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墨西哥为什么越扶越贫?

墨西哥南北所面临的状况截然不同:一面是统一强大的美国一边是极其破碎复杂且贫困的中美洲,所以墨西哥对北面混合着依赖与警戒,对南面则希望划清界限。

文 | 地球知识局 霍大元帅

编辑 | 棉花

NO.1053-墨西哥扶贫

墨西哥是拉美国家中最北的一个,与美国隔格兰德河与美墨战争中打出来的平直国境线相望,本应领受北美风气之先,成为拉美进步的代表国家。

离美国太近未必就能过得很好

墨西哥和中美洲都是例子

反而是离得较远的巴西、阿根廷、智利相对富庶

然而墨西哥在这方面远不如智利那般令人眼前一亮。尽管其经济总量仅次于巴西为拉美第二,世界第14,但墨西哥还是没有解决拉丁美洲经常出现的发展陷阱。最集中的体现,便是这样一个经济总量全球前列的国家竟有一半左右的贫困人口。

如何帮助这些人走出贫困,成了墨西哥的一个大问题。

劫富济贫 卖车试试

墨西哥的核心板块

要理解墨西哥严重的贫富分化局面,首先要对墨西哥版图内的地理分布有所了解。

墨西哥的核心国土主要由三部分组成:墨西哥高原、东海岸平原和西海岸平原,这三块主要地区呈纵向平行分布,其分界线便是著名的东马德雷山脉和西马德雷山脉。

除去下加利福尼亚和尤卡坦这两个半岛

墨西哥的主干分为西海岸,中部高原、东海岸

这两座墨西哥境内最重要的南北向山脉使得其中部国土隆起,首都墨西哥城便位于这片高原的南部。这是一座由墨西哥的土著居民阿兹特克人人工营造的城市。

高原虽然限制了墨西哥城的对外沟通,但连片的高原也有自己的明显优势:矿产丰富、地势高不容易泛滥、河流上游截留方便、军事上易于防守,因此在多对手的竞争中,成规模的高原竞争力并不弱,远在亚洲的波斯和山西地方政权已经多次证明了这一点。在墨西哥城平地起高楼,并非没有道理。

阿兹特克人的特诺奇蒂特兰曾经是建在湖上的城市

不过水面在西班牙人占领后就逐渐被排干

(图片来自wikipedia)

但阿兹特克人其实并非唯一的土著,还有一群奥尔梅克人在西班牙人到来之前与他们竞争。这支土著民的控制范围主要在东马德雷山脉以东的沿海平原,这里地势较缓,河流密集。

进可攻退可守

经济上需要完备的基础设施沟通东西港口

尤其是东面的维拉克鲁斯港

在西班牙人渡海而来时,东部平原又附加了与欧洲进行海上交易的功能,成为农业-商业复合型经济区,价值更加突出。现在墨西哥的高盈利产业主要是加工制造业,向欧洲和美国方向的出口,主要还是通过韦拉克鲁斯港实现。

这片区域向北延伸,都是墨西哥富裕指数排名较高的地区。当然这种繁荣并非没有阴影,高速的城市化在拉美往往伴随着贫民窟文化,这些城市概不例外。

西班牙人统治墨西哥的双中心

一个是中部墨西哥城,一个就是东海岸韦拉克鲁斯

(图片来自wikipedia)

而西马德雷山脉另一侧,还有一些面向太平洋的城市。从农业角度看,墨西哥西海岸的山势过于陡峭,不适合发展农业。但当全球通过海洋形成一体化时,西海岸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它是墨西哥与美国西海岸的主要沟通渠道,更在东亚崛起时成为拉美与东亚国家贸易的前线,在现代也得到了发展。

相比东海岸

西海岸平原非常狭窄,北部则是广阔的荒漠

虽然向西向北是通向太平洋和美国的必经之路

但墨西哥也不得不为此投入极大的基础开支

船只沿着圣地亚哥大河上溯,很快就能抵达墨西哥现代的第二大都市圈——瓜达拉哈拉。它早先扮演着美国境外加工业最后一站的角色,从东亚到来的工业零件在这里进行低成本总装,然后运入美国。在加州信息产业崛起之后,瓜达拉哈拉又承接了部分外包工作,成为全国信息产业中心,号称小硅谷。

瓜达拉哈拉一商业区

(图片来自wikipedia@Edmondhcc4-)

简单来说,墨西哥城是这个国家的政治经济核心,中央政府凭借高原的优势位置能够掌握东海岸和西海岸,将其生产力水平提到国家平均线以上。而在这块精华地区的南北两头,则是无尽的边缘区,各有各的问题。

南北各有各问题

墨西哥的南北两端虽然也是东、西马德雷山脉和墨西哥高原的延伸,但生存和生产条件却在不同的方向上走向极端。

在南方,阿托亚京河谷切断了墨西哥高原,再往南去,高原就不再连贯,而是由一连串破碎的山地代替。破碎的山地意味着人类必须找到在丘陵之间的山坳或者盆地以定居,各个聚居区之间的联系就被减弱,不利于统一管理。而阿托亚京河也让墨西哥城的影响力难以跨过河流渗透到南方,反对派势力就容易在这样的边缘地区滋生。

南有破碎山谷中的热带雨林

北有极度干旱的荒漠边疆

事实上这里的反对派与墨西哥城联邦政府之间的矛盾也夹杂着一些种族问题。

墨西哥主体人口(约60%)是印欧混血后裔,也就是中南美常见的拉丁人;还有10%的白人后裔,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最高,受教育水平和资源掌握量也最大,基本生活在大城市,是收入最高的族裔;剩下30%都是未经混血的印第安原住民,他们无力与混血族裔竞争,只能蜷缩在南方经济价值低下的土地上。

墨西哥边远地区一居民屋

(图片来自wikipedia)

再往南,在墨西哥与危地马拉国境线上的恰帕斯州,恰帕斯山脉是其地理主体,而它延向危地马拉和洪都拉斯,与墨西哥城的关系更加微妙。墨西哥联邦政府控制这一地区最主要的目的乃是为了获取陆上的缓冲带,所以非但不在此搞建设,甚至还有意识地进行隔离。当地的医疗、教育、交通水平都是全国最低。

墨西哥南北所面临的状况截然不同

一面是统一强大的美国

一边是极其破碎复杂且贫困的中美洲

所以墨西哥对北面混合着依赖与警戒

对南面则希望划清界限

这就导致了几乎无法挽救的贫困。墨西哥南部的恰帕斯州,瓦哈卡州和格雷罗州正是全国最贫穷的州,贫困率全部都在60%以上,比一些非洲国家更高。(1.恰帕斯州,2.格雷罗州,4.瓦哈卡州)

而在北方,墨西哥高原开始向美国南部过渡,双方甚至还共享了科罗拉多河和格兰德河两条大河,本应有共同建设的动机。但很可惜,这是一片沙漠化严重的地区,缺乏产业发展的气候和地貌基础,最适合北墨西哥的代工业很难发展起来。

虽然共享着这条西部大河

但在入境墨西哥之前就被美国人榨得不剩多少了

不过既然发达的美国邻居在侧,当地人还是可以轻松找到一条生路——毒品。

墨西哥北部与首都墨西哥城之间的联系本就因沙漠显得疏离,独立性很强,非法交易成本较低。从更远的南美洲银三角(哥伦比亚、秘鲁、玻利维亚、巴西)运来的毒品,只要进入墨西哥北部,就能有办法混进美国。这壮大了墨西哥毒枭,使之拥有与联邦政府对抗的实力,以至于上演了剿毒部队被毒枭联军伏击的惨剧。

墨西哥一个非法罂粟种植地

(图片截自youtube)

对于当地的普通民众来说,毒品交易对他们的生活没有任何正向帮助。由于毒品交易高利益高风险的特质,本质上说这是一个利润高度垄断,且没有公开产业链的产业,利益尽归贩毒团伙之手,守法民众无法共享收益,只能选择逃离。

总统最近还提议将所有非法麻醉品合法化

所以从数据上看,奇瓦瓦州这样的北方州贫困比例并不高,但那是因为当地人口稀少,为数不多的居民大多参与高利润的黑色行业,对解决整个国家的贫困问题没有什么借鉴价值。

美墨边境上的小城

干什么最赚钱呢?

扶贫困难多

其实除了地理上的原因,墨西哥在经济发展上的一系列不当操作也导致了贫困人口比例长期居高不下。其中最典型的就是教育困难。

墨西哥的贫民窟

(图片截自youtube)

其实在50~60年代,墨西哥政府曾下大力加强教育,一度将文盲比例降低到了7%左右。但由于国内局势动荡,民选政府政策延续性差,该国经常周期性爆发经济危机,再加上人口爆炸,对教育的投入也无法维持。因此到了21世纪,墨西哥人口的受教育程度反而下降了,目前有70%以上的墨西哥家庭,至少有一个人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

墨西哥这个人口结构也是相当年轻

(图片截自wikipedia@Demmo)

当然接受过教育也未必有用,由于经济局势动荡,高学历水平的毕业生常常面临毕业就失业的窘境。在2005年局势最堪忧的时候,只有20%的应届毕业生找到了工作,创下了高学历人群失业比例的新高。

产业结构决定了你能找到什么工作

没这个产业,再高学历也不好使

而缺乏就业岗位的原因则是资本对这个国家的经济缺乏稳定预期,别说外资不敢在此设厂,占据了墨西哥42%财富的那最富裕的10%的国民也选择在国外投资。而由此导致的更大贫富差距将开启下一轮恶性循环:贫民无力接受教育,劳工素质低下,无法从事高难度工作,投资吸引力更低。

再向上追溯,就要说到墨西哥政府腐败的恶名了。

2016年一些拉美国家的群众

表示会行使贿赂的比例

(图片来自透明国际)

墨西哥国有公司垄断了油气、电力、自来水等命脉产业,而与政府过从甚密的个人则被特许垄断了媒体、电信和原材料工业,新生力量基本无法找到发展缝隙。互联网的出现倒是带来了一些改变,如近年来墨西哥的网购和外卖行业兴隆发展,但这只能解决大城市就业问题,覆盖面实属有限。

贫民过多造成的问题远不止贫民窟这么简单。对于墨西哥城的联邦政府来说,如果不能有效控制边疆的贫困地区,将会造成更大的分裂困扰,并削弱政府对抗北部毒枭叛军的能力。最差的结果甚至是联邦分崩离析,扶贫工作不做也得做。

偏远乡村一家墨西哥穷人

(图片来自youtube)

所以从1997年开始,墨西哥政府就启动了社会援助计划PROGRESA,后来又更名为“机会方案”,试图改变贫困地区的命运。

接受援助的对象主要是贫困地区已经为人母的女性。她们需要签署协议,根据政府制定的方案,保证资金用于孩子的教育、医疗投入。为了减少慈善组织从中插手出现冗余成本(这在先进的德国已经蔚然成风),预算由政府直接发放。

该计划的官网

http://www.progresa.com.co/

这项扶贫计划的成效如何呢?

一开始是很有效的,由于其筛选对象具有科学性,还有事后回访监督的机制,一时间成为拉美各国扶贫行动的样板工程。然而15年过去了,最早接受资助的孩子应该已经长大成人参与工作了,但墨西哥的贫困人口比例仍在45%以上。去年难得降到44%,墨西哥政府还当一个大新闻好好宣传了一番。

降了一个点

当然大新闻

再反追原因,人们发现,拿到了补助的家长,不会真的把钱用于孩子的教育,而是很快就吃喝一空。而根据联合国的估计,墨西哥官僚系统的贪腐每年吞噬这个国家GDP的9%、公共支出预算的30%,扶贫补助金有多少能发到需要的家庭手里,也是个问题。

看来,想要真正达成扶贫的目的,还是要从改变贫困人口受局限的思路做起,为他们提供细水长流的收入渠道。另一个重要的工作,则是厘清预算发放过程中的损耗,确保科学发钱,精准到户。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END

制图 | 孙绿

校稿 | 猫斯图

微信公众号 | 地球知识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