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猎豹“跳水”

曾经的猎豹移动自上市起,市值便一路高歌,一度达到52亿美元,月活跃用户量超6亿。但是,2016年谷歌开始调整广告策略,严重影响猎豹的营收。自此,猎豹的股价开始大幅下跌,市值缩减,难见涨幅。

文|智能相对论 陈选滨

2018年3月21日晚,北京水立方,机器人之夜现场,身着黑色T恤的傅盛站在泳池边上,虽然全场的目光随着明亮的聚光灯聚焦在他的身上,但是没人看得清此时戴着黑色泳镜的他眼神中是什么样的情态,只见他忽然一头扎进了水中,跳入了水立方的泳池。

或许,这一刻外界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上岸后,他解释道:“因为只有这个环节,能表达过去的猎豹和我,以及猎豹所有同事的心情。”

如今,回顾过去16年-18年的猎豹移动,何尝不是一个高登楼台,又跳落水中的坎坷过程!曾经的猎豹移动自上市起,市值便一路高歌,一度达到52亿美元,月活跃用户量超6亿。但是,在2016年谷歌开始调整广告策略,严重影响猎豹的营收。自此,猎豹的股价开始大幅下跌,市值缩减,难见涨幅。

那一次,猎豹的股价真的是跳水了。

2018年11月,猎豹移动涉及“广告欺诈”的负面新闻爆出,又起风波,股价再次大跌。这一年,傅盛跳水后,已经上岸,并展开了对人工智能产业的攻略,而猎豹移动却不能。舆论的风波始终将它卷在了水中,施展不开拳脚。

2019年6月14日,猎豹移动发布本年度的Q1财报,也似乎证明了这一点。

股价跳水,“四轮驱动”失衡

北京时间6月14日晚,猎豹移动对外发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的财报。其后,在美股开市一小时内,其股价出现大幅下跌,一度由盘前3.95美元跌到3.71美元,情势不甚乐观。

整理财报的重点,如下:

1.第一季度总营收达到10.8亿元人民币,达到此前预测的高端,但相对于18年Q4的营收环比下降21.74%;

2. 移动娱乐业务同比增长41.7%至5.56亿元人民币,基本持平18年Q4的同类营收,此外19年Q1的占比为51%,超过移动工具业务,成为猎豹移动的首要营收业务。

3. 猎豹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营收入4.98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36.4%,据财报披露,主要受18年“广告欺诈”的负面新闻持续影响;

4. 其他收入同比增长299.2%至315万元人民币,相比18年Q4有所下滑,主要来自小豹翻译棒在国内市场的良好表现;

5.2019年Q1猎豹移动的全球移动月活跃用户约为4.35亿人,其中70.3%来自海外市场;

6. 猎豹移动的研发费用同比增长33.7%至1.97亿元人民币,主要是因为手机游戏和人工智能研发人员的增长;

7.2019年第一季度的现金流约为34.23亿元人民币,依旧相对稳定。

对于本季度猎豹移动的财报,确实能看出其在市场和资本的多重打击下,陷入了一个增长相对乏力的时期。

傅盛曾寄望猎豹移动能形成一个基于AI技术,以工具、互联网娱乐、机器人和投资为核心的“四轮驱动”的增长模式。但是,就目前的发展来看,“四轮驱动”受到多重影响,出现了规格大小不一的四个轱辘,使得猎豹移动在本年度将会走得有些“颠簸”。

猎豹工具产品及相关服务在18年11月被“广告欺诈”的负面新闻影响,营收受到剧震。在该事件中,谷歌下架了猎豹移动的相关应用,并中断相关广告服务。曾作为猎豹移动的品牌标志的工具类业务,既是优势,又成了软肋。

以猎豹清理大师为主的工具类产品工具属性太重,缺乏用户沉淀,对于用户时间和用户留存率的把控基本上没有主动性,又十分依赖与第三方平台的合作,且极易被其他竞争对手所复制,这种天然的产品属性在日渐激烈的互联网竞争中只能沦为“炮灰”。所以,不难想象为什么猎豹移动要主动求变?出海、投资短视频、做直播等等一系列的动作,都在于曾经虽然做到顶端的工具类优势逐渐的被其他竞争对手所消磨、替代,需要在市场区域和市场方向都做出调整改变。

此外,这种工具属性会一直牵制此类业务的扩展,可能会因为进入新市场得到暂时的提升,但不足以成为互联网攻守的阵地。这一点,或许如今猎豹的工具类财报数据便是一个比较好的佐证。

当然,从猎豹移动在业务调整和AI的抉择上来看,似乎它也十分清楚这个趋势,未来的互联网不存在“工具之王”,在AI的赛道上夯实基础,重建自己的产品优势才是正解。

互联网娱乐作为现在猎豹占比最大的营收业务,无疑是驱动最快的轮子。在这项业务中,有两个玩法不一样的模块,一是快长快消的轻游戏,讲究游戏本身的更新迭代和玩法升级,二是Live.me的直播平台,讲究用户本身的用户沉淀和集群效应。

可以说,一个是重开发的快打法,另一个是重运营的慢打法,19年Q1增加了手机游戏的研发费用,可见猎豹移动对这个现金牛业务的重视程度。通过财报披露的信息,猎豹移动后续将发布更多的轻游戏和在加入更多的玩法丰富用户直播。在其他业务相对比较疲软的环境下,移动娱乐业务将撑起猎豹更多的营收空间。

AI是目前猎豹移动最为笃定的发展方向,小豹翻译棒在18年度的大火也确实为猎豹移动的智能硬件业务增加了一抹亮色。但是,翻译机行业技术上限低,竞争激烈,对标的产品便有科大讯飞的晓译翻译机、搜狗的搜狗旅行翻译笔、网易的有道翻译蛋等等,国内市场依旧有限,不足以一款翻译机撑起猎豹移动智能硬件的野望。

财报中,傅盛表示猎豹移动将开发家教类的翻译机,应是要入局儿童智能市场。目前的猎豹移动虽然具有全链条AI技术,实现了技术闭环,但苦于找不到适合市场完成产品落地,这似乎也成为了猎豹移动目前在AI方面最大的焦虑。

那么,再次寄望于AI机器人的to B业务也就成为了猎豹移动在本年度的新征程。虽然财报中没有披露太多关于猎豹智能机器人的信息,但是从傅盛的谈话中得知,对于豹小秘应用于图书馆的场景化打磨,猎豹移动表示很有信心。

然而,机器人的开发和应用是一个技术壁垒高、周期长的过程,这与大多数注重短期收益的资本投资显得有些背道而驰,也难怪19年Q1财报发布后,猎豹移动的股价再次跳水。

不受资本市场待见,市值缩减,成了猎豹移动的现状。财报披露,在19年Q1猎豹移动依旧保持着稳定的现金流和相对克制的成本控制,在公司风险把控上,猎豹移动显得谨慎和保守,没有像战略业务那般的跳跃。

股价大跌,猎豹跳水,这是一个自带救生圈的主儿,淹不死。

战略跳水,曾是猎豹最为成功的选择

跳水是猎豹近两年的股价常态,同时也曾是战略上的选择,至少傅盛的跳水不是第一次。

傅盛在水立方的泳池中缓缓前行,在另一边上岸,最终重新回到台前,解释道:“......放下心中的恐惧,去勇敢的面对,从一个溺水者成为一个游泳者。”

与被动的“跳水”不同,主动跳水不是为了在水中溺亡,而是渡过彼岸。傅盛跳水之前,猎豹曾经完成了一次成功的跳水到上岸的战略。

那一次跳水,猎豹跳入的是远洋,到达的是彼岸的美国市场。

自2010年成立后,猎豹移动的目光便瞄准了海外市场,并于2012年开始国际化业务。先是以猎豹工具类应用撬开国际市场,再以移动娱乐业务迅速爆发,直至今天猎豹移动的全球移动月活跃用户过4亿人,70%来自海外市场。

这一份漂亮的成绩单背后却是猎豹移动当时颇具无奈的困局。

国内市场的竞争日渐激烈,猎豹移动在当时比较有优势的产品如金山毒霸、金山卫士、猎豹浏览器等等,在360和腾讯的双重打击下,在PC端和移动端几乎都没有太多扩展的空间。

对此,猎豹移动的选择是出海,在开发出猎豹清理大师、猎豹安全大师等等移动工具应用后,猎豹在海外的用户迅速增长,成功的进入了海外市场。作为一家以做工具产品出身的技术型公司,猎豹移动的业务能力是值得肯定的。

但是,工具类应用的短板就摆在那里,公司的困境并非真正的解决,只是通过暂时的转移市场而得到缓解。猎豹移动需要更加有分量的产品,构建起自己的护城河,落实市场征地,才能避免重蹈覆辙。

做内容,内容型的产品容易吸引流量、沉淀用户,提高用户对于猎豹产品的品牌忠诚度。在投资短视频失败后,猎豹移动上线了Live.me,开始做直播,在“中国模式”的加持下,这项业务成为了海外市场的新宠,一度登顶直播类App。

此外,以“砖块消消消”为主的轻游戏也具有不错的爆发力,两个模块都为猎豹移动提供了不错的营收,足以支撑起接下来猎豹的在工具和AI一下一上的空白期。

但是,需要确定的是,猎豹移动是否能坚定的真正的去做移动娱乐业务?不管怎么说,智能相对论认为,猎豹移动作为一家以工具产品出身的公司,骨子里始终保留着一份对于“实用”的信仰。

不管是之前做的移动工具,还是如今做的AI机器人,本质上都是一种工具类型。只是机器人落地于现实的场景服务,更具有有工具的识别度,而猎豹移动在这个开发和应用过程中,始终主打“实用主义”的口号。究其原因,它的骨子里还是一个做工具的技术性公司。

在2019年Q1的财报中,有几个信号似乎也证实了这一点。

其一,移动娱乐业务虽然同比增长了41.7%,但是环比基本持平18年Q4,这个增长速度远远低于预期。工具类业务受负面新闻影响下滑是情理之中,但是该有的流量增长并没有流向移动娱乐,却是有些不可思议。

其二,轻游戏的打法讲究的是「矩阵+爆款」,猎豹移动的游戏矩阵基本已经有了雏形,但是在爆款打造上似乎有些乏力。《砖块消消消》作为现在的爆款支柱,上线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一款轻游戏的生命周期,迟迟未见新款接棒,呼声最高的《滚动的天空2》还处于测评和优化阶段,显得有些“青黄不接”。

其三,作为营收增长亮点的Live.me在财报中几乎没有给予太多版面阐述,颇受关注的运营情况被选择性的忽略,似乎有些主次颠倒。

综述,猎豹移动对于移动娱乐业务的选择性忽视就成为了一个比较隐晦的信号。比起游戏或直播的增长,或许猎豹移动更希望能看到工具和AI机器人的上升,那才是猎豹移动最初的梦想吧!

猎豹上岸,是一个从水里爬起来的中年男人

他在泳池内自由前进,通过水中的摄影,可以隐约的看到一点点露出的赘肉,作为一个中年男人,这样的身材已是不错的。傅盛游到泳池的台阶边,湿透的衣服很重,将他拖拽在水中,他用手支撑着,站了起来,上到岸边。

这样的形象,多少与猎豹移动有些重合。一家九年的公司,依旧面临着诸多压力与危机,在水里盘桓太久,是时候该上岸了。

猎豹移动的选择是AI,对于整个行业而言,这应该是最难登陆的点,也是最具开发价值的“处女地”。

对于猎豹而言,这个选择是否是错误的呢?风口如此,方向是没有错的,但是选错了市场就是致命伤。

再看猎豹移动近年来在人工智能产业的落地产品,似乎也透露着一种不上不下的“中年危机感”,主要表现为智能硬件单薄,智能机器人盈利不足,商业闭环存在缺口。

2019年对于猎豹而言应是完成AI商业闭环的一年,c端业务的扩展和b端业务的落实以达成两方面产品的同步落地,保证一个良性的商业模式。但是,从2019年Q1财报中隐而不谈的AI机器人和相关资讯来看,这一个闭环目前较难闭合,存在两方面的缺口。

其一是智能硬件方面爆款太少,产品线单薄,仅有打出名声的小豹翻译棒面临着诸多竞争对手的压力,其中讯飞翻译机就是一大强劲对手。科大讯飞作为国内语音产业的龙头,已占有中文语音技术市场70%以上的市场份额,讯飞翻译机发行5个月内销量超过20万台,后期市场的角逐在技术、宣传和营销上都是一场硬仗。

其二是智能机器人盈利点不足。机器人与实际场景结合的多样化将导致猎豹无法像做轻游戏一样短期打造爆款,技术与市场应用都将是一场持续的消耗战。豹小秘目前服务于博物馆、图书馆等偏公共服务场合,更是无法内置其他商业功能。这意味着机器人产业目前并无法为猎豹带来太多的盈利。

而且,在“机器人+”的国内风潮中,新品机器人层出不穷,功能不断完善。与豹小秘应用场景几近重合的优必选新零售机器人Cruzr在正常的导购功能中还率先装配机械臂,进一步扩展人机交互的方式。而且,专注与商用服务,在软件服务方面,Cruzr似乎更具有商业盈利点。

其次,AI机器人在目前的行业现状中无论是技术开发还是场景应用都存在较高的壁垒。技术上在形体、交互、智能方面都处于行业困境,本身就一件由无到有的技术研发问题。智能相对论在此想要重点阐述的是场景应用的问题。

因为现实中场景的不同,而需要机器人提供的服务也就不一样,“一招鲜吃遍天”的套路便很难生效。如在财报中,傅盛表示豹小秘的场景应用于高校图书馆,已经初见成效。但是,与之前的博物馆应用便会存在一个明显的场景区别。

此前,豹小秘在博物馆应用颇受好评的导览解说系统似乎就不太适合于高校图书馆之类偏于安静的场所。这便意味着在场景打磨上,猎豹移动需要花更多的精力和时间进行调整。

其次,场景化的不同,对应的用户痛点也不一样。在博物馆中豹小秘担任的是“导游”的身份,帮助游客进行导览讲解;在图书馆中豹小秘担任的就是“管理员”的身份,帮助学生进行查览借阅,不仅需要帮助学生找到书,更要能通过人机互动完成借书登记的流程。真正的解决场景中的痛点,成了AI机器人在应用中的一大挑战。

猎豹移动在18年便发布了五款不同类型的机器人,覆盖生活的方方面面,积极探索场景应用中机器人的实用性。这一点符合猎豹移动初衷,但是不契合市场效益。猎豹移动需要更好的产品落地点,来达到AI产业的商业盈利。

那么,哪里才是猎豹上岸的“沙地”?

或许,正是傅盛在财报中提及的儿童智能市场。对于这个赛道,猎豹是具有快跑的机遇的。

其一,儿童智能市场细分化可裂变出多个应用场景,教育学习、游戏玩具、睡眠监测等等,AI产品矩阵可以得到很好的补充与丰富。其二,儿童用品的智能进入门槛低,现在的部分弱人工智能对于成人而言是比较鸡肋的存在,但是对于儿童而言却是得的交互模式。其三,市场在扩大,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6年末我国0-14岁人口已逾2.3亿,儿童消费市场约为2万亿元。这个跑道将是一个越跑越宽的市场。

上岸后,傅盛换去湿透的衣服,小跑重新回到台前,说道:“那些杀不死我的,必将使我更强大。”

猎豹移动,新的竞速或许才要开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