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梁博:迎合自己

你得迎合自己,完全迎合自己的内心,在这个基础上分享美好的愿望,才能让很多人喜欢你的音乐。

文|时尚先生Esquire Maggie

编辑|暖小团

ESQ:你说早就预感到会出现类似《我是唱作人》这样的节目,为什么?

梁博:很强的直觉,首先我觉得音乐市场相比电影没那么成熟,所以有更多的可能性,还可以更多元化。

ESQ :你在 2017 年说接下来你要大量的上娱乐节目,我们怎么没看到?

梁博:我说的应该就是《我是唱作人》这种节目。

ESQ:这就叫“大量的”吗?

梁博:对,对我来说量很大了,可能我说的这个量是质量的量。

ESQ:《我是唱作人》的导演车澈邀请你的时候,给你提了什么要求吗?还是你给他提了要求?

梁博:我就是希望节目组把我的每首歌听完,中间不要暂停。

ESQ:这是一个基本的要求吧?

梁博:对,这很基本,但是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去参加节目之前要求很多,真的给节目组和导演各种压力,我什么都要管,音响、灯光,就差管剪辑了,最后确实忙不过来了。我觉得节目组可以给我发一个临时执行导演的证件,开玩笑啊。

ESQ:你只是去唱歌的,干吗管这么多?

梁博:因为观众看到电视荧幕上的演出效果,每个步骤都有着非常重大的责任。举个例子,你看一部电影,剧本、演员、导演、剪辑,所有的因素都会影响你喜欢它还是不喜欢它。

ESQ :听说你对鼓的尺寸都有要求的,是真的吗?尺寸对鼓的声音有很大影响吗?

梁博:当然会影响,不仅仅是鼓。这就相当于我今天拍照,决定最后这张照片好的因素有很多,摄影师、镜头、光线、环境、心情,如果每一样都可以做到最好的话,一定会出好照片。

ESQ:你很清楚自己的性格会给大家带来一些麻烦?

梁博:对。我参加所有的活动或者节目,在签约之前要说清楚各自的坚持,不能达成一致就不参加了。对我来讲,这就是最大的尊重,不要签了合约之后这也不配合那也不配合。

ESQ:你说音乐弥补了你不爱说话的性格,你用“弥补”这个词,看来你觉得不爱说话还是不太好的?

梁博:对,我是一个歌手、一个演员,我站在舞台上必须跟大家交流,但是有了音乐,我有一首一首的歌,就省去了说个没完。如果不是做这个行业,我就不用太担心这个,因为不用面向大众。

ESQ:有的歌手不要求自己成为创作者,你什么时候开始决定做一个自己创作的歌手?

梁博:首先我觉得自己写的歌更适合自己唱,我很享受这个过程,很舒服。但是我完全不拒绝别人给我更好的作品,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唱别人写的歌,就看我喜不喜欢。

ESQ:看来目前还没有遇到中意的?

梁博:对,也有过几次尝试,一般自己写歌的人个性很强,很难碰到契合的作品,我不能让作品发表以后歌迷跟我都觉得伤心。有些事情,做之前总会有很多人煽动你,等你做完了不行的话,他们又觉得你要背这个锅。所以一定要有自己的坚持,自己给自己把关,不能寄希望于别人。

ESQ:有人认为做流行音乐不需要那么高的学历,你在《中国好声音》夺冠之后为什么还要去读研究生?

梁博:其实这跟音乐和深造并没有关系,那个阶段大家都考研究生,那也是我想做的事。离开学校步入社会会有一种自由的感觉,但是也会有一种孤独的感觉,因为大学时光是最美好的,所以我总是试图延续一下。但是考研以后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你已经不再是大一大二的学生,也不用怎么回学校,在外面工作,依然挺孤独。也就是自己安慰自己,你还是个学生。

ESQ:《中国好声音》夺冠之后,为什么没趁热度先去挣点钱,回来拿这些钱做音乐?

梁博:我那个时候确实对挣钱概念不是很清晰,也没想挣几百万、几千万,本身我就是一个学生,我觉得我也不缺钱,温饱没啥问题,还有很多自己想实现的事没实现,不会把注意力放在挣钱上。

ESQ:现在慢慢地有挣钱的概念了吗?

梁博:也不会有这概念,现在基本干啥你都有钱,因为我现在的工作也是跟商业紧密相连的,我出去唱歌,那当然不是免费的。

ESQ:外界看来,你已经很不商业了。

梁博:我一直都在想,什么是真正的商业。对我来说,商业其实就是载体和形式。如果一个人有商业价值,最重要的是这个人本身。我们这个行业里面,价值都是人创造的。所以我觉得,真正好的东西是非常人性化的,就像很多真正好的品牌的闪光点依然是创造者的灵魂和人性。

ESQ:你的意思是,商业和品质、价值之间其实是不矛盾的?

梁博:从来不矛盾。

ESQ:网上对你在国外那段时间有一些误解和调侃,实际上你在那边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梁博:过得太好了,公司给我们创造了一个非常好的生活环境,先住在好莱坞山顶,后来又搬到一个富人区,有时候可能大家也是过于操心了。我去美国不是为了留学,那都是无稽之谈,是去跟那边的制作人一起做一张专辑。

ESQ :传说中“梁博流落在洛杉矶和街头艺人一起卖唱”是怎么回事?

梁博:我当时在等一位乐手来美国,才能开始录专辑,生活虽然过得很好,其实还挺焦虑、挺孤独的。我总去看一些街头的演出,有个女孩应该是《美国好声音》的学员,有天我拿起吉他要跟她用音乐交流一下,当时她是迟疑的,她不知道你这个中国人要干什么。

ESQ:她不认识你?

梁博:不认识,连续演了两首还是三首歌之后,她极其激动,用麦克风对大家说“这是来自中国的一个吉他手”。其实在国外,没有任何人对你的名头感兴趣。前几天我看了Lady Gaga主演的电影《一个巨星的诞生》,我就恍惚,里边那个 dancer 好像就是当年我排练的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当时我们在洛杉矶的那个排练场,左边的房间是《美国好声音》的排练场,右边的是 Lady Gaga 的排练场,都是那么顶级的人在一起,大家在行业里都比你腕儿大,没人在乎你是《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冠军,只有用音乐交流才是平等的。有太多次,我们拿起琴,音符出来之后,就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

ESQ:你觉得自己被神化、被过度解读了,表现在哪些方面?

梁博:我创造音乐的初衷和表现形式很简单,很多技巧或者所谓的编曲那些他们认为很深的东西,我在做的时候都是为了一个最终目的,就是让自己感动和让听到的人觉得好听,有才华不是主要的。就像我给你做一道特别可口的饭菜,佐料放得特别多的时候,你会觉得特别神秘,其实不神秘,一定要放这些,如果我给你拌一个凉菜,就真的不需要放那么多,拍黄瓜只需要蒜、辣椒油、醋和黄瓜,就这么做好吃。所以大家认为的简单或者复杂、高深,都是放不下过程和形式,其实我没想那么多。

ESQ:你觉得梁博属于“偶像”或者“榜样”的范围里吗?

梁博:不属于。偶像肯定是没戏了,颜值这一块不行。榜样也不是,没有必要去引导别人效仿,我给自己定的一些小目标实现了,我曾经许下的诺言一点一点实现了,我跟别人分享的时候,是分享我心里的想法,分享“一定要坚持,不要放弃”,不是说梁博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ESQ:你说过在音乐上要迎合,为什么要用“迎合”这个词?

梁博:不是迎合大众,你得迎合自己,完全迎合自己的内心,在这个基础上分享美好的愿望,让很多人喜欢你的音乐。但他们完完全全可以只喜欢你的音乐,找不到着重点也是可以的。

ESQ:就是说,大家听你的音乐,觉得好听、喜欢就好,未必一定要有强烈的自我投射和共鸣?

梁博:对,不用纠结这个,以一个艺术家或者创作者的姿态去灌输这些是没有用的。有很多好电影,包括姜文的电影,其实我们无法真正抓住他内心想表达的东西,没关系,电影卖座就是卖座。我希望我的音乐也是这样有很多色彩,戴上耳机听的时候,你觉得跟随着画面感进入了另一个世界。我不太喜欢把生活当中柴米油盐写得像诗一样,做成音乐再告诉你,你每天过的日子就是双脚落地的,没必要把现实生活粉饰一下再跟你说一遍。

一定要有自己的坚持, 自己给自己把关,不能寄希望于别人。

ESQ:不少人觉得梁博是一个“不好搞”的音乐人,为什么会给大家留下这样的印象?

梁博:这一点我可能永远都扳不回来了。因为每次出一首歌或者在荧幕上表演,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歌曲中,我认为做出足够好的视听感受就是对大家最大的爱和尊重。

ESQ:那你觉得歌手需要建立一个招人喜欢的人设来圈粉吗?

梁博:不需要。人的性格永远会有缺陷,有缺陷就有缺陷,我不想做违背自然的事情,你花很多的工夫在那儿圆,最终能圆到哪儿去?不如尽量让你的音乐做到完美,虽然音乐也会有缺陷。

ESQ:你觉得自己离理想中的状态还差哪些?

梁博:还差好远好远。现在内心不够安宁,不能真正睡得香。其实工作生活什么的都还好,就是觉得不够舒适,舒适其实指的不是物质上的。

ESQ:你好像并不赞成活得很理性、很现实,还是希望活得有情意一点、温暖一点、向阳一点,这样的人生观是怎么建立的?

梁博:跟成长环境有关系,从小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整个大家族,过年十几口人,桌子根本坐不下,就是东北农村过年的那个感觉,特别好,是那样的一个特别传统的家庭。这种生活是我的追求,也会离我那个平静的内心的理想生活更近一些。关于理性不理性的,人从小孩长到大人,尤其在演艺圈,你很难不理性,你不用教自己理性。所以还是教自己感性一点吧,人生中多一些选择、多一些冲动是为了一个人去做的,是为了一句话去做的,哪怕最后觉得可能没那么正确,但是我觉得挺有滋有味的。

ESQ:这一年你做过“为了一句话或者一个人”的事吗?

梁博:有过这样的想法,最后这个事不是没做成,而是不用做了。

摄影:haochen

化妆、发型:鹿鹿(CN-beauty)

美术编辑:默菲

灯光提供:FEI.STUDIO

场地提供:2049文创园

本文为《时尚先生》杂志社原创内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