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A股捉妖记之天圣药业--又一项耻辱的记录诞生了

天圣制药的问题,不能仅仅归结为大股东是坏人,大股东一直是坏人,可是坏人怎么上的市?谁帮助坏人上的市?保荐机构和监管部门什么时候知道他是坏人的?这才是重点!

文|蓝海经济观察  沈奇 时书颖

1、天圣药业创下A股从上市到ST最短记录

天圣制药于2017年5月19日登陆A股市场,2019年4月29日,因2018年度财报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处理。天圣药业上市不满一年爆出多名高管涉嫌犯罪被抓,上市711天被退市处理,创下A股历史上一个耻辱记录。

天圣制药股价

近一个多月,天圣制药股价连续跌停,与股价最高峰时期的35元/股相比,公司市值缩水近四成,目前最新市值仅为17.78亿元。

上市不足两年就披星戴帽的天圣制药,套牢了约3.66万户股东,平均每个股民损失近20万元。

2、天圣药业的上市是典型的带伤上市

天圣制药在IPO期间就曾被质疑存在商业贿赂和毛利率异常的情况。在审核其IPO的发审会议上,发审委要求天圣制药说明“是否存在商业贿赂和变相商业贿赂情形;获取重庆三峡中心医院,重庆市涪陵中心医院、重庆市长寿区人民医院三家医院订单的途径及其合理性,所销售药品的品种和金额,关联交易价格是否公允”等问题。当时,天圣制药明确回复,不存在商业贿赂。

作为一家医药制造企业,天圣制药研发薄弱,自2015年以来研发投入不及营收的2%,2018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仅为1.83%。天圣制药募投项目之一,便是建造药物研发中心。2018年年末,这个计划两年内建成项目却只完工7%。

天圣制药募集资金用途表

研发费用是衡量一家公司产品是否具有技术含量的一大指标。根据天圣制药2017年度报告,2016年、2017年,该公司投入研发费用分别为3511.84万元、3385.79万元,占营收比例仅为1.68%、1.50%。

相关资料显示,天圣制药主要从事医药制造与医药流通业务。近两年来,医药流通业务收入占公司总营收的70%左右,医药制造业务贡献的收入占比不到3成。所以,天圣制药其实一直是“天圣卖药”。

3、监管风暴蔓延到整个A股医药板块

今年以来,从业绩变脸、股价闪崩到企业财务造假被罚,医药行业乱象频发,暴露了行业普遍存在的财务数据注水、虚增药价收入等问题。

6月4日,财政部发布消息,决定将组织部分监督管理局和地方财政厅(局)开展2019年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其中复星医药、恒瑞医药、步长制药等27家A股上市药企均在此次核查名单之列。

此次检查的重点内容包括药企销售费用、成本和收入、采购返点、虚开票据。“带金销售”的医药行业沉疴痼疾,也是此次财政部严查的重点之一。

4、天圣药业谁之过?

2018年3月、5月,天圣制药董事长刘群和总经理李洪相继被有关机关留置。5月14日,天圣制药公告,副总经理李忠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5月31日,天圣制药原副总经理王永红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2016年5月至2018年3月,刘群给予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74.80万元,且采用虚增款项及费用等方式将天圣制药共计9182.49万元资金非法占为己有。

天圣制药上市时的发行费用总额约1.07亿元,其中支付保荐机构华西证券的保荐和承销费用6773.66万元,支付北京明税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费用高达2252.66万元。

天圣制药的问题,不能仅仅归结为大股东是坏人,大股东一直是坏人,可是坏人怎么上的市?谁帮助坏人上的市?保荐机构和监管部门什么时候知道他是坏人的?这才是重点!

5、发审委员应当是股市的看门人,中小股东利益的守夜人,可是现在连前证监会主席都不知道在守护谁的利益了。

既然涉嫌犯罪,天圣药业的大股东、保荐人、律所、会所、高管就应当承担赔偿中小股东损失的责任,能不能严刑峻法,以儆效尤,我们拭目以待。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