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还原章莹颖遇害案真相:克里斯滕森的罪恶之路

案发当晚,克里斯滕森给女友布利斯发了一条短信:“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下一句是“只是累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历经九天庭审,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陪审团在6月24日(周一)裁定,布伦特·克里斯滕森两年前绑架和谋杀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以及欺骗联邦探员等三项罪名成立。

在此期间,美国媒体捕捉到了克里斯滕森生几个微妙的表情瞬间。当检方首日发言披露作案细节时,克里斯滕森坐在被告席上面无表情,手上还转着笔。章莹颖的父亲则坐在距离克里斯滕森约4.5米处的位置上保持不动,双眼直视前方,只有偶尔几次转头直视对方。

在看到前妻米歇尔·佐特曼(Michelle Zortman)来此为辩方作证时,克里斯滕森曾露出微笑。这与他的前女友泰拉·布利斯(Terra Bullis)作证时的反应不同;偷录下关键录音的布利斯作证时,克里斯滕森几乎没有抬起头来。

而当克里斯滕森在听取宣判有罪的结果时,他目视前方,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

在检方提供的大量证据和证人证词的帮助下,这名罪犯对连环杀手的痴迷、作案手段的残忍、以及案发后的自吹自擂,终于得到完整还原。

“我不会杀人,不想活在愧疚中”

2017年4月,章莹颖前往伊利诺伊大学厄本那香槟分校(UIUC)访学时,克里斯滕森正在这所公立院校攻读博士学位。那是章莹颖第一次到国外生活。

现年29岁的克里斯滕森本科毕业于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物理专业。他和前妻佐特曼是高中校友,两人在2011年结婚,随后搬到伊利诺伊州香槟地区。入读UIUC后,克里斯滕森也开始担任该校助教。

佐特曼作为辩方证人出庭时介绍说,在本科就读期间,克里斯滕森染上了酗酒的习惯。二人婚后几乎没有社交生活,每天晚上基本都在家里玩电子游戏与看电影。

这段婚姻在2016年12月出现了转折,克里斯滕森在酒后说的一些话让佐特曼感到恐惧,从那之后,她便开始考虑离婚:“感觉两人的婚姻因饮酒与药物滥用走到了尽头”。克里斯滕森曾向FBI表示,他曾对妻子讲的是自己对连环杀手的痴迷。

2017年3月,克里斯滕森接受了心理咨询。庭审中播放的录像显示,他当时希望能戒掉酗酒的习惯,并坦言自己曾对连环杀人有强烈兴趣,还买了一些可以用来杀人的工具,但他随后又说,自己已经抛却了这方面的念头,因为他知道这些念头与酗酒的状态有关。

“我不觉得我是精神变态或者是反社会的人,”录像中的克里斯滕森说,自己不会杀人,“因为我不想活在愧疚之中。”

后来,佐特曼开始考虑开放式婚姻,并与他人约会。克里斯滕森起初不大愿意,但最终还是点了头,在2017年开始与另一位女性布利斯约会。

据布利斯回忆,第一次与克里斯滕森约会是在2017年4月,在一间咖啡书店。那时布利斯觉得他有些“古怪”,他总喜欢和她调情,但看起来又很有教养。此后他们一直保持不正常的两性关系,在克里斯滕森面前,布利斯属于臣服的一方,会为他打扫厨房和浴室。

有一次,克里斯滕森要求布利斯阅读纸质版的《美国精神病人》一书,并称电影的主角是一个有魅力的聪明男人。该小说主要描述的是一名年轻有为的华尔街雅痞私下原来是连环杀手的故事。克里斯滕森还曾自称“能杀死某人并得以逃脱”。据布利斯描述,男友说这番话时的语气,就像在进行一段普通的对话,甚至还“有点兴奋”。

“我已经筋疲力尽……只是累了”

到了章莹颖2017年6月失踪前,克里斯滕森已多次在网络上写下他的绑架幻想。

联邦检察官通过他写下的文本、浏览记录向陪审团展示了克里斯滕森的网络生活。“我希望测试自己的极限并体验一切。”他在一个面向成年人的社交媒体网站的个人资料中写道。他反复阅读过该网站关于绑架和强奸幻想的帖子。

同时,克里斯滕森根据受害者的数量研究过多个连环杀手,还下载了杀人方面的研究论文,并在章莹颖失踪前几周获取了多张被捆绑和堵嘴的女性照片。

在2017年5月30日,也就是绑架案发生前不到两周,克里斯滕森给女朋友发短信说,“对大多数人来说,淡入虚无是默认的……(那)不是一种选择。我宁愿摧毁人性而不是让这种情况发生。”

当年6月8日案发前一天,克里斯滕斯在谷歌上搜索了家用清洁剂OxiClean的相关信息。这一点由FBI探员安东尼·曼加纳罗所证。6月9日案发当天上午7点45分左右,克里斯滕森曾出门购买了一瓶朗姆酒。

在克里斯滕森遇到章莹颖之前,他也曾经试图诱骗其他女生上车。伊利诺伊大学毕业生霍根(Emily Hogan)的证词显示,她曾经被假扮成便衣警察的克里斯滕森搭讪,但最终拒绝了他,并在他开车离开后迅速向警方报告了他的可疑行径。霍根还在脸书上记录了她的遭遇,希望能提醒其他人。

当天中午,时年26岁的章莹颖和租房经纪人约定下午签署租房合同,于是她计划搭乘当地的公交车。但监控录像显示,她似乎错过了公交。而克里斯滕森再次假扮成便衣警官,成功说服章莹颖坐上自己驾驶的黑色车辆。

接下来,克里斯滕森将章莹颖绑架回公寓,对其进行强暴,随后在浴缸中刺伤了章莹颖,接着使用棒球棍打破其头部,掐其喉管约10分钟,令其窒息,再对其实施斩首,最后弃尸他处。整个过程中,章莹颖不断反抗、挣扎,试图逃命。

弃尸后,克里斯滕森彻底清理了公寓与车辆,以掩盖其罪行。但他的床垫、床板墙面、地毯下方和棒球棍上仍留下血点。他对当时的妻子佐特曼说,床垫上的血迹是鼻血。但调查人员之后进行的DNA血样测试表明,这些血点基本已确认属于章莹颖。

那天晚上,克里斯滕森还给女友布利斯发短信:“我已经筋疲力尽了……只是累了,哈哈”。

章莹颖遇害后第三天,克里斯滕森在当地社区商店购买了用于疏通下水道的化学制品Drano和能容纳13加仑的厨房垃圾袋,商店监控坐实了这一点。Drano的主要成分是氢氧化钠或碱液,可被用于溶解有机物质。

此外,克里斯滕森购买的袋子尺寸之大,甚至超过检察官的身材。佐特曼说,她曾在6月12日看见克里斯滕森拿着行李袋出门,不过她没有看清楚行李袋的模样。目前暂不清楚克里斯滕森将这些物品用于何处。而章莹颖的遗体下落至今未明。

这么多人参加追思会“是因为我”

随着FBI确认章莹颖所上车辆的信息,克里斯滕森成为被怀疑的对象。6月12日,他再次发消息告诉女友,FBI刚刚搜查了他的公寓和车辆。“当有人在仔细检查对你无害的东西,令人压力很大。”

2017年6月15日早晨,UIUC大学警探埃里克·斯帝沃森和FBI探员曼加纳罗对克里斯滕森进行了问询。在55分钟问询的前10分钟,克里斯滕森说,在章莹颖的失踪当天,他在睡觉和玩电子游戏。但不久后,他就改变了说法。

斯帝沃森证实了克里斯滕森当时的紧张状态,并说他在改变说法时开始“过度换气”。“你为什么要欺骗FBI?”一名调查人员在录像问询中说。“我混淆了日期”,克里斯滕森回答道。

克里斯滕森后来承认曾搭载一名年轻亚洲女性,描述与章莹颖相符。克里斯滕森告诉调查人员,在她上车后不久,他就让章莹颖在“住宅区”下车。但他难以给出下车的地方,无法向调查人员提供准确的位置。

在克里斯滕森成为章莹颖失踪案嫌犯后,佐特曼开始对丈夫更加警惕。她不再与他同床,也会在卧室门口摆放物品,这样如果他半夜想进房间,就会把她吵醒。

2017年6月16日起,克里斯滕森的女友布利斯开始配合FBI携带窃听器。警方向她提供了两个类似于咖啡杯和便利贴的录音设备。布利斯在6月16日至6月29日录下了九段与克里斯滕森的对话,其中两次为电话,七次为当面。

6月17日,克里斯滕森告诉她,他用一个巨大的行李袋运了一件大礼物,当时布利斯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同一天,他还说警方在他的棒球棒上找到了血迹,可能是布利斯脸上的血。但布利斯在庭审中予以否认,称自己患有两种血液疾病,血液无法正常凝结。

两天后,克里斯滕森跟布利斯说他很想告诉她发生的一切,但他不能。6月23日,克里斯滕斯给布利斯发短信承认,他的确开车接走了章莹颖,但很快就放她下了车,他没有做错任何事。克里斯滕森说他担心警方会因为急于得出结果而陷害他。

而录音当中最关键的,是6月29日克里斯滕森和女友参加为寻找章莹颖举行的烛光晚会前后的两段对话。

在录音中,克里斯滕森向女友承认自己杀害了章莹颖,并且反复对女友吹嘘,“你一定会记得这个晚上,有这么多人来了。他们来这里是因为‘我’。”

在当晚回家后,克里斯滕森向女友详细描述了绑架章莹颖并将其杀害的全过程,并将形容章莹颖是他“杀过的人里反抗最猛烈的一个”。

但是克里斯滕森拒绝向女友透露将章莹颖的尸体藏在哪里,他说,“我不会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任何人。她永远不会被找到,她的家人只会空手而归。”

克里斯滕森还亲口说出,女友是他唯一告诉的人,因为他太想找人说出来了,而他“信任” 她。他还对女友说“我不会想杀死你,因为你太庞大了,像是要处理掉150磅而不是100磅。”

当天夜里,女友将录音装置交给作证的FBI探员,第二天,克里斯滕森被捕。

两年后,联邦检察官米勒在结案陈词中重申了在开案陈词中的陈述:“他绑架了她,他谋杀了她,他掩盖了自己的罪行。”

如今,克里斯滕森已被定罪,本案将于7月8日进入量刑阶段。届时陪审团12名成员必须再次达成一致,才能确定他接受死刑的惩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0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