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陈情令》制片人:不敢盖章是原著粉,但尽可能做到90%还原

关于《陈情令》的种种争议,我们和总制片人聊了聊她创作的初衷与挑战。

《陈情令》剧照

《陈情令》火了。

在最新两集《陈情令》中,魏无羡掉入了乱葬岗,从云梦少年变为夷陵老祖,“魔道祖师”正式上线。

《陈情令》剧照

这一段是小说最虐的部分,也标志着魏无羡众叛亲离的开始。而查看豆瓣评分和网友评价,电视剧《陈情令》仿佛也随着少年的成长而渐入佳境——该剧的豆瓣评分从5.7分上升为6.6分,不少被开头“江澄刺了魏无羡”而劝退的粉丝,因为剧集对敏感场面的还原开始“真香”。他们自发地给《陈情令》起了“陈总”、“令爹”的昵称,用表情包调侃剧组“完全上线的原著,和完全下线的求生欲”。

网友制作的表情包(图源:@一瓶鱼子酱啊)

火了的《陈情令》还被贴上了“新武侠”的标签。受原著题材和内容限制,《陈情令》的改编难度并不小。但除了以往IP剧都逃不过的选角、剧情争议,《陈情令》在改编时还面临着其他IP不具有的困境。一是原著《魔道祖师》以倒叙开场,时间线杂乱且前后两世均占极重的篇幅。二是原著出场人物多,除主角蓝湛和魏婴外,江澄、金光瑶、聂明玦、晓星辰等人也有自己的人物成长弧线,正文113章的体量很难融入到一部网剧中。三是特效,对于一部有完整世界观的仙侠题材作品,如何刻画五大家族各异的风格,并还原原著奇幻、诡谲的打斗场景和妖怪,是《陈情令》必须面临的挑战。

这些难点在剧集上线后开始转化为种种质疑。粉丝和网友认为,《陈情令》时间线大幅更改不符原著、女性角色温情过度加戏、仙门望族温氏没有仙风、特效只值五毛……界面文娱搜集了网友对于《陈情令》改编的几处主要争议,对总制片人、总编剧杨夏进行了集中提问。

女主温情是剧集前期主要的争议点

杨夏告诉界面文娱,现有的剧本结构虽有遗憾,但的确是他们在多方考虑后得出的最优解。“这版主线能够尽可能地还原90%的剧情,但是可能还有10%是我们做不到的。”她表示,对于剧集改编丢失的内容,他们会在未来以三部番外电影作为补充,目前有两部已经完成拍摄。

而谈及“赶客”的开头,杨夏也卖了一个关子。她向界面文娱透露道,这并不是完整的剧情,真正的“血洗不夜天”会在32集正式上线。“那个时候,或许大家会更能明白为什么我们在开篇的时候要通过蒙太奇的镜头剪辑去做这样的处理。”

江澄举剑刺向魏无羡,《陈情令》开篇截图

在采访中,杨夏也与界面文娱谈及了之后剧情的发展、改编的创作意图,并对观众们产生的困惑给出了回应。当界面文娱问及编剧团队中是否有原著粉时,杨夏连连摇头:“我不敢盖章我们是原著粉,但是我确实是很热爱这个作品,也研究过作者的微博。如果说是否喜欢原著,那我确实是的。”

界面文娱对话《陈情令》总制片人、总编剧杨夏

界面文娱:网友普遍反映开头不符预期,为什么会这样开场?江澄举刀刺向魏无羡这个剧情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杨夏:对于开篇,其实我们是用了蒙太奇的手法做一个大的插叙。所以对于一些比较了解原著的人来说,我们的确是针对这段做了一定的改编。

但是开篇并不是完整的场次,我们只是剪辑了中间几个镜头,并用了大量的黑场、黑幕。等到我们播到三十二集,真正到“血洗不夜天”那场戏的时候,大家可能可以看到完整的表现。那个时候,或许大家会更能明白为什么我们在开篇的时候要通过蒙太奇的镜头剪辑去做这样的处理。

开篇的“伪”血洗不夜天,《陈情令》第一集截图

我个人觉得原著的开篇是非常精彩的,但是视觉化后需要我们进行一些处理,因为电视剧不可能只有声音没有画面。当时我们是配合着说书人的背景作为剧情开篇。我们希望观众有这样的理解,认为开篇魏无羡掉下悬崖的画面是片段化的,只是外人或者是世人看到、理解到的那一面,不一定是全面的,也不一定是正确的,那我们也接受。

所以片头这几个蒙太奇的镜头恰恰能表明“夷陵老祖人人喊打”。对于那些在广场上争夺阴虎符的那些人来讲,只能看到江澄抽出了剑,只能看到蓝忘机站到悬崖边,但是具体这三个人的人物关系是怎么样的,他们当时的心境是什么样的,其实外人都不一定能说得清楚。

后面我们会有一场非常完整、重头的戏来呈现当时的场面。那个时候,观众已经顺着魏无羡和蓝忘机的视角,走了十多集这样的路程,所以更能理解魏无羡、蓝忘机还有江澄这三个人当时在悬崖边的心情。

界面文娱:在小说中,前尘篇的故事整体处在后半部分。《陈情令》为什么会大幅修改时间线?

杨夏:十六年后的剧情会在三十二集上线,三十二到五十集再讲十六年后的事情。

其实我们在做剧本的时候,有过很多次讨论,就是关于这个剧本的结构。我们做了两年的剧本,其中有半年多的时间一直在讨论剧本结构。刚开始创作的时候,我们觉得人物设定、情节和细节是一定要保留下来的,因为还原原著本身就是我们创作的初衷。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些情节怎么才能通过一个可视化的、可操作的、可落地的方式,让普通观众,尤其是没看过原著的这种观众也能看懂,并且跟上剧情,这是我们一直都在探讨和争论的一个点。

因为这个小说它本身的人物出场就巨多,尤其是在前面这一部分,基本上主要人物都出场了。对于普通观众来讲,他不能理解“金凌”这个人物出场会对魏无羡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所以在魏无羡说出“有娘生,没娘养”这样一句话的时候,很多观众不明白魏无羡为什么会因为这句话打自己一巴掌。

师姐江厌离,《陈情令》剧照

所以这个时候就应该先介绍江厌离和金子轩,但是这两个人物在这个时间点都已经去世了,没有其他人物或故事线来做铺垫。大家只能从这一点信息里面理解江厌离是他的师姐,好像对他很好,他好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师姐的事,金凌又是师姐的儿子。这里的人物关系是我们需要做好多情节铺排,才能让普通观众去理解的。

作者用插叙的手法去表现一个文学作品,我们觉得是非常优秀,也非常具有感染力的,在人物反转上更能打动人。但是在做剧集的时候,我们也必须要尊重观影习惯和创作逻辑,我们介绍人物时不能像小说一样给出叙述性的文字,只能通过具体的人物关系去展现和铺垫这个人物。如果完全按照原著插叙这种方式的话,我们很难有笔墨去慢慢地描写每一个人的精彩故事,同时按照时间顺序会给予我们一些空间帮助观众更好地去理解这个人。

因为原著已经把故事、情节和人物给到我们了,我们需要做的是把这些情节结构拆开来,解决这个故事从何讲起和从何结束的问题。当时在做分级大纲的时候,我们做了三版五十集的分集大纲,每个版本都是完全不一样的剧本结构。情节可能是差不多的,但是剧本结构完全不一样,然后我们就开始探讨哪个方案会更适合,能够尽量保证原著的情节、人物设定和价值取向。所以现在的结构其实是我们做的一个选择和平衡。

界面文娱:人物出场顺序是怎样的,原定16年后出场的人物为什么会提前出场?

杨夏:其实我们没有考虑过他们提前出场,会造成老一辈人和年轻一辈人打架这样的状态。我们希望能在剧集里做出每一个人物的成长线,尤其《陈情令》还是个偏群像式的剧集。而如果我们把义城组全部都集中在义城这一段的话,其实可能会造成有太长的篇幅只交代他们四个人,两位主角处在集体下线的一个状态。按照普通观众的观影习惯,故事还是应该顺着主角团的视角去推进。义城篇很长,整体的故事也很复杂,如果完全按照原著的方式去交代,可能大概有四、五集的时间你们是看不到魏无羡和蓝忘机的。

晓星辰在《陈情令》中提前16年出场

尤其义城篇有大量回忆加闪回,会给观众造成时间上、观念上的混乱。所以我们做了这样一个处理,希望在前期把晓星尘、义城这条支线当做一条辅线,和主线一起贯穿始终。这样到了真正义城篇的时候,观众可以更容易理解几个人物的状态,我们也可以避免在已经很有悬疑感,很有气氛的义城篇再去过多地交代他们的恩怨纠葛。

界面文娱:在选角上,会担心晓星尘看上去过于年轻吗?

杨夏:这个其实我们也沟通过,年龄方面还好。首先因为大家都是修仙的,在年纪上不可能真的有太大差距。另外对于观众来说,也不会希望一看到晓星尘和薛洋的脸,就感觉是年长一辈的人物。所以晓星尘虽然是魏无羡的师叔,但是因为抱山散人是一个仙人,魏无羡的母亲和晓星尘也没有见过,所以晓星尘的年纪其实给了我们一个空间,让我们可以尽量地去拉近主角和他之间的距离。

界面文娱:剧里的原创情节承担着怎样的功能,这些情节会与后面的剧情产生对应吗?

杨夏:其实每一个我们新加入的情节,都会有它自己的功能性。对我个人来看,一场戏要不然能烘托一个人物的性格,要不然对故事的主线有推动的作用,这是两个最主要的原因。

而且我们在剧中埋了很多挺深的梗,留待观众去深入挖掘。比如在台词和情节上前后对照。一个是开场与三十二集,还有一个是他们放天灯那一场戏。当时魏无羡许了一个愿望,这个愿望会在后期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在穷奇道救温宁之后,魏无羡会再跟蓝忘机提起这段话,然后蓝忘机也会有一个反馈。这些其实都是梗,还蛮多的。

魏无羡在放天灯时许的愿,《陈情令》剧照

界面文娱:剧情线索为什么会改为阴铁,鬼手这一元素还会出现吗?

杨夏: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我们完全按照十六年前的顺序来发展的话,整个故事会非常散乱。因为作者在前尘篇给到我们的素材,是一个片断式的回忆,缺乏一条主线。在原著里面线索是鬼手,鬼手可以指明方向,但这个东西在十六年前是必然不存在的,所以我们在前期需要创作阴铁这样一个线索。

对于我们来讲,阴虎符是魏无羡后期转变的象征。它本身不重要,但代表的意义比较重要。阴虎符代表了这个世间对权力的一种争夺,也是最后各大世家围剿魏无羡的原因。所以大家在看后面的剧情时,阴铁、阴虎符这条主线会更加明确。

有了阴虎符,很多人心里的魏无羡就不再是真正的魏无羡了。他在每个人心中都代表了不同的东西。有些人崇敬他,认为他是一个神,有些人认为他是一个邪道至尊,这些最终起源于阴虎符而已。尤其因为前期是温家在争夺阴铁,大家再面对比阴铁更加厉害的阴虎符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可能是温若寒的影子。这也是我们希望去传达的一种价值导向。

在《陈情令》中,后期剧情的线索由“鬼手”变为“剑灵”

当然后面我们也不会做鬼手臂了,由于操作上的原因,我们把它改成了莫家庄的剑灵。但是这个剑灵后面也有一个反转,大家看到后面剧情的时候会明白。

界面文娱:在风格设计上,为什么仙门望族温家的置景看起来不仙,甚至有点恐怖?

杨夏:我们在做设定的时候,花了很多时间来做家族的设定,温家是红黑为主。但是我们希望它能区别魏无羡,因为魏无羡平常也穿红黑的衣服。

虽然原著里面没有说魏无羡一定要穿这个颜色,但我觉得大家从很久之前就已经开始有了预设,认为魏无羡一定有个红色飘带,穿着黑的衣服,我们不希望打破粉丝的印象。

但他的红必须要跟温家的红区分出来,所以如果主角魏无羡的红更亮、更正,那么温家这边必须要做一些反向的处理,红得更暗、更偏血色。这其实也是为了去凸显温家,因为温家是以温若寒的意志为主的这样一个集权家族。

温家整体色调更暗,《陈情令》14集截图

在《陈情令》中,温家的风格基调更偏暗、更偏奇幻感。我们希望借此强化观众对这个家族的记忆,如果他这边也很仙,蓝家也很仙,江家也很仙,那就达不到应有的差异化效果。我们只能通过细节潜移默化地告诉观众,温家的风格是这个样子的,蓝家更仙、更雅正,江家更柔美、更温馨。

界面文娱:蓝忘机和魏无羡究竟是怎样的感情?

杨夏:他们两个之间最打动我的其实是“明明是两个性格天差地别的人,但是总感觉其实很像”。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很纯粹、很珍贵的情感,别管这种情感你把它定义成什么。这世界上有一个人,他所坚持的东西和你一样,他所信仰的东西和你一样,你们拥有共同的目标,并且愿意为这个目标付出最大的努力,在这种基础上,他们建立起来的信任是很难磨灭的。

所以在整个人物命运中,不管魏无羡做了什么样的事情,不管他修不修正道,蓝忘机从来不会因为魏无羡表面上的东西去怀疑他。他们两个人互相理解,能看到最本真、完整的彼此。所以有时候不是蓝忘机一定要保护魏无羡,他在保护魏无羡的同时也是在保护他自己,保护他心中要去守护的东西。

魏无羡与蓝忘机,《陈情令》剧照

如果真的要给他们俩去套一个情感的标签,那我们可能会更多地选择“知己”这个词。很多人调侃兄弟情,但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把他们定义成兄弟。兄弟可能更偏向于魏无羡和江澄,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但魏无羡和蓝忘机之间是真正毫无保留的信任。

界面文娱:温情加戏了吗?她是江澄的官方CP吗?

杨夏:其实对于我们来讲,刚开始看到这个反馈是很惊讶的。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考虑过给谁加戏。既然我们换了一种剧本结构,那么肯定就会加戏。但是我们自己认为,目前的加戏都在一个合理的范围之内,没有刻意改变人物设定、人物性格,或者在整个原著的基础上做大调整。所以如果说加戏,我觉得所有的演员角色都加戏了,可能魏无羡加得更多。

对于江澄的感情线,网友没有太认可

对于情感,其实我们没有想做一个爱情戏,做一个年度情感大戏。《陈情令》里有爱情,但是它跟亲情、友情一样,不是我们想要表达的重点。我们还是希望做人物命运和人物关系,这个感情要看大家自己的理解。其实后边温情跟江澄戏份也没有很多了。我们没有想要做任何人的爱情线,很多东西,比如江澄,更多地只是一种少年人的情愫,但这种情愫和人物命运相比不值一提。

“众生皆苦,有情皆孽”,不管他们是怎样的关系,其实都是为了后续反转做铺垫。我觉得人的感情是非常复杂的,不能简单留于表面的定义,但大家怎么理解是大家的自由,这个我们创作者不会去干涉。

界面文娱:温情是在吹笛驭尸吗?这个设定和魏无羡是否有重合?

杨夏:这个是由于我们拍摄手法的不严谨,导致拍出来的感觉像是温情在吹笛驭尸,但实际上我们在剧本里写的是个哨。笛子是横着吹的,但温情用的是一个很短的,偏向哨的东西。

温情吹的是“哨”,《陈情令》第9集截图

另外,温情没有驭尸,这些人都没有死。温情也没有能力操控这些人,她只是通过火光和声音去告诉村民“大家好我在这里,你们来找我吧”。如果她真的能操纵他们,她就可以让他们都跪下,停止攻击。魏无羡是可以通过笛声可以去操控这些人,让他们想干什么干什么,包括杀人和自杀,但温情这个只是起到吸引的作用,差别还是很大的。

当然可能是我们拍摄的问题,这个场景处理得不完美,导致观众会有这样的误解。但我们在创作逻辑上完全没有想过,这个东西会跟魏无羡有勾连,这是我们后面要注意和加强的地方。

界面文娱:网友反映特效效果不佳,这个会修改后重新上线吗?

杨夏:我们并不觉得自身在特效的制作上有多大的问题。大家可能觉得舞天女有一些不太完美的地方,但那并不是特效的问题,只是我们在做情境设定的时候存在一些特效很难实现的部分。我并不觉得《陈情令》的特效做得低于一般电视剧或者网络剧的水准,我们的特效团队是花很大的精力和预算在做这件事情。一定是有不好的地方,但是没有到拖后腿的地步。当然现在观众的审美越来越高,我们也要逐渐跟上大家的标准和要求。

舞天女,《陈情令》第8集截图

我们特效总监姜超是个非常有经验的老师,之前他们做的全部都是电影,所以我们确实是在用电影的团队来去做这部戏。在制作这块,我们的投入量是比较大的,当然跟现在很多同期的剧也不一定能比。只能说我们预算投入的比例在制作上会倾斜地更多一点。

界面文娱:未来是否有制作番外的计划?

杨夏:在剧集中,我们给江枫眠和虞夫人安排了一个牵手的情节。因为这几对人物的感情其实都挺能打动我们的,所以我们希望在两人死之前给他们一个慰藉。

另外我们确实是有做番外的计划,因为我们在做剧本的时候调整了主线,这版主线能够尽可能地还原90%的剧情,但是可能还有10%是我们做不到的。当然部分是因为环境原因,但还有一些跟支线人物相关的内容,这部分我们觉得丢掉很可惜。比如像温宁、聂怀桑,他们都在这条主线里完成了自我的蜕变。这些在原著里面没有交代,或者细节很少,所以我们在做剧本的时候,就留了几个口子,希望将来可以有机会邀请同班人们去做番外。目前我们已经准备好三部电影,完成拍摄的有两个,三部电影分别以三个不同的人物为主。

我们可能还会根据人物特色出一些周边,这个还在考虑中。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