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李迅雷:应推出与注册制相适应的制度、产品

李迅雷认为资本市场变革创新的目标是要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与注册制相适应的制度、产品也应推出。

文|  野马财经 武占国

7月7日上午,2019中国财富论坛第二天,在关于资本市场制度与创新的主题圆桌论坛上,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表示,“资本市场变革创新的目标是要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与注册制相适应的制度、产品也应推出……这样对防范风险、丰富金融产品、让市场估值水平更合理都很有帮助。”

同时,他还认为,“制度关键在于执行好,必须严格执行,这对于上市公司提高治理水平、投资者权益维护都是有利的。”

注册制起源于美国。1911年,一个通常并不被人们认为富有创新力的州——堪萨斯州第一次制定了州立《蓝天法》。

1929年经济大危机后,联邦政府制定了1933年联邦《证券法》,补充了“实质监管”的证券发行制度,确立了以“强制信息披露”为基础的证券发行注册制。而州证券法与监管的内容却很少被国内所关注。

2013年底,我国明确提出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2018年2月底,“股票发行注册制”的授权决定期限拟延长2年,再次表明了官方对于注册制实施的决心。2019年1月,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实施意见发布,具有标志性意义。

今年,注册制终于在科创板成功实施了。

李迅雷表示,“目前注册制在科创板实施,注册制是在资本市场改革大背景下进行的,资本市场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实施注册制的科创板马上就要开板了,最先预计是25家企业注册上市。科创板实施注册制举世瞩目。“我认为科创板实行注册制是资本市场29年来的重大事件,意味着资本市场进一步跟国际接轨,进一步走向开放,对过去29年来的种种问题的修复和补充,它的意义非常重大。”李迅雷表示。

不过对于注册制对资本市场发展的具体影响,李迅雷认为还需要理性、冷静的进行分析。

李迅雷认为,“从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角度看,虽然从总量来讲非常可喜,但是从结构来讲比重还是偏低,整体停留在15%左右。尤其是股权融资比重不够大,希望注册制推进股权融资比重能够进一步上升。这样可以改善我们整个融资体系,是一个很重要的举措。”

至于实际过程中能不能提升直接融资比重?李迅雷认为,“这还需要打一个问号。过去二十多年来,虽然资本市场发展在全球是领先的,但是自身的融资结构来讲,还是以银行为主导。所以我认为仅仅靠注册制来提高我们直接融资比重,还是有点力度不够。”

李迅雷还是寄希望于对整个资本市场的改革可以推进,“比如说监管部门反复强调的要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和严格退出制度。资本市场要有活力,必须得有优胜劣汰,否则会形成一种拖累,形成一种僵尸企业越来越多的不利现象。”

“不仅如此,退出制度等关键在于执行好,必须严格执行,这对于上市公司提高治理水平、投资者权益维护都是有利的。”李迅雷强调。

另外,李迅雷认为资本市场变革创新的目标是要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与注册制相适应的制度、产品也应推出。比如说股市有融资融券,但是融券规模太小了。供做空的产品应该加大,这样对防范风险、丰富金融产品、让市场估值水平更合理都很有帮助。

“仅仅靠注册制是不够的,资本市场还是需要研究国际投资银行的一些做法。只有各方面游戏规则和国际接轨,我们的资本市场才能够做大做强。”李迅雷表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