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在时装周做“妖魔鬼怪”的女人

很多人看了她在国内外时装周的街拍照片后说她是“奇葩”,是“妖魔鬼怪”,是“太平湖的凤凰传奇”,但她却说这些人只是看不懂她的色彩,“没关系,慢慢看就可以”。

图片来源:Kitty姐

记者丨楼婍沁

编辑丨许悦

镜子前的女人身穿荧光绿色的超大码衬衫,脚上是一双橘色粗跟高跟鞋。她的上唇抹着和鞋子一个颜色的口红,而下唇的颜色是比发色更紫一些的粉。她戴着的白色棒球帽刚好能露出半截樱花粉色的齐耳短发。

颜色太缤纷了,让人有点应接不暇。更多人知道她的名字是Kitty姐,以异常鲜艳的搭配在深圳时装周出名。

Kitty姐的真名是个谜,年龄也保密,看着已不是少女,但你也很难说出她到底有多大,因为她笑容、身材,尤其是打扮,都还在尽力向少女靠拢。

Kitty姐从来不对外透露以上两个关键秘密,“因为我还是希望这部分和我的生活有所区隔,不要都混在一起了。”

Kitty姐说的“这部分”,有取景遍布深圳各大时髦地标的街拍;而她的生活,在镜头之外。

Kitty姐街拍
Kitty姐街拍

Kitty姐被认证为“知名时尚博主”的微博显示,她有94万的粉丝。她的微博昵称和微信昵称一样,都是“色彩女魔头Kitty姐”。她说,叫Kitty姐是因为她喜欢卡通人物Hello Kitty,在注册网名时想给自己取个英文名是顺手拈来,加上色彩女魔头的前缀则是她为自己总结的“人设”。

对于她在深圳时装周上的装束,微博下夸赞的话很多,难听的话也不少,她印象最深刻的是批评她像“妖魔鬼怪”。不过她反复强调,她从不把这些恶评往心里去。她觉得这些人只是还不懂她的色彩美学,所以“没关系,慢慢看就可以”。

Kitty姐不是不知道自己穿得“出格”。实际上,关于她到底穿得有多怪的话,她从小到大没少听。

近一点的,是在她被骂得声名在外后,90后的女儿质问她为什么不能穿得和同学的妈妈们一样,甚至威胁她再这么穿,就要和她断绝关系。

远一点的,可以追溯到学生时代,她因为打扮得不合群而被“学生头子”孤立:别人穿衬衫直筒裤的时候,她却自己买布找裁缝做了宝蓝色的西装和马卡龙绿的喇叭裤;别的姑娘都梳规矩的两条麻花辫,她虽不追求发型的标新立异,却要DIY头饰——材料是在面料厂工作的亲戚专为她带回家的边角料——最简单的造型也得是两条辫子绑着的头绳要是粉红配粉绿之类的撞色。

高中毕业进社会找工作了,她还是因为穿得太出挑而碰壁。她想去“工作环境好看”的百货公司做售货员,结果面试的领导见到她就直接“打了枪”,“穿得那么花哨,哪像是能好好工作的人”。

Kitty姐街拍
Kitty姐街拍

“可我就是觉得这样好看,这是天生的。”Kitty姐只在穿衣服上一件事上追求我行我素,她觉得这是她的天分。

Kitty姐的老家在重庆,父母一辈子都是本分的工人。家里没人做一点和艺术、时尚或者审美有关的事。在她成长的年岁里,父母对她最多叮嘱的是,“少用点心思打扮,多花点时间念书”。甚至于到了现在,父母依然会去念叨她的造型,尤其是染发。

所以,如果染了发,又正好赶上要回老家,Kitty姐一定会戴上黑色的假发。她不喜欢听父母说那些话。

生于计划经济时代,Kitty姐从骨子里不是一个有公开挑战大多数意见勇气的人。曾经的她,会选择和环境妥协来让处境变得容易些。

上学时候,她给领头孤立她的同学送自己做的发饰、头绳,以换取合群的机会;工作了,她会遵从单位的穿衣规范,只在内搭的衬衫、装饰的丝巾、耳环上动点可以被接受的心思。

后来她也走上了常规的人生路,在老家重庆嫁人、生女,过着世俗意义上的幸福生活——平淡、安稳。

唯二的变数之一是,这期间她差点接受马路星探的邀约去做模特。

Kitty姐觉得是自己的样貌、身材和气质得到了星探的赏识,甚至于即便她只有1米6左右的个头,对方仍然愿意破格选择她。但最后只是“差点”。因为以丈夫为首的家人坚决不同意。他们觉得一个已婚妇女不该抛头露面,更何况这些所谓的模特公司搞不好就是骗子,“最后肯定逼你去拍裸照”。

到底是不是骗子公司已经不可考了,但现在说起自己没有开始就夭折的模特事业,Kitty姐还是很惋惜。她始终不觉得当年的星探是坏人,而且,这件事给她鼓了劲儿,让她从小到大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长久以来不是空有信心,还有“专业人士”能肯定自己。

另一个变数是,Kitty姐决定离婚。年轻时选择的这段婚姻不尽如人意,丈夫的性格和她大相径庭,还爱喝酒,而且喝了酒后爱动手,让她忍无可忍,最后促成了她去往深圳寻找新人生。

Kitty姐印象里的深圳有着比老家更多的机会和新鲜事。她向往家外面的世界。不过,这绝对不是一个重获单身的女性终于去追逐梦想的故事。Kitty姐更迫切地想要去深圳赚钱,因为当时的她不仅要养活自己,也需要寄钱给在老家替她照顾女儿的父母。她正式离婚时,女儿才8岁。

Kitty姐街拍

跨入新世纪之初的深圳,还没有今天这样的繁荣。但它包容得下天南地北的人,生机勃勃。

“现在想来那时候还是很勇敢的。”从改革开放起,川渝两湖地区的人民就把离家不远,但对外更开放、经济更发达的广州、深圳视为淘金圣地。Kitty姐虽不是先头军,却也仍然赶上了趟。

Kitty姐在深圳打过各种各样的零工,做得最久的是在“办公环境好看的”广告公司跑销售。

打工外的闲暇时光,Kitty姐花很多时间逛街,从百货公司到批发市场,能逛的地方实在太多了。她还忙着接待三不五时从老家来深圳看看的各路朋友。大家都想来看看这儿是不是有能发财的机会。

这其中,有一些朋友是开服装店的。他们频繁地来广州、深圳,主要是为了进货。广深地区的服装批发市场,外贸尖货、“水货”聚集,带回重庆去,马上就能掀起流行。冲着Kitty姐是老乡,又在深圳混了一阵子,熟门熟路,这些朋友中有人开始邀请Kitty姐帮着带带路。

那是Kitty姐真正意义上开始做了一份时尚行业的工作。也是这份工作让她意识到,原来自己还可以靠对色彩,或者说对时尚的“天分”养活自己。

和朋友一起跑了没几趟市场后,Kitty姐从带路的升级成了买货的。她为此特地辞去了广告公司的工作。每周二、四、六、日,是她比较空闲的时候,她会逛各种百货公司、服装店来调研和学习市场行情。赶上周一、周三和周五,就别想着约Kitty姐了,因为那三天是她最忙的时候——市场的摊位只在这几天上新货。

为了能最早抢到最好的货,Kitty姐养成了这几天早上七点就蹲守在档位口等开市的习惯。市场一开门,她就不可避免地被卷入与同行的“厮杀”。档口的老板会不停地把衣服一袋袋倒在地上,任由来打货的人挑拣。而她要迅速找到并抢下目标,再牢牢把它们抓在手里,并以最快地速度起身结账。

这对买货人的眼光和自信都考验颇大。买不买得着心怡的衣服往往只有一眼的机会,稍有犹豫,边上的同行就会直接把手里的衣服抢走。

不知道是不是“审美天分”在这时候帮了忙,Kitty姐挑中的那些衣服确实让她负责进货的店铺都挣了钱。以致于到后来,大多数时候,老乡们都不再专程为了进货来广东,而是直接将选货、发货的全套事情交给Kitty姐一手包办,还以货值返点的形式抽成给Kitty姐作为报偿。

说到这段经历,Kitty姐一下子兴奋了起来:“那真的是很大的信任啊,他们一买都是几万块的货,那时候又没有智能手机,不能拍照和直播的。”

Kitty姐在深圳算是“干出来了”。靠着一个朋友介绍另一个朋友,她服务的店铺也不再局限于老家重庆,最高峰时,托她选货买货的店铺有十几家,一个月赚几万元不在话下。

她也借机开始发展个人客户的造型服务,从相熟的朋友,再到朋友的朋友。做的工作本质上和去跑市场差不多,只是多了陪人逛街、帮人搭配的环节。有时,客人会根据逛街消费金额的总价提成给到她酬劳,有时则是按天收费。遇到出手阔绰的客人,一个周末陪着去香港逛街、选衣服、做搭配,就能赚一两万元,甚至更多。

赚来的钱,足够她把女儿送出国念书。她也如愿过上了她理想中的“小资”生活——和朋友约着去环境优雅的餐厅喝杯下午茶,吃完晚饭去楼下小区跳跳广场舞,有了空就去逛街为自己买衣服,每天再花大把的时间呆在衣帽间里为自己做搭配——到了这时候,不仅是没人限制她如何穿衣服了,穿得特别反而成了一个加分项,因为每一套搭配都是她展示自己“专业能力”的机会。

Kitty姐(右)街拍
Kitty姐街拍

生活的车轮滚动到此,Kitty姐自己本也觉得能一眼望到头。

这时候的深圳,房价已经涨到了平均快6万一平方米,掘金有所收获的人则开始在许多领域显山露水,亲眼目睹房地产的火箭起飞,又见证了身边不少人的起势,Kitty姐看透了自己。

“要是那时候赚了钱多买点房子,或者做个品牌,可能现在又完全不一样了,就是没这个心。”Kitty姐说起这些话的语气很轻松,像是很久以前就已想得很明白,“现在想来,我一直不是个有商业头脑的人,都是朋友说了,我才去做。”

但凡是做了那些决定的其中之一,Kitty姐便不会是“Kitty姐”了。Kitty姐的人生再次起了变化,是因为深圳时装周。

2015年3月,深圳举办第一届“深圳时装周”,那是Kitty姐真正走红的契机。一开始的Kitty姐没把深圳时装周放在心上,但看过朋友发来的街拍集锦,她几乎是立刻改变了主意。

“我当时看了就想,这就是我的舞台啊!他们穿得还都没我好看,该我去的!”

就是赶着那届深圳时装周的最后两天,Kitty姐的街拍一鸣惊人。之后她趁热打铁,又去了上海时装周,成就了“太平湖凤凰传奇”的名号。之后一连串的网络恶评硬生生把她拱成了全国范围年内的红人。到现在,她已是国内时装周的常客,也被一些机构和品牌邀请参加过国际时装周。她还有过很多被她如数家珍的经历:上过时尚杂志,也被央视、湖南卫视、爱奇艺、腾讯的综艺节目邀请去当嘉宾。

现在,老家人都知道她成了明星,因为能在电视上看到她了。一次,Kitty姐回重庆,一位亲戚对她说,“你从小就有的明星梦终于实现了啊”。这句话她记得很清楚。她把这看作家里人终于给她的一种认可。

更让她由衷高兴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儿开始慢慢接受她这个不听她劝、依然穿得特立独行的妈妈。

转机来自一次她们母女二人去香港一家茶餐厅吃饭的经历。当时,茶餐厅老板娘坚持要给母女俩免单,而给出的理由是她觉得Kitty姐穿的红红绿绿的,就和它家的菜单一样,很好看,很讨人喜欢。

“就是那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用付钱,她就开心了?”Kitty姐说到这儿笑了起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