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城控股至暗24小时

还会有多少个跌停板,还会让投资者经历多少失望。

新城控股实控人、前董事长王振华

记者 | 马一凡

直到7月3日下午3时收盘,新城控股(601155.SH)还被广大股民认为是A股中基本面最好、最具价值投资潜力的房地产股之一。

黑天鹅来得猝不及防,却也是提前有了征兆。

一名新城的员工当天一早来到公司上班,一直聚精会神忙活手头的工作,没感受到公司氛围有任何异样。在这个提倡“骆驼精神”的房企,员工的紧张忙碌、加班加点是常态,工作压力丝毫不输于互联网公司。

下午3时许,完成一个阶段的工作后,他刚想休息一会,一条新闻映入眼帘,让人血脉偾张。

回头细想一下,他已经挺久没有在公司里遇到过董事长了。

过去王家父子到上海总部办公的时间总是特别早。在员工眼里,老板很忙碌,上班比普通员工更早,会不时出现在公司各种场所,也经常要出差。

7月3日当天,新城总部大堂的电子显示屏上,还写着欢迎衡水、潍坊等数个城市的地方领导莅临参观。在上一轮棚改中新城在三四线楼市也掘取了大量发展红利,同时商业+住宅双轮驱动的模式,也让他们在和急于招商引资的三四线地方政府在拿地、谈判、合作时,以吾悦广场为砝码,获取了很多优势与利益。

在下午那个致命转折点之后,新城总部虽然还在维持表面的如常运作,但一切都变了。

高管们被召回到集团紧急开会,由于没有能及时提升安保等级,楼内会议区域甚至一度混入了外人,随后现场保安变得紧张起来。

一些中基层员工三五成团低声讲述整个下午的惊心动魄。“港股新城发展直线跳水!”一名女员工边快步走边打着电话。

就在短短一个小时内,新城发展控股(01030.HK)、物业公司新城悦(01755.HK)市值合计蒸发了165亿港币。新城小股东投资者群陆续炸锅。

天渐渐黑了,位于上海普陀区云岭东路的新城控股大厦灯火通明,紧张的高层会议依然继续,他们在商讨如何信息披露,舆情应对,当然最重要的是,及时与王振华切割,董事会选出新任董事长。

5小时、6小时……会议十分漫长。“我从来没想过新城会有这样的时刻。”一名新城员工说。

官方回应和信批迟迟未出,一批批记者和机构投资者来到了新城总部大楼。一名机构投资者背着容量超大的书包来了,里面放着衣物,他说公司买了上亿的新城债券,只能过来等待新城董秘出现,公司已经做好了必亏的准备,但仍然想预判到底是亏20%还是30%。

晚上近9点半,漫长的会议暂告一段落,新的董事长诞生了,新城向上交所提交最新公告,其中有两个要点:一是确认王振华已因“个人原因”被刑拘;二是宣布董事长变更,紧急召开的董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全票通过了新城控股总裁、王振华的儿子王晓松,成为新任董事长。

晚上约10时,新城关于董事长变更的公告,正式在上交所披露。

这时,机构投资者还没有等到董秘,小股东不断询问明天A股新城控股是否会停牌,没有答案。

加班到这个点的新城员工,眼里没有疲惫但有哀伤。新城是最宣扬苦拼文化的房企之一,这不是一份容易的工作。

前董事长王振华曾经说,新城人前面永远有一座山,要跨越一座又一座高山。

为了树立号召员工如骆驼一般不辞辛劳的企业文化,新城控股在每年国庆假期都组织大型沙漠团建。2018年的10月,350人规模的新城中高管队伍浩荡地奔赴腾格里沙漠。王振华倒下壮行酒,打响发令枪,众人如打鸡血般翻越一座座大沙山,三天两夜在纯沙漠中徒步60多公里。

在新城25周年宣传片里,很多工作了十几年的老员工,想起自己一路奋斗史,都流下了眼泪。

众人多年的辛劳与积累,成就的企业形象、品牌价值、资本市场价值,却在关键时刻如此不堪一击,而投下这个重磅炸弹的,正是老板本人。

对新城人来说这是一个无眠夜。

7月4日早一开盘,新城控股就定格在了跌停板上,大部分小股东都难以将手中股票抛掉,市场还在预测新城控股将会有多少个跌停板,会否面临银行抽贷和机构融资的收紧。

截至4日下午4时,港股新城发展又跌去了11%,新城悦跌13%。

据不完全统计,踩雷新城控股的基金多达130余只,涉及宝盈、博时、富国、工银瑞信、东方、广发、平安、嘉实、建信、交银施罗德、景顺长城、民生加、万家等数十家基金公司,这些基金产品的持股市值从几千万到数个亿不等。

7月4日下午,新城控股与王振华再度切割,集团官网删除与王振华有关的新闻图片,同时他也消失在管理层一栏。

就在短短几个月前,江苏常州商人王振华正在经历他人生最高光的时刻。他是A+H股上市房企的实控人和董事长,管理过万名员工,他还拥有五光十色的各类头衔。最重要的是,他的新城控股今年成为了全国房企前十新贵,在今年3月披露2018全年业绩达2211亿元后,新城控股、新城发展控股连续三日股价大涨,一时间备受机构投资者和中小股民追捧。

高光背后也有阴影。2016年,王振华曾被控制协助调查,疑与常州落马官员有关,但数个月后他平安归来,重掌新城控股董事长之位,新城步入迅猛发展期。

今年4月,上交所对新城控股发“16问”,要求新城就利润调节和资金往来等问题作出回复,这时不少投资者发觉,财报亮眼的新城,是一家擅用技术手段粉饰报表的公司,当时新城控股股价曾一日大跌5.7%。

上交所“16问”一度让刚刚站上人生巅峰的王振华变得谨慎起来,他原本想在对外发声上有更多动作,那时起却要求公司必须加倍低调。

此外过去公众尚未广泛注意到的是,王振华还陷入过一起与老合作伙伴汤宇平的股权纠纷案。

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披露的一起于去年年底开庭的案件,1996年6月1日,汤宇平与王振华、王杏娣等共同投资设立武进市新龙房产开发有限公司,新龙房产公司设立时注册资本为200万元,其中汤宇平出资4万元,王振华向汤宇平出具了收条。1997年6月18日,新城房产公司增加注册资金380万元,其中汤宇平实缴增资7.6万元,增资后新城房产公司注册资本为580万元,汤宇平实缴11.6万元,仍持有新城房产公司2%股权。

1997年下半年,汤宇平从常州到西安发展,很少回常州,后汤宇平从媒体得知,新城房产公司改制为新城股份公司并于2015年12月4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2016年9月26日,汤宇平在常州工商局查询得知,新城股份公司名下已经没有汤宇平股权,也没有了任何股票。

经进一步查询,新城房产公司于1998年4月20日变更名称为常州中发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发公司),1998年4月20日的股东会议纪要记载,汤宇平原11.6万元股金及其股金的利益和债权债务转让给王振华,汤宇平从此不再享受和承担本公司的利益及债权债务,王振华支付现金给汤宇平11.6万元。

但汤宇平称他从未签字同意股权转让,也从未收到王振华支付的现金11.6万元。王振华则称股权转让是按照汤宇平的意思办的,已支付相应对价。

这个创始初期2%的股权,以现在的规模和股价来算,能折合成一笔巨款。

最终法庭判决汤宇平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且发生于1998年的事情已过诉讼时效,予以驳回。

过去种种,都掩于光环之中。如今直至事件已发生超24个小时,王振华的继任者王晓松或是新城控股的任何一位高管,都未能向受害者及其家属、机构投资者、媒体、广大蒙受损失的小股东、辛勤工作的新城普通员工进行情况说明,以及真诚道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2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