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12家新三板旅企年报“难产”将被摘牌,背后有哪些故事?

330家公司占到新三板公司总数的3%,加上主动摘牌的公司,截至2019年7月10日,本年度摘牌和即将摘牌的企业占新三板公司总数的10%。

文 | 新旅界  王薪宇

对于上市/挂牌公司来说,每年的年报披露就是一场“大考”,平时宣传口号喊得再响,究竟做的怎么样,一切拿“分数”说话。然而近几年在新三板市场,每次都有一批挂牌公司临“考”脱逃。

7月1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以下简称“股转系统”)发布公告,共有330家公司未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这一数字比上年同期的103家大幅增长。

按照股转系统的规定,挂牌企业应在每年4月30日前披露上年年报,未能按时披露的,有约2个月的宽限期,宽限期之前仍未披露的,将启动强制摘牌程序。截至2019月4月30日,有597家公司未披露2018年年报,2个月宽限期到期,仍有330家公司年报“难产”。

该数据创下了新三板历史之最。股转系统表示,“年度报告是挂牌公司信息披露的重要内容,是投资者决策的重要依据,按期披露年度报告是挂牌公司应当履行的基本法定义务。不披露年报的行为触及守法合规、诚实守信的行为底线,是对市场‘三公’原则的严重破坏。股转系统将根据相关规定,终止其股票挂牌”。

330家公司占到新三板公司总数的3%,加上主动摘牌的公司,截至2019年7月10日,本年度摘牌和即将摘牌的企业占新三板公司总数的10%。

330家强制摘牌的企业中,有12家为旅游类公司。这12家旅企中,挂牌时间最长的接近5年,最短的也有2年时间。这其中有些企业如百程旅游,已经向股转系统递交了摘牌申请,属于主动摘牌,但未走完摘牌流程便赶上年报披露大限,因而进入强制摘牌名单。其他大部分企业未递交摘牌申请,也不披露财务报告,甚至负面消息缠身,企业几乎处于“失控”状态。

ST一块去

经营周边游的一块去,2018年以来各种诉讼、仲裁不断,多为合同纠纷、欠款纠纷、劳资纠纷。天眼查数据显示,2018年5月至今,一块去共涉及9起法律诉讼,有3起开庭公告。业务总监、董秘、监事、职工监事等高管接连辞职,其中某位监事因未履行法律判决的义务,被纳入了限制消费对象。

一块去的营收也断崖式下滑,2017年尚有4亿元营收,2018年上半年仅有4111万元。事实上,2018年4月,一块去已经资不抵债,资产负债率达到102%。立信会计师事务所提示“其持续经营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因此,股转系统为一块去带上了“ST”的帽子,意为风险警示。如今一年多过去,一块去似乎未能咸鱼翻身,危机愈演愈烈。

周边游的市场越来越火热,为什么主营周边游的一块去却做不下去了?这是个值得探寻的问题。

西典展览

西典展览主要为文化馆、博物馆、体验馆、艺术馆提供创意策划、设计、制作、布展、维护等服务。2018年上半年营收约5000万元,净利润227万。2018年下半年,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秘等接连辞职。2019年2月,西典展览被纳入失信执行人名单,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被采取消费限制措施。同时,西典展览主办券商发现,其存在很多重大信息未披露,如公司董监高的离职,公司账户因诉讼被冻结,公司员工大批离职等。

“目前西典展览已无法正常、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持续经营能力存疑。主板券商已多次督促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鉴于上述事项,主办券商郑重提示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主办券商华融证券表示。

路骋国旅

路骋国旅是挂牌新三板最早的一批旅企之一,主营团队旅游服务、会展服务等,主要提供境内外旅游线路和产品、自驾游会展服务等。其母公司是路骋网,2005年成立,主营自驾游论坛、自驾游信息、租车等服务,因此自驾游线路和产品,是路骋国旅一直以来的优势。

然而越来越火的自驾游,也未能拯救路骋国旅。2019年1月,路骋网创始人、路骋国旅董事长兼总经理沈纯炜辞职,与此同时,路骋国旅第二届董事会全部成员辞职,监事会三分之二成员辞职。

路骋国旅主办券商兴业证券表示,“目前公司董事会无合适总经理聘任人选,公司财务总监以及董事会秘书职位在较长时间内亦为空缺状态,且新董事、监事候选人无公司主营业务相关工作经历,亦非公司股东或职工。公司治理机制的有效性存在不确定性,请各位投资者留意并注意投资风险。”

多彩贵州

相比以上几家公司,多彩贵州似乎要好很多,不存在剧烈的人员变动,并且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966万,在上述12家旅企中是最高的。2019年4月22日,多彩贵州还发布公告表示,“因年报编制尚需完善,无法按预约日期披露,为确保报告质量和信息披露的准确性,经申请并获批准,将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日延期至2019年4月29日。”

但后续结果证明,多彩贵州食言了,年报披露不了了之。天眼查数据显示,多彩贵州投资的几家公司卷入民间借贷、房屋租赁等纠纷。不过,作为贵州最著名的旅游演艺公司,很难想象他们会经营不下去,不披露年报的原因大概率是不想挂在新三板了。

国游网络

国游网络主要经营酒店场景下的媒体广告,利用酒店触摸一体机、智能LED屏等投放广告。2018年10月,国游网络实际控制人孟峰因无法偿还到期债务,旗下资产和股权被法院司法冻结。然而这一重大信息,国游网络并未公开披露,董事会秘书也知情不报。直到2019年5月,这一情况才被股转系统发现,股转系统给出“公开谴责”纪律处分,并记入诚信档案。

上海巨乐

上海巨乐主营室内儿童乐园,服务群体主要为0-8岁儿童。截止到 2018 年 6 月 30 日,在全国拥有31家门店,其中直营门店28家,全权管理加盟门店3家。室内儿童乐园曾是投资的热点,各大商业综合体对儿童乐园需求很大。但近几年儿童乐园投资过热,以及淡旺季太明显的行业特点,盈利一直是难题。上海巨乐从2017年开始批量关店,2018年继续延续关店态势,由于关店,2018年1-6月营收同比减少了28%。上海巨乐未披露2018年财报,不能得知最新的财务数据,但可想而知数据不会很好看。上海巨乐的例子说明,不要盲目追逐投资热点,尤其是门槛不高的产品。

亚美股份

亚美股份主营旅行社业务、商务会奖旅游服务,客户主要为大型企业,尤其是日资企业,如SONY、 CASIO、TOTO等,这是由于亚美股份董事长张志刚有着日本留学背景及丰富的日资企业工作经验。对于传统的旅行社,尤其是做商务会奖服务的旅行社,挂牌新三板是得不偿失的选择。旅行社利润很薄,商务会奖业务更薄。

挂牌新三板是有成本的,一年券商督导费、审计费、律师费加一起上百万元,对于小企业来说压力很大。2018年上半年亚美股份仅有1219万营收,亏损337万元。而且,传统业务没有想象空间,很难得到资本青睐。亚美股份上市以来股票零成交,至今没有市值。一年上百万的成本,又不能获得融资,亚美股份离开新三板,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人立文创

人立文创位于中国琉璃之乡山东淄博博山,2013年投资成立博山陶瓷琉璃艺术中心,2016-2017年围绕该中心进行了大量投资升级,建成人立大厦,形成“以陶瓷琉璃文化为主体,研学旅游+体验购物+文化主题酒店等吃、住、行、游、购、娱”全产业链运营的商业模式,并成功取得4A景区资质。然而建景区开支巨大,回报期却很漫长,再叠加金融去杠杆、陶瓷行业不景气等,人立文创资金链断裂。2018年下半年以来,人立文创的银行贷款逾期、民间借贷纠纷、合同款项诉讼等各类公告不断,高管也纷纷离职。焦头烂额的人立文创已经顾不上年报披露了。

阿尔法

阿尔法游艇主要专注于海洋旅游及高品质游艇休闲度假旅游服务,旗下项目位于舟山群岛朱家尖岛及普陀山周边,自主投资建设的游艇港和旅游度假景区,为客户提供涵盖吃、住、行、游、娱全方位的游艇特色旅游服务、游艇管理服务及酒店度假村经营。2018年上半年营收873万元,利润162万元。

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不管是高价变卖股份套现,还是股权融资,都需要有较高的股价。相对于交易频繁的A股,新三板的股价更容易操纵。2018年4月,阿尔法游艇实际控制人因操纵股价、拉抬实际成交价格而受到股转公司的处罚。抬高股价是为了公司发展,还是为了个人套现,这是个很难讲清的问题。不过,阿尔法的股东通过股权质押,拿到了2000万元现金,这对于营收不高的新三板旅企,是个“高级操作”。

龙云旅游

龙云旅游主要在黑龙江大庆经营连锁酒店,加盟了国内不同的经济型连锁酒店,如锦江、汉庭、格林豪泰等。从其2018年上半年营收600万元推算,旗下酒店数量应该不多,然而其市值竟高达7亿元。龙云旅游股价从上市之初的0.5元/股,最高飙升至20元/股,不得不承认,龙云旅游是玩资本的“高手”。

然而,7亿元的市值并没有什么用,2018年7月,龙云旅游实际控制人因还不上1000万元的借款,被告上法院,冻结旗下资产,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

唐是文化

唐是文化主要提供展览馆、博物馆、纪念馆设计及施工服务,曾为山西省民俗博物馆《千秋孔子》、太原市《太原文化遗产展览馆》、昔阳县《大寨展览馆》、高平市《炎帝文化主题展览馆》、山西皇城相府《皇城相府思想教育展览馆》等提供服务。

然而简单的展馆施工,已经是一片红海,利润薄、垫款多、回款难。2018年6月,审计机构报告显示,唐是文化未弥补亏空已经超过公司股本总额的1/3,拖欠员工十个月工资,实际控制人违规占用公司资金,大批关联交易未取得回款且未按规定披露。而2018年1-6月25万元的营收,似乎已经证实唐是文化失去了持续经营能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