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李克勤:我是名唱歌三十年的娱乐科医生

当歌手三十年,我觉得这份工作和医生很像。医院分产科、儿科、内科、外科等等好多科,我们就是掌管娱乐科的医生。

文|时尚先生Esquire Maggie

编辑|暖小团

一代金曲王,被叫作“零瑕疵歌手”。他说:“爬山、足球和唱歌,都能让我活得更快乐。”

我真的很幸运,当歌手就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发第一张专辑的时候我还在念书,一直到现在,做音乐、演唱始终是一份我很喜欢的工作。

事情每天都在做,绝大部分都是我喜欢的,这已经是上天给我的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礼物。

我的很多同学念书比我好,去外国最有名的大学念书,回来做了一些跟专业完全没有关系的工作,一做几十年,还不要计算他们赚多少钱,这是不成比例的。

做我们这一行,努力是必须的,运气也是必需的。

其实我第一次唱歌比赛的成绩不算好,那是在香港第四届新秀歌唱比赛,杜德伟拿了冠军,我连前 15 名都没有进。那一届很多被淘汰的人后来都发展得很好,比如周慧敏、草蜢。

因为那次比赛,我跟周慧敏熟了,她说有另外一个歌唱比赛不错的,叫十九区业余歌唱大赛,张学友是第一届的冠军,要不要一起去参加?我说好。结果我去参加的那天,她没去。

最后我拿了冠军,其中一个奖品就是宝丽金唱片公司的合约,我才 18 岁,就拿到了发唱片的机会。

年轻人走到高处肯定会得意,我也有过这样的阶段。

大概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我的第三张专辑卖得很好,在香港很红的。那个时候真的觉得自己是最了不起的人,好像已经拥有全世界一样,说一句话也大声一点,因此得罪了很多人,让很多人觉得不舒服。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只要不犯太大错误就 OK ,或者这个错误还有挽回的余地。

反正你要知道,你做的所有事情,带来的所有后果,将来都要你自己去买单,很公平的。

我整个音乐生涯的低谷时期从 1995 年开始。

1995 年之前都很好,所有的事情都顺利,唱片、演唱会都卖得很好。1993 年,六场演唱会一票难求,加场再加场。到 1995 年,我们就想十场肯定没问题,结果一开始就放十场出去,票卖得很差,大概只有一半的入座率。

从那一次开始,我做什么都不顺利,专辑也卖得不好,最后连发专辑的机会都变得很模糊。好几年下来,其实很容易放弃的。那个时候,香港的电视台找我做很多跟音乐完全没有关系的工作,选美主持、体育节目主持、拍连续剧,什么都有。

《红日》这首歌是我在凌晨 3 点的 TVB 停车场里写的。那天我拍了一整天连续剧,这个剧的主题曲也要交了,所有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收工回家了,我还躲在我的车里写歌。

我很累很累,很想回家睡觉,为什么我的命运会这样?就写了那首歌给自己打气。

最讽刺的是,他们让我做一档音乐节目的主持人。香港的《劲歌金曲》每个礼拜一期,我自己是一个歌手,我在一个音乐节目做主持,却没有机会唱歌,连新人都有机会来唱歌。我还记得张柏芝当时是新人,跟我同一家公司的,她来上节目唱歌,我当主持人。肯定会觉得不舒服,当时我想的是,现在我走得不太顺,不代表我的人生就是这样的,今天我不能唱歌,不代表永远都不能唱。

所以我先把那个节目做好,做了差不多两年,每一个礼拜花很多天去 TVB 开会,把《劲歌金曲》从一个非常传统的节目变成一档很年轻、很火的节目。

那几年我一直没有机会唱歌,做了一大堆其他的工作,主持了很多体育节目,比如世界杯足球赛。当然,世界杯直播主持人也不是今天拿资料去看就当得来的。我从小就很喜爱足球,在成长的过程当中一直对足球的资料很有研究,规则、文化都知道,球员、球会的历史都很熟悉。

很多事情不用去抱怨,做着做着也会有乐趣,也会有收获。

如果不当体育主持人,我肯定没有机会去这么多大型的体育赛事现场。2008 年北京奥运会,我是一个当红歌手来做香港的直播主持人。1996 年我不红,第一次跟刘德华去 1996 亚特兰大奥运会做外景主持人,我们拿一个很简单的证件就可以去所有的场馆和后台,那个时候才好玩,碰到很多明星,跟很多运动员一起吃饭、打球,很过瘾。

更没想到的是,很多人看了那些节目之后开始喜欢我,“原来他说话很幽默”,大家重新认识我了。

任何一个行业做久了,一定会经历很多高高低低。

低的时候能不能够抓到一个机会,让你从一个低谷攀到另外一个新的巅峰,这很重要。

2001 年,香港管弦乐团想跟谭咏麟合作,他没有档期,就说:“你们去找克勤啊,他的声音很配管弦乐的。”那一次,我和香港管弦乐团合作的演唱会票卖得很好,之后我就一路变好了,自己开演唱会也卖得好,再后来“左麟右李”演唱会也来了,其他的工作机会也来了,最受欢迎男歌手奖也来了,重新从低谷拉上去。

谭咏麟从一开始就是我的偶像。我从小买他的卡带听,那个时候全香港都喜欢他。我在十九区业余歌唱比赛上唱的就是他的歌,拿了冠军。我签了宝丽金唱片公司,他也在宝丽金,我们刚好是同一个经纪人。当时宝丽金有两个录音工作室,他在 Astudio 录音,会走到 Bstudio 看谁在录音,刚好我在,他就来教我一点东西,慢慢发现我们都爱足球,我走的路有一点跟他很相似,我刚出道的声音有一点像他,就这样成为朋友,一起踢球。

缘分蛮奇妙的,“左麟右李”是一个完全没有想过的组合。

2002 年,我和管弦乐团的演唱会票卖得很好,要加场,谭咏麟的演唱会也要加场,我们是同一个经纪人,就一起开记者会宣布加场。有记者说,还以为你们两个人一起开演唱会呢。

我们听了,就觉得“为什么不可以”,一年后就有了“左麟右李”演唱会。

你的偶像变成你的拍档,你们一起唱歌,一起聊天,听上去像是一个梦想,是很难发生的事。

这么多年下来,谭咏麟从我的偶像变成朋友,又一起开演唱会,这是一个很罕见的事情。就像你很喜欢贝克汉姆,你没可能跟他一起踢足球,不是友谊赛,是正式的比赛。两个人一起开演唱会其实不划算的,但是我不管拿到多少钱,根本不要管,就跟他一场一场地开下去。

跟谭咏麟合作,解决了我一个很大的问题。

所有事情我都希望做到一百分,做不到我会很不开心。我做完录音带,回家要看每一个环节做得怎么样,自己唱得怎么样,哪一点做得不好就不开心,会哭,“明天我一定要把那个事情做好”。紧张是对的,过度紧张就不好了。

谭咏麟是那种天塌下来都不管的人,他跟我说,你在舞台上这么紧张,不能投入每一首歌,这样观众怎么能投入?谁的演唱会没有一点瑕疵?谁不会跳错一个动作、唱错一句歌词?每一个歌手都会。你要放松,享受在舞台上的每一分钟,才能把最好的东西表现出来。

跟他合作之后,我慢慢把这个毛病改善了。现在我没那么紧张了,目标还是一百分,但是做到八十多分也可以接受。朝完美的分数去做,也要明白从来没有完美。

张国荣也在演唱上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好像是在张国荣封麦之前的几年,有一些朋友之间的饭局,这样我有机会跟张国荣还有周慧敏一起去唱 KTV ,我发现张国荣是那种很用感情、很用心去唱的歌手,就请教了他一些唱歌方面的经验。

然后我也真的去听他的演唱录音,研究他唱歌的方法。他唱得可能不是最完美的,但是他唱的每一句、每一个字都会打动到你。

原来不完美也可以动人,这是我以前没有想过的。

流行音乐不一定是唱得最完美的最打动人,让大家最有共鸣。

唱歌能够打动人就是一个好歌手,那怎么样去打动人,有一百种方法,看你用哪一种。这是一件说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很困难的事情。但我觉得基本的演唱技巧还是需要有的,技巧也是打动人的一个部分。

说实话,我没觉得我是什么大明星,除了我当年发第三张唱片之后得意忘形的那段时间。

当歌手只是一份工作,没什么特别,只是会在电视机里面出现。我和大家没什么不一样,我是球迷,我去看比赛也叫“中国队加油”,我是最激动、叫得最大声的那个,电视都拍到过。张国荣不可能去香港街头吃鱼蛋粉的,我可以。

我心目当中的大明星就是刘德华那样的。

作为朋友,我也觉得他很辛苦,我真的非常佩服他。从他以前在 TVB 一直到现在,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看过他不帅的时候,从来没有看到过他有一分钟是松下来的,他真的很尽力地去做好每一件事情。永远维持偶像形象真的不容易,每一个人都有累的时候,我做不到,也很少有人能做到。我没有他那样的外形,我只是个很爱唱歌的人,只想一直唱歌,而且我可以去迪斯尼乐园,刘德华不行啊。

不一定只有舞台上风光无限的才叫大明星,各行各业都有大明星。

在家里面煮饭的也是大明星,在外面开车的也是大明星,只要你在你的行业里做得足够好。

我这次做专辑就想为这些人写一首歌,于是写了《你是我的大明星》,希望大家在KTV里面可以一起唱得很尽兴。我还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当一个导演,为这些平凡生活中的大明星们拍一部电影,主人公可能是一对夫妻,他们的生活有点幽默也有血有泪,让大家都在里面看到自己。

当歌手三十年,我觉得这份工作和医生很像。

医院分产科、儿科、内科、外科等等好多科,我们就是掌管娱乐科的医生。有人失恋了,听了《月半小夜曲》哭了一场,然后放松了不少;有人遇到挫折,听了《红日》之后突然又振奋了,又有信心了;大家本来明明是不开心的,听完你的演唱会就好了。

如果我的歌让大家有共鸣,可以治愈大家,我会觉得很不错,这是我们做歌手的福气。

摄影:杨尚轩

发型:Adolph /化妆:李丹

本文由《时尚先生》杂志社原创内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