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MOM TALK | 每个压力山大的娃,背后都有个焦虑的妈

在孩子的成长的路上,每一位妈妈多少都有些焦虑。

文 | Kiki Gao

编辑 | Roy Duan

我一直是不太容易焦虑的性格,但是生了 Burger 弟后,在他成长的每个阶段,总有人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一些养孩子的要点:母乳很重要,幼儿园要提前至少一年报名,感统教育很重要,专注力,左右脑要开发很重要,英语班很重要……我发现需要操心的事和难度越来越多且大。

真实地感受到妈妈们的焦虑,是在 Burger 弟幼儿园面试的第一天。

Burger 弟 2 岁多时,以试水心态,我们为他报名了北京一所知名的国际学校幼儿园,排到当年的 11 月才轮到面试的机会,朋友们都说已经很幸运了,很多家长至少提前 1 年报名。

首先面对的就是一系列严谨的面试流程,孩子家长要通关,填了一沓表格,找以前幼儿园、早教班等各种老师给孩子写评语,学校提前给了面试考范围,实在不知道提前准备什么,想着 Burger 弟平时人缘还可以,性格比较好,全靠他临场发挥吧。

面试当天,爸爸前 1 小时因为会议延时“临阵逃脱”了,剩我一个人带 Burger 弟面试。进了学校才知道,原来是要在 7 个小朋友中选拔一个,4 个中国 1 个新加坡 1 个美国 1 个拉美裔孩子。

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问答考,考试很开放,在一个大教室里,3 位老师 7 组家庭共度 1 小时,其中 1 位校长 1 位幼儿园教学长 1 位小学校长观察 7 个孩子和家长的行为。

几个小朋友一进教室就被蒙特梭利教具中那一箱米吸引住了,Burger 弟也是其中之一,过了几分钟,面试计时开始,有几对家长就坐不住了,所有小朋友正在专心玩米的时候,3、4 个孩子一下被家长拽到旁边,要么秀画功,要么秀英文,要么秀地理常识,其他家长随后也很紧张的开始发动孩子干点其他事情,最后只剩下 Burger 弟一个人还在装米倒米,因为我实在觉得他玩的很开心,不忍心打扰。

几分钟后,Burger 弟发现教室里有卡纸有剪刀莫名兴奋起来,拎了一小桶米,拿了剪刀卡纸胶棒,坐在小椅子上就开始画画,涂胶水,然后一下子把半桶米倒在了卡纸上,桌上瞬间堆了很多米粒,胶棒瞬间成了爆米花,我发现他左涂右抹后是一只小鸟的模样。

随后,Burger 弟开始画画,让妈妈表演各种表情,表演一个他画一个,吸引了两个小玩伴。他们后来发现了一组高大上的厨房玩具,要给妈妈煮个意大利面吃,又沏茶喝,1 小时的考试很快就结束了,Burger 弟赶紧穿好鞋子,收拾好他玩过的各种玩具,跟老师再见,我和他托着那不停掉渣儿的大米作品回家了。

Burger 弟在教室里完全放养式简直是异类,在每个他感兴趣的角落我心里都会颤一下,3 岁孩子的行为总归不会尽善尽美的,但我并不想在他玩得开心的时候打扰他。

第二天,我接到了幼儿园的电话,Burger 弟 PK 过关被正式录取,这个结果让我惊讶。

看起来顺利的面试,场景却莫名的喜感,父母们的焦虑过度,那种心急和强烈的目的性简直逼出了表演型人格。

在面试教室里有一位投资人妈妈,为了突显孩子的独立意识,几次打断她的孩子和其他小伙伴一起玩,建议让他自己玩,真的不理解这是在帮还是害。

另一对父母没进教室前本来一直跟孩子说中文,老师宣布考试后,父母迅速切换到英文模式,孩子偶有一两个问题用英文回答对,大多时候一脸懵的听不懂,反而影响了和孩子的正常交流。

还有一对父母像百科全书考官,一直让孩子回答各种科普问题,显然孩子的注意力和兴趣并不在此,总是瞬间就跑掉,再被拉回来,反复多次。

第二次感受来自妈妈的焦虑,是我准备把 Burger 弟的课外班调整到学校旁边的球场,本来是一件简单的调整班级的小事,沟通了很多次,总是说没有合适的班级接收,最后通过 Burger 弟同学家长才了解到,他准备转入的班里有个妈妈不同意班里增加一个孩子,理由是,担心自己的孩子训练的时间太短,听到这个理由我真的惊呆了,没想到,对于一个简单的兴趣班,妈妈们已经有了竞争焦虑感。

最近一次感受来自妈妈的焦虑,是听一位教育圈人士讲某重点中学的一位妈妈,担心孩子的同学和她报考同一所海外大学,影响自己孩子的录取,给那所报考大学的校长写了一封信,控告那位同学抄袭。

2018 年,河南省洛阳第二高级中学的女教师张某芳带着女儿自杀,母女当场身亡。而除了这位母亲突如其来的自杀以外,还有一封绝笔遗书:“走了,我终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临走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工作压力大,无法忍受,生活也毫无乐趣,无法接受现在这个面目全非的自己,给亲人带来伤害真的很抱歉。我是自己走的,孩子是我带走的,我认为这是对她好,一切不再解释。”

在唏嘘与叹息外,你可以透过几句文字感受到这位妈妈的焦虑,挣扎,无助,绝望等负面能量。张某芳是一位职场妈妈,产后抑郁症患者,工作,家庭和个人心理上的高压,压垮了这位中年女性生命中的最后一根稻草。

多少妈妈的焦虑,最后变得畸形,病态。

当然,还有很多同样少有焦虑,不病态,没症结的妈妈。比如我身边有一位妈妈,有6个孩子,是我认识的妈妈中孩子最多的一位,养育孩子的同时,她有一个烘焙学校,一个西餐厅,她的孩子们健康阳光,上进。

相信,在孩子的成长的路上,每一位妈妈多少都有些焦虑,我们希望能听到更多妈妈焦虑和不焦虑的故事。TOP HER 2019 年的妈妈系列产品中开辟了一档妈妈说MOM TALK”系列演讲。

系列演讲将邀请全球的妈妈为核心嘉宾,让她们有机会与其他妈妈们对话,获得支持,相互学习。讨论将涵盖从怀孕,睡眠剥夺,婴儿发育,母乳喂养,职场成长,新身份,教育成长等一切妈妈成长话题。

在和同事们开第一场主题策划会时,我一下想到了妈妈的焦虑这个话题,我们决定邀请一些正在经历焦虑、已经走过焦虑期、了解焦虑点的妈妈们来分享。2019 7 10 日,北京 · 菊隐剧场与各位不见不散,期待你的到来!

扫码参与活动报名。

关于 TOP HER

TOP HER是中国女性商业财经媒体,上海报业集团投资企业。提供原创精品全品类新闻资源,主打垂直消费商业报道。全国妇联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战略合作女性机构。

旗下女性社群是中国规模最大的创新女性社群,实名注册 29 万多人,除北京总部,上海、广州、深圳、台湾、香港、英国、美国等地也拥有办公室。

TOP HER | 中国女性商业财经第一媒体

北京· 上海· 香港· 纽约· 伦敦· 温哥华 

合作联系:段志潼

手机:17551021629

Email:topher@topherglobal.com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