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关于美国财富的六大事实

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曾因提议对最富有的美国人征收财富税,在美国引发了关于财富不平等的激烈辩论。在她看来,美国正在变成一个由极少数公民拥有大部分财富的国家,年轻一代的美国人和广大的中产阶级都无法从中受益。

译|智堡 张一苇

作者Isabel V. Sawhill,布鲁金斯学会 (Brookings) 高级研究员,从事学会旗下儿童与家庭中心 (Center on Children and Families) 与“中产阶级未来”倡议 (Future of the Middle Class Initiative) 相关工作;Christopher Pulliam,儿童与家庭中心研究助理。

本周三晚(译者注:美国东部时间6月26日晚),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辩论会即将拉开帷幕,届时10名候选人的角逐将受到全国关注。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 (Elizabeth Warren) 作为党内提名的主要竞争者之一,也将登台。她提议对最富有的美国人征收财富税,在美国引发了关于财富不平等的激烈辩论。她的提议将对净值5000万美元以上的家庭征收2%的税,对净值10亿美元以上的家庭征收3%的税。

在民主党候选人就解决经济不平等问题的最佳办法展开辩论之际,以下是有关美国财富你该知道的六件事。

1 美国家庭拥有大量财富

2018年,美国家庭拥有超过98万亿美元的财富。财富(或净值)的定义为总资产减去总负债。资产是具有经济价值的资源,包括房屋、退休金和储蓄账户。负债(或债务)是相反的概念——比如住房抵押贷款,学生贷款和汽车贷款。

2018年,美国家庭拥有超过113万亿美元的资产。作为对比,这是美国经济在一年内生产的所有商品和服务的五倍多。如果该数字在美国3.29亿人口中平均分配,那么人均资产将超过343,000美元。对于一个三口之家来说,这就是超过一百万美元的资产。

几乎四分之三的家庭总资产是以金融资产的形式存在的,即股票和共同基金、退休账户和私人企业。房地产占非金融资产的绝大部分。

美国家庭资产的构成 (2018)

2 大量家庭债务集中于住房

2018年,美国家庭还持有大量债务——超过15万亿美元。不足为奇的是,超过三分之二的债务是美国人的住房按揭贷款。

美国家庭债务的构成 (2018)

学生债务在家庭债务中所占的比例不断上升。美国家庭持有近1.6万亿美元的学生贷款,自2006年以来增长了150%。千禧世代实际上是“学生债务世代”。与X世代相比,他们背负了更高金额的贷款,违约的可能性也更大,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更高的学费、盈利性学校的扩招以及疲软的劳动力市场。

3 贫富差距很大,而且还在加剧

财富在经济中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多地由收入分布最高的家庭所拥有。2016年,收入分布前20%人群拥有77%的家庭财富,是中产阶级的三倍多;中产阶级通常指的是收入分布中间60%的人群。

前20%人群拥有远多于中产阶级的财富 (2016)

事实上,仅最富有的1%人群就比中产阶级拥有更多的财富。2016年,他们拥有29%的家庭财富,超过25万亿美元,而中产阶级只拥有18万亿美元。

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2010年以前,中产阶级拥有比前1%人群更多的财富。自1995年以来,中产阶级所拥有的财富份额稳步下降,而前1%人群所拥有的财富份额稳步上升。

中产阶级拥有的财富比前1%人群更少 (1995-2016)

4 仅前20%的人从大衰退中恢复

虽然中产阶级的净值自1995年以来温和增长了7%,但还未恢复到2007年的峰值水平。这种不温不火的复苏是由2007年以来住房拥有率和股市参与度的下降推动的——如果你不持有资产,你就无法从资产价格的复苏中获益。

相比之下,自1995年以来,富人的经济增长强劲,并已完全从大衰退中恢复过来。自1995年以来,前80-99百分位人群的净值中位数增长了149%。对于前1%人群来说,他们的财富已经从一个高得多的基数高歌猛进了187%,与下图中后99%人群的财富相比真是天上地下!

净值中位数:中产阶级(深蓝)、前80-99百分位人群(浅蓝)、前1%人群(橙色)

5 美国人的流动性还有改善空间

在评估家庭财务状况时,流动性(即可被轻松转换为现金的资产数量)是一个重要的概念。例如,存入储蓄账户的钱是流动的,因此在家庭需要支付紧急开支时,这部分资产是随时可以被动用的。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 (Federal Reserve Board) 最近的一项调查发现,61%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将用现金或现金等价物支付400美元的假定开支,这是自2013年首次提出这个问题以来的最高水平。一些新闻媒体将该统计数字错误地报道为说,将近40%的美国人负担不起400美元的开支。一些政客也在使用了类似的说法。

正如Michael Strain等人指出的那样,近40%的美国人无力支付400美元的紧急开支是不正确的。61%的美国人表示,他们将用现金或等价物支付400美元的紧急开支,而只有12%的人表示,他们目前无法支付这笔开支。剩下的27%的人表示,他们将通过以下方式来支付这笔费用,比如用信用卡支付并分期还清,从朋友或家人那里借钱,变卖一些东西,或者申请贷款。当然,这些是不是紧急开支的最佳支付方式还有待商榷。

虽然40%的美国人无力支付400美元开支的说法是错误的,但是美国人处理诸如失业、购买房产、汽车维修或突发疾病的能力令人担忧。事实上,另一项研究发现,每10个美国人当中就有6人没有足够的储蓄来支付三个月的开销。失业救济等社会保障项目当然会有所帮助,但其他生活事件,如孩子的出生、一场导致工作中断的重疾、再就业所需的上岗培训或迁居异地,目前不受到当前系统的保障;这套系统最早颁布于1930年代,并未顺应经济结构的变化或女性就业的急剧上升做出更新。

6 代际财富不平等也很重要

虽然财富不平等当然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但按年龄划分的财富积累也存在重要差异。

随着时间的推移,基于年龄的财富不平等有所加剧。1989年至2016年,户主年龄在65岁或以上的家庭净值中位数增长了68%。在同一时期,户主年龄在35岁或以下的家庭净值中位数下降了25%。

基于年龄的财富不平等有所加剧

在考虑代际财富不平等时,还需要考虑另外两个问题。首先,在此期间,年轻家庭承担的教育贷款的平均价值增加了7倍。但是,通过继续教育积累的人力资本不计入资产。换句话说,原则上,高等教育的回报也应该计算在职业生涯中通过更高薪资得到的回报当中。尽管接受高等教育的回报仍然是积极的,但它们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学生是否完成大学学业,就读的学校类型、专业和家庭背景。

此外,这些衡量净资产的指标没有体现政府福利的价值。预计未来10年实际联邦支出的增长将集中在有利于老年家庭的领域,比如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障。与此同时,用于年轻家庭的支出,如对儿童的投资,在联邦预算中的占比预计将出现下降。这两种趋势,再加上净利息支出的预期大幅增长,意味着年轻家庭的财富不仅会更少,还要为债务融资的联邦开支买单,而这些开支的受益者主要是前几代人。

7 一点顶级财富能解决许多问题

在通常的收入分布中,前1%人群拥有超过25万亿美元的财富,超过了后80%人群的财富。这超过了2018年美国经济生产的所有商品和服务总和。

只消动用前1%人群财富的一个百分点(这一数字已经高达每年2500亿美元;10年就是2.5万亿美元),就可以解决美国一些最紧迫的问题。

例如,它可以大幅改善基础设施,这是一项惠及所有人的公共产品,并将提振生产力。2017年,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 (American Society of Civil Engineers) 给美国基础设施的评级为D+。为了将这一评级提高到B级,美国需要在未来10年内再投资2万亿美元用于基础设施建设。

另一个例子是如何利用富人的财富推行广泛的减税措施。这2.5万亿美元在未来10年平均分配,将使每个美国家庭在未来10年每年享有约1400美元的税收减免。

另一个选择是直接投资于儿童。2017年有近400万婴儿出生。在未来10年里,假设生育数量不变,我们用2.5万亿美元可以每年为每一个出生的婴儿提供9600美元。

这些只是说明性的例子,粗略地估计了可以采取的行动。我们认识到财富税所面临的挑战,包括行政困难、可能出现的违宪问题,以及维持储蓄和投资激励的重要性。我们也理解财产税可以被看作是一种回报率税(tax on rates of return)。例如,2%的财富税实际上是对5%的回报率征收40%的税。换句话说,如果一项投资在一年内增长5%,2%的财富税将占到其增长的40%。

参议员沃伦了解富人有多少财富,以及他们作为税收来源的潜力。她的财产税——对净值5000万美元以上的家庭征收2%的税,对净值10亿美元以上的家庭征收3%的税——可以带来可观的收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Emmanuel Saez和Gabriel Zucman估计,沃伦的财富税将在2019年筹得2,210亿美元,在未来10年累计达到2.75万亿美元。哈佛大学的劳伦斯·萨默斯 (Lawrence Summers) 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Natasha Sarin对这一估计提出了批评。按照他们最乐观的估计,沃伦第一年的财富税收只有750亿美元,大约是Saez和Zucman估计的35%。萨默斯和Sarin认为,财富税将面临类似于当前针对遗产税的避税手段,而Saez和Zucman则假定避税率为15%。

尽管如此,仍有大量财富可供利用,以满足国家的各种需求。此外,对富人增税已是一种广受认可的增税方式,从沃伦 巴菲特 (Warren Buffet) 到雷 达里奥 (Ray Dalio),许多富人已经认识到改革在维系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上的重要性。

美国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但它正在变成一个由极少数公民拥有大部分财富的国家,年轻一代的美国人和广大的中产阶级都无法从中受益。本文总结了六大事实,试图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的集体财富,谁拥有它,以及如何利用它为所有美国人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来源:Sawhill, Isabel V., Pulliam, Christopher, Six facts about wealth in the United States, Brookings - Blog - Up Front, Jun. 25th 2019

本文首发于智堡公众号:zhi666bao。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智堡的立场和观点。

本文于2019年6月25日首发于布鲁金斯学会博客Up Front。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