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委内瑞拉国企职工如何下海抢劫?

不过这两年,在加勒比海上,真实的海盗故事似乎正在重启。一群失意的前国企职工,正在像他们在东非索马里的同行,以及数百年前活跃在海上的祖师爷一样,试图控制海洋贸易。

文 | 地球知识局 霍大元帅

编辑 | 棉花

NO.1060-委内瑞拉海盗

不知道你是不是德普叔的粉丝。如果你也喜欢这位迷人的演员,那十有八九是因为他传奇的《加勒比海盗》系列。但是很可惜,自从第五部上映之后,迪士尼因为种种原因宣布暂停这部系列电影的更新。想看《加勒比海盗6》的影迷真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他们的冒险故事,到时候德普叔在不在剧组也是个大问题。

不过这两年,在加勒比海上,真实的海盗故事似乎正在重启。一群失意的前国企职工,正在像他们在东非索马里的同行,以及数百年前活跃在海上的祖师爷一样,试图控制海洋贸易。

但是这群新的加勒比海盗一点也不酷,甚至还有些悲催。

从渔民到海盗

关于新加勒比海盗的报道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

深受海盗困扰而无法从事生产的,是南加勒比岛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渔民。他们原本是一群悠闲捕鱼的小业主,但从2016年开始,他们发现自己的渔场附近经常徘徊着一些开着改装渔船的海盗。他们装备有包括机关枪在内的轻武器,经常对进入海域的特立尼达渔船开火,还会登陆当地村庄,让渔村的村民们心惊胆战。

在西印度群岛的东南端

紧挨着委内瑞拉海岸的那两个岛

就是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了

为了躲避这群加勒比海盗的侵袭,特立尼达渔民不得不购置速度更快的渔船,且只在大晴天下海,以免被海盗骚扰,并寻求该国海警的支援。但就是这样,这群不速之客还是经常出现,搅乱了他们平静的生活。

加勒比海上的蜜汁渔船

(图片来自youtube@dahb0077)

顺藤摸瓜,他们发现这群新加勒比海盗不是别人,正是邻国委内瑞拉的渔民。更准确地说,他们来自委内瑞拉东北部的苏克雷州(Sucre),和特立尼达隔帕里亚湾相望,正在试图重建从委内瑞拉到特立尼达的航线,作为自己的走私管道。

这里离西班牙港很近,离加拉加斯很远

加上委内瑞拉的国家组织度

走私是少不了了

和拉美几乎所有的负面新闻一样,事情还是要从贩毒说起。

苏克雷州是委内瑞拉最重要的河流奥里诺科河下游三角洲边缘地带的地区。当地地形多山,为数不多的平地因为水量巨大的河流三角洲存在,地貌介于沼泽湿地之间,不适宜农耕和大型港口建设。这样一个地区,在委内瑞拉经济崩溃之前,就是全国最贫困的地区,只活跃着一些渔民,不具备构建强势政府的基础条件。

苏克雷州与阿马库罗三角洲

而与之相望的岛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又是一个小国,对委内瑞拉不构成威胁,因此苏克雷州当地的军事力量也很有限,整个海岸警卫队只有一艘巡逻船,对海洋的控制力基本为零。

权力永远不会有真空,官方不重视的地方就会滋生民间权力。而在拉美,贩毒集团往往就是这样的僭越者。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把从银三角国家哥伦比亚搞来的毒品,通过委内瑞拉东部的航线送到加勒比各岛国上,并进一步向北进入墨西哥和美国。

如果从哥伦比亚穿越整个中美洲和墨西哥

过于困难且已经被多方警惕

那么绕道混乱的委内瑞拉再曲线贩毒

确实不失为一个办法

虽然他们离毒品产业链里制毒和贩毒两个高利润端点离得都很远,基本是扮演黑色快递公司的角色,在贫穷的苏克雷州却称得上是富庶的土皇帝。其中最成功的是,乌纳雷(Unare)和圣胡安(San Juan)两个大帮派。地方上的大小事务,警察说了不算,得毒枭点头才可以。

20多年来,苏克雷州都是全国治安最差的地方,每年平均每10万人发生97起凶杀案,走私贩毒案更是数不胜数,远在加拉加斯的中央政府都已经懒得管了。

委内瑞拉街头常见的暴行痕迹

(图片截自youtube@associated press)

这几年,由于委内瑞拉混乱的局势和不断向下崩溃的经济,苏克雷毒贩的气焰更加嚣张。他们买通了当地海岸警卫队(毕竟本来也打不过罪犯),甚至明目张胆地征用渔民的渔船(大多数不给钱),控制了委内瑞拉和特立尼达之间的帕里亚湾。他们不仅贩毒,还要求邻国渔民交保护费,试图重建邻国渔村的秩序。

扩张会遇到人手不够的问题,但对于毒枭来说,要在贫困的苏克雷州找一批愿意上贼船的渔民并不困难。不少渔民,就是这样在2016年前后成为了毒贩,进而成为海盗的。

拒绝不了毒品的青少年

high了就上贼船了

(图片截自youtube@associated press)

如果放在80年代,恐怕毒枭招募人手的工作不会像今天这般易如反掌,因为苏克雷州的渔民那个时候是非常富裕的私营小业主。

在委内瑞拉北部,有一座外岛玛格丽塔岛,它和南方的两座小岛之间有一块产鱼区,是全世界第四大金枪鱼产地。再往南去,就是苏克雷州伸入海洋的部分了,因此每年渔汛期,苏克雷渔民就会前往玛格丽塔岛捕鱼,并将其制成海产品交给外资背景的收购商,发往全世界。

在那个时代,这是世界上第四大的金枪鱼船队。

蓝色圈圈处就是金枪鱼渔场

(图像来自google map)

然而好景到2010年结束了。当时的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对全国进行了一系列国有化改制,其中就包括苏克雷的捕鱼业。原本负责组织当地渔业生产的美国公司被驱逐,由国家派专员指导渔民生产,号称要还渔民更大的渔业收入。

渔场附近的蓬塔-德彼德拉斯

不知国营捕鱼大队是不是从这里出发

(图像来自Google map,DigitalGlobe)

换言之,这些私营渔民变成了查韦斯的国企职工。

但比起熟悉国际市场的美国公司,国企领导对国外情况缺乏了解,甚至连渔汛等基本知识都不具备,完全是外行领导内行,很快就玩残了当地发达的船队。到了2015年左右,很多私营业主已经连维护渔船的经费都凑不齐了。

海盗就更加猖獗了,威胁渔民

这是毒枭向他们施压的好机会。由于毒贩已经掌握了苏克雷基层社会的治理权,在经济下行时他们不仅可以控制当地的就业和生活用品供给,还能通过资助加入自己的渔民,制造各种舆论嘲弄那些不肯加入毒贩组织的渔民。

就这样在生活的压力和贩毒组织的高利润诱惑一推一拉下,很多渔民摇身一变成为了基层毒贩,国企职工就这样变成了新一代的加勒比海盗。

还能好好下海吗?

其实贩毒组织一开始,只是想组织这些渔民控制委内瑞拉东北部海域的各条航线,为自己的贩毒事业打掩护。然而人总是食髓知味且贪心不足,这些老实巴交的渔民一旦尝过犯罪的滋味,很快就开始嫌毒品快递的工作不够意思,想要追求更大的收益了。

一些入伙的会蒙上脸

好像容易看不真切

(图片来自youtube@associated press)

在利用毒枭配发的装备掌握了附近制海权之后,他们决定在光天化日之下登船抢劫和绑架,直接把钱握在手里。这下不只是小国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倒了霉,连洪都拉斯、尼加拉瓜、海地等远一些的国家也开始出现了奇怪的犯罪事件。

这简直就是要四面出击称霸加勒比海的节奏

2016年3月,一伙委内瑞拉海盗打劫了经过圣文森特岛(属于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的一艘游艇,杀害了一名水手,并打伤了船长。同年,一名英国商人的游艇遭袭,但是船上的保镖武艺精湛,击退了这群乌合之众。

死的是个德国水手

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变成了高危职业

类似这样的事件越来越多,2017年整个加勒比地区报告了71次类似的犯罪。即使是和过去的他们一样的普通渔民,他们也不放过,绑架之后要求对方家人缴纳上万美元的赎金。而这对于普通的特立尼达渔民人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这时候委内瑞拉的海岸警卫队也行动起来了。

委内瑞拉海岸的渔船和港口

(图片截自youtube@associated press)

还记得他们拥有的那一艘巡逻船吗?据阿联酋《全国报》报道,在与毒枭达成共识之后,海岸警卫队的船接受了海盗的保护,跑到帕里亚湾东部的特立尼达一侧偷捕鱼。在被当地渔民发现后,他们倒打一耙,对渔民开出了3000美元的罚单。特立尼达渔民当然不服,结果被巡逻船硬拉到委内瑞拉一侧的渔区拍照取证。双方闹上法庭,最终以渔民被罚500美元了结。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海岸警卫队倒是比较先进

但也防不住苏克雷船的“钓鱼执法”突袭

(图片来自wikipedia)

钓鱼执法的最高境界,就是这样连渔船一块拖走……

也不仅是苏克雷州,在委内瑞拉国土另一侧的马拉开波湖沿岸,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

不过当地的海盗并没有贩毒或者绑架人质。他们真正感兴趣的东西是附近海域里的石首鱼和马拉开波湖周边的石油设施。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其实都是大买卖。

委内瑞拉危机实际上导致了更多海盗

石首鱼的鱼鳔附近有强健的肌肉,在中国被称为“鱼肚”或者“花胶”,一些无良大夫和滋补品商家将其夸大为具有“滋阴补肾”效果的极品补品,收购价很高。

捕捞石首鱼曾经是我国东南沿海风行的产业,但这种鱼繁殖慢、成长慢,很快中国附近就没有了,人们就用美洲海域里的石首鱼肚冒充,价格依然不菲。由海盗集团抓获的石首鱼,通过一些黑色渠道卖入华人地区,赚取丰厚的利润。

石油管道就不用多说了,海盗伙同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的职工,偷取石油管道和设备卖钱,真正薅起了国家羊毛。根据路透社的报道,这一点PDVSA自己也有责任。在高速国有化时期,他们不加筛选地扩招了十几万工人,其中有不少是罪犯。

PDVSA能不能先把石油产量恢复起来

烽烟在这个摇摇欲坠的国家东西两端燃起,加勒比海盗的时代,看来又要到来了。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END

制图 | 孙绿

校稿 | 猫斯图

微信公众号 | 地球知识局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