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乐队的夏天》葡萄不愤怒:他们的摇滚包裹着有关青春的乐队故事

音乐是时光的书签,总能和时间、记忆联系在一起。当人们听到一首曾经的歌,回忆迅速读档当时的场景。又是一年的毕业季来临,不知几年后,当初校园乐队的乐手们再听到自己的歌时,会不会也随之潸然泪下。

文 | 时尚先生Esquire

曾经看到过这样一句话:

音乐是爱,是 happy,是 sad,是 happy sad,是逃离,是奔跑,是真,是开着的火车,是吻,是 grunge,是 free,是 peace,是梦想,是音乐。

乐队是太多热爱音乐的年轻人都有过的幻想。每所高校都有过一批又一批怀有纯粹音乐梦想的孩子尝试组建校园乐队:在学业之余,凑在一起,聊璀璨星河,聊前辈大师,聊校园生活,聊细碎情绪,一起作曲填词,在操场弹奏,在晚会表演……

图注:电影《初恋这首情歌》截图

今年夏天横空出世的综艺《乐队的夏天》中,我们心中对音乐的执念,又被三十一支新老乐队唤醒了。

一支叫做盘尼西林的乐队,改编了 1999 年朴树的歌曲《 Newboy 》。

“大家对那个 2000 年充满了期待,觉得一切都会变很好,结果好吧,就是我们老了”,张亚东听后泪流满面。

图注:图片来自《乐队的夏天》截图

音乐是时光的书签,总能和时间、记忆联系在一起。当人们听到一首曾经的歌,回忆迅速读档当时的场景。又是一年的毕业季来临,不知几年后,当初校园乐队的乐手们再听到自己的歌时,会不会也随之潸然泪下。

《乐队的夏天》里,老牌乐队和新生代乐队同台交错中,有一支平均年龄 23 岁的高校乐队。他们镜头不多,却有浓烈的少年感。他们的摇滚,就像马卡龙色的彩绸纸,包裹了一个再简单不过有关青春的乐队故事。

他们有个符合设定的名字:葡萄不愤怒。

插画:Pomelo Zo

很多人说,葡萄不愤怒和早期的花儿乐队很像,都是充满极致少年感的流行朋克。听到主唱小臻的声音,就能把人瞬间拉回到 20 多年前花儿大张伟的时代。当然,葡萄不愤怒的音乐更富童真想象,描绘出现实生活的烦恼与向往,简单又复杂,热血又淡然,躁动又真切。

看到他们就会不自觉联想到电影《 Sing Street 》(《初恋这首情歌》),他们在学校里的生活大抵也和男主角 Conor 差不多: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男孩子,会在课堂上溜号画画(那些画在日后变成了葡萄第一张EP封面);会在宿舍看《探险活宝》;会为了完成作业熬夜到第二天清晨;会和自己的兄弟们一起打 LOL ,会用自己表哥的 LOL ID 作为自己乐队的名字;白天正常在学校上课、吃饭。晚上赶完演出,都会很晚回到宿舍,宿管大爷都认识了这几个总是背着琴深夜回宿舍的小伙子。

这支成立于 2013 的乐队,和大多数校园乐队一样,始于校内的音乐社团。小臻和所有拥有摇滚梦的少年一样,一开始组建乐队只是为了玩儿,也和许多跟梦想相关的故事一样,在创作的过程中,他逐渐发现,做这个很开心:

遇到了许多不同的人,不同的机会,乐队渐渐就融入了生活,成为了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以至于都离不开它了。

葡萄不愤怒主唱:李学臻(图片来源见水印)

虽然葡萄有过成员的变动,但是现在已趋于稳定。他们凑在一块儿的过程,属于“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小臻说,就像谈恋爱一样,跟着感觉走,理念相同,相处起来舒服,那就是一拍即合的事儿。

小臻和鼓手勃子是网友,勃子在微博传了自己打鼓的视频,被小臻发现“他打鼓很有感觉”。后来网友成功面基,勃子还成了小臻校友。小臻和贝斯小鹿也是网友,在同一个北京乐队圈的微信群,小鹿从朋友口中听说了“儿童朋克” 的葡萄不愤怒,出于好奇,跑去听了他们的歌。

许多人都是通过《小红帽》这首歌认识了葡萄不愤怒。但也有很多人只听了这首歌,就给葡萄不愤怒打上了 “幼齿”“稚嫩” 的标签。

小鹿在认真听完葡萄的作品后,举了个例子:

你兜里有一颗糖,大家吃了这颗糖,但其实你兜里还有巧克力,只吃了这颗糖的人就说这个糖就是你,但其实你兜里宝藏还有很多。

“我们风格太多了,甚至每一首歌都没有一个特定的风格,如果非要定义,那就是流行摇滚乐,流行元素摇滚乐。但是我们的精神是朋克,就是思想,一个精神状态。”

小鹿懂葡萄,也因此加入了葡萄不愤怒。

虽然校园乐队的气质大部分都是青春活力的躁动感,但是在戏曲的最高学府中国戏曲学院里,一批热爱摇滚的青年对于摇滚有自己独特的“解构重建”。他们以学校门牌万泉寺 400 号为灵感,将乐队命名为肆佰號,不同于其他校园乐队的是,他们将戏曲与现代音乐进行了结合,打造出了独具特色的「国风乐队」。而其中的创造核心就是如今的“一棵小葱”(以下简称小葱)。

插画:Pomelo Zo

肆佰號乐队是 2013 届中国戏曲学院学生中的传奇,四位成员来自音乐系和京剧系,小葱的专业是现代管弦乐编曲,在乐队中负责键盘。肆佰號最大的特点是主唱的位置是随机的,学校中京剧系的学习小生、老旦和花旦的同学都曾做过乐队的主唱。

乐队的雏形,始于大二时的校园歌手大赛。为了帮同学表演,小葱和几个同学组建了伴奏乐队,一下子找到了做乐队的乐趣,之后学校大大小小的晚会总是会看到这届音乐系同学带来的表演。民乐中的三弦、二胡、笛子、大鼓以及京剧打击乐等元素经常作为他们编曲中的彩蛋,上演现代音乐与传统民乐的碰撞。

而后来乐队的正式组建,是在小葱大三那年,校门口的烧烤摊上定下来的。原本是兄弟间最平常的烧烤酒局,只因偶然间提出要不要正式组建一支国风乐队,大家一拍即合,于是肆佰號乐队便诞生了,小葱对于探索戏曲和其他曲风的共融性试验也就此开始了。

而在音乐类的高校,组建乐队则是一件更为平常普遍的事儿,来自山东滨州的何大骞,几年前就在自己的母校现代音乐学院组建了五、六支乐队。

插画:Pomelo Zo

16 岁那年,何大骞读高二。当时热爱摇滚的他独自一人去北京看迷笛,那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的感受音乐,在人群里,他抑制不住激动和振奋的心情,觉得 “哇塞,这可是迷笛哎!” 这里的一切都充斥着他的大脑。在那里他整整呆了一天,从那时起,他的内心,开始种下了音乐这颗种子。回来后他为了买吉他,每天上学、放学都搭同学的电动车,省了校车费,晚饭钱也省掉,最后攒下了 1200 ,买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把电吉他——“一把假的 Epiphone”,他笑着说。

琴到手了,他还买了两本教材,弹了两个月就能弹得比高中吉他社的人还要好。也正是这段时间,他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不读高中了,直接去现代音乐学院。比起上学时逃课练琴,倒不如专心致志,“我想做一件事的时候,其他就什么也干不了,脱产学习,这是我的性格。”

在现代音乐学院,他开始正式接受专业的音乐教育,因为本身是零基础,所以他成了班里最刻苦的学生,四年的时间,每天都至少花 7 ,8 个小时练琴。在被问到校园的乐队生活是不是很丰富时,他耸耸肩“也没啥,就是弹琴,练合奏,创作。基本零社交 ,出去玩——基本没有过,两只手都能数过来的次数。”

只有在做乐队这件事上,他能够异常主动地社交。为了合奏课,他积极寻找乐队成员,他曾和同班的同学一起组过 5,6 支不同的乐队,“组乐队这件事,要多试,才能遇到合适的队友,所谓合适,就要大家有同样喜欢的东西,在一起能迸发更多的创造力。”

高校的背景下,由于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校园乐队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挑战,对于葡萄不愤怒而言首要解决的就是演出和排练时间的协调问题。为了解决乐队最为日常的排练问题,四个人好好研究了一番北京地图,选取了大家学校折中的地点:“双井”,作为大家排练的据点。

然而北京的路况以及不同的两个区就相当于异地恋的情况,让他们也在排练中总会遇到各种状况。因为排练室有使用时间的限制,有一次,大家都在赶往排练的路上,都遇到了堵车,结果等到了排练地点,排练室的使用时间已经过了。小臻笑着说“创造了史上最快的一次排练,就完全是零,白跑一趟”。

而对于肆佰號来说,位于北京南城丰台区的中国戏曲学院实在是远离城市的中心区域。于是,学校附近小胡同的地下室,学校里面积相当于一个卫生间大小的鼓房,都留下过他们排练的痕迹。本就狭小的鼓房放上各种乐器设备后,空间变得更加密集,小葱自己打趣地说“挺憋屈的”。乐手们在排练中打到彼此是常有的事儿。但是这些对于满腔热血热爱音乐的少年们来说都变成了大家哈哈一笑的排练趣闻,谁也没有因为困难抱怨,每个人都很享受大家一起为完成一件作品而努力的过程。

除此之外葡萄不愤怒还需要兼顾学业和乐队生活,四位成员都尽着自己最大的努力,在保证学习的基础上,进行乐队生活。小臻是呼和浩特市当年的中考状元,在忙碌的生活中,顺利考研成功。中国地质大学的吉他手余子牛则选择了暂时从乐队生活中闭关,全力考上了研究生。建筑专业的勃子,则直接开启了爆肝模式,在排练的路上,演出的途中,抓紧一切时间画图、建模、赶作业。

当前国内的高校乐队环境里,葡萄是相当有代表性的一支。高校乐队大赛,只要葡萄参加,前三里绝对会有他们的名字。2017 年迷笛全国校园乐队大赛,葡萄一举拿下了冠军。在问到葡萄为什么能够打败许多音乐学院的乐队时,小鹿觉得是一种平衡:“比赛里评委或者观众,会更多在意词曲,而乐队本身就习惯于把重心更多的放到音乐的编曲制作上,尤其是科班出身的。可能就没有特别注重歌的词曲所呈现出来的感觉。另一种情况是参赛的高校乐队歌写得很抓人,但舞台表现力偏弱。”

小臻则觉得是葡萄整体的气质:“葡萄一直以来在台上的感觉,就像大家形容的那样,像夏天一样。虽然我们没有这样特意去定义自己,但是乐队的 Live 最怕的是让人没有感觉。就是看着你的表演,又像这个又像那个,却没有一个词来形容。我们有一个夏天的感觉,就不一样了,有辨识度了。”

而肆佰號也成为了校内的传奇,两场在学校的剧场的专场演出全部爆满,满场都为他们应援。大三那年,小葱创作的戏曲与摇滚结合的流行歌曲《狂浪生》经历了几个月的打磨,首次发布。那天几乎所有戏曲学院学生的朋友圈都被这首歌刷屏。

毕业那年的毕业音乐会,按照惯例小葱所在的专业必须要演出自己写的交响乐和管弦乐作品,但是唯独这一年给了他一次破例,小葱得到了表演自己创作的流行歌曲作品的机会。因为那一年他的确是戏曲学院里最 “出圈” 的学生。

但是脱离了校园这个大环境的保护罩,他们本质上还都是一群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还带有少年的稚嫩和迷茫。《乐队的夏天》中,葡萄面对的是中国乐队圈的各路豪杰。虽然凭借着为数不多的镜头就吸引了不少粉丝,却只获得了第十七名的成绩。但葡萄的成员却把心态放的很平:排在前面的那些乐队,有一些真的是圈里已经玩了很久的乐队,确实从表现上会更游刃有余一些。然后也有一些新的乐队是真的音乐专业性很厉害,当然还有一些新的乐队作品比较独特,所以我们排到这个第十七觉得只能代表当时在场里的那些观众和评委心目中的排名,不能代表真正到底排多少。

贝斯小鹿更是直截了当地表示:“参加完节目就觉得我们还是不够强,没有别的,就一句话,我们不够强,我们还要继续努力。”

对于未来的规划,四位成员都已经做好应对更大挑战的准备。小臻和家里商量后,达成了未来能养活自己就行的协议,决定明年研究生毕业后,专职做乐队;勃子和余子牛,还是希望有一份工作。他们也在认真学习自己的专业,希望未来的工作和乐队都能兼顾;小鹿现在一直从事音乐教育,有编曲的活也干一干,接一接,他现在做的就是积累沉淀和等待。

小葱毕业后,肆佰號也随即解散。小葱回忆说,当年组建乐队的时候,大家都很热血,想着把乐队一直做下去,但是临近毕业就发现,自己当时想的太简单。现实的问题太多,成员间协调不好毕业后的去向。

为了积累经验,观察行业情况,小葱在毕业后先去抖音做了半年的编曲,在这期间,他一直没有停止创作。2018 年,他创建了自己的厂牌——一棵小葱,担任创始人和团队主理人的角色。小葱这两年也相继发出了多首单曲,均是戏曲结合流行的这一系列。在他的带领下,他的团队不仅出现在 live house 的演出现场,还登上过浙江卫视的大舞台。

当年肆佰號中的一位乐手即将结婚,小葱还是最近刚从朋友圈得知的这个消息,看到后他觉得既惊讶又惊喜。小葱说,现在也会怀念上学时期的肆佰號时光,“当时遇到了排练中几个音没弹好,演出回来看视频发现自己这个动作不够帅都会让自己烦恼,想起那时候的青涩时光感觉很怀念也很宝贵”。

而何大骞的校园乐队生活,虽然在大三开始终于有了一个稳定的阵容。不过这个乐队的结局,跟大多数校园乐队一样,随着毕业就解散了。毕业后的他十分迷茫。于是他先回家不停地练习,放空自己,在半年时间里,他一直在写歌,淘汰了几首,不想用的还卖了几首。那段时间,他慌张过,也思考了很多,他不想做一个给艺人伴奏的乐手。独立音乐人——才是最适合他,也是他最想去的方向。

2017 年 3 月,他回到北京,妈妈支持了他需要的专业设备,还为他交了一整年的房租,“她知道我需要一个过渡期 。在音乐上,我也有过无助,但这样不断逼迫自己,反而能做得不错,也会变得很自信 ,找到属于自己的解决办法。”

现在他拥有了新的乐队阵容,乐队的名字就叫 “何大骞和他的乐队”,阵容很简单:3 个人,一个鼓手,一个贝斯手,他负责吉他和主唱。他会自己发 demo 给 live house 的场地,从中能够得到一些现场演出的机会。说起最近的目标,他准备跟他的乐队一起做一张专辑,每天他都过的很充实。“最近写东西不太容易睡着,灵感迸发的时候,经常五六点吃完早饭才睡。”

跟上学时不同,虽然很怀念上学的时光,但生活简单到几乎全部的时间都是吉他和排练,用他的话说,上学那会儿人比较傻,效率也低,会做很多无脑的练习,毕业之后的练琴, 每分每秒都很投入,知道自己练什么,为什么要练,对自己做的一切和未来的方向,都很清晰,并不是现实迫使他这样,这反而更像是一个自然的成长。

对葡萄、小葱、何大骞来说,校园生活支撑着他们音乐梦想的开始,毕业后的生活才是他们真正认识自我,走向成熟的开端,追逐梦想的路可能很长,但对音乐的那份热爱和执着却总能给他带来希望。

未知的未来,既遥远又可以说就是每个下一秒。

然而当下他们的勇敢和对于音乐的热爱就足够令人怀念一生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