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真实的郭京飞,是苏明成的反面

“我挺逗的啊,跟谁都嘻嘻哈哈的,但不太像明星。”

文|时尚先生Esquire

第25届上海白玉兰奖颁奖典礼上,郭京飞凭借《都挺好》中,苏明成这一角色获得最佳男配角奖。

将反面角色演绎到“人人喊打”的郭京飞对话Esquire,让我们一起解读这个生活过得自由散漫,没有偶像包袱的犯㤘男孩。

ESQ:我看你在《都挺好》播出之后天天在微博上说“我不是苏明成”,是遇到了什么压力吗?

郭京飞:一个反面角色演得成功,很容易给演员的现实生活带来数不清的灾难。演员也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当年很多老前辈比如冯远征先生他们演完反面人物,演员本人被骂成什么样,家人被攻击,他们的孩子在学校里被嘲笑。这些连带的 “苦果” 都让演员承担了,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这一次,我要感谢观众的仁慈、理解和文明,大家越来越理智了,分得清演员和角色了。

ESQ:你觉得苏明成算是个反面角色? 我们都觉得他挺可爱的啊。

郭京飞:不是反面角色,应该说他起码是个有争议的人物,对吧? 对演员来说,演这种角色是好的、有意思的,谁愿意只演一个 “高大上” 的壳啊,太空了。接《都挺好》的时候,我只看了前五集还是前十集的剧本,知道整个故事的大概走向,我以为我演的这个苏明成很快就能反转过来,再加上团队也不错,我基本上都没犹豫,就决定了,接。不过我知道,我的宣传工作人员有得辛苦了,这个角色演好了肯定出彩,但是可能会给他们带来很多问题。

ESQ:你怎么看待像《都挺好》里苏明成这样的男人?

郭京飞:就是一个妈宝男嘛,一个很简单的人物,一个可怜的孩子,一个牺牲品,生活中随处可见。其实这个角色的表演难度比较低,演现代人就是要放松、自然,你说我为了这个角色揣摩人物或者下了多少功夫,还真没那么夸张,身边很多人都有这个人物的影子,演好其实不难,观众也很容易有共鸣。

ESQ:怎么看待现代家庭关系?

郭京飞:我们家是真的都挺好,我是独生子女,我爸我妈很开明,基本上支持我做的所有事情。我爸是中国第一批男乘务员之一,他很羡慕飞行员,觉得我的儿子长大要是能当上飞行员,那可真是光宗耀祖了。我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嘛: 老郭家的孩子,在北京出生的,爸妈又希望我以后翱翔天空。但我对飞行员这个职业非常没兴趣,我爸也就觉得算了,人各有志,从来也没强迫过我。

ESQ:现在家庭教育确实是个很大的难题......

郭京飞:是啊,人们越来越重视教育,《都挺好》里面那种中国式家庭关系是一个时代的问题。因为父母那一代受的教育比较少,才会有所谓的传统观念,孩子这一代受了不少教育,但是某些观念因为总有家长在耳边念叨,所以一部分传统概念还在延续。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一个过程,教育慢慢地会把这些所谓的传统观念洗得干干净净的。

ESQ:你会怎么教育下一代?

郭京飞:我是个非常重视教育的人。我觉得教育最重要的是要遵循人性,人性是自私的。你希望在这个社会上得到更多的爱、更多的温暖,那你就去爱别人。你去攻击别人,又让这个社会给你温暖,凭什么呀? 第二句大实话是: 人与人之间要保持距离。孩子对父母也是,父母对孩子也是。你生了他,他就一定要养你吗? 第三句大实话是:成年人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做事之前要把后果和道理想清楚。想清楚了再去做事情,人就会更包容。

ESQ:演员不都是感性的吗? 你还挺理智的。

郭京飞:我总是觉得,上天给每一个人规划好了一条路,你会自然而然地顺着那道槽走进去,然后像滚珠一样在里边一直滚下去。理性工作,感性生活是我的准则。我得感恩上帝给了我一个适合自己的职业。我 17 岁就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老师们也都挺喜欢我,我意识到自己在表演方面可能是有天赋的,才敢这么一路走下去。

ESQ:有点儿好奇老师当时是怎么鼓励了你,说你是演戏的这块料?

郭京飞:没这么夸张。我的老师算是老一辈的,有点儿古板。他们经常说“演员是人类的灵魂工程师”,现在的老师可能不会这么理直气壮地说出这样的话来了。当你一次一次走出校园、打过实战以后,你再回头想想老师说的,会发现你面对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境遇。老师们给你画了一幅七彩云朵,实际上全是阴天,但因为你知道好天气什么样,你根本不怕现实中的风吹雨打,能扛住。

ESQ:除了老师的鼓励和科班教育,你大学还学了什么能让你收获至今的知识吗?

郭京飞:老师鼓励我心怀感恩,至少在大学四年里非常纯粹地热爱表演,对演员这个职业心怀神圣感。大学我还研究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学科,就是哲学。纯属个人爱好才研究它的,当时是希望围绕 “人性” 获取更多相关的营养来丰富自己。那会儿喜欢哲学的另一个原因是年纪小、想显摆。当时我喜欢聊这种形而上的东西,其实就跟现在有些人爱看仙侠是一样的,讨论的都是我们未知的、没见过的。

ESQ:我一直以为哲学是逻辑思维,是理论,但你会让它平复你的内心,这还挺厉害的。

郭京飞:在秦朝,“哲”就是聪明的意思,哲学就是聪明学。哲学会给你一双换位思考的眼睛,教我们用思辨性思维去看待事物。把问题看清楚了以后,可能会更好地融入,让人不那么痛苦。但是你别太深入哲学,太深入容易越走越远,上升到神学,然后在那儿画圈圈,人是很痛苦的,到最后崩溃了,想不明白了,那就不好了,没意思了。

ESQ:用这么多哲学理论武装头脑,你会更理智地看待成名这件事吗?

郭京飞:刚入行的时候我很想红,想出名,想被所有人都认识。谁也别说 “我就想当演员,我就喜欢演戏” 什么的,你喜欢演戏为什么? 不就是为了能有更多人喜欢你吗,让人都知道你、都认识你,好戏都来找你。活到这个年纪,我才开始有使命感,40 岁了,不惑了,慢慢地开始清楚了,明白了做人要淡一点。现在要是再有人问我“演员是什么”,我就直接告诉他,我觉得演员就是观众的服务生,我是从事服务行业的,尤其是做电视剧演员。

ESQ:对,我也发现了,你这几年演了很多电视剧......

郭京飞:你信吗? 电视剧非常考验演员的基本功。我不喜欢在电视剧里面说更多的品位啊、艺术啊,因为电视剧的本质就是服务于大众。它让观众在里面找见自己,有代入感,最后总结一个小小的、美好的价值观。所以《都挺好》成了,它是剧作的巨大成功,因为所有观众都能够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同时也看得爽、骂得爽、恨得爽、爱得爽。

ESQ:很多人都怕做电视剧演员,觉得还是电影“高大上”,你不这么想?

郭京飞:完全不会,老百姓每天工作很累,我们来为大家提供一场精神上的按摩,这就是电视剧为这个社会创造的价值。其实商业电影、商业话剧的本质也是这样。艺术电影、文艺片和比较文艺的话剧,服务的是一小部分的知识分子了、愿意思考的人,我们探讨一下人类的未来、宇宙的未来。不过后来我发现,没什么用,没什么意思,未来就是那个样子,我觉得其实要反过来总结自己。

ESQ:最近总结出了什么?

郭京飞:我是认为,不管话剧还是影视剧作品都应当对社会有正确的价值观的引导,同时对观众的审美负有一定的引导责任。以前可不会,以前太轻狂了。那时候的我特别特别反叛,看这不顺眼,看那不顺眼,觉得这人俗、那人俗,这对不起我,那也对不起我。现在我觉得自己当时真的特别无聊,你较那劲干吗呢,你凭什么要求别人呢,每个人的活法不一样。其实你不就是想标新立异嘛,就想告诉别人“我跟别人不一样”,“我是独一无二的”,这些事儿当时想不明白,现在再看真的全懂了。

ESQ:这是你过了不惑之年之后的感悟?

郭京飞:可以这么说吧。现在我想得很明白: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又都不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我们生活在社会里,我们就必须遵从这个社会的属性。我们获得的一切都是从这个社会里拿出来的,比如我们所受的教育,我们学会的语言,等等等等。我们得回馈社会啊,让别人也能从你的身上汲取养分,才能把好东西传承下去,这叫反哺社会,我们不能翻脸不认人。你天天吃超市里的东西,贼方便,享受完了你还觉得社会给你带来了很多很多的不自由,我去,这就有点儿不地道。

ESQ:你现在还会叛逆吗?

郭京飞:也会啊,犯 。演员这个职业特别容易让人变得过于自我。这个职业说白了其实就是俩字,“看我”。但是你得想清楚,有人看你以后你要干吗,你能不能让人一直看你,你能不能让人家觉得把目光锁定你的时间没有白白浪费,这很重要。当年在话剧舞台上,那感觉肯定是更光荣、更被人尊重的。话剧演成那样,每天谢幕时刻观众的反应就是你今天表现最直接的反映,很多次我都看着观众们站着不走,一直鼓掌,我也心潮澎湃。电视剧就没有这种成就感了。

ESQ:现在你还会去演话剧吗?

郭京飞:现在不了,但我是从话剧舞台上走出来的,很多人说话剧不红,但我知道,多少人在为了一幕剧服务,在奉献自己的青春,我很尊重这个舞台。以后如果我接话剧,那肯定是服务小众的,话剧应该还是一个我发声或者讲话的地方。我现在不想表达什么,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我还没回去演话剧呢,就说明我没有欲望说话。

ESQ:不过你现在能一直做演员,演的角色也是你喜欢的,这就挺好。

郭京飞:对啊,人总要知道满足。你看《都挺好》其实就在用整个一部剧在反复探讨快乐这个话题。每个人身上都有优点和缺点,你可以选择发现优点、放大优点,这样你自己舒服,别人也舒服。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给出去什么,弹回来的一定是同样的东西。这个道理很多人跟我说过,但是我以前心里吃不住劲,觉得你们别跟我说这些老生常谈,没用。现在自己这么一路摸爬滚打走下来了,我就想说,大家都不容易,干吗不对周围人好一点。现在的我就想传递爱和快乐,我不想再去进攻任何人了。

ESQ:你现在快乐吗?

郭京飞:谁都可以快乐,真的。你先学着活得糊涂一点,越糊涂越好。那些你知道的、明白的,忘了就是了。快乐的时候,你不会去想其他的,眼前全都是笑嘻嘻的脸,会阻拦那些悲观的思想。别害怕,别恐惧,大大方方。你要知道,你没有什么好失去的,因为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想开了,大家舒服,你也快乐。

ESQ:40 岁的你活明白了?

郭京飞:不算明白,可能 50 岁的时候,我看现在的自己又很无聊。可是咱们既然活着,就应该想办法活好。我们改变不了什么,我们能调整的只有自己。我要在毫无意义中寻找到出路,我选择用快乐对抗无意义的一切事件。

ESQ:在见你之前我以为你是个很逗的人。

郭京飞:我挺逗的啊,跟谁都嘻嘻哈哈的,但不太像明星。我比较自由散漫,没有偶像包袱,生活也挺放松,就是爱跟自己较劲。不过我挺知足的,高高兴兴也是过一天,咱们干吗不笑着过呢,你说是吧?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