股票竟然完成了逆袭。它在开盘后一度跌去19%的情况下,迅速拉升,并在午后实现了上涨19%的超级大反转,最终以3.19%的涨幅收尾。这家房企就是恒大地产(03333.HK)。“万绿丛中一点红”,这是属于许家印的历史性的一天。

恒大在晚间公布了原因。原来,这一天恒大用14.75亿港元(约合11.82亿元人民币)回购了3.74亿股,占已发行股份的2.39%。每股回购价格在3.31港元-4.48港元,平均价格3.94港元。这意味着,恒大在股价暴跌三分钟后就启动了回购,并且一直把股价助推到当日最高价4.48港元(涨幅19%),最终稳定了自己的盘面。许家印用惊人的速度完成了对大盘的逆袭,他似乎对此早有准备。

全天恒大换手了6.52亿股,排名沪港通标的股第六,港股第十,成交额高达25.2亿港元(约合20.16亿元人民币)。

当日恒大股价的振幅超过38%,这意味着,持有恒大65.06%股份的许家印,其个人账面财富经历着146亿港元(约合116.80亿元人民币)的起落——这相当于恒大卖一年房子的利润。也就是说,如果许家印对股价下跌不管不顾,他将和很多股民一样——“这一年白干了”。

许家印选择了采取行动。大股东回购,永远是给市场注入信心的最直接方式。但很少有企业主能如许家印这般用真金白银换取最直接的信任。

在此轮A股暴跌中,不少上市房企发布了大股东增持计划以及不减持承诺,有的还鼓励高管人员认购股份。其中又以万科最为典型,它发布了一个百亿回购计划,但并没有设置明确的时间表,这更像是一个以低成本方式改善市场预期的心理游戏。这个回购计划没能挽救万科,7月8日这天,它收盘于13.26元,已经跌出了为回购设置的13.70元/股心理防线。

还有不少企业选择“高挂免战牌”,试图利用停牌躲避此轮暴跌的锋芒。

港股受到波及似乎在所难免,但很少有人预料到风暴来得如此猛烈。其实,恒大的股价已经经历了两个月的缓慢下跌,从5月初的8.40港元历史最高点,回落到7月7日收盘的3.76港元。恒大已无退路可言,况且,它最近还发布了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打算将旗下健康、足球、文化等板块相继分拆上市。这些都是给资本市场的正面反馈,7月8日的暴跌,是许家印无法接受的。

恒大刚刚发布了6月份的销售业绩。这是一份非常亮丽的成绩单,单月实现合约销售247.5亿元,与万科、保利并驾齐驱,在5月份之后再度刷新了单月销售记录,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8.8%。上半年实现合约销售871.1亿元,完成全年1500亿销售目标的58.1%,进度非常理想。

恒大曾经饱受诟病的债务结构问题,也取得了重大改善。趁着内地货币宽松的大环境,恒大首度开启了红筹房企境内发债之旅,200亿元的规模在20天内分两次三批成功发行,利率分别在5.38%、5.30%和6.98%。这一笔相对便宜的钱成功入袋,为恒大提供了充足的弹药,也为许家印在股价低估时果断进行回购增添了底气。

股价是许家印长期以来的痛点。他曾经不止一次公开强调,恒大的股价被严重低估。这家销售规模位列中国前五的企业,当前市盈率仅3.8,市净率0.46,这意味着其股价不及每股净资产的一半。这些反映上市公司受到资本市场垂青程度的指标,远远比不上与它同时上市的龙湖(龙湖当前市盈率5.76,市净率1.01)。

许家印并不甘心,但更令他深恶痛绝的是,因为一些在国内房地产行业普遍存在的缺陷,恒大成了国际资本“空军”眼里的羔羊,针对恒大股价的狙击轮番上演。恒大上市后的这6年,几乎就是一部与做空者在股价K线上赤膊缠斗的血泪史。

在恒大上市之初,为了换取国际投资者的认购支持,许家印曾和它们订立“补偿机制”,这相当于股价的“对赌协议”——如果股价在约定的时间内未达预期,许家印将进行赔付。结果可想而知,许家印惨败,赔付了高达12亿港元(约合9.61亿元人民币),这在许家印心中留下了一块不小的“阴影面积”。

此后,许家印在多个场合斥责国际对冲基金“做空兼造谣”:“我对这种行为恨之入骨,我有机会报复他们的!”果不其然,在2011年,恒大曾主动回击,与对冲基金进行“对撼”,采用的手段依旧是最简单和最有效的——回购。这在短期内取得了成效。

当时,许家印甚至指示将上市公司现金的10%作为回购股份的长期备用资金。

但这并未终结战事,反而使得恒大亮尽了底牌,完全暴露在了做空者的炮火范围内。2012年6月,恒大在美国调查机构香橼的精确打击中迎来生死考验。当时,香橼利用一份并不严谨的调查报告,掀起一场针对恒大的沽空风暴。

这是一场十分惊险的恶仗。这一次,恒大同样利用回购股份作为回应,并逐条批驳香橼的指摘。除此之外,恒大还对外表示,不排除使用法律手段来对付恶意做空者。有消息显示,当时恒大内部人士曾到香港警务处商业罪案调查科报案。

去年底,香港证监会曾发布一份通告显示,已经对香橼的创始人Andrew Left展开研询程序,指出其在2012年对恒大的调查报告中犯有失当行为。在两年半之后,许家印在与香橼的恶斗中迎来一场迟到的胜利。然而事实上,与做空者常年的纠缠中,恒大的股价一直没有恢复元气,直到赶上今年这波市场行情才走出阴霾。

在这些大背景下,7月8日的暴跌,无疑再度挑拨着许家印的神经。长期与沽空者的斗争中,回购股份几乎成为恒大的条件反射。这一次,许家印用前所未见的大手笔,成功扭转大势,一扫心中多年累积的郁闷。但这并非结束,要让恒大在底子里获得国际投资者的认可,许家印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