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南半球的西伯利亚,有人冻死在街头

7月以来受南极寒潮影响,阿根廷愈发寒冷。一周前,阿根廷经历了今年入冬以来的最冷时刻。一天晚上过后,一位名叫扎查里亚兹的流浪者被冻死了。

文 | 地球知识局 酸奶没泡沫

编辑 | 养乐多

NO.1086-七月冻死街头

你可能没有意识到,南半球的南美现在是冬天。而且在我国民众热到把头伸进冰箱的时候,阿根廷首都有人被冻死了。

你在过夏天的时候,阿根廷人正在过冬天

阿根廷总体而言夏季暖和潮湿,冬季虽然较冷且风大,但一年中气温通常在8°C到28°C之间变化,很少有低于4°C或高于32°C的 极端天气。所以在这个似乎并不是很冷的地方,冻死人还是有些令人诧异。

阿根廷年均温度 ,还是比较宜人的

而就在冻死人之后,著名的足球劲旅河床还开放了其主场足球场让广大流浪汉进去取暖,给他们发热水和衣物。

足球场排队现场(图片来自youtube@ruptly)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寒冷中的脆弱

7月以来受南极寒潮影响,阿根廷愈发寒冷。一周前,阿根廷经历了今年入冬以来的最冷时刻。一天晚上过后,一位名叫扎查里亚兹的流浪者被冻死了。

其实离得很近,相当于是南半球的西伯利亚了

关于这位不幸的流浪汉是如何被发现的,地方有两个传说版本。其一是一个巡逻队在巡逻时发现流浪汉晕倒在路边后,带到医院抢救,结果已经无力回天,在医院被确认死亡。

为死去流浪汉献的花

(图片来自foros.3dgames.com@Tato-Bores)

另一个说法是一位警官发现他倒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距离玫瑰宫几个街区的秘鲁街,位于贝尔格拉诺大街和委内瑞拉街之间,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的市中心。现场确认时这位流浪汉已经没了呼吸,警察随后将他用小车送到附近的停尸房。

流浪者的睡眠环境

(图片来自youtube@ABP news)

经过证实,第二个说法是正确的。

流浪汉被发现死亡后在社会引起了不小的波澜,尤其是针对政府在社会公共管理方面不到位产生了种种质疑,甚至有声音表示“政府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但是街道办的政府人员对此表示否定,称政府依旧高度重视社会救助,并表示曾经向这位流浪者伸出过援手。布宜诺斯艾利斯政府一位局长在得知这件事后表示,“很遗憾,他从未接受过我们的帮助。他不愿意来我们提供的宿舍,也拒绝与我们的专业人士进行任何交流。”

桥下对流浪者而言是个不错的睡眠场所

(图片来自youtube@vice news)

在尚未过去的这个冬天,这位局长联系了流浪汉所在地区的流浪者队伍至少三次,“不幸的是,我们周一得知他时他已经失去了生命。” 看来是一个不受嗟来之食的硬汉。

但冻死的不止这个流浪者,据说除了这个流浪汉,还有四人在市中心死亡。

在普通人看来,三四度的温度虽然冷,但一件棉袄就可以扛过去,远远不至于冻死人,所以流浪汉被冻死,原因主要是没有足够的保暖衣物加上自身抵抗力差。实际上,这种境况的流浪汉还不少。

比如二十年前的一场来自南极的寒流席卷阿根廷,一次性夺走了40多人的生命,一半多是流浪者。

前年也有两位流浪汉被冻死。

根据文章,被标题里中“极寒”冻死的两人居住在阿根廷北部,而当年的阿根廷受南极过来的冷锋影响,低温一度降至零下7度,巴塔哥尼亚滑雪胜地甚至记录了零下25度的极端低温。

无可否认,属于弱势群体的流浪者在面对自然威胁时,防御能力远远低于不愁吃穿的人,这也是为何有人性的任何社会都会对这些人进行官方或自发的特殊关照。

社会的温暖

事关人命,忽视不得,毕竟民声也已经鼎沸了。所以这位流浪者死后,除了政府表态安抚,各种民间组织也纷纷出面尽一份力所能及的努力。

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甲级联赛劲旅河床俱乐部宣布,从当地时间3日开始对所有无家可归者和流浪者免费开放其主场“纪念碑”足球场,允许他们进入球场内的封闭空间避寒,并提供热饮等取暖品。

路透的报道

负责在场馆内提供物资的是“Red Solidaria团结网络”组织,该志愿者组织已经在七年前就成立了一个名为“Cold Zero”的慈善活动,旨在帮助那些流落在街头、广场的无家可归者。

为流浪者发水

(图片来自youtube@ruptly)

团结网络组织的负责人在推特上表示,河床俱乐部足球场管从周三下午6点起,一直到周四早上,都会为前往取暖的无家可归者提供毯子和食物。

场馆开放一天后,据统计有242人驻足停留,103人在场馆过夜。其中也有许多家庭和大约50名志愿者过来帮忙以及捐款捐物。

救助现场

(图片来自youtube@ruptly)

而在“Red Solidaria团结网络”组织的带头下,更多慈善组织和民间团体也纷纷加入,在网络上呼吁更多公共场所开放场地关怀流浪者,所以教会之类的场所也为寒冷中瑟瑟发抖的人打开了大门,组织了各种救助活动。

除组织和团体,一些名人也加入到“寒冷中的弱势群体关怀”项目中来,比如梅西。

今年寒潮一来,梅西在罗萨里奥开的餐厅就开始免费救助街头流浪汉了,为他们提供了咖啡和苏打水、酒水,并将连续15天、每天晚上7点到9点为流浪汉提供各式各样的饮食。梅西本人也在美洲杯结束后回到罗萨里奥亲自参与到慈善救助中。

治标不治本

不得不说,在难捱的冬夜,这些来自陌生人的爱心确实能够温暖落魄者的身体和心灵。不过即便以上救助行为的初衷和行动都是好的,结局还是隔靴搔痒、治标不治本。因为其背后折射的,还是阿根廷的经济困境下,越来越多贫困人口的困境。

在总统马克里于2015年就职时,曾表示一个政府的好坏应该以其减贫能力来判断,所以“零贫困”成为他的首要目标之一。而根据INDEC官方统计机构的统计,2018年时,阿根廷的贫困率甚至从上半年的27.3%增加到下半年的32%;失业率也是稳中有升,今年甚至一度突破10%的大关。

近三年阿根廷失业率对比

(图片来自tradingeconomics.com)

在这种经济形势下, 该国最富裕的城市,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极端贫困人口在过去三年中翻了一番,达到约19万8000人,占了总人口的6.5%;同时据当地民间团体估计,全国无家可归流浪者该规模约为8000人,仅仅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道上就有大约1100名流浪汉。

于是,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生活在购物中心、公交车站和公园外的街道上,天地间的定居者随处可见。在4月进行的调查表明,在流浪汉群体中超过70%的受访者睡在广场,建筑物的门口或人行道上,9%的人住在旅馆,18%住在其他类型的旅馆里。在这些人口中,还有16%是儿童。

而且这些无家可归者的特点是“比较灵活”,也就是说他们不会留在一个地方久留,藏身之所不固定,这是他们的一种"生存手段"。

就算不提流浪汉,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及其郊区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65%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收入不足以维持生计,52%受访者表示他们的食品消费更少了。首都尚且如此,更遑论其他发展更为逊色的城市地区了。

局势严峻,政府也不是完全没有作为。为缓解贫困,阿根廷曾推出过一个“社会紧急贷款”项目,还通过货币贬值大量吸引外资、重组企业等手段在17年实现了25.7%贫困率的“历史新低”。

不过针对最弱势群体的援助方案还是很少,在面临诸如”帮助流浪汉度过寒冷冬日”这种事情上,激起更大反响的也还是一些自发性的社会组织和团体。

社会团体的力量毕竟有限,要从根本上解决“流浪汉冻死街头”现象的发生,只能从发展经济、减少贫困无家可归人口下手。但这又何尝事件容易的事呢,尤其是对已进入任期的最后一年的马克里总统来说。

不知道在10月投票的连任竞选来临之际,他还会对阿根廷经济做出什么。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END

微信公众号 | 地球知识局

制图 | 孙绿

校稿 | 猫斯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