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风口上的“大语文”:摇摆在应试与素质教育之间

能“提分”却无法短期看到效果,是大语文与其它学科培训最显著的不同。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柳书琪

编辑 | 李怡彭

1

一座高山与一个神仙居住的小土堆,一条大河与一条有龙驻足的小池塘,你会选择哪一个?

在一节大语文试听课上,老师用这样的方式给学生教授“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的意义。在讲解这篇经典骈文之前,老师从刘禹锡生平说起,将唐朝安史之乱、藩镇割据等历史故事一一串起,最后才落在主题《陋室铭》上。

语文正在成为中高考赛场上最难跨越的一关。随着部编版新教材的全面铺开和中高考改革,语文的难度有了明显提升,对古诗文积累及阅读、写作能力有了更高的要求。实现高考英语改为一年两考、数学难度有所降低的趋势下,语文的重要性更为凸显。

不同于传统意义上可以用刷题来快速提高成绩的数、理、化学科,语文成绩的提升需要长期的积累,主打培养文科素养的“大语文”概念也由此而生。自2018年起,大语文成为了校外培训的新风口。不只上市公司立思辰、新东方、好未来开始了在此的布局,包括一起学语文、子曰语文、复有诗书在内的初创公司也成批涌现。

暑假将近,纷繁复杂的课程品类在家长和孩子们眼前展开。面对语文在各级考试中越发重要的地位,大语文开始成为许多家长为孩子报班时的“必选项”。

为“提分”而培养兴趣的课外班

与一般的语文学科培训不同,“大语文”之“大”在于强调对历史、地理、国学等人文素养的培养。“大语文其实是对语文本质的一次回归,过去的教育把语文变成了套路和应试技巧,现在考察的是全面的理解和应用能力。”复有诗书联合创始人兼CCO孙毅博对界面教育表示。

尽管因考试而生,但市面上几乎所有大语文课程主打的都是素质培养,并不与成绩直接挂钩。

“这其实是语文学科本身的特性决定的,”源力资本合伙人詹研告诉界面教育,“与英语、数学不同,语文很难有一个明确的体系和标准。”孙毅博同样认为,语文是一个素质教育的学科,尤其在试题趋于灵活、考察趋于全面的今天,还在用应试的方法教学几乎是徒劳的。

主流的大语文培训课程以输入为主,主打阅读,鼓励学生培养阅读兴趣、养成阅读习惯,更看重积累的意义。“无论是语文学科,还是大语文培训,学习的过程都比较漫长,见效也比较缓慢。”詹研说。

目前,市面上的大语文培训大多面向小学低年级及以下年龄段。孙毅博告诉界面教育,小学中高年级后家长才会对分数有明确的指标,而在此之前的家长与孩子对应试的需求并不强烈,更重视兴趣的培养和思维的训练。

周期长、成果慢,与最终考试成绩的关联度较弱,在各大网络教育社区上,许多家长也对此提出疑问:“为此花费了时间和金钱,带来的究竟是几年以后的语文分数,还是文学素养?”

孙毅博认为,大语文最终会指向分数的增长:“大语文和过去的语文培训不同,更看重多年的积累和系统的训练。有了这些积累,我想孩子的语文成绩未来会越来越稳健。”

能够在未来“提分”但效果无法量化,可能是大语文与此前能够明确比较报班前后成绩的传统学科培训班最主要的不同。

区别于课内学习的“加餐”

在主推文学素养培养的概念之下,内容与教材成为了大语文的核心。相比课内语文教材,大语文的教学内容倾向于让学生进行更广泛的阅读,并更重视对文章成文背景、作者故事进行讲述和解读。

目前,市面上主流的大语文课程以自编教材为主。立思辰自主出版了《文学必修课》、《乐死人的文学史》等一系列教材及课外读物,学而思大语文则联手北大中文系进行教材讲义的研发。但大语文“广泛阅读”的教学理念,与正统的课内教学思路存在一定的不同。

例如在学而思网校的大语文课程中,原本应出现在人教版语文七年级下册中的《陋室铭》被放在了二年级升三年级的学段中。这样的提前学习曾引起部分校内语文老师和家长的质疑。

武汉语文名师董尚元在其文章中指出,部分大语文培训将楚辞与荆楚文化、川端康成与日本近现代文坛等大学文学课程提前空降到小学五年级。他认为,小学阶段的学生并不能很好地接受和吸收这样的知识。

但在大语文培养阅读兴趣的目标之下,超纲可能无法避免。“如果严格按照校内大纲来教学,那就与校内没有差别了。”詹研对界面教育解释道,“语文的性质也决定了不可能只教书本的内容,校内的语文课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超纲’的。”

孙毅博则认为,大语文培训在内容上与校内教学并不相同,更多是在帮助学生理解和体会文章背后的故事和作者表达的意境。而在校内课堂上,学生能够掌握更多知识性的内容。“例如一些字词的释义,学生仍然是在对应年级的课堂上去学习,大语文培养的思维方式带来的是对文章更深刻的理解。”孙毅博说。

因此,定位于“加餐”和素养培养的大语文或许并不适用于所有学生。小学语文老师钟瑶对界面教育表示,这样的额外补充更适合学有余力的孩子,但对于学习能力弱、课本知识尚未完全消化的学生,可能更应该考虑弥补课内学习的不足而非盲目拔高。

有待规范的新品类

大语文培训将兴趣培养作为了主要目标,将语文讲得更有趣就成为了必备的技能之一。尽管发展时间不长,但凭借风趣幽默、段子手等诸多标签,大语文已经出现了窦昕等一批具备IP效应的名师。

大语文内容的丰富性要求老师有更高的知识储备。自2018年开始从语文辅导转型为大语文老师的孙辰告诉界面教育,由于需要为学生补充更多文章以外的信息量,教授大语文相比此前上课要难上许多。“需要老师不停地说,还得想办法讲得容易懂、有趣。”孙辰说。

但随着大语文市场的兴起,对老师的需求量迅速增加,出现了供不应求的状况。孙辰所在的机构在去年开始发展大语文培训后,也扩招了一批教师。

市场需求的快速增长,可能让培训机构还来不及培养足够多合格的老师。孙辰告诉界面教育,大语文热下涌现了一批质量参差不齐的机构:“无非是觉得别人搞大语文了,自己也得紧跟上。”据她观察,某些机构的大语文老师在选定好较为容易的主题后,只是在网络上搜集一些资料,拼凑搭配后就完成了备课。

詹研对界面教育表示,现阶段的大语文还缺乏足够的规范和标准,客观上存在优秀师资稀缺、教学质量差异大等问题。

“语文作为三大主科之一,有成为刚需的潜力。但现实来看,家长的出发点主要还是培养兴趣。”詹研说。这一新兴的辅导品类还处于早期,需要更多时间才能走向成熟。

(应受访者要求,钟瑶、孙辰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5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