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陈漫镜头下的荷兰弟,离开钢铁侠后,小蜘蛛有点惶恐?

他的演员生涯当然不会只有 “蜘蛛侠” 这一个成功的角色,但可以预料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都会以 “蜘蛛侠” 来定义他、记住他。

文|时尚先生Esquire 李冰清

编辑|谢如颖

《蜘蛛侠:英雄远征》是汤姆 · 赫兰德第一次离开小罗伯特 · 唐尼独自完成的漫威电影宇宙作品。他自言拍摄初期会感到惶恐,但不得不往前走。“我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作战,(响指后的)新世界的人不断加入这个阵营里,有他们在身边,我觉得很幸运。”

虽然汤姆 · 赫兰德 (Tom Holland) 用最快的速度抬起手,可还是没来得及遮住那个突如其来的哈欠。

“抱歉,抱歉,”他忙不迭地重复了几次,“我的时差还是没有倒过来。”此刻我们一起坐在巴厘岛一座临海别墅的阳台上,海风还没有鼓起燥热,只是温柔地推着海浪慢慢翻滚,层层波浪都被阳光滚上碎金。他略带惆怅地转头张望了几秒,“那边看起来可真美啊...... 一到这儿我就特别想去冲浪,不过这几天的日常排得特别、特别、特别满,只能看之后是否能见缝插针挤点时间。”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汤姆 · 赫兰德从墨西哥飞到美国,到印度尼西亚,然后还要去中国,去伦敦,如果在地图上画下他的飞行线路,大概会变成一张蛛网。“宣传期的时候密集飞行是必不可少的一环,但是可以和观众直接面对面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亲眼看到不同国家地区的人对电影的期待,他们兴奋的表情让我觉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

MARVEL 连帽运动衫:UNIQLO

黑色短裤:Sandro

白色滑板鞋:Onitsuka Tiger

可时差的苦恼却如影随形。“它一直是个麻烦。我不想吃那些助眠的药,总想用自然的方法入睡,虽然已经到这里两天了,时差还是个问题。何况我不是那种到点就一定要准时上床睡觉的人,也不能准时醒来,有时是醒不过来,有时是醒太早。我需要在这方面再努力下。”

他穿着 Polo 衫戴着框架眼镜,双肘架在腿上,整个人微微前倾,身体里仿佛绷着根弦——比起银幕上总是揉着一头乱发的样子,他看起来要成熟些。凡事他都有自己的主意,比如采访,他希望“在户外,不要有旁人”,于是聊到 20 分钟后,我才看到他的经纪人蹑手蹑脚地轻轻上楼,在五米开外的地方坐下。又比如拍摄时,摄影师希望他试一个拿着蜘蛛侠面罩的动作,他立刻摇头,“不,我不想拿”,毫无回旋的余地。

后来我才意识到,其中或许也有几分面对生人时的拘谨,毕竟,今年 6 月他才刚满 23 岁。虽然从 12 岁出演音乐剧开始他就需要不断面对媒体,但绝大多数时候他都和一群人坐在一起。“复仇者联盟”里他是最年幼的那个,这几年里大家更是把他宠成自家弟弟甚至儿子,可在《复仇者联盟 4 :终局之战》之后,一切都翻开了新篇章。

“经历过那样的转折点后,我当然会有些惆怅。所有人都对我那么好,热烈欢迎我加入他们的行列,教会我那么多东西...... 我很感激有机会认识初代‘复仇者’们。但既然‘漫威宇宙’有了新的开始,我也很期待后面的故事,何况我仍然身在其中。我对新的人和事总是抱有全然开放的态度,(响指后的)新世界的人不断加入这个阵营里,就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来说,也是有正面意义的。”

新的征程

许多忠实的观众在看完《终局之战》后,都只能用 “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症) 来形容自己的感受,在《蜘蛛侠:英雄远征》的预告片中看到彼得 · 帕克 (Peter Parker) 和所有人一起纪念 “钢铁侠” 托尼 · 史塔克 (Tony Stark) 的离去时,简直觉得心上又被猛扎了一下。

“说真的,《蜘蛛侠:英雄远征》刚开拍的时候我感觉有点儿惶恐。第一次没有罗伯特 (注:钢铁侠扮演者小罗伯特 · 唐尼) 在身边,而之前的每一部作品他都在我左右,保护我,教育我。但我们不得不往前走,当我意识到我们已经和罗伯特说再见,但身边还有塞缪尔 · 杰克逊(Samuel Jackson)、乔恩 · 费儒(Jon Favreau),我的老友雅各布 · 巴塔伦(Jacob Batalon),还有新加入的杰克 · 吉伦哈尔(Jake Gyllenhaal),我知道自己不是孤身作战,而是可以和这些可爱的人一起奋斗。他们个个都是了不起的人,有他们在身边,我觉得很幸运。”

白色短袖:FILA x 3.1Phillip Lim 联名系列

腕表:Cartier

彼得 · 帕克刚成为 “蜘蛛侠” 的时候,不过是希望能成为一个 “好邻居”,所做的大多是惩罚抢银行的窃贼之类的事迹,但即使之后跟着复仇者们去过宇宙、直面过灭霸,甚至被响指移去过另一个次元空间后,他仍然没有把“拯救世界” 视为自己的第一要任。“我不知道彼得的成长是否算得上‘脱胎换骨’。他做了很多了不起、很多惊人的事情,可我觉得他内心还是个十几岁孩子的状态,他想和新交的女朋友出去约会,想和最好的哥们儿出去玩。‘超级英雄’对他而言是一种选择,在这部电影里他也走出了这种困惑,但最终内心还是选择继续做那个孩子。”

细细一算,从他第一次扮演 “蜘蛛侠” 到现在已经有五年。自从在《美国队长 3 :内战》中第一次亮相后,观众便毫无保留地表示对汤姆 · 赫兰德的喜爱,这个话痨 (到不自禁会剧透) 的家伙完全就是彼得 · 帕克本人,他的体操和舞蹈功底也能让他完成诸如后空翻、跑酷等高难度动作,这不仅让他在选角阶段从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也在拍摄时为替身和后期特技部门省却了不少烦恼。

最近他和导演罗素兄弟、制片人凯文 · 费奇 (Kevin Feige)、导演兼演员乔恩 · 费儒、小罗伯特 · 唐尼等人一起做客网飞(Netflix) 一档叫《The Chef Show》的美食节目时,大家聊起了他 “入伙” 时的第一个镜头。剧本上写着“以后空翻入镜”,大家都以为他会依赖特技效果,没想到他轻松一跃而入,在后面的戏份中,即使戴上看不见面目的面罩,也尽量不用替身,而是自己完成了大部分的高难度动作。乔恩 · 费儒至今还是一脸不可思议“:他几乎在每个镜头里都在做后空翻!”

当我提起 “你是个专业跑酷运动员” 的时候,他忍不住有点儿得意地 “啊哈” 了一声。拍摄时,摄影师希望他从墙上前空翻跳下,一次不够理想,他想也没想就一个蹿步上墙,再来一次。等待调光的时候,可能是出于无聊,他在间隔一米多宽、高约两米的墙头间又跨了几个回合。我想起不久前他给另一本杂志拍摄的花絮:助理们还没来得及给他搬来梯子,就见他已经稳稳坐在了几米高的树上,一脸狡黠的笑。

对他来说这些都不过是小菜一碟的事情,但在电影拍摄的准备期,他依然要接受大量特技训练。“就是不停、不停重复某些特技动作的练习。这次电影有部分场景在威尼斯取景,在那儿我虽然不用戴面罩,但是有各种特技动作,比如从很高的地方快跑下来,撑杆跳,飞、摇摆......”他越说语速越快,最后部分只能用最简明的动词来指代,“很好玩!”

亮蓝色西服套装:Z ZEGNA

蓝色短袖上衣:Sandro

彼得 · 帕克是一个在纽约皇后区长大的孩子,身为一个 (英式口音颇重的) 英国演员,汤姆 · 赫兰德常年都有一位老师教他美式发音,“在口音上下功夫对我来说很有趣,因为表演会因此变得简单,纽约皇后区的口音听起来真不错,这要感谢彼得,学习的过程很好玩。”他演过的角色不少,可需要用 “英音” 来演绎的不多,而且每每都会让他严阵以待。

《电力之战 (The Current War)》是他迄今最为挣扎的一部电影。“我演塞缪尔 · 英萨尔(Samuel Insull),他是本尼迪克特 · 康伯巴奇(Benedict Cumberbatch) 扮演的爱迪生的助手,需要说英音。那部电影很有意思,导演阿方索 · 戈麦斯 - 雷洪 (Alfonso Gomez-Rejon) 也很厉害,我甚至觉得自己演得不错,但奇怪的是我就是觉得那个角色很难,而且很难解释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好像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路上。”拍摄《迷失 Z 城(The Lost City of Z)》时他也遇到了相似的情况,“可能每次要用英音来表演的时候,我就会...... 非常紧张,口音会变成我最大的障碍。”

幸运儿

有人总结过汤姆 · 赫兰德许下的愿望,发现他每每能美梦成真:蜘蛛侠是他从小到大的英雄,于是他成了蜘蛛侠;他曾说最想合作的演员之一是杰克 · 吉伦哈尔,在《蜘蛛侠:英雄远征》中又完成了这个心愿。

“真的只能说,我太幸运了。蜘蛛侠是我最大的梦想,他们居然真的选中了我,这简直疯狂到不可思议! 每拍完一部电影我都觉得离彼得 · 帕克更近一些,我也很好奇将来他的故事会如何发展,这是我最喜欢的角色,所以可以和他一起成长也让我充满了期待。”

“杰克 · 吉伦哈尔,我对他充满了尊敬。”他交叉起十指,在鼻尖上点一点。我问他喜欢杰克 · 吉伦哈尔的哪些作品和角色,他先是 “huh” 了一声,然后一口气报出一连串的名字,“太多太多了!《夜行者(Nightcrawler)》、《囚徒(Prisoners)》都是超级棒的电影,《宿敌(Enemy)》超级厉害,我也很喜欢《铁拳(Southpaw)》...... 还有什么? 对,《死亡幻觉(Donne Darko)》、《十二宫(Zodiac)》...... 他拍了那么多了不起的电影!”

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是,他和杰克 · 吉伦哈尔要共同克服的最大难题在于,如何不在现场一直笑个不停。“第一次在拍摄现场碰面时,我们就要完成一个非常复杂的镜头,但我们立刻成了很好的朋友,简直心有灵犀。我想是因为我们开玩笑时会不约而同抓住共同的‘梗’,完全在一个频道上,结果就是一直在笑,傻笑,大笑。”他呼了口气,“他很有趣,我想我们应该会成为长久的好朋友。”

MARVEL 连帽运动衫:UNIQLO

他在 Instagram 上记录了不少他们一起在墨西哥宣传时的花絮和笑料。Instagram 是他记录工作和生活中点滴最顺手的方式,在 Vlog 还未普及开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充分利用短视频。一年多前来中国宣传时,中国粉丝还能在微博上看到他的频繁更新,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有一天他的更新节奏就慢了下来。“这事儿说起来真是...... 我有一次登出了微博的账号,可是我想不起密码,就再也没办法登录回去。我需要有人帮帮我! 这方面我真是一团糟,永远搞不清任何密码的问题。”

幸好 Instagram 免遭此罪,“我知道,我承认,我看 Insta 看得太频繁了。太、频、繁、了! 我有点儿迷恋社交平台,倒不是一直会发东西,但我会忍不住一直刷。”他喜欢这种分享方式,在一个平台上就可以接触到世界范围内的粉丝(且看他每条内容下几万的回复量),“可以和他们走得很近,而且当你表达对别人的爱时,他们也会很开心。”

但他不看评论,“从来不看。我觉得看评论对我来说不一定是好事。”这也让他在选择发布内容的时候少一些顾虑,“我不会特别去想‘这个可以发这个不可以’这种。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人们可以发那些他们希望别人看到的部分,但我希望,我放在社交平台上的内容可以真实地反映和记录我的生活:这就是我,这些就是我喜欢的人和事。”

MARVEL 连帽运动衫:UNIQLO

在我们离开巴厘岛的半个月后,我看到了他剪辑的“巴厘岛回忆集锦”:他在海滩上炫耀式地一把抓住了拍摄中的无人机,也终于冲了浪、下了海。短暂的休憩之后是更高密度的行程,但看起来他比所有人都更兴奋地看到作品面世,迫不及待想和所有人分享。

“我已经在影院里看了《蜘蛛侠:英雄远征》,很喜欢。我很享受看自己电影这件事,也非常为它们感到骄傲。表演的时候我总是充满了自信,因为我总是会尽己所能,把自己的一切交出来、把一切潜能逼出来,特别是在尝试新的电影和新类型的角色时,从里到外你都需要那份自信心。我一直努力成为自己最大的粉丝,但我也是自己最严厉的批评者,我绝对会仔仔细细看自己的每一部作品,记笔记挑刺,然后从技术角度来分析,看看自己还有哪些地方可以做到更好,哪里可以进步。”

他的演员生涯当然不会只有 “蜘蛛侠” 这一个成功的角色,但可以预料的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都会以 “蜘蛛侠” 来定义他、记住他。“我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应该不会是件坏事。至少人们会记住我,喜欢我的表演,也会把这份关注延续到我之后的一些创作中。即使大家很长一段时间还是把我认作‘彼得 · 帕克’,我还是会很高兴。”

摄影:陈漫

造型:鲍小楼

美术编辑:王小明

场地鸣谢:巴厘岛瑞吉酒店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