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浓缩铀突破协议上限,伊朗真如特朗普所说在“玩火”?

伊朗对于伊核协议的态度依旧暧昧,其真正的目的可能在于为未来的谈判争取外交优势。

资料图:2016年8月21日,伊朗德黑兰,伊朗总统鲁哈尼在国防部出席“国防工业日”仪式。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伊朗最终迈出了离开伊核协议的第一步。据联合国7月1日消息,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当天证实,伊朗拥有的纯度为3.67%的浓缩铀库存超过了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规定的300千克限额。

几个小时后,伊朗外长扎里夫也宣布了这一消息,并表示下一步就是将浓缩铀纯度提高至3.67%以上——此前伊朗已表示将在7月7日突破这一限制。扎里夫称,伊朗已经启动第二阶段退出伊核协议的进程,但没有透露具体消息。

尽管如此,扎里夫在推特上表示这一行为并没有违反伊核协议。扎里夫提出,伊朗是在美国单方面退出协议之后才开始启动协议第36段,并给了法德英等其他签署国几周的缓冲时间,且伊朗是在美国退出60周后才采取行动。扎里夫还强调,一旦欧洲三国履行它们的义务,伊朗就会退回协议之中。

在此之前,伊方已多次表达对欧洲三国未能履行义务、帮助伊朗绕开美国经济制裁的失望。而美国总统特朗普则称,伊朗的行为是在玩火。美国国务院也发表声明谴责伊朗的行为是在敲诈国际社会,威胁区域安全。

伊核协议第36段提供了一个争端解决机制,这种机制适用于当一方认为其他签署国没有完成其义务的时侯。国际原子能机构曾多次证实,伊朗之前仍在遵守伊核协议中核原料及核能利用等方面的规定。相较之下,坚持要求伊朗遵守协议条款内容的美国政府,却已经早早单方面退出了协议。

2015年7月,伊朗、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美国和欧盟共同签署《联合全面行动计划》,也就是伊朗核协议。伊朗承诺对核计划实施严格限制,以换取国际社会解除制裁。

根据协议规定,伊朗应拆除三分之二的离心机,将浓缩铀库存削减至300千克以下,并在15年内不对纯度超过3.67%的铀进行浓缩。此外,伊朗必须在至多25年的时间里接受对其核设施、非核设施的广泛监控,包括对铀矿及离心机工厂的监督。

核电站所用低浓缩铀纯度一般在3%-5%之间,制造核武器所用铀纯度需高于90%。此外,铀发生链式反应并导致核爆的临界质量约为15千克,这意味着即使伊朗将300千克纯度3.67%的铀全部浓缩至90%纯度,其质量也不足以制造核武器。在伊核协议达成前,伊朗曾拥有纯度为20%的浓缩铀。

值得注意的是,在6月中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伊朗时,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已经表态称,伊朗不制造、不拥有、也不使用核武器,并且没有这样的意图。

5月8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宣布伊朗中止履行伊核协议部分条款,不再对外出售重水和浓缩铀。他表示,伊朗希望在60天内与伊核协议其他签字方就协议中伊方权益问题进行谈判,如果诉求得不到满足,伊方将不再限制铀浓缩活动的产品丰度。

在伊朗浓缩铀库存超过限额前,白宫表示将继续对伊朗施加“最大压力”,直到其领导人“转变行事方式”,并称伊朗应该继续被禁止进行所有铀浓缩活动。但美国军控协会(Arms Control Association)执行主任金伯尔(Daryl Kimball)表示,没有哪个国际标准禁止伊朗的铀浓缩活动,那只是美国的立场。

一些白宫官员则认为,现在对伊朗的核设施采取打击行动还为时过早。即便伊朗的浓缩铀存量达到800或900公斤,也不足以制造出一枚核弹。

法德英三国都敦促伊朗不要采取违反伊核协议的进一步举措,但并未宣布协议无效或对伊朗的制裁措施。此前欧洲三国一直积极周旋于美伊之间,希望能够挽回岌岌可危的伊核协议,但效果不佳。欧洲三国表示,如果伊朗真的从根本上违背协议,他们会做出强有力的外交回应。

面对伊朗的最新举动,前联合国核检察员奥尔布莱特(David Albright)表示,尽管欧洲三国对该国突破核协议限制的行为很恼火,但还不至于马上对伊朗发动国际制裁。他们还在等待伊朗是否会恢复此前的核武器计划——尽管伊朗并不承认有过此类计划。

英国外交大臣亨特(Jeremy Hunt)表示,英国依然希望伊朗能够保护核协议,英国不希望伊朗拥有核武器。但如果伊朗真的退出协议,英国也会退出。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发言人表示,伊朗的行为既无法保护协议,也不能给伊朗人民带来切实的经济利益。

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呼吁欧洲国家把曾经的承诺放到一边,对伊朗发动制裁。

自从美国重启对伊制裁以来,伊朗的石油贸易这一经济命脉被切断,经济不断衰退,人民生活陷入困境。德黑兰称美国是在发动“经济战争”。而欧洲三国也没有拿出能真正拯救伊朗经济的对策。

随后双方的争执又上升到了武力层面。此前伊朗打下了一架美军无人机,美国则差点对伊朗发动空袭。在此之前,美国还指责伊朗在海湾地区袭击油轮,但伊方拒不承认。

不过,伊朗对于伊核协议的态度依旧暧昧。有分析认为,伊朗是在测试协议的实施机制和其余国家的外交回应。前美国伊核协议首席谈判代表谢尔曼(Wendy Sherman)表示,伊朗采取的行动并非不可逆转,伊朗和其他留在协议内的国家可以决定下一步怎么走。伊核协定中也有关于如何纠正违约行为的内容。

《纽约时报》指出,伊朗真正的目的可能在于为未来的谈判争取外交优势。伊朗领导人希望借此迫使欧洲国家帮助其绕开美国制裁。上周,欧洲各国曾就如何向伊朗提供经济援助展开谈判,但没有得出定论。

事实上,多位伊朗官员已在不同的场合表示,当下伊朗的主要诉求,是能够按照一年前美国撤出核协议之前的水平出售伊朗的原油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