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曾发明埃博拉病毒“解药”的华裔女科学家,被加拿大情报部门带离实验室

加拿大情报部门于7月5日将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夫妇以及他们的学生带离了加拿大国家微生物(NML)实验室,原因据称是“违反相关条款”。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每日经济新闻 蔡鼎

编辑|郑直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援引加拿大媒体当地时间14日报道,加拿大情报部门于7月5日将知名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夫妇以及他们的学生带离了加拿大国家微生物(NML)实验室,原因据称是“违反相关条款”。

NML实验室是加拿大全国唯一一个level 4级别的实验室,内有埃博拉病毒等对人类健康危害极大的致命物质,需要最高级别的隔离防护措施。而一次性带离如此多实验室人员,实属罕见。

据加拿大公共广播公司报道,对邱博士发起调查的皇家骑警方面表示,没有对邱博士等人进行正式逮捕或软禁,同时保证“加拿大人的公共卫生安全不受影响”。

如此重大的新闻,在加拿大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度。CBC电视网证实,在该实验室工作的邱博士同事私下表示,由于害怕可能的报复,不敢就此事发表看法。

公开资料显示,邱博士可谓是加拿大病毒学界的一面“头牌”。

据加拿大卫生部报道,邱香果博士与同事盖瑞·库宾格一起研发了治疗埃博拉病毒的药物ZMapp,并在疫情爆发的非洲成功治愈病人,拯救了很多生命。为此邱博士获得了2018年加拿大总督创新大奖,由加拿大第29任总督朱丽叶·帕耶特亲自为她颁奖。

然而,为人类医学做出过杰出贡献的科学家,竟然在加拿大享受了一把“被休假”的待遇。

邱博士“被休假”,同事被禁止沟通交流

据CBC新闻报道,邱香果博士、她的丈夫程克定(音译)以及多位来自中国的学生于7月5日被警方从实验室带离。加拿大方面称,这批中国学生的英语程度一般,平时与其他实验室人员来往较少,内部比较抱团。

4级病毒学实验室可以处理最严重和致命的人类和动物疾病。NML实验室因此成为北美少数能够处理需要最高遏制水平的病原体的实验室之一,埃博拉病毒就被存放在这里。

根据在实验室工作的匿名人士爆料,邱博士夫妇和这批中国学生的安全访问权限已经被撤销。此外,该信源还表示,实验室熟知内情的人士无人敢公开就此事发声,因为他们害怕说话会带来严重的后果。

在7月8日的会议上,NML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被告知,邱香果夫妇正在“休假”一段时间。他们还被警告说,不得擅自与邱博士夫妇进行联系。

而在此之前,IT部门专家已经邱博士使用的工作电脑带回进行调查。

邱博士被调查原因不明

虽然邱博士已被带走多日,但至于为何要对她和团队成员进行调查,加拿大有关部门一直闪烁其词,没有明言。

加拿大卫生机构负责媒体关系的负责人莫里赛特在渥太华表示,加拿大公共卫生署将这个事件描述为政策违规和“行政事务”,并表示该部门正在采取措施“迅速解决此事”。

莫里赛特补充说,目前没有人被正式逮捕或被软禁在家中。

当被问及对最新细节的回应时,莫里塞特表示,出于“对个人隐私的尊重”,不会再发表任何评论。

加拿大卫生部长泰勒的发言人表示,她知道NML实验室进行了内部“行政调查”,但不便对此发表评论。

CBC新闻表示,邱香果原本是来自中国天津的一名医生,1996年她来到加拿大攻读医学研究生。邱博士依然和中国国内的大学保持着合作,多年来从中国带来许多学生来帮助她在实验室的工作。

邱博士的主要领域是免疫学。她的研究重点是疫苗开发、暴露后治疗和埃博拉等病毒的快速诊断。目前,邱香果是NML实验室特殊病原体计划的疫苗开发和抗病毒治疗部门负责人,也是曼尼托巴大学医学微生物学系教授。

邱博士的丈夫程克定也为加拿大医学部门工作多年,他发表的论文领域涉及对艾滋病、SARS等疾病的研究。

曾攻克埃博拉病毒

作为全球知名的顶级病毒学家,邱香果和她的同事盖瑞·库宾格因发明埃博拉病毒治疗药物ZMapp赢得了国际性的威望。

2014-2015年间,西非那场埃博拉疫情至今还让很多人记忆犹新,这次爆发最终感染了28637人,造成11315人死亡,惨烈的疫情吸引了全世界的紧张关注。

图片来源:世卫组织

而在当时时间紧、压力大的情况下,加拿大公共卫生署还给邱博士的部门削减了36%的预算,这让埃博拉疫情的防治工作“雪上加霜”。

不过在与时间作斗争的赛跑中,邱博士表示,“我们从未放弃”。由于埃博拉病毒很快就能在人体内杀死宿主,阻止这个过程的药物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发挥作用。这对研究者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

好在邱博士自从2005年起就开始了埃博拉病毒抗体的研究。当时她发现了8种潜在有效的抗体,这些抗体在识别和攻击埃博拉病毒方面显示出巨大的前景。到2008年,邱博士已经将范围缩小到3种。

在动物身上进行的实验证明,这3种抗体联合组成的“鸡尾酒”药物可以减缓埃博拉病毒的快速进展,防止其在人体内疯狂复制。这可以争取时间,让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进行反应,抵抗感染。

邱博士团队发明的药物ZMapp,事后被证明在控制西非疫情的扩散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

第一个被ZMapp拯救的人类受试者,是一位美国医生肯特。

肯特医生当时紧急奔赴西非前线,参与对抗疫情的工作,但自己不幸感染埃博拉病毒,病情十分危急。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一线希望,肯特医生参与了邱博士团队的ZMapp药物试验,成为第一批人类受试者。幸运的是,药物见效很快。

据肯特回忆,“在服用药物15分钟后,我感到我的高烧立刻退了很多。感谢NML实验室,是他们给了我宝贵的第二次生命。”

在第一批受试者中,共有28位已经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患参与了实验,其中25人得到了完全彻底的康复。

除此之外,ZMapp药物还被发现对艾滋病等传染病的防治研究有启发作用。

邱博士表示,“我很开心,不仅仅是因为我们找到了治疗埃博拉病毒的方法,而且我们的工作对整个科学界产生了影响。它已成为治疗其他传染病的蓝图。”

正因如此,邱博士在2018年获得了加拿大国家级荣誉表彰,拿下了总督创新大奖。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原标题:曾发明埃博拉病毒“解药”的华裔女科学家,被加拿大情报部门带离实验室

最新更新时间:07/16 08:35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0

相关文章