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丽江古城VS沙溪古镇,文旅小镇“文”优先还是“旅”优先?

虽然近几年,丽江古城因商业气息过浓、文化氛围缺失而屡遭吐槽,但吐槽归吐槽,一年4600万的人流量,是游客用脚投出的“赞成票”。

文 | 新旅界 王薪宇

“文旅融合”提出一年多以来,在各界引发热烈反响。然而具体到一个个项目上,终究有文化主导还是旅游主导的问题。尤其文旅小镇、特色小镇,在文化属性和旅游属性都有很大延伸空间,更需要权衡这一问题。

近日,新旅界(LvJieMedia)跟随云南卫视《小镇大赏》节目,走访丽江古城、大理古城、沙溪古镇等多个云南最具影响力的特色小镇。该节目由云南广播电视台与云南省发改委共同主办,以15个云南特色小镇为主体,聚焦特色、产业、生态、易达、宜居、智慧、成网七大要素,从地理、人文、产业多角度展现特色小镇的风采,助力特色小镇发展。

通过接触多个各具特色的小镇,新旅界更加清晰的看到,文旅融合理念下,不同小镇的不同思路。本文将以云南沙溪古镇和丽江古城为例,对比文化主导和旅游主导的不同模式。

沙溪古镇文化优先

即使是在文旅小镇如雨后春笋的当下,云南剑川的沙溪古镇依然称得上独特。它是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至今的古集市,完整的保留过去的功能设施和历史空间。

2001年,一位瑞士专家发现了沙溪,在他的推动下,沙溪入选了世界濒危建筑保护名录。随后,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会(WMF)在国际上发起公益筹款,用于沙溪的建筑遗产保护和复兴。

彼时,一批日后很知名的古镇也正在孕育中,如乌镇、西塘、凤凰古城等。沙溪与它们不同,沙溪是由海外资金和专家团队主导的,并且理念上锁定的是修复与保护,而非旅游开发。海外资金主导,当地政府干预很少,避免了国内项目当时普遍存在的长官意志,如大干快上、经济效益至上等。

例如,沙溪修复工程修复第一间房子花了一年时间,在国内很多人看来这是不可想象的慢,原因是修复团队需要深入了解当地的建筑材料、结构和工艺等。

沙溪古镇修复的目的不是为了旅游开发,仅仅是为了保护这片空间,这也是和国内大多数古镇的明显不同。国内其他古镇往往是政府主导修复和开发,或者政府招商引资进行开发,目的很明确,通过旅游活跃当地经济,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但旅游开发有得也有失,往往造成当地文化空心化,外地人“架空”本地人,以及过于迎合游客导致千镇一面。

沙溪的修复以“最大保护、最小干预”为原则,完完整整的保护每一栋建筑、每一片空间的历史信息,这些历史信息是一代代人在这生活过的痕迹,隐藏着过去的社会秩序、宗教传统、文化娱乐、贸易活动、家庭生活的片段。如果按照国内一贯的旅游开发模式,这些信息是难以完整保存的。

例如,沙溪东寨门的修复,东寨门是过去沙溪为抵御土匪、强盗修建的寨门,在民国时期一天夜里被暴雨冲毁,由于村公所财力有限,以3石大米为材料费和工费复建一座十分简陋的寨门,墙体无任何修饰,土砖结构完全暴露在外,墙上还残留着施工时脚手架打的洞眼。这是一座未完工的寨门。修复工程没有试图复原想象中完工的东寨门,或者鼎盛时期最气派东寨门,而是完整的保留了“半成品”的样子,在此基础上解决了一些危及东寨门长久使用的隐患。在一般游客眼中,这座寨门太“土气”,不符合游客对历史建筑精美的、符号化的想象,而在政府看来,这修和没修一样,还是“破破烂烂”。

但这样的寨门却保留着极丰富的历史信息,民国某个夜晚肆虐的暴雨,寨门倒塌后整个村镇的惶急,对土匪的恐惧,捉襟见肘的村财政,发挥创造力设计简单却实用寨门的工匠,以及民国时期茶马古道逐渐衰微的时代背景。游客看着东寨门上脚手架的洞眼,很容易想象当初工匠们站在上面,一块一块垒砖墙的场景。

沙溪每一处建筑和空间都秉持这样的修复原则,针对每个建筑的不同情况设计不同的方案。每一栋建筑和空间都变成“一本书”,记录着了过去的人和事儿,例如沙溪的一处墙根,还留着人民公社时代的工分表,另一堵墙上留着上世纪八十年代计划生育的宣传语。丰满的历史细节,使游客对逝去时代的想象更加具体而有融入感。

而大干快上和经济效益优先的古镇开发,则为了效率和迎合游客,抹去了大量的历史痕迹,仅留下符号化的特色元素,厚重的“书”只剩下“封皮”。没有细节的支撑,相差无几的建筑外形,空洞的“悠久历史”很难引发想象和回味。

但求仁得仁,沙溪不以旅游开发为目的,因而在旅游上斩获不算多,2018年接待约124万海内外游客,旅游收入约17.7亿元。沙溪的外国游客很多,美术/建筑院校学生也常常来考察写生,这显示了沙溪在一些文化素养较高的群体中,拥有不俗的口碑。

沙溪复兴工程负责人黄印武从2003年主持该项目,至今已16年。黄印武毕业于有“欧洲哈佛”之称的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建筑学硕士,不计个人得失投身沙溪古镇,最初为瑞士方代表,后来随着中国方面接手工程,转为中方代表。

黄印武主导下的沙溪复兴思路是,修复和保护历史建筑和空间,解决基础设施的瓶颈,使当地居民可以在历史场景里享受现代生活,恢复当地居民的文化自信,进而引发文化自觉。扎扎实实把这些基础工作做好,当地居民能以此为平台,自发自觉发展当地产业,繁荣本地经济,维护和发展沙溪的文化传统。

沙溪发展中也出现了外地商户涌入、本地人迁出的情况,以及本地人自发推动当地产业、当地文化的主动性不够,组织能力不强的问题。为此,黄印武在沙溪坝马坪关村开展了社区营造工程,激活村民自治管理、组织发展的能力。

黄印武不排斥旅游业,但警惕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的发展模式,很多文旅小镇的旅游发展中出现了这种情况。另外,历史文化遗产蕴藏大量的信息,如工艺技术、文化审美、哲学思想、社会观念、历史故事等,这些是宝贵的“大数据”资源,旅游仅截取其中一小部分作为展示品,没有充分发挥文化遗产的价值,也没有为当代、为社会贡献新的价值。

丽江古城旅游优秀

和沙溪一样,丽江古城历史上同样因茶马古道而兴旺。丽江市2018年接待4600万海内外游客,旅游业生产总值998亿元。对比沙溪的124万游客、17.7亿旅游收入,这是个天文数字。旅游方面的“业绩”差异,一部分是由于古城比古集市空间大得多,内容更丰富、旅游功能更完善,交通条件也更优异,并且作为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丽江古城有更大的名气。但不可否认,丽江古城将文化遗产的旅游价值发挥到了极致。

虽然近几年,丽江古城因商业气息过浓、文化氛围缺失而屡遭吐槽,但吐槽归吐槽,一年4600万的人流量,是游客用脚投出的“赞成票”。

游客带来巨量消费,消费引来大批商户,商户带动投资,投资促进更大的繁荣。在一轮一轮的循环中,丽江古城基础设施、接待能力、服务水平日臻完善。事实上,管理人流如此巨大的旅游目的地,不是一件易事,对管理者的各方面能力都是很大挑战。

为了更好服务游客,丽江古城持续完善景区规划和设施、强化旅游市场监管、升级智慧管理系统。游客的任何投诉,丽江古城管理者十几分钟之内必须处理;游客购物不满意,景区退货点无理由退货;二维码、智慧导览、摄像头遍布景区,为游客打造智能、便捷、安全的现代化旅游体验。同时,丽江市整个城市规划围绕游客展开,完善的交通基础设施和城市布局,保证古城高效的吞吐人流量,尤其是黄金周、节假日等极端客流高峰,城市调动全部资源以保障游客体验。

丽江古城作为世界级旅游品牌,品牌的维护必不可少,全网舆情的24小时监测,在线投诉的及时疏解,是古城管理者每日的案头工作,相关部门每天都会生成一份丽江的舆情报告,及时将潜藏的品牌危机掐灭在“摇篮”中。

针对外界对文化氛围缺失的吐槽,丽江古城也及时行动努力改善,将古城一部分院落改造成博物馆、书院、文化讲坛、剧院、体验馆等,免费开放给游客,目前已有二十多个已开业和待开业的文化院落,为寻求文化体验的游客提供文化盛宴。

丽江古城做了大量的努力,使游客体验、旅游品牌、管理能力做到世界顶尖水平,这些带来的回馈也是巨大的。因为旅游业,丽江获得了空前的发展机遇,基础设施大幅提升、城市面貌焕然一新,城市居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超过3万元。几十万丽江人过上了好日子。

对比沙溪古镇,丽江是国内主流的文旅小镇发展模式。一开始由当地政府主导,充分考虑旅游业的发展,不断提升旅游服务品质,从旅游业受益良多。

丽江古城发展壮大过程中,也出现了本地人让位给外地人、文化氛围缺失的现象,目前丽江商户几乎全部为外地人,游客在古城再也听不到纳西语。当地建筑风格、地域文化也因外来冲击,变得混杂和模糊不清,例如商户在改造商铺、客栈时大量引入流行元素,店铺售卖的商品也不在是当地特色,而且汇集了全世界的潮品。一些珍贵的历史痕迹和人文温度被抹去,游客难以沉浸到对历史生活的畅想中。以上这些,正是黄印武主导下的沙溪有所警惕和努力避免的。

沙溪古镇和丽江古城,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模式。沙溪古镇坚守文化阵地,十六年里艰苦探寻复兴、传承、发展当地历史文化的道路,并相信这道路也藏着当地人致富的答案。黄印武在千头万绪的历史线索中,寻找出沙溪古镇每一处空间背后的故事,编织成一张意义之网,将过去和现在、每处空间、每个人连接在一起。挽救不可再生的历史文化遗产信息,同时恢复当地人的文化自信、文化自觉以及自力更生能力,完成保护与发展。

丽江古城以发展为导向,将旅游业做为支点,撬动了整座城市的繁荣,为几十万人带来了更好的生活。在这过程中,当地政府承担了大量细致入微的工作,城市规划建设,产业培育和产品打造,与时俱进的业态升级,甚至具体到每日的舆情管理。

政府细致的管控下,游客也享受到优质、便捷的消费体验。付出的代价是,整个城市永久的损失了很多有故事、有温度的历史痕迹;本地人让位外地人,文化氛围被冲淡;区域发展过度依赖政府的规划和推动,居民自组织像被呵护的孩子,自我驱动、自力更生遥遥无期。

两种发展模式哪个更好?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从经济发展的角度,丽江古城的模式显然是被多次验证成功的,发展效率很高,但丽江古城依赖的是世界级文化遗产,旅游、文化资源优势明显,没有这种资源的地方很难复制丽江古城的成功。沙溪相对来说资源依赖程度低,适合更多、更普通的文旅小镇借鉴,然而沙溪的成功主要体现在文化上,经济发展模式还需继续完善和验证。

从另一方面来说,不管是文化还是旅游,都需要寻求更丰富的多样性。丽江古城模式是文旅小镇的“标品”,丽江古城是标品中最拔尖的,而沙溪独特的成长路径和发展思路,几乎是一个“孤本”。在新旅界(LvJieMedia)来看,我们不希望“孤本”消失,也不希望标品泛滥。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