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借钱建成的山东4A景区,大乳山负债18亿破产重组

30亿元的计划投资额,这在业内来说并不高,投入成本并不算高,经营数年后,为何大乳山还形成了近20亿元的负债?

文 | 新旅界 欧阳明威

今年母亲节当天,山东威海大乳山滨海旅游度假区(下称“大乳山景区”)游客达万余人,大乳山景区用“异常火爆”来形容其游客接待的火爆。这家看似在火热运营中的景区,实则背后已经负债超18亿元,如今正面临破产重组的局面。

不同的是,大乳山景区是一家国家4A级景区,有着优越的地理位置和旅游资源,负债金额大约是南京水魔方的两倍。“大乳山就是因为景区内有一座山峰像乳头而得名,景区旅游资源相当丰富,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兼具,有30多公里海岸线,因为沙中富含铁氧化物呈银黑色,所以叫银滩。”一位长期在山东威海市生活的旅游人士向新旅界表示。

大乳山景区占据着独特的自然条件,开发运营至今已有十多年时间,为何如今背负高额负债?

负债18亿元破产重整

6月21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布的《山东乳山维多利亚海湾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预重整投资人招募公告》显示,山东乳山维多利亚滨海旅游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维多利亚公司”)因不能偿还到期债务,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1月20日依法做出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维多利亚公司破产清算,并指定乳山市人民法院审理本案。

乳山市人民法院指定山东利得清算事务有限公司(下称“利得清算”)担任维多利亚公司管理人,管理人现向社会公开招募破产预重整投资人,筹措偿债资金,推动及保障债务人完成重整。根据初步审计结果,截至2018年11月20日,债务人的债务总额为18.67亿元,主要包括银行借款1.63亿元,非银行借款9.5亿元,应付借款利息4.34亿元,其他各类负债3.2亿元。

大乳山景区官方介绍,2005年3月项目正式投资建设,景区规划总面积60平方公里,其中海域33平方公里,陆地27平方公里。大乳山景区在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高级园林工程师刘新利董事长的率领下,用8年时间栽种了1800万棵乔灌木,将昔日的荒山烂滩打造成山清水秀的世外桃源,被许多领导和游客赞为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典范。

还曾任济南市园林局、动物园、植物园担任主要领导的刘新利,考察过大乳山后决心倾注心血打造该项目,并且在没有绿色的大乳山上种下第一棵树。此前有媒体在维多利亚公司董事长刘新利的专访中称,大乳山旅游区是他此生最后一件作品,这件作品注定将为这位园林老专家画上圆满的句号。

这将成为刘新利此生的最后一件作品,但或未必能画上圆满的句号。不可否认,大乳山项目建成运营多年,曾荣获“中国十佳休闲旅游度假地”、“山东省十大齐鲁文化新地标”、“山东省环境教育基地”、“国家级海洋公园”、“国家水利风景区”、“国际生态旅游示范基地”等,并得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等单位主要领导赞誉。

据原乳山市旅游局资料显示,大乳山景区于2004年被山东省发改委批准立项,计划投资30亿元,总体规划为乳山湾旅游风情镇、母爱文化片区、福地养生片区、幸福休闲片区、海洋公园片区五大片区。但从近几年来看,大乳山景区游客量并非如意。根据威海市文旅局数据,2019年的各类小长假中,大乳山未能进入当地前列。除了依托本身母爱文化带来过万的母亲节,全年其它节假日中,大乳山景区的游客量远比不上当地前列的景区。

30亿元的计划投资额,这在业内来说并不高,投入成本并不算高,经营数年后,为何大乳山还形成了近20亿元的负债?

“天生丽质”为何负巨债?​

拥有极佳的地理位置、丰富的旅游资源以及较好的政府背景,外人或许难以理解,为何“天生丽质”的大乳山景区竟背负高额债务。为此,新旅界专门咨询了多位业内专家,但对熟知该项目的非常少,而了解其背后运营情况更是没有,甚至不知道大乳山景区已经被法院宣布破产清算。

根据利得清算发布的报告,维多利亚公司自2016年以来,因资金链断裂导致客源市场推广营销处于停滞状态等原因,营业收入急剧下跌,大乳山景区一直未能正常经营。2016年10月,曾有不少大乳山员工在网上爆料和求助,称大乳山景区已经拖欠员工工资十来个月,员工苦不堪言,严重影响家庭,这其中也包括薪资数额极小的暑假工和临时工。

管理人在执行职务报告中称,维多利亚公司有2年多未能正常发放工资,大部分职工均已经离职或放长假,因涉及的员工近600人,情况比较复杂,管理人已经对560多名职工做了调查笔录。根据账面的记载,职工债权总额为3000万元左右。维多利亚公司现有70名留守职工。

天眼查数据显示,维多利亚公司的自身风险、周边风险、预警提醒信息分别达83条、474条和48条,且主要在集中在2018年以来的信息,涉及合同纠纷、劳动争议、借款贷款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等,维多利亚也连续三年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

对于维多利亚公司的形成的巨额债务,其管理人利得清算公司律师表示,根据此前的审计,维多利亚公司共负债约16亿元,加上借款利息等费用,目前负债总额达到了18亿元。“维多利亚公司这么高的负债,主要是借款投入建设造成的,在约16亿元的负债中,就有10多亿为借款得来,股东基本没有自己的资金投入。”据接近维多利亚公司的知情人士透露,大乳山景区计划投入30亿元,但实际投入仅约16亿元。

新旅界从利得清算公司公布的《维多利亚-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债权表》显示,共有222个债权人申报了申报了维多利亚公司债权,申报债权总额为21.24亿元。新旅界统计发现,在这些债权人中,又以借款和贷款为主,这两类债权人总数比例达到61.26%;其次是工程款债权人较多,占比也有22.52%,其它类别债权人占比均在2%以下。

管理人执行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4月2日的债权申报期限内,主张对债务人的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共12家,申报债权金额为9.95亿元;主张普通债权共210家,申报债权总额为11.28亿元。管理人经初步审查,认定有财产担保的优先债权9家,认定优先债权金额为2.19亿元,认定普通债权36家,普通债权总额为6.6亿元,以上确认债权总额为8.79亿元。

2015年6月,维多利亚公司曾向21名员工定向发行股票,发行股票数量为679.2万股,每股6元,以货币方式出资,金额共计4075.2万元。这21名员工中,部分还是维多利亚公司的借款债权人,如出资100万元持股的刘宝贞申报借款961.35万元。

维多利亚财产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1月20日,债务人的资产总额为16.03亿元,主要包括无形资产4.47亿元,在建工程1.41亿元,固定资产4.86亿元,生物性资产3.28亿元,长期股权投资3000万元,流动性资产1.30亿元。经山东天健兴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12日做出的资产清算价值为10.43亿元。

维多利亚公司近三年财务数据 来源:利得清算

新旅界获悉,2016年、2017年及2018年1-11月20日,大乳山景区经营业绩出现断崖式下跌,营业收入分别是10731.4万元、2348.08万元和73.63万元,并且这三年净利润均出现巨额亏损,三年累计亏损6.8亿元,其中2017年亏损接近2亿元。经过2016及2017年的连续巨亏后,2018年的大乳山景区进入了破产清算,整个景区处于基本处于停业状态。

预计2019年营收千万元

相比如今动辄数百亿的文旅项目,如果管理人利得清算律师的说法,大乳山景区十几亿的投入建设成本并不高。但可以肯定的是,运营数年来,大乳山景区的业绩并不如意,其盈利能力无法偿还过去借来的十几亿投资建设成本,甚至长期无法支付其员工工资。如此经营下去,维多利亚公司不仅无法偿还十多亿债务,还有可能产生更多的债务。

2018年11月20日,法院已经对维多利亚公司做出破产清算决定,但在管理人看来,债务人如果停止营业,所有资产必将进行清算处理,其资产价格必定会大幅贬值。财产报告显示,维多利亚公司的主要资产为土地使用权、海域使用权、房屋建筑及生物性资产,经初步审计的账面资产价值为16亿元,资产的清算评估价值为10.43亿元(持续经营状态下的评估价值为33.14亿元)。

“我们已经对外发布了招募投资人公告,目前已经有意向投资人咨询,如完成投资人招募,新股东将直接管理大乳山景区,我们仅作为监督作用。”利得清算律师表示。2019年3月15日,债务人维多利亚公司向管理人提出继续营业的申请并附有详细的经营计划。经调查,债务人近两年由于资金困难景区经营基本停滞。

管理人认为,债务人如果继续停止营业,所有资产必将进行清算处理,其资产价格必定会大幅贬值。而通过继续经营,加大市场宣传营销,恢复和扩大旅游客源市场份额,拉旺景区人气,提高一定客流量,增加营业收入,必定会给大乳山风景区对外声誉以及重整中各项资产估值带来好的影响。

律师指出,大乳山景区过去的经营模式单一,其收入以门票收入为主,希望投资人加入后,能为大乳山景区带来创新的经营模式。根据债务人拟定的旅游市场拓展计划,预计2019年大乳山景区的客流量将达到20万人,在此基础上,拟定将大乳山景区的门票收入按照底价及分成方式、观光旅游车按照分成方式、其他各经营点收取固定承包金的方式对外承包,预计可收入1046万元-1096万元;如果实际客流量超过预计客流量,还将同比例增加收取各经营点的固定承包金。

在门票收入方面,拟定承包金底价为350万元,收入不足350万元,由承包人补齐。超过350万元部分的门票收入,按债务人55%,承包人45%进行分成,预计债务人可分得700万元门票收入。在景区观光旅游车收入方面,因债务人原有观光车基本处于报废状态,拟与观光车生产商进行合作,由厂家投入车辆和驾驶员,收入由债务人与观光车生产商进行收入分成,初步洽商结果为债务人与观光车生产商按照四六分成,预计债务人可分得150万元-200万元。

为确保2019年经营目标的实现,承包方案还安排了景区活动、商业赛事、多方合作等保障措施,如景区5 月上旬恢复举办传统的“母爱文化节”,6月份举办“首届威海•乳山夜游节”,7、8两个月举办“东方欢乐节”。

从5月份母亲节活动来看,正如本文开头提到,当天大乳山景区游客量破万人,这已经是重大的经营突破。过去的2018年,大乳山景区的承包经营预估年游客量才8万人次,承包金为314万元,这一金额仅是2016年1.07亿营收的3%。

 2019年恢复经营后,大乳山景区似乎逐渐走上正轨,但相比当地热门景区,大乳山景区还有相当距离。从威海市文旅局公布的2019年“五一”假日旅游数据来看,当地游客接待量和旅游收入分别增长35.2%和20.7%,刘公岛景区、赤山景区等多个热门景区成为被点名“表扬”的景区,游客量在1-3万人次不等,但大乳山景区却被“冷落”。

大乳山公开的数据显示,游客量过万的仅有母亲节一天,其他商业赛事等措施能否全面带动大乳山景区人气?大乳山景区巨额债务问题能否得到有效解决?随着市场竞争加剧,自然景区类项目光靠门票收入似乎困难重重,创新经营模式才能成功突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